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從「法制學習班」到「政治再教育」中心

文章分類: 評論
更新時間: 2018-06-07 11:14 [紐約時間]

從小到大,西藏在我眼裡,一直就是美好和神秘的象徵。提到她,我就會想到那裡的高原,那裡的藍天,古老神秘的布達拉宮,淳樸虔誠的藏民。


然而今天的西藏,在中共的政治高壓下,卻籠罩著一片黑暗,已變的面目全非!

這種高壓的一種突出形式,就是將大量藏民關進以「愛國」和「法律教育」名義設立的,高牆環繞且充斥著酷刑和性虐待的所謂「政治再教育」中心,實則是變相的集中營。據悉,當地的每個村子都有15-20人被關進那裡。

美國之音日前報導說,總部設在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佈了中國境內一位藏族僧人的證言。他曾在中共當局在西藏設立的「政治再教育」中心呆了大約四個月。

這位匿名僧人披露,他們被要求三天內學會中共「國歌」、才旦卓瑪的《一個媽媽的女兒》和另一首漢語歌曲,否則就會受到嚴厲懲罰。除了唱紅歌外,「政治再教育營」還用漢語授課,除了零星的法律課程,主要內容是玷污達賴喇嘛,要僧人們做自我批評。

根據這位藏人的回憶,白天他們要在太陽下「軍訓」,站軍姿時稍有動彈就會遭毆打;晚上開「文革式」的鬥爭會;夜裡還有緊急集合,如果醒不過來或遲到,除了被毆打,還要被罰背著被褥跑步兩小時。大部分人後來睡覺時連衣服都不敢脫。一些年長的尼姑和僧人們因為聽不懂漢語常常被打。

這位僧人的證言顯示,在「政治再教育」中心,性虐待十分猖獗,特別是針對尼姑。他說,不少尼姑暈倒後,被監管人員帶進房間。他曾親眼看過他們在尼姑的身上亂摸,也聽過男性工作人員在尼姑宿舍用身體壓住她們的傳聞。

其他非人待遇還包括被迫吃陳腐的食物、集體懲罰、剝奪食物和睡眠、用電棒毆打,有些僧人的手臂被打斷了。即便獲釋後,他們也要頻繁地去當地派出所報到,禁止穿僧服,禁止返回僧院,身份證都被國安部門扣押。

無獨有偶。鄰近西藏的新疆今天也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再教育」集中營。據悉,這樣的集中營目前在當地每個市縣都有,僅烏魯木齊市就有33個。自2016年迄今,新疆當局為建造集中營已耗資6.8億多人民幣。去年4月以來,中共不斷抓捕維族人,將他們關入集中營。維族活動家、人權組織和其他人士表示,被拘留的人數已從12萬人上升至多達100萬人。

雖然手頭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我懷疑遍佈西藏新疆的「政治再教育」集中營很可能是從中國內地的「學習班」移植過去的。

說到「學習班」,最主要的莫過於迫害法輪功的「法制學習班」和整治上訪人員的「上訪學習班」。

所謂「法制學習班」其實就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開鎮壓法輪功後,各種名目的「法制學習班」遍佈全國各地,每天都在上演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暴行。按說既然自稱是「法制學習班」,理應帶頭遵紀守法。但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所採用的一切手段,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知法犯法。正常的學習班應當是自覺自願參加的,但所謂的「法制學習班」卻是將法輪功學員強行劫持去的,或是用各種藉口把他們騙進去的。

再者,既然是法制學習班,是來學習的,參加者當然都是合法公民,人身自由不得侵犯,但被禁閉在「法制學習班」裡的法輪功學員卻無一例外都失去了這一權利,等於是被關進了變相的監獄。更為嚴重的是,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從形形色色的恐嚇欺騙利誘到五花八門的酷刑折磨,「法制學習班」的惡人幾乎無所不用其極。「上訪學習班」與其可謂異曲同工,只不過關押的不是法輪功學員,而是訪民罷了。

從「法制學習班」、「上訪學習班」到「政治再教育」中心,儘管關押對象有別,但對人權和法制的踐踏卻是一以貫之的,裡面上演的一幕幕慘劇,無一不凸顯了中共反人類的邪惡本性。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紐約總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