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论坛第144集: 来生还做芭蕾舞演员

文章分类: 时事论坛
更新时间: 2008-09-29 16:54 [纽约时间]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论坛节目


多伦多中秋晚会就要到了,接下来大家可以想像的是神韵晚会2008-2009季就要开始了,我们今天请来的嘉宾 Vanessa harwood 女士曾在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人芭蕾舞演员20年,是加拿大芭蕾舞界70年代到80年代最亮的明星之一,并在1984年获得加拿大奬章,她也在今年一月份看了神韵演出,我们请她来谈谈她的经历,也请她谈谈看神韵的感受。

主持人: VANESSAanessa你好 很高兴又见到您 ,欢迎您来到我们的节目!
VANESSA: 谢谢您主持人。

主持人:您曾在国家芭蕾舞团20多年,你会如何描述那二十年的生活?

VANESSA:我在国家芭蕾舞团的二十年?其实比那还早,我是先上了国家芭蕾舞学校,你知道那所学校,

主持人: 对。

VANESSA: 那是1959年,我是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学校的最早的学生之一。

主持人:噢,是吗?那时候有多少人?

VANESSA:嗯,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有24个人,现在国家芭蕾舞学校已经有啊,175个学生了。

主持人: 是每年吧?

VANESSA :是,每年,这么多年来,学校一直也在成长。我1964年毕业,1965年我就参加了国家芭蕾舞团。

主持人:那个时候,国家芭蕾舞团也很年轻,才只有10年多。

VANESSA:对,没错,那个时候这个团也是非常年轻。那个时候他们经常巡回演出,乘长途汽车,

主持人: 横跨加拿大!

VANESSA: 横跨加拿大还有美国!

主持人:那时芭蕾舞团有多少演员?

VANESSA:那个时候?我去的时候,有45个演员。

主持人:多少女孩,多少男孩?

VANESSA:哦,你还真把我主持人住了,我还真没数过,太有意思了!大概女孩子比男孩子要多一些。

主持人:几乎每个舞蹈团都是这样。
VANESSA:是啊,因为招到男舞蹈演员比招到女舞蹈演员困难得多。具体数字说不清,只能说大概15-20个男孩子和20-25个女孩子。大概,我想大概是那么个比例。 然后,我在芭蕾舞团的头五年,团里经常到处巡回演出。从70年代,我们开始,我刚才跟你讲过,我们开始排练积累我们古典芭蕾舞的保留剧目。

主持人:你是说在70年代前,你们没有古典芭蕾舞保留剧目吗?

VANESSA:不,有一些保留节目,后来是再创作,再创作的作品更大型。原来也有,那时加拿大芭蕾舞团的保留剧目都很有名,象《天鹅湖》,《柯贝莉亚》,《吉赛尔》和《胡桃夹子》。这些都被再创作。1972年,鲁道夫。那瑞耶夫来了。

主持人:成为艺术总监吗?

VANESSA:哦,不,不是艺术指导,他来的时候是客坐艺术家。

主持人:哦,作为舞蹈演员。

VANESSA:对。他参与再创作了《睡美人》,这部《睡美人》使得国家芭蕾舞团一举成名,因为他的加入,他和我们一起跳,他领着我们巡回北美,欧洲和纽约市。所以在1973年,我们在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首演了《睡美人》,那将国家芭蕾舞团推上了。。。

主持人:世界舞台。

VANESSA:对,世界舞台。那时的生活真是难以置信,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到处巡回演出,现在他们没有那么多巡回了。因为花销太大了。

主持人:所以长途汽车已经退休了!

VANESSA:对,长途汽车已经退休了。现在他们很少使用汽车。不多,偶尔用一下。

主持人:哦,因为作品大了,道具量很大,很多大箱子啊。

VANESSA:是的,非常多,非常大。而且你要在那里呆上一周,所以他们偶尔才做一次。可是在我那个时候,在以前,作品比较小,嗯,但是我们当时有好几个卡车跟着我们,有3部汽车,嗯,巡回的时候有多少部卡车来着?大概5部,运输所有的服装道具。当我们在一个地方上演一个剧目的时候, 运载其它剧目物资的卡车就开向下一站 ,布置剧场。要这样才够时间,有一段时间就是这样一直不停的赶。从一个地方,演出结束的晚上就打包,卡车晚上开车,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布置,然后我们到,当我们走场排练演出的时候他们就睡觉。演出结束他们就再收拾打包。所以我们当时就说我们是“一夜工”,我们就是白天旅行,晚上跳舞。一个剧院接着一个剧院。

主持人:你要很年轻才能做的了。


VANESSA:哦,第一次巡回我们花了八周,就是两个月时间

主持人:去了多少地方?

