《共產主義黑皮書》:勞改大軍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30)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文章分類: 評論
更新時間: 2018-04-13 20:11 [紐約時間]
点此看大图片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農民們只是在整個3月和4月才設法推遲了集體化。他們的行動並未促成一個擁有領導人和地區組織的中央抵抗運動團體建立。因過去10年中不斷地被當局繳獲,武器也供應不足。儘管如此,反抗仍難以被撲滅。

當局的鎮壓駭人聽聞。到1930年3月底,在烏克蘭西部邊境「對反革命分子的掃蕩」導致超過15,000人被捕。從2月1日到3月15日的約40天裡,烏克蘭格別烏就逮捕了26,000人,其中650人被立即處決。根據格別烏自己的記錄,當年單單通過法院接到死刑判決的就有20,200人。

在對「反革命分子」進行鎮壓的同時,格別烏開始實施雅戈達的第44/21號指令。該指令要求逮捕第一類富農6萬人。根據每天送到他手上的報告來判斷,行動完全按計劃進行。2月6日的首份報告提到,逮捕了15,985人;到2月9日,格別烏提到,25,245名富農已「從公眾視線中消失」。2月15日的一份祕密報告(spetssvodka)提供了以下細節:「消滅的總人數現已達到64,589人,包括被祕密逮捕和在更大規模行動中被捕的個人。其中52,166人屬第一類富農,在預備行動中被捕;12,423人則在更大規模行動中被捕。」短短幾天內,就達成了第一類富農6萬人這個目標數字。

實際上,富農代表的只是一群「從公眾視線中消失」的人。各處的地方格別烏特工都趁機清除他們縣的「社會危險分子」,其中有「舊政權的警官」、「白軍軍官」、「牧師」、「修女」、「鄉村工匠」、前「店主」、「農村知識界成員」以及「其他人」。1930年2月15日的報告,詳述了同被清除的第一類富農一起被捕的其他個人的類別。在該報告的底部,雅戈達寫道:「東北部和列寧格勒的那些地區都沒有領會命令,或者至少假裝沒有領會。必須迫使他們領會。我們現在不是要清除這一地區的宗教領袖、店主和『其他人』。如果他們寫的是『其他人』,那就意味著他們甚至不知道逮捕的是誰。將來會有充足時間來除掉店主和宗教領袖的。我們現在努力要做的,就是淘汰富農和富農反革命分子,從而擊中問題的要害。」甚至今天都不可能說出,「被清除」的「第一類富農」中,有多少人實際上被處決,因為沒有可得的數字。

毫無疑問,「第一類富農」是被移送勞改營的首批囚犯中主要的一部分。到1930年夏季,格別烏已建立此類集中營的龐大網路。索洛維茨基群島上最古老的監獄群在白海岸邊持續擴張,從卡累利阿直到阿爾漢格爾斯克。4萬多名囚犯修建了凱姆–烏赫塔(Kem-Ukhta)公路,從而促進了大部分木材生產。這種生產用於從阿爾漢格爾斯克出口。扣留近4萬名其他囚犯的北部集中營群,在烏斯特(Ust)、西索爾科(Sysolk)和皮紐格(Pinyug)之間,著手建造了一條200英里的鐵路線,並在烏斯特、西索爾科和烏赫塔(Ukhta)之間,修建了一條相同長度的公路。東部集中營中的15,000名囚犯,是修建博古恰欽斯克鐵路(Boguchachinsk Railway)唯一的勞動力來源。扣留約兩萬名囚犯的維切拉(Vichera)第四集中營群,為在烏拉爾建造別列茲尼基(Berezniki)大型化工廠提供了勞動力。最後,西伯利亞關押著8萬人的集中營,為建造托木斯克–葉尼塞斯克鐵路(Tomsk-Eniseisk Railway)和庫茲涅茨克(Kuznetsk)冶金中心,提供了勞動力。

從1928年底到1930年夏的一年半時間裡,格別烏集中營的強制性勞工增加了兩倍多,從4萬增至約14萬。對強制性勞工的成功使用,刺激政府以類似規模處理更多的工程。1930年6月,政府決定建造一條超過150英里長的運河,把波羅的海和白海連接起來,其中大部分穿過花崗岩地質。在缺乏必要技術和機械的情況下,據計算,完成這項任務需要12.5萬名勞動力。他們僅僅使用鎬、鏟鬥和獨輪手推車。這樣一支勞動力大軍是前所未有的。但在1930年夏,去富農化達到頂峰時,當局恰恰有了那種多餘的勞動力可供使用。

事實上,作為富農被流放的人數量非常龐大——到1930年底超過70萬人,到1931年底則超過180萬人,以至為應對這一過程而設計的框架都不可能維持下去了。第二或第三類富農中的多數人,是在幾乎完全混亂的臨時性行動中被放逐。這往往導致一種前所未有的「遺棄式流放」現象。儘管此計劃本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強制勞動,來開發該國荒涼但富含自然資源的地區,但放逐行動卻沒有為當局提供任何經濟利益。

放逐第二類富農始於1930年2月的第一週。根據政治局批准的一項計劃,有6萬個家庭要被放逐,作為第一階段的一部分。該階段將持續到4月底。北部地區要接收45,000個家庭;烏拉爾要接收15,000個家庭。不過,早在2月16日,斯大林就給西西伯利亞地區黨委第一書記羅伯特.埃克(Robert Eikhe)發電報稱:「西伯利亞和哈薩克斯坦聲稱不準備接收被放逐者,這是不可原諒的!西伯利亞必須從現在到4月底前接收15,000個家庭。」埃克在回覆時,把安置預定被放逐者所花費用的估計值發給莫斯科。他估計該數字為4千萬盧布。這是一筆他當然從未收到過的款項。#(待續)

──轉自《大紀元》譯者:言純均

(責任編輯:王馨宇)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紐約總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