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温家宝是欧洲债务危机的救星吗?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6-29 08:06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6月29日讯】【热点互动】(1397)温家宝是欧洲债务危机的救星吗?身携数十亿订单逃不过中国人权问题。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节目。

温家宝继去年访问希腊而大规模投资处于风险最高边缘的希腊债券,和处于危险边缘的西班牙债券之后,今年又继访问布达佩斯、而宣布投资匈牙利的实业和金融资产。温家宝还表示将继续购买欧洲的债券,支持欧洲和欧元区。

中共的智库同时也表示欧洲的债券存在巨大的风险,中共为什么又要大力的投资欧洲的债券?那么温家宝此行,中共是否又成为欧洲债务危机的救星?节目当中,围绕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我们有请资深评论员陈志飞教授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陈志飞教授我们来看一下,温家宝从本月24日到28日对欧洲的3个国家进行访问,他同时也表示要继续购买欧洲的债券,不只是债券、其实在投资和其它方面的领域也加大投入。您怎么分析中共采取的这一系列动作,从去年开始到今天的时间?

陈志飞:这问题首先谈表面问题比较大,我们可以看到,首先中国现在和欧盟之间的外交关系非常热络,比如你看去年胡锦涛访问了葡萄牙,在里斯本也像温家宝一样给人家送了大礼,承诺要买葡萄牙的债券,葡萄牙也是受债务危机影响的国家;另外还访问了爱尔兰。那么温家宝去年10月份去了希腊,买了几十亿的希腊债券,投资它的港口、铁路这些濒临破产的实业。

那么今年早些时候5月份,李克强访问西班牙,也是给西班牙送了一份大礼。所以现在我们说的南欧这些濒临破产的国家,所谓的 PIGS(Portugal 葡萄牙、Ireland 爱尔兰、Greece 希腊、Spain 西班牙),中国领导人都跑遍了。

另外说到热络,5月份在李克强访问西班牙不久,欧盟理事会主席他访问了中国,在期间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信息被放出,就是中共在藉机督促欧盟取消对中共长达21年的武器禁令,所以我从这就看出一点蛛丝马迹,表面上看是一个经济问题、贸易问题、纾困困扰欧洲债务的问题,实际上背后有很多的政治因素。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一个政治因素,一会我还想请您再详细地分析。那么就刚才您提出中共访问的这些国家,我们能不能具体分析一下,访问这些国家究竟和中国的贸易量在欧盟占什么样的一个比例,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

陈志飞:这是一个好问题,观众可能也想到这点。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整体来看,的确是达到非常高的水准。欧盟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贸易伙伴、超过美国,这很多观众可能不知道,欧盟是领头羊,在中国对外经贸中占据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地位。大家把欧盟统称为〝欧盟〞,欧盟包含27个国家,实际上很多国家跟中国外贸方面的关系、经济方面来往是非常脆弱的,其中最明显就我刚才说的那4个国家:PIGS,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跟中国的经济互补性非常小。

南欧或东欧的这些国家包括匈牙利,他们主要是受地中海文化的影响,实业工业都非常落后,这也造成他们现在债务危机的原因,他不像英、法、德等大陆国家,在传统制造业、在全国的技术开发方面具有领先地位。他们有些主要靠农业,而西班牙、葡萄牙这我们都知道、包括希腊,那都是观光旅游的好地方。

但这些国家由于加入了欧盟之后,欧元的价格比要原来本国的货币要高,使得外国的游客望而却步,因为你们全部用欧元来销售、兑换那太贵了,所以他们加入欧盟之后,旅游业方面发展也受到限制,对中国旅游游客来说、实际上去游玩一趟花费也是不菲的。所以从地缘纽带和传统、经济特征来看,它跟他们的互补性非常小。

我现在有一组最新的由欧盟发布的官方数据,08年和09年的基本事态保持差不多的这种状态,那么我们可以从欧盟对中国的出口来看,领头羊是德国,它占了43%,法国占了10%,意大利9%,还有英国占了7%,荷兰占了6%。那么从欧洲出口的项目来看,90%都是制造产品,主要是汽车还有机床,德国制造出口了很多的高尖端的机床给中国,最近中国的制造业方面有迅猛的提高,还有就是飞机,就是空中客车这些,占了90%。

那么中国最近在欧盟的出口业又大幅增加,其实欧盟现在在贸易上是处于逆差的地位,但是中国的出口主要是计算机零件啊,还有一些纺织品,还有就是我们说的游戏机。总体来看,大头是这些发达的西欧国家。

南欧国家实际上我给他算了一下,比如说09年上半年,欧盟对中国的出口量是374亿美金的话,我们看希腊只占了4,500万,可能连个零头的零头都不够;匈牙利呢不到4亿美金,就是说刚刚超过1%的样子。和德国、法国这种居绝对统治地位的数字相比呢,他们是微不足道的。所以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欧洲国家智库和学者的注意。