VANESSA:整个美国兜了一圈。就像这样兜个大圈,这样,然后回到起点。我那时17岁,第一次离开父母自己出门。巡回结束后,我想:嗯,我真的愿意一辈子过这种日子么?

主持人: 因为太紧张了!

VANESSA: 是,太紧张了!很不容易。路上,我在得克萨斯的不知哪个休息站那儿吃东西,结果食物中毒。

主持人: 只是你自己还是所有人(都导致了食物中毒)?

VANESSA: 我不知道,我觉得可能就我自己吧。它真是有点儿,喔,所以我病了好几天。

主持人: 你到现在都还记得。

VANESSA: 我还记得这个经历,因为我病了,坐在汽车的后面,然后我还得跳舞,噢,真糟糕。但我坚持下来了。现在说起来,有点儿。。。就象说别人的故事似的,因为我不再跳舞了,也不再有这样的经历了。

主持人:我们那时是不是比美国差很多?

VANESSA: 是说我们的水平吗?

主持人: 是,水平。

VANESSA: 那时,加拿大和美国的水平差不多,那时芭蕾舞才开始发展不久。 我们是比俄罗斯人差一些。 他们有基洛夫芭蕾舞团,有波修瓦芭蕾舞团,他们在当时是非常出色,然后我们赶上他们,但是基洛夫的训练还是无与伦比的,非常完美,就象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一样,训练非常完美。

主持人: 加拿大国家芭蕾团当时是什么风格呢?法国,欧洲,还是意大利风格呢?

VANESSA: 是英国风格。

主持人: 噢,是英国风格?


VANESSA: 英国风格。加拿大芭蕾舞团的创始人,我们的导演西莉亚 福然卡是从英国来的,

主持人: 怪不得。

VANESSA: 她从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来。她是在,那时叫Saddlers Wells 赛德勒斯。威尔斯芭蕾舞团,在之前叫做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所以她的训练是英国式的。她走以后, 亚历山大 格兰特继任导演,他也是从(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来的。 他们带来的影响是非常英国式的。国家芭蕾舞学校创办人之一白蒂 奥丽芬特训练了我,用的史开蒂方法也是英国式的。当鲁道夫 那瑞耶夫来的时候, 尽管他是俄国人,但他逃离苏联后,在英国皇家芭蕾团工作了很长时间,所以他仍然偏爱英国风格。所以他给我们的训练就很有趣了:那是他独特的风格,基础的东西是基洛夫式的,加上英国韵味的修饰。

主持人: 英国韵味,很有意思。

VANESSA. 对,英国韵味的修饰。和他一起跳舞真是棒极了,我和他跳过很多剧目。有天鹅湖,睡美人,《柯贝莉亚》,园丁的女儿, 还有和其他一些剧目。我有很多机会和他一起跳舞。

主持人: 要成为好的舞蹈家,你必须非常强壮,同时有很好的技术。你还得有热情,有很强的乐感。对于你来讲,带给你成功的因素是哪些?什么是最重要的?

VANESSA: 首先,作为一个舞蹈演员,一个芭蕾演员,你得有先天的身体条件。我想我很幸运的是我生就一双长腿,长的肌肉,和好的跳舞的感觉。我的脚背很高,很好看。 我天生就是这样的,所以身体方面我比较幸运。然后就是大量的艰苦的训练。更重要的是,要持之以恒,任何事都是这样。如果你真想干得很好,就得持之以恒。即使有挫折,无论是什么,继续往下走。对我来说,当事情变得非常困难,难的没法再走下去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

主持人: 有没有一刻,感觉自己真想放弃了,太累了,太难了,自己在要不要放弃之间斗争?

VANESSA: 是有这样的时候。 我1965年加入国家芭蕾舞团,开始的几年我表现的不错。然后艺术总监觉得我有点儿超重了。她不断地刺激我,刺激我。

主持人: 那你有多高?

