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软硬兼施能摆脱内外交困吗?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6-06 16:34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6月7日讯】【热点互动】(1390) 中共软硬兼施能摆脱内外交困吗? 与民为敌自打耳光,末日邪党人人骂。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

在〝六四〞惨案22周年前夕,中共当局接触了一位天安门母亲,表示想用钱私下里了结这笔血债,但同时天安门的母亲们表示,今年他们受到的压力比往年更甚;另一方面,北京宣布它已经接触利比亚的反对派,似乎在告诉人们,它准备放弃以〝六四〞屠杀为榜样的独裁者卡扎菲,但同时它又派出当年镇压〝六四〞学生的戒严部队38军到内蒙封锁校园。

在阿拉伯之村的国际背景和国内民怨沸腾的局面下,中共的这些矛盾的举措到底该如何解读呢?我们今天请资深评论员陈志飞教授来跟我们分享他的观点,志飞您好!

陈志飞:妳好,林云。

主持人:〝六四〞事件过去22年了,人们无法忘却那个悲惨的时刻,特别是这些天安门的母亲们,可是从来不理会他们的中共当局这一次却第一次接触了其中的一位母亲,你认为它们是在释放一个什么样的信号?打算给〝六四〞平反了吗?

陈志飞:我是这样想。首先你从法律角度上来看,咱们就说〝六四〞事件是个刑事案件,被告当然是中共,因为它杀了人嘛!起码被指控杀人;受害者就是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这些人。如果在法律上来说,在法庭上被告主动提出要给受害者赔偿的时候应该是在法律的哪个阶段?那都在法庭判决的最后阶段,因为你已经证明了,被告已经证明了,或者已经承认自己犯罪。

主持人:而且这个赔偿不应该是被告提出来的,应该由法庭决定。

陈志飞:应该由法庭决定,因为现在对〝六四〞这个事件没有一个合理的环境进行正常的审讯,被告做出这种举行动就已经说明它自己承认了错误,而它愿意补偿。这第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从中共角度来说,对老百姓做出主动私了这种表态,在历史上我查了一下是絶无仅有的,它对内部的人它可以在所谓路线斗争结束之后,给你官复原职,给你补多少年工资,补偿,或者替你安排子女就业什么的,但对劳动人民,比如说在三年自然灾害当中,它最近的党史也承认有超过一千万人被饿死,有谁家得到补偿了?文化大革命,武斗中那么多的老百姓被打死,谁家得到补偿了?

主持人:那这一次为什么要提出补偿?

陈志飞:我觉得这已经说明,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它现在在各种民怨沸腾,妳刚才讲的国际形势的变化底下,现在它的形势已经把它压到墙角,其实已经很接近它自己最后守住的底线,威胁到它的统治了。

主持人:它是不是想用平反〝六四〞给自己寻找一个更和缓的环境呢?

陈志飞:我觉得妳的思想好像有跳跃,但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它是不是要平反〝六四〞通过这个事件来看出来,我觉得恰恰相反。因为你看看今年对〝六四〞问题的评论,大家都感觉到……像妳刚才讲的,今年对〝六四〞受难者各方面的压力是比往年都大,甚至有人冒着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危险站出来替〝六四〞开腔说话,你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都承认,如果平反,或者中共在〝六四〞上让步的话,中共就会垮台!

这一点其实我们支持〝六四〞、支持共党下台的这些人知道,因为这是它的最后底线,如果它把这个真相告诉老百姓它要下台,即便那些会站出来为中共说话的人,他说那番话也只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害怕中共因此下台。他知道如果中共这回〝六四〞底线保不住的话它会下台。

所以我觉得它想私了其实是因为它受不了这种压力,比困兽犹斗造成的局面更……不是说它最终会采取一种什么平反的方式来彻底洗清自己的这种罪恶。

主持人:除了这个小动作,私下里接触天安门母亲之外,它在国际上对利比亚这个问题它好像也是小动作,私下里在接触利比亚的反对派,这是跟它一直……从整个国际社会都抛弃卡扎菲政权的这个过程来看,它却一直在给卡扎菲打气,现在它又做了转态的一种举动,这也是一种压力下吗?