比如说在温家宝访问匈牙利和西欧的英国和德国期间啊,6月22日英国的一个最著名的地缘国际关系专家,他的名字叫蒂莫茜‧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他同时也是任职于美国著名的胡佛学院,就是史丹佛大学胡佛学院。这个学者在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指明中共正在对欧洲进行一种魅力外交,你看到处洒钱啊,这领导人胡锦涛、李克强、温家宝轮番出去到欧洲这些国家洒钱,它醉翁之意不在酒,实际上是在企图分化瓦解欧盟,甚至是想离间欧盟和美国的这种传统联盟关系。

它也有它具体的目的,比如像取消长达20年之久的对华武器禁运,这点美国是极其反对的,美国在小布什期间甚至跟欧洲吵翻了脸。那么在这点上,法国……我在很早以前做过一次节目,大家可能还记得,我说法国的萨克奇是个软柿子,法国很早就要取消武器禁运,所以说这回我估计他也不用再去访问法国了。

那么这个非常著名的学者,另外也引用了现在欧盟最新的研究资料,比如他表明中共现在在欧洲的投资有40%都是在这几个南欧国家,希腊、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还有匈牙利,40%都在这些国家,不是欧盟的主要核心国家,他们叫〝边缘国家〞,它肯定是有它的战略目的。因为从刚刚的数据来说,投资跟贸易额根本不成比例嘛,这几个国家加起来我估计也不到5%。

主持人:那么我想中国人民也会问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国家反而投资风险是非常高的,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投资给他们,直接的利益上它能得到什么?

陈志飞:如果你要替中共说话,或者它要做宣传的话,表面有人不明真相可能会说:哦,中共现在有3万亿的外汇底存,全投在美金上太危险,我们要Diversify,就是专业术语,我们要多元化,那么欧元区的收益高啊,我们可以抵销美元区造成的风险。首先它可能说对了一点,像刚才我说的这些濒临崩溃的国家的债券收益是要高,为什么呢?收益高就跟他的风险是相辅相成的。

为什么他要给你那么高的收益呢?就是因为他自己风险比较高。另外我再举一个更明确的例子,现在欧盟主要的国家就是法国和德国,在试图纾困这些受债务危机影响的国家,但是在国内受到很大的阻力,默克尔执政5年以来,实际上民意下降最多的就是去年5月份欧盟通过一揽子计画,要纾困,出动1,100亿欧元,来纾困希腊债务。从那之后,她的民意一路下降。

就是从这些民主国家的人来说,他并不像我们中国大陆的人,对外界不太了解,他知道纾困这些国家的风险,像希腊可能是全球风险危机最高的,就是他的债券,仅次于南美的厄瓜多尔,那个通货膨胀高得不得了的国家。这些民主国家的人民消息灵通,他们知道如果你投资这些国家债券的话,用我们纳税人的钱,用一句土话说,等于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你说这钱,希腊哪时候能还你?能不能够还?希腊现在已经谈到拖欠债款,已经在谈是不是要破产,所以这时投钱进去,做为欧盟的话主要是出于一种联盟的道德和这种责任感。中共和他本身八竿子打不着,也没什么经贸来往,一年才5千万出口,你为什么要给人家洒那么多银子呢?像英国那个学者的说法说,欧盟到时候选举投票的时候,比如取消武器禁运啊,真正承认中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这样给中共很多贸易上的便利。在这些问题上,投票的时候,因为他要遵循一切,大小平等嘛,这些国家在表面的选举,跟联合国是一样的,所以中共这几个大头到处去洒银子,到周边去投资。

主持人:那您的分析是不是说,中共向欧洲这些国家洒钱,并不是真的为了解决欧洲的债务危机,就像您刚才所说的,也并不是在考虑这个钱是否能拿回来,而是为了达到政治上的一个目的?

陈志飞:我跟你说,我的意思是这样,为什么呢?如果你真正考虑要解救他们的危机、要帮助,就像我们解救邻居的困难,你得给人家提出好的建议,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欧盟在给希腊第二批贷款之前要希腊紧缩财政,要希腊进行改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提出相同的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很有钱啊,他来纾困是没有问题的,他不是每次把钱都给你了,不要附加条件,每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要附加很多条件的,你要削减多少的财政赤字,你要砍掉多少政府雇员,他都要很明确的。

中共这一次不闻不问,去了就给钱,也不问能不能收回来,反正就是说这个钱给你了,看着办,你帮我个忙吧!所以中共这个意思是很明确的。它为什么这一次要访问德国和英国呢?就是英国现在有一位女士叫Catherine Ashton,她现在是欧盟整个联盟的外交最高长官,名称叫高级干事,等于是整个欧盟的外交部长。她现在在对华经济问题上有所松动,他想让通过欧盟的这种对华解除禁运,使欧盟这些大量的武器、军火企业能够受到像前俄罗斯那样一个大的推动,由于对华的贸易。在英国和德国之间,即便不能最后把他们观点改变,使他们有所松动,所以它真正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在于武器禁运,实现它分化欧盟和对抗美国的目的。

主持人:看来如您所说的,如果中国送出大礼,送这么多钱的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并不是真的要纾困,但是最终结果,买单的可能还是中国的人民。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我们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也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