VANESSA: 5英尺4英寸

主持人: 标准身高。


VANESSA: 准确的说,我有5英尺4英寸半 (1.65 米),理想的身高。但她经常对我发脾气。这把我搞的很痛苦,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解决。直到最后我确实减轻了体重,变得非常瘦, 这以后,情况就转变了,她变得高兴了,后来就正常了。其实她还是给我机会的, 后来她开始对我有信心,但同时对我也很严格。
在我21岁的时候,正好快要到21岁的时候,我病了,病的非常重,好长一段时间不能跳舞。不是什么大病,单核细胞增多癥,但是很长时间没有力气。那时倒是确实掉了不少体重,哼,也是一种减肥方法,但是,没人愿意那样减肥。然后我好了, 但紧接着第二年就非常困难 ,因为我那一段病的很重。后来好一些了,我就去法国南部学习,我还去了俄罗斯去看莫斯科舞蹈比赛,那次是巴瑞石尼科夫获得冠军。

主持人: 噢,是嘛!

VANESSA: 我们都说,噢,另一个世界级明星诞生了!。

主持人: 噢,你们差不多同龄,是吧

VANESSA: 你说的对,差不多同龄,我想他比我小一岁,所以我认识他很多年了

主持人:他当时非常优秀

VANESSA: 哦,他实在是太优秀了,在他赢得比赛时,之前,当人们看到他时,我们就觉得……他太棒了,令人惊叹!随后我从俄罗斯来到法国,在法国的南部一所学校学习了一个月。这之前在俄罗斯的时候,我好不容易减下的体重又都回来了。他们对我说:“你下一次一定要来参加比赛,但你必须要减肥。哈哈哈。”大概有10磅多余的重量,对一个舞蹈演员来说,10磅确实是太多了。

主持人: 可以主持人你的真实体重吗?

VANESSA: 是指我那时的体重吗?我当时有121 磅,确实很重了,所以当我去法国时,我减掉了15磅。体重减到了105磅。等我回到加拿大时,他们几乎都不认识我了。就是那样改变的,那就是个转折点。经历了人生的那个阶段,对于我来说看起来几乎是超越不了的,一直非常压抑。所以当时我曾想:要不就放弃了吧。不过后来,事情出现了转机,之后就一切都好了。后来的那些年中,也是有那些常见的竞争,得到角色,没得到角色;演首场不演首场,由于某种原因你被忽视等等。这些事情作为一个舞蹈演员都常常经历。但都是小事了,每个人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而经历上一些。我就是坚持下去了。

主持人::所以 在整个的艰难时期,正是出于对芭蕾舞真正的热爱才使得…..


VANESSA: 是的,使得我继续前进, 没错。

主持人:能够不断的坚持

VANESSA: 不断坚持,没错。在我心目中,无法想象如果不跳舞
主持人:我还会去做什么?
VANESSA: 对,我想,我一定要跳舞,那就是我的生命… 我对芭蕾舞的热爱太强烈了,我必须挺下去。.

主持人:你记得作为一名舞蹈演员最最高兴的时刻吗?

VANESSA: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时刻。在国家芭蕾舞学校二十周年纪念会上,我和弗兰克。奥古斯丁跳双人舞。当时他是国家芭蕾舞团首席男演员,演出非常非常非常成功。那是一个很特殊的场合,因为学校对我来说非常特殊,所有学校的人或跟学校相关的人都来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就像一个家庭大事一样,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然后,我一个人回家了,一个空空的房子。我对自己说:“这一切是很精彩,但生命中还有更多的事情。你需要更多。一个星期后,我遇见了我的丈夫。因此,在你的心中,当你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



主持人: 当你一意识到时,他就出现了。 



VANESSA:对,太奇妙了。 



主持人:我正想主持人你呢,他 - 斯高力医生可以说是加拿大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

 Vanessa:是不是最好我不知道,如果这么说那最好的可能不太高兴,但至少他是加拿大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之一,甚至美国。我敢肯定在北美地区是。


主持人:你一个芭蕾舞演员和外科医生的家庭是怎样经营的呢? 