陈志飞:对,这是国际形势上的压力,所以它内外交困。国际形势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大家可能前一段时间知道开了一个八国集团首脑会议,我也做了新闻评论。八国集团会议表面来看,最大的一个成果就是提供给那些现在正在进入民主过程的,比如像埃及、突尼斯这些国家200亿美金的援助。

但是我觉得更有意味的,实际上是在会议上,俄国的总统梅德韦杰夫公开宣布要支持卡扎菲下台,他说卡扎菲必需得离开,而且俄国愿意出面斡旋把他辗转到另外一个国家,但是俄国明确表示他不会接受卡扎菲。

如果观众朋友还记得联合国的决议的话,就是受权北约从人道角度对卡扎菲政权进行打击就知道,当时对这个决议,联合国理事国当中只有中国和俄国是没有投支持票的,所以当时给人感觉中国好像还有一个所谓的同盟者,现在这个同盟者出于他自己的需要,因为在八国集团会议当中梅德韦杰夫会见了奥巴马,而且他们得到奥巴马对俄国进入世贸的支持,所以俄国出于利益和各种务实的需要呢,他改变了立场,完全改变了立场。我当初在评论当中我就说,试看中共怎么应对这个手段。

主持人:它也不得不改变立场了。

陈志飞:因为当初就是说对卡扎菲这个孤家寡人的支持,现在已经只有一个孤家寡人的中共了,国际上它在这一点上也变成孤家寡人了。那么我们现在从这儿来看,它受到的国际压力是空前巨大的,因为它等于证明了它的政权的合法性在国际上已经被普遍抛弃,因为卡扎菲把自己这回与人民为敌的这种做法跟中共绑在一起,他公开承认,宣称他这种做法完全是效仿于中共〝六四〞的行为。

那么中共在这点上,我觉得在国际上道义支持各方面,随着卡扎菲被世界各国人民,包括俄国,抛弃的情况底下,它也面临了一个空前的压力。

主持人:那就是说现在不管是国际局势,还是国内的这种民怨沸腾的局面来讲,都让中共觉得非常的不知所措。所以有人评价,它现在有点患上了这种精神分裂症的状态。您怎么来看它现在的状态?

陈志飞:精神分裂症的什么状态?我觉得就是表面上来看是非常准确的一个描述。精神分裂症就是说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样。

主持人:莫衷一是。

陈志飞:对,莫衷一是。然后刚才做了一个采取行为,马上又把它否定掉。我的解读就是说,这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表现,就是在这种空前的压力底下,它的内部它没有一个合理的招数来应对。

主持人:没有章法了是不是?

陈志飞:已经乱了方寸,失去章法了,这是我对它的解读。所以说它可以自己打自己耳光。你说它现在要跟天安门母亲思量,那不等于承认了22年前,这个国务院发言人袁木信誓旦旦地说,所谓北京〝动乱〞没有死一个人,《CNN》的报导全部都是高科技的这种剪接。这句话它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吗?

在利比亚问题上,它揭露纯属反对派,不也说它信誓旦旦支持卡扎菲是完全错误的吗?

主持人:当年〝六四〞的时候,过后就传言说是,邓小平当年是说〝杀20万要维持20年的稳定〞,那现在已经过去22年了。

陈志飞:已经过去了。

主持人:对,它当年还说要两手都要抓,一手软,一手硬,而软的更软,硬的更硬。那您认为22年后的今天,它用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法是不是还能继续维持它的这种稳定?

