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为何推三峡工程下〝神坛〞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6-01 08:04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6月1日讯】【热点互动】(1389)中共为何推三峡工程下〝神坛〞:长江生态恶化旱涝加剧,高官纷纷远离祸端。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

5月18日,中共国务院颁布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承认了三峡工程的不良后果,同时也指出了在移民生态和地质灾害等诸方面,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中共的官方媒体《新华社》也指出,三峡集团在招标和组织管理过程中存在着31项问题。

那么中共为什么在此时首度承认三峡工程种种的弊端?这些弊端究竟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如果说现在三峡工程被请下了〝神坛〞的话,那么当初如此重大的项目,为什么能够上马?围绕着这一系列的话题,我们今天请资深评论员陈志飞教授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陈志飞教授,我们今天来看一下关于三峡工程这件事情,其实北京方面在以前诸多的报导中都是采取回避的态度,包括所有的负面消息,比如说大坝的裂缝。那现在非常奇怪的是,今年5月份国务院首度承认了三峡工程存在着诸多不良的后果,您怎么看待?

陈志飞:我觉得这个是今年比较政治性的问题,因为这跟中共体制怎么针对自己的过错,怎么针对自己的历史,它有它一贯的手法来掩盖,或者来把它搪塞过去。比如说对文化大革命的处理,它能通过11届三中全会,等到毛泽东逝世了,文革那些人马都下去了,它搞这么一个决议案,来统一全党的认识。

对六四也是这样,它把他定性,你可以看到它在人不注意的情况底下,从开始的〝暴乱〞,定成〝动乱〞,然后〝政治风波〞,最后又说一些非常中性的词语,这样的话,得以把它自己过去的错误掩盖起来,另一方面自己也承认当时是犯了很大的错误。

在选择承认三峡大坝问题的时机上,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当权者、决策者,就是你刚才提到三峡为什么会上马的这些人,现在已经彻底偃旗息鼓,已经是走入政治暮年,或者甚至已经在政坛中没有任何地位了。最明显的就是决策者之一的李鹏,他可能也是当时决策最有力的人物,因为他本身就是搞电子出身的,而他是从周恩来以来的4个总理当中,唯一一个对三峡是极力推崇的,但是现在他基本上已经走到他生命的黄昏年代,政坛上也没有任何他留下来的帮派、残余。

另外一个人物江泽民,当时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现在的江家帮在政坛上势力也是式微,所以这时我觉得可以把他抛出来,这样倒并不是觉得这些当朝的领导人可以撇清关系。这是一方面。最重要我觉得是中共集体的一种惯例,或者是默契,因为只有这样的话,才能保持其〝伟光正〞的形象。这些人或者去世,或者已经没有政治生命,那么大家可以在批评的灵活度上可以大一些。

这个时候,一个是三峡的问题,我们一会要谈,已经包不住了;另外一个,当事者的过错,现在可以谈了,因为他已经没有政治影响力了,跟我们党所谓的光辉形象也可以撇清关系了,它觉得安全了,它就可以谈。所以三峡出现问题,就我们《新唐人》《热点互动》来讲,可能已经谈了6、7年,5、6年也有了,做了好几次节目,所以这个问题绝对不是新问题。

坊间报端、民间各方面也一直进行揣测和辩论,什么黄万里、张光斗的政见不同,各方面的消息很多,所以今天做出这个决定,刚刚讲的,5月20日它做出这个决定,肯定是跟它选择的这个时机,对它来说政治上最安全。有这个考量,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有这样一个观点,刚才其实您也提到了,现在如果是小问题的话,它一般不会公布,而且甚至是掩盖了,现在到了已经不得不公布,实在是大得已经出问题,已经纸包不住火这样一个状态。如果说是这样,咱们审视一下,现在三峡这个弊端究竟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

陈志飞:如果现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还不知道的话,我们看一下他的历史,三峡主要是上马的时候吹嘘他的神迹吧,或者他的武功,有三大神迹。第一个是航运,据说三峡建成以后,长江水位会上涨,重庆可以直通万吨邮轮,万吨货轮可以直达重庆,这是非常美妙的一个景象。第二是防洪,三峡可以蓄水,可以把下游的洪灾给他减轻;那么三峡同时也可以放水,那么在旱灾的时候可以解除下游这方面的困扰,对农业生产各方面很有利。这是第二方面。第三是发电。三峡可以给全国人民带来很多这方面的便利,就是三峡的三大功能。

那么从现在看来,唯一达到预期目标的,就是三峡的发电。但是这个消耗方面也很大,因为电力运输这方面的成本也很高;还有拆迁,这成本也是非常高的。那么其他两项,从防洪来讲,不但没有防洪,过去3年当中,长江下游经常发生洪灾。

那么三峡在这个时候为了保坝,他又做了洩洪的事情,因为他的蓄水能力也是有限的。如果洪水来的话,像发生了长江百年不遇大洪灾的话,三峡他自身的大坝如果不洩洪,也会受威胁的;那他如果洩洪的话,这个突发性其实会对下游的灾难造成更大的影响。过去3年当中,在湖北、江西、湖南都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于三峡的洩洪造成底下水库崩塌,或者别的地质方面的影响。

再说到气候,气候方面对整个三峡区域来说,温度和溼度以及地质结构都引起非常大的影响,甚至有人说百年不遇的川震,今年的旱灾,在某种程度上都跟三峡有很明确的关系。这一方面作为科学理论者来讲的话,从实际情况来看,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你建了那么大一个水坝,把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给他拦腰斩断,那么对周围的环境来说,肯定是有很大影响的。