Vanessa:不仅是我们如何经营,还有我们是怎样认识的,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 


主持人:是别人安排的。 



Vanessa: 是的。芭蕾舞团的一个舞蹈演员和他们医院的一个外科医生约会。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说:“我们认为云妮莎和斯高力医生应该在一起。”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的,那位医生带他到芭蕾舞团来。其实之前我丈夫就已经看过我跳舞了,因为他喜欢芭蕾舞,非常喜欢。他来到后台见我,但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当他来到后台,我刚演出完收拾好,我就跟一个朋友说:“出去看看他长什么样。”她回来说:“我不知道哪一个是他,有两个。”我说:“出去看一看。”她回来和我说:“嗯,一个蓄了胡子一个没有。”我说:“噢,那个没胡子的应该是,因为我知道布莱斯(Brice)是有胡子的”(笑)。于是她又出去了一趟,回来说:“好家伙,他长得像泰德。肯尼迪。那是泰德。肯尼迪年轻漂亮的时候。(笑)。于是我说:“'哦,好,不错。

主持人: 是个很好的开端!

Vanessa: 是个很好的开端。后来我们见了面。那天晚上我们四个出去吃饭,都聊开了。于是三天后他就送花到剧院给我了。

主持人: 于是他求婚了.

Vanessa :没有, 还没呢

主持人:那是什么时候?

Vanessa :79年的3 月. 接下来, 他要离开一个星期, 他回来后我们就开始一起出去了. 那时侯也有另外一个人送花给我。两个人. 所以我必须…嗯,这个家伙送的花,放这吧. 这些是修送的,好,收下。

主持人:噢,你还是有偏爱的?

Vanessa :我是有偏爱的。 我们拍拖了3 个月, 3个月之后 他向我求婚. 我说” 好吧”.于是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主持人:那时是他刚刚开始发展他的事业吧?

Vanessa :对, 是这样的. 我认识他的时候, 我想, 他刚刚做了4 & 5 年的外科医生. 外科医生和芭蕾舞演员正相反. 一个舞蹈演员要在17-18 岁,或者19 岁时就显露出才华, 如果到20岁时还没有什么成绩的话就很困难了. 很困难,你可以继续做下去, 但很难. 因为你的艺术生涯是短暂的. 等到40 岁时, 差不多就结束了.

主持人:而对外科医生来说, 40 岁正是黄金年龄.

Vanessa :对呀. 他在30 出头的时候才开始做外科医生. 所以说完全相反. 现在他还在做手术, 我已经不跳舞了.

主持人:不公平嘛

Vanessa :也不是, 生活嘛…任何事情都会在人生中有一段黄金时期。作为芭蕾舞演员我非常成功, 一直跳到45岁. 不是很多人能做到。

主持人:不是很多人能做到的。

Vanessa:有一些人能做得更好,但常规来说,我已经是非常非常好了. 我非常非常的欣慰.

主持人:也很幸运

Vanessa:是的,也很幸运.


主持人:我们再回来说说你的家庭是怎样经营的.

Vanessa:他非常耐心..因为我晚上要演出, 所以常常在早晨时想要睡觉, 因为很累. 他要在早晨起得很早去做手术.

主持人:去医院.

Vanessa:是的,去医院. 对他来说,来看表演,呆到很晚,又要早起,去做手术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们磨合得很好。他真的很喜爱芭蕾。他是那种充满文艺细胞的人。他非常可爱,过去他常说,“一个芭蕾演员喜欢我什么呢?我会说“ 我的天哪,一个医生会对一个芭蕾舞演员感兴趣吗?”。于是我们不约而同的“Hmm”“嗯”。不管怎样,我们走过来了,还很和谐。我接纳了他的2个女儿,我们又有了一个女儿,现在我们有3 个女儿。现在我要把我的芭蕾生活和我的家庭生活融合在一起,那也是很有趣的。我生了女儿之后,又回来跳舞,像小楠一样。


主持人: 对,她也是有个女儿。

Vanessa : 是的,你认识她的。

主持人: 那对你是不是很困难呢 ? 你那时多大年龄呢?