陈志飞:咱们先看它说的,妳说的〝软硬兼施〞的手法,它现在的确好像这种状态越来越明显。从硬的方面来说,它在发展航母,之前不久给它所谓的盟国,也是国际恐怖主义的一个集藏地,巴基斯坦,提供50架非常先进的战机,然后在巴基斯坦还建了深水的军港;从内部的硬体方面来说,它派38军或别的军队进驻蒙古,来压制当地人民对它的反抗。所以从这来看,它硬的这一手的确还是保留了〝六四〞那时候的势态。

但软的一手,我觉得它有很大的松动,那说明就是说它受到的压力是比〝六四〞那时候的压力还要大。那么在这种情况底下,我觉得之前的这种两手都要硬的这种策略,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它的效力了。

因为从人民群众来看,我们看到最近有钱明奇的连环爆炸案,这也是在中国历史上,中共统治下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就是说明人民群众对其已经彻底失望;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根据《大纪元》报纸报导出来的全国退党的人数,现在退出中共组织的中国人民已经超过了9千万。

那说明就是不管它硬的也好,软的也好,大家对它彻底抛弃的人是越来越多,已经达到将近快1亿的这种水平。那么从这点来看的话,我觉得它这种两面的手法是包不住火,根本不会起到它的效果的。

主持人:那您说对中国民众来讲,除了选择像钱明奇这种以暴治暴的方式,那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或者是说更和平的方式,就是在最后摆脱中共的这个过程当中,老百姓还能做些什么?

陈志飞:我觉得钱明奇这种手法,从我们个人角度来说都是比较极端的手法,因为它毕竟造成了生命的损失,我觉得这方面我还是不敢苟同的。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他的精神是可嘉的,因为他对中共认清的这种态度,这种坚决性,我觉得也是可嘉的。

所以林云我跟妳讲,我觉得我最难受的时候就是看到人们,看到中国人还在加入共产党,还有那么多人想去考公务员,我觉得如果中国人……

主持人:他是为了利益的角度。

陈志飞:是为了利益,就是中共现在释放利益这么一个邪魔,潘朵拉的盒子里放出这么一个妖魔,再收回去是很难,从利益当中摆脱是很难,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在想,如果人人都以入党为耻,没有人去考它的公务员,没有人去加入它的军队去为它卖命的时候,所以那天我觉得中共它不垮也就垮了。

主持人:可能真正中共垮了之后,老百姓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陈志飞:实际上是这样的,因为它现在能够以软的一手来麻痹,来掩饰它的矛盾,它的问题,就在于它垄断了全国人民所有的资源,劫取了很多的财富,比如它可以用这笔钱来买通一些变节者,买通一些什么知识菁英替它唱赞歌,或者甚至像天安门母亲,用这种私了的方式,想解决它的历史问题。

但是我觉得中国人民现在经过这么多年跟共产党打交道,包括最近的一些群体事件,我是非常有信心,就是中国人民已经看清了这个画皮的本质,不管它硬的也好,软的也好,在当前国际这种大的民主潮流的形势底下,89年的时候有苏东整个倒台,现在到了阿拉伯世界,那么下一个离中共还有多远呢?我不说,大家都知道,它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我觉得那一天不会很遥远。

主持人:所以今天它不管是实施这种软的手段也好,是硬的手法也好,其实它内心是很恐惧的。

陈志飞:它内心是很恐惧,从老百姓来讲,最重要的利器,最重要摆脱中共的桎梏就是《九评》,传《九评》促三退,这样的话,我们就不需要再冒着钱明奇所背负的那种包袱,甚至所遭受的危险,我们全民族都有一个空前的大解脱,甚至对中共共产党内现在被迷惑的人也是一个绝好的消息,我觉得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冒着危险在国内在做,海外也在大力推广?因为我觉得它对中华人民来说的确是最高的一个来自神的赏赐。

主持人:而牺牲却是最小的。

陈志飞:牺牲却是最小的,要不然如果人人都像杨佳、钱明奇那样的话,我觉得社会动荡还是会比较,就是说令人难以接受。

主持人:也是大家比较不愿意看到的。

陈志飞:不愿意看到的,是这样。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析。各位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