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年輕人,你知道29年前的那場大屠殺嗎?

文章分類: 評論
更新時間: 2018-06-04 07:25 [紐約時間]

今天是2018年6月4日。


年輕人,你們知道29年前的今天,在中國首都北京發生的那場轟動世界的大屠殺嗎?

那之後,將近30年過去了。這期間,你們先後出生,長大。如今,人們習慣於把你們中的絕大多數稱為90後、00後。

作為你們的父輩,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我想和你們談談心,問你們一些問題。

我想問問,你們知道嗎?29年前的4月15日,有一個叫胡耀邦的老爺爺,就是那位因為反對所謂的「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同情學生運動,被鄧小平等中共元老趕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因心臟病突發,去世了。

你們知道嗎?胡耀邦猝逝後,北京大學生與市民紛紛自發前往天安門廣場等地舉行悼念活動。緊接著,悼念活動又進一步發展成了以學生為先導,社會各階層陸續加入的「反腐敗、爭民主」的愛國請願大遊行。遊行隊伍高呼:「耀邦不朽!」「言論自由!」「解除報禁!」「打倒官倒!」「剷除腐敗!」「除了中華富強,我們一無所求!」「要民主!」「要科學!」「要人權!」「要法治!」「要自由!」 「言論自由!」「保障人權!」最多有一百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示威。

你們知道嗎?4月26日時,在中共領導人的授意下,《人民日報》在頭版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用充滿威脅的口氣指責「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陰謀推翻中國共產黨和現行政治制度。這個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社論不但沒有嚇住學生,使他們放棄示威活動,反而進一步激怒了學生和民眾。結果,4月27日,在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組織下,有5至10萬名來自北京市各大學的學生集結遊行,經由街道前往天安門廣場。遊行隊伍不但成功通過了警方設立的封鎖線,而且沿途還受到了以工廠工人團體為首的市民的廣泛支持。

你們知道嗎?5月20日,惱羞成怒的中共當局宣佈北京市實施戒嚴,並調動三十萬軍隊前往首都。然而,戒嚴部隊進入北京後隨即遭到大量集結的群眾攔阻,在郊區無法繼續前進。

你們知道嗎?6月3日下午,中共領導層舉行會議,明確將當時的愛國民主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6月4日淩晨,中共出動30萬戒嚴部隊,控制了天安門廣場及附近地區,用機槍和坦克武力鎮壓和平請願的民眾,大批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被殺害。事後,由於中共拒絕提供更多事件資料,導致這次大屠殺死亡資料模糊。但據BBC在2017年12月的報導,英國最新解密的文檔顯示,「六四」事件中,中共軍方殺害了至少10,000人。

你們知道嗎?1989年6月3日夜裡,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丁子霖女士17歲的兒子蔣捷連,在北京木樨地被戒嚴部隊槍殺。1991年,丁子霖女士在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時,首先站出來公開了兒子遇難的經過,隨後開始尋訪「六四」遇難者家屬和傷殘者。到目前,丁子霖和幾位難屬一起,已經尋訪到二百零二位「六四」遇難者的家屬和七十多位傷殘者。他們組成的「『六四』難屬群體」也被稱為「『天安門母親』群體」。

如果我沒說錯的話,關於29年前的那場愛國民主運動,那場血腥的大屠殺,你們中的許多人都知之不詳,甚至一無所知。有些人即使知道了真相,也難以置信。「這是真的嗎?」他們會問。

我認為,這不怪你們,不是你們不想知道,而是雙手沾滿死難者鮮血的中共不想讓你們知道;不是你們無法置信,而是你們被灌輸的謊言太多。29年裡,中共想盡各種辦法封鎖資訊,閹割歪曲事實,試圖把包括你們在內的所有國人都遮罩在這段沉重的歷史之外。

我想告訴你們的是,那豈是一段簡簡單單的歷史,那分明就是刻在中華民族心口上的一道至今沒有癒合的傷口,一個「永遠的疼」。作為中華民族的子孫,每一個中國人都有責任瞭解這段歷史,銘記這段歷史,反思這段歷史。作為年輕一代,你們也同樣有責任瞭解這段歷史,銘記這段歷史,反思這段歷史。當權者想讓你們遺忘這段歷史,但你們絕不應該遺忘這段歷史。

與29年前你們的父輩相比,你們今天的生活是嚴苛的,不但承負著更大的生活壓力,而且面臨著更加激烈的生存競爭。與此同時,你們的生活又是過於自我的,你們把大量的精力和時間花在個人的娛樂和消費上,對於社會公共事務,你們遠比你們的父母要冷漠。

生活的壓力與生存的競爭固然無可回避,娛樂與消費也是正常和必要的。但千萬別忘了,對於歷史真相的探求,對於社會正義的追尋,對於人格良知的堅守,也是每一代人和每一個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內容。

所以,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我希望你們——大陸的90後、00後,能聽到我,一個老一代人向你們傳遞的心聲:「年輕人,你知道29年前的那場大屠殺嗎?」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紐約總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