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药家鑫死了 讨论还在继续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6-13 08:56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6月13日讯】【热点互动】(1392)药家鑫死了 讨论还在继续:案件给了怎样的启示?结局是否值得庆祝?...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被热议多时的药家鑫案终于有了一个结论。在交通肇事之后,连捅被害人8刀的杀人犯药家鑫本月7日被执行了死刑。从中央电视台被其采访到公安大学的教授为其辩护,再到网络上的一片喊杀之声,关于药家鑫是否应该被判死刑的争论也一直在继续。

药家鑫现在死了,但是讨论仍旧在继续。综观这整个事件的发展,到底药家鑫案给了我们什么样的启示?药家鑫案最后的结局是否值得我们庆祝?那么舆论在这其中是否能够影响到司法的决定?围绕这一系列相关的话题,今天我们有请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杰森博士,我们来看一看现在非常热议的药家鑫案,药家鑫最终被执行了死刑。那么究竟它是怎么样的一个案件,引起包括官方媒体和网友及众人如此的关注?

杰森:本身来说,这个案件是很简单的一个刑事犯罪案件。2010年10月份的时候,西安的一个年轻人,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药家鑫开车无意中撞伤了一个农村的妇女叫张妙。药家鑫下车检查伤者的时候,他看到张妙在抄他的车牌,他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刀,连捅了张妙8刀,致张妙身亡。3天以后药家鑫随父母去自首。

这个案件本身是满普通的一个案件,在中国应该说不是一个独立的案件,少见的一个案件。但是后来是因为网上有人,特别是张妙的家属叫张显,和她的丈夫王辉在网上开始炒作,说药家鑫是富二代、官二代,家有4个房产,他爸爸是倒卖军火的,等等。这些网上的所谓〝爆料〞让大家跟前面一段时间议论〝我爸爸是李刚〞这样的案子联系在一起。大家对于官二代、富二代的仇视使这个案件首先在网上火起来。后来中央电视台又把这个事情拿到中央电视台反覆播放,给很多网友以为中央电视台在尽量保他的命的感觉。网友就更强列的猜测这个药家鑫是官二代或富二代。连中央电视台都在保他。那么网友就进一步在网上喊杀声一片。

最终证实,他其实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只是普通退休工人的子弟。家里头经济上也不是很富裕的。但是5月份判决,一审二审,最后很快被处决。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生命就结束了。

在他6月7日被处决后,很多网友再次讨论这个事情,回顾这个事情,发现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网友在这过程中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展现出来的问题是更加深层,大家实际上在讨论一个更深层的社会现象。

主持人:关于这个药家鑫在这其中是否应该被判死刑,我想有各种方面的说法,争论也非常的激烈。有人觉得他没有前科,而且有自首的表现,在这其中可能是一时的激情杀了人,所以不应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那么也有人说他在肇事之后,又拔刀连刺8刀这种极端恶劣的案子是非杀不可的。您对这样的一个讨论有什么样的看法?

杰森:他本身是不是杀人的问题,就是说他是不是故意杀人的事实本身没有任何人否认的。他自己也承认,故意伤人罪是成立的。

整个事件本身就是悲剧。一个年轻的21、22岁的生命因此消失了,又造成了另外一个家庭的彻底悲剧。一个莽撞的举动造成两个家庭的悲剧,本身都是社会的悲剧,都是家庭的悲剧,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庆幸的。

但是这里我们讨论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展现的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目前网友讨论的一个焦点是药家鑫该不该杀。但是该不该杀在我看来不是问题的关键。当然,有人说判他死刑立刻执行过重了。但是,冤枉他了吗?也没有冤枉。所以整个事情药家鑫该不该判死刑不是问题的关键。更大问题的问题是这个悲剧我们该怎么样能防止?还有,中国的司法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了一个什么样的问题?这是我们应该更多关注的问题。

主持人:在案件进行的时候,我们注意到药家鑫在回答法庭提问的时候,他提出个概念叫做〝农民很难缠〞,所以他才要激情的把张妙杀死。因为觉得张妙记了车牌号,以后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当然引来很多民众对他这个说法的不满、愤怒。您怎么分析药家鑫说〝农民很难缠〞这样一个说法?

杰森:对,很多人说他家庭教育不好,家庭教育给他错误的观念。事实上,在我看来,中国城里人和农村人这种观念造成的这两个群体之间的互相歧视和不信任,这种同一个种族、同一个文化背景却被生硬的划分成两个社会阶层这个现实,其实不是药家鑫父母造成的,是中共社会造成的。是中共的制度明文规定造成的这两个阶层。

就比如说在中国司法赔偿的过程中,农村人的死亡赔偿金是城里人的1/3,它是按该人身份所在地的平均年收入乘于20来算的。同时,在中共官方统计的平均年收入中,农村人的年收入几乎普遍是当地城镇人口平均年收入的1/3。结果农村人的死亡赔偿通常只有8万多,而城里人是20多万。很明显,我们单从经济角度来说,一个农村人的命就比城里人要贱很多。这是中共户口制度造成的。当然,同时还有其他的因素造成这个城乡隔阂。