主持人:刚才您分析了可以说是当时标称的三大目标,防洪、发电还有这个航运,基本上除了发电之外,其他两项都没有达到。那么现在您注意到没有,其实它……

陈志飞:我还没有谈到这个航运,航运的话,现在不但万吨轮到不了重庆,就是由于跟三峡有关系的,很多专家论证的,(三峡)造成的气候的影响,造成百年不遇的长江中、下游的旱灾。

那么现在旱灾到了什么程度呢?咱们学地理的时候都知道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是鄱阳湖,鄱阳湖已经缩了大概80%,变成一个小的池塘,开玩笑说的。然后农村的农民原来包的水田,现在已经变成了草原。韩寒博文说应该可以开发房地产了,已经到了怵目惊心的地步。不但鄱阳湖如此,洞庭湖也这样,所以原来中共唱的〝洪湖水,浪打浪〞,现在浪也打不起来了,没有水了。这就是说航运根本别说到重庆,到下游的湖,连渔船都开不了了。

再说到这个成本,原来90年代的时候,家家户户在交水费当中都有〝三峡工程建设费〞这一项,因为给大家的保证就是说,如果三峡工程建成以后,我们一半以上的中国人民都可以享用到免费的,非常高质量的、清澈见底的饮用水,所以大家都要交三峡建设工程费。到现在这种水源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是恶化的。所以从这里来看问题确实是怵目惊心的,也就是为什么它纸包不住火了。

现在这个网络飞速发展的年代,原来你如果想一时禁锢人的思想,就是封闭一时的消息,可能还做得到;那现在的话,我觉得从它主动承认错误,也可以显现出网络的力量,就是它觉得先下手为强,与其等着让老百姓用唾沫把你淹死,还不如你自己先出来表个态,承认一些错误,对将来收拾这个残局可能还有一些好处。

主持人:其实咱们注意到在这个报告中,生态、移民、地质、灾害这一方面,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就说明这些问题已经是非常非常严重了。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几任总理,赵紫阳、李鹏、朱鎔基还有现在的温家宝,其实除了李鹏支持三峡工程之外,我知道其他几个总理对这个三峡并不支持,是不是这样?

陈志飞:没有,因为刚才谈到李鹏他是电力方面的,他搞电力的出身,他搞水电的,他觉得这个有很大的好处,但是他的专业知识和政治思维和远见,确实太狭窄了,这是中共党官一贯的作风。他那点知识就是家门口,一亩三分地还知道一点,别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专家论证也是错误百出,比如说03年,三峡给大家保证的是可以抵抗万年不遇的大洪水,这个论证不知道从哪来?万年不遇的大洪水他也能估计出来?到07年就改成能抵抗千年不遇的大洪水,到了09年的时候就可以说百年不遇,到了去年就说,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峡身上,要靠我们主观能力,靠我们人的智慧。

主持人:一下子把三峡防洪的责任取消了。

陈志飞:责任取消了。在这个问题上实际我们刚谈到,大家都知道网络上有很多关于张光斗、黄万里这些水利学者专家这次的意见报导。最显著的就是黄万里教授,他不但一开始就反对建三峡,说到50年代的第一个大工程,中共的三门峡他就反对,而当时证明他是对的,因为他反对三门峡嘛,当时还是苏俄研究的项目,他反对之后马上就被打成右派。

之后很快大家都知道三门峡建错了,因为三门峡的建成使得原来是沃野千里的八百里秦川,我们中华民族的发源地,变成后来被央视某些居心不良的小人所说的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他是不懂历史啊,八百里秦川怎么能是尘土飞扬?原来是沃野千里,在古时候什么作物都能种,稻田里都飞着白鹭的。而且我还知道,有朋友从那里来跟我讲,50年代的时候,古代有所谓〝八水绕长安〞,西安附近的水不但清得见底,你可以摸到鱼的。

现在你再去看黄土高坡,原先不是那样的,都是因为三门峡建成以后把黄河的泥沙都淤积起来了,然后淤沙往上排,到了八百里秦川,整个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盐硷化。这个八百里秦川,中华民族发源地变成了尘土飞扬的一个令人不堪回首的地方。我觉得黄万里教授已经看到这一点。

但是这一次他再提到三峡工程的时候,他又遭到同样遭遇,也就是三峡这个问题只是折射了中共体制一方面的问题。三峡这个工程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他炸掉,他这个历史的错误是可以逆转的,或者说可以把他减弱的,但是最关键的是这个决策过程,这是真正影响中华民族精神和长治久安的毒瘤。

主持人:观众也会提出同样的问题,就是如此重大的项目有诸多的弊端,为什么还能够上马呢?

陈志飞:它还有利益牵涉在当中,比如李鹏做了这个事情,他的女儿李小琳(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儿子李小鹏(原为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都可以受益,赚了很多钱。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不但三峡会被推下〝神坛〞,就是最近的大工程高铁项目也正在被推下〝神坛〞,其中有些贪污的人员,包括铁道部长刘志军已经被起诉,但更多的人会被牵涉到其中。这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个体制是最大的毒瘤,这个体制如果不结束,那么更多的大项目被罩着金光的,让人炫目的的神迹项目都会被推下〝神坛〞。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期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