Vanessa: 女儿出生时我36 岁。是很艰难,我身体需要恢复,当时芭蕾舞团的艺术方曏也有变化。可以说是我在芭蕾舞团生活结束的开始吧。我离开公司时是39岁,后来还继续跳了一段时间,做表演,旅行,一段时期还开了自己的一个小公司。那很好是因为我能自己控制,我可以说我想做什么,我可以非常努力地做上一段时间,然后休息。

主持人: 你完全自己说了算。

Vanessa: 是的。真的很好。那以后,我又在其他地方客座表演,又做了5 年。一天,我本来应该演胡桃夹子 ,结果被取消了,本来应该在加州演灰姑娘, 也被取消了。我想,看来。。。

主持人:可能是一个暗示吧。

Vanessa 对,是时候了,我不能再跳了。要在两次演出的6 个月间歇中保持最好的状态,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说,是时候了,该停下来了。当我做最后一场表演时, 我并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表演 。所以,感觉很好,没有伤心,我就象平常一样演完了,从那以后的所有演出都取消了。“好了,是退休的时候了”。
后来,我也跳过,但都不是那种高水平的。


主持人. 您认为现在古典芭蕾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Vanessa: 将舞蹈搬上舞台实在是太昂贵了.票价又高,所以挑战是怎么填满座位.即使是观众都来了,他们还得是真正的喜欢,否则因为票价太贵他们不会再回来.所以你要了解观众在想什么,不仅仅是迎合他们,给他们希望看的,还要不断去有新的创作。我觉得他们现在做的不错。凯伦。凯因是现在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现在是她的第4年,我想应该没错,第三或第四年。

主持人:她是2005年开始的.

Vanessa:是吗?谢谢.所以她将要进入第四年,她做的不错.

主持人: 你提到要了解观众的想法,有时你会用一些现代的东西来吸引观众.那你觉得二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Vanessa: 二十年? 我从来没想过二十年后会怎样.谁知道,也可能到处是太空船了吧.

主持人: 就比如说现在,比起你们那个时代,也就是八十年代,有什么不同呢?

Vanessa: 八十年代?其实是七十年代.那时候我正在顶峰.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创作了一系列的古典剧目.

主持人: 你能记得一共有多少吗?

Vanessa: 嗯,所有大型的芭蕾舞.<唐‧吉轲德>,<园丁的女儿>,<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我们表演胡桃夹子很久了,现在有新的.<葛贝利娅>,<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所有这些都是那时创作的.

主持人: 你都是跳的主角!

Vanessa: 是的!

主持人: 全都是主角?

Vanessa: 全都是.有两个芭蕾舞我没参与,我错过了,因为我没跳,一个是<奥涅金>.

主持人: 哦,奥涅金你没跳...

Vanessa: 我没跳,很想跳,但是很遗憾没有.还有就是<风流寡妇>,非常美,

主持人: 音乐很美.


Vanessa: 音乐美,其它的也很美.那时我正要退休,各种头绪太乱.所以我很遗憾,实在是太遗憾了没有演出那两部.

主持人: 也许在你下一生去做了.

Vanessa: 我下辈子,是啊,在我梦里.

主持人: 那这就联系到这个问题了,如果能有机会重新来过人生,你还选择芭蕾吗?

Vanessa: 是的,我会的.我还会跳舞,这样的人生太精彩了.

主持人: 你今年一月看过神韵新年晚会的演出,你想怎样描述你现在的印象呢?

Vanessa: 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演出.舞蹈演员很棒,动作整齐,配合默契,令人眩目的服装,所有演员都经过非常好的训练.不,应该说是美妙至极.我完全陶醉了.

主持人:上次你接受我们采访时用了一个词:空灵的(?)

Vanessa:空灵的

主持人: 您是想描述什么?

Vanessa: 那个舞是蒙古舞吗?蒙古舞,是的,不,他实际上给人一种美妙的感受.因为舞蹈不是总能达到这种境界的.有时你看演出,即使是芭蕾舞,它并不能抓住你的心和你的想象,它无法带走你.她就是一个作品,很好,演的很好,如此而已.还有另一种演出是另一个境界的.当你到达那个境界,有时你甚至不知是为什么,因为那就是舞蹈的神奇.你不需要语言去理解她,因为她已经在另一个境界中触动了你的心.蒙古舞的演员就将我带到了另一个境界.不是因为她的难度或其它什么.就是在这个舞蹈中有这么一种品质.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主持人: 那如果他们下次来的话,你准备去看演出吗?

Vanessa: 嗯,是的.

主持人: 谢谢你,

Vanessa: 不客气!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