也就是说,农村人和城市人之间的偏见和隔阂是中共从一开始的户口制度造成的,然后它又用不同的司法细节来加强这个概念。不是药家鑫对于农民有观念,而是中共的制度在整个社会中客观的促成了一个这样的社会现象。

主持人:法律上都写出来了。

杰森:对,写出来了。说药家鑫的家庭教养不够,给他树立这样的错误观念,这是片面的。扪心自问,中国没有农村背景的城里头有几个人可以把农村人作为一个跟他同样的人群来看待?中共的司法都没有这么看待。所以这个不是药家鑫单纯的家庭教育问题,是中国整个社会制度的问题。

主持人:在这个事件中,我们看到是交通事故肇事之后,药家鑫看到张妙在记他的车牌,他残忍的连刺8刀将被害人杀死。最初这只是非常普通的交通事故,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国外发生,可能相对来说会非常简单,为什么在中国会变得如此复杂呢?

杰森:中国很多事情都很复杂。本身整个社会的赔偿制度、保险制度方方面面都是个问题。当然这个事件的性质已经脱离了交通事故肇事的性质了,药家鑫最终被定死罪的是他后面的故意杀人罪,杀人灭口这样一个动机下造成的故意杀人罪。

但是在最后的量刑上,舆论在这过程中起的作用是巨大的。因为中国法律规定很多地方是很模糊的,中间有些很模糊的概念。例如,如果某个案件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那么这就是一个给你加罪的依据。什么叫〝社会影响〞?这个定义很模糊。这个案件引起大量的网民评论,这个就可以称为〝社会影响〞。网上一片喊杀声就是〝社会影响〞,这就是中共能看到的老百姓展现的社会影响。

后来很多网友说,张妙一方的代理人张显,还有她丈夫王辉捏造药家鑫是官二代、富二代,这样的谎言是为了借助老百姓对于官二代、富二代的仇视,挑动网上的舆论,是直接的把这个案件推到了必杀药家鑫不可的结果。

当然,后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情的进一步升级,是因为中央电视台鼓动。如果这个事件中真的是一个官二代、富二代子弟。就比如说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犯了这事,如果有网友敢抖出来,那么这网友可能就被〝跨省追捕〞。而且,这事情不管网上讨论的多热烈,中央电视台绝不会报导。那么整个事情可能就会渐渐过去了,而被人淡忘。所以当中央电视台开始把这个事件从网上搬到电视上播放出来的时候,很多海外的评论已经说了:药家鑫必死无疑!为什么呢?是中共在哄整个舆论。当网友在网上进行杀药家鑫的讨论时,它在电视台上就故意渲染这个情绪。

主持人:您是说药家鑫本人没有力量去组织上中共电视台这样一个强大运作,但表面上给人感觉他很有背景可以上电视?

杰森:对。因为至少中共没有拦着这事不让中央电视台做。真正是官二代、富二代,中共一定会拦着不让报导,把这个事情逐渐压制下去。但是,中共知道药家鑫不是官二代、富二代,而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它知道这孩子一定可以杀,杀了一定可以平民愤。那么这时候它就让中央电视台再去宣传。在整个宣传过程中,媒体反覆报导,就把这事推到了必杀无疑的地步。因为中国司法有这么一条:〝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要严惩。

在整个药家鑫的判决书中,主观因素非常大。判决书上说: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犯罪行为属于极其严重。用词全是主观的,所以可以说是中共策划的〝社会舆论〞把这个案件推到了这一步。而中共在这过程中,它以杀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来平民愤,以期达到它彰显法律伸张正义的结果。药家鑫死后,在相关新闻的跟帖中很多人真的在说:啊!法律得到伸张了!正义得到伸张了!中共就是用这种事情来宣洩一下前一段时间〝我爸是李刚〞那件事情的民愤。是中共以杀一个普通孩子来宣洩民愤的过程。

主持人:也有网友说,网上的网友普遍一片喊杀之声,要给药家鑫执行死刑的声音,是不是舆论会影响了司法的决定?

杰森:中国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舆论,它只有被控制的舆论。比如刚刚我谈到的,如果这事情真是薄熙来的儿子做的,那么就会没有〝舆论〞。因为舆论都会被中共封锁掉。媒体方面都是中共官方的,例如中央电视台,是绝对不会报的。同时网络消息会被中共删除。舆论在中国其实不是自由舆论,而且一个被操纵的舆论。药家鑫案件的舆论能到这份上是中共操纵的。

当然,中国司法中还有一条〝民愤极大要从重判处〞这样一个概念,别的国家的司法上没有这条。这也给舆论影响司法造成一个所谓的法律依据。

当然药家鑫被杀了,有人说因为他是穷人,如果他不是穷人,他有钱去买通受害者家属,给家属有足够的经济赔偿,那么受害家属可能会从这一点为他求情。中国司法也会考虑被害者家属的感情来量刑。因为他是穷人,他没有钱让受害者人张妙一家有足够的心里满足,所以他被杀了。因此有人说在中国穷人犯法是很倒楣的。我还要加一句:在中国如果你是穷人,而你又被人说成是富二代,那么你就是倒楣到了极点。

主持人:药家鑫虽然被执行死刑了,但是我看网上的讨论仍旧在继续,这件事情所隐含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应该还会被继续讨论下去。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节目就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也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