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解读中国CPI〝破六〞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7-12 16:54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7月13日讯】【热点互动】(1401)解读中国CPI〝破六〞:超量印钞、出口投资,使老百姓的钱缩水了。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6月份消费的物价指数比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6.4%,创造了3年以来的新高,那么CPI〝破六〞究竟对老百姓的生活意味着什么?老百姓一直在问一个问题,物价飞涨什么时候会出现拐点,那么背后的深层原因又是什么?什么是物价飞涨的背后真正推手?围绕着相关一系列的话题,节目当中我们有请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杰森博士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创造了3年来的新高,达到6.4%,那么究竟物价飞涨体现在哪些方面?能够请您做一个解读。

杰森:主要是食品。

CPI本身它是各类产品、商品、服务的加权指数。食品类价格增加了14.4%,是极高的。而在食品类中,肉类,特别是猪肉类,又涨了将近60%,是高中之高。其它类别,相对来说涨得比较平缓一些,非食品只涨了3%。整个来说造成了和去年6月份相比,CPI增长了6.4%的这种概念。

那你要是劈开来看的话,你会发现在一些行业中,它也有下降的,比如说通讯设备,它是因为技术的提高它有下降,它是下降最大的,下降了将近13%。几乎其他的各个项目都在增长。

当然服务类行业也是有所下降,就是人提供服务的价钱有所下降。这就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当物价,特别是吃的都在拼命涨的时候,而由人提供的服务的价格反倒在下降。这就说明中国目前就业的现实可能很糟糕。尽管人的消费都在增加,可能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以更廉价的方式出卖劳动力。

也就是你细致的分析,你会发现中国物价,除了跟技术相关的不增长,几乎是全面增长。另外同时展现出中国的就业问题非常严峻。

主持人:刚刚您指出最主要的是食品涨价。那么其实老百姓还感到房屋的价格飞涨,这个在CPI里边算不算?

杰森:中国它不把房屋价格算进CPI去。中共只把房屋的建筑材料算进去,被房屋租赁费用算进去。事实上我们知道这几年,中国的房价是飞涨。如果是真的把中国房价算进CPI的话,那么中国的CPI在过去几年来一直都应该是惊人的速度。因为很多地方房价一年能翻一番的往上涨。中共不把房价放进CPI的统计中,那么就把让老百姓最揪心的,占老百姓支出最大的一块割到了CPI之外了。所以说中国的CPI很多年都不能真实反映老百姓的支出比例。

当然,最近因为中共开始限购买房造成房屋租赁的价格上涨。所以今年在各个CPI统计的项目中,因为房屋租赁价格的增长,房屋居住的这一类的增长速度排第二,涨了6.2%。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一下,这个6.4%和去年的同期相比,实际上是创造了3年来的新高。这究竟是否是顶,现在各方面说法也不一。那么究竟这个数据对老百姓的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请您能不能作一个分析。

杰森:中共自己做了一个调查,调查结果是90%的老百姓的反馈是目前物价上涨是〝过高〞或〝偏高〞。只有10%的人觉得无所谓。换句话说,目前这个物价上涨让90%的人都感觉有压力。就是它对于老百姓生活的影响已经非常明显了。而食品价格的增长的速度又是百分之十几。越是中低收入的人,食品在他们的支出里头比例越高。那么这一群人承受的这个涨价的压力越大。所以目前中共物价上涨是直接打击中低层收入的人群的这样一种上涨方式。

主持人:针对现在目前这个现象的话,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还有一些官员,提出了一些个不同的观点。比如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指出:同比比去年的增长6.4%,但是我们还要去看这个环比,环比就是比上个月,环比的话只涨了0.3%。同样还有一些官员分析,虽然现在创造了新高,可能这是顶了。那么今年的下半年,整体物价的水平会有所回落。针对这各种不同的观点的话,您是否同意,或您怎么作一个分析。

杰森:中共官员他们总是在玩数字游戏。当然啦,他说这个环比增加不多,那原因很简单。6月份水果蔬菜什么都出来了,所以蔬菜水果的价格当然它就降下来了。这样的情况下的话,当然你环比就降低了呀!因为供应量大了,这供需关系在那决定着价格。

另外他声称现在是到顶了,到了拐点了。我相信!因为数据都是中共自己采的,而数据又跟它的政治本身有关系,所以说它一定会用自己的手法来调整数据。比如说,今年年初中共就把CPI加权指数的各种权重比调整了。如果按去年的权重来看的话,现在6月份增长的不是6.4%,而是6.5%、6.6%。中共总有这样的能力,不断调整它的权重,让CPI的数据按照它的要求涨跌。

另外再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如果老百姓的收入不增长的话,物价的上涨它会自己停下来。为什么呢?老百姓以前一个星期吃一次猪肉,那现在贵了,工资又不涨,猪肉又涨得这么快,我以后就不吃猪肉了。不吃的结果,就是买猪肉的人少了,自然猪肉价格就不会再涨了。所以说它如果保住不给老百姓涨工资,坚决不给老百姓大众提高工资水平的话,那物价也能被抑制住。

你用很多角度,都可以看到不管是控制老百姓的收入,还是控制CPI数据本身,还有玩其它方方面面的数字游戏,中共会有能力把CPI数据搞下来的。这个事情我不怀疑。而老百姓过得是好还是坏,老百姓心里自己知道。

主持人:刚刚您其实有一个观点,就是说不涨工资的话,这个物价不会继续上涨。我觉得可能很多的观众朋友会提出疑义:您的意思是不是说不应该给我们涨工资啊!?

杰森:不是。

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如果财富是按经济成长的一个合理的比例公平分配,给每个人都能分到经济增长的一杯羹。随着经济增长,自然会有一定的通胀伴随而来。那么如果个人收入增长的速度超过通胀的速度,相对来说,老百姓不会觉得物价压力那么大。不幸的是中国是经济增长的利益被少数人拿到了,而经济增长造成的这个通胀,却被大部分的老百姓承受了。在工资不涨的情况下,老百姓要的是不通胀,而中共利益阶层要的是经济的高增长(和伴随的高通胀),所以利益阶层的要求和老百姓的要求是直接冲突的。

主持人:老百姓问何时会出现拐点?因为他们非常担心这个价格一直涨下去,都希望物价能够有所回落。同时,老百姓也问,涨价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高的物价的飞涨?谁是背后的推手?那有哪些因素?能不能请您做一个分析。

杰森:这是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的模式,和中共的金融政策造成的。

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共超量发行货币。08年的时候全球经济危机,中共立马推出4万亿的刺激经济方案。同时强迫银行给地方政府、和国家大型企业贷了十几万亿的贷款。大量的钱充斥到中国社会以后,钱太多,造成流动性过剩,引发通胀。

中国目前经济是用投资带动整个经济发展,用出口带动经济发展。同时它的外汇政策,就货币政策要求国家统一管理外币。出口企业每卖出一定美元的货,中共就在中国国内发行相应的人民币。对此很多经济学家已经分析说,出口卖货的过程中,就是稀释中国老百姓的钱的过程。还有相应的其它很多政策,都造成了中国目前货币发行量过大,造成物价增长过快这样一个结果。

另外一方面来看,中国经济也有一个不健康的运作过程,这也造成了物价不均衡的现象。比如猪肉这个问题,一旦猪肉涨价了,赶快对养猪的农民搞些优惠政策。但是猪肉一大量供应到市场,猪肉价跌下来,中共就不管养猪的农民了。农民就觉得卖猪要赔钱了。因为饲料在涨价,各方面都在涨价,中共又控制猪肉流通的各个环节,中国运输成本又高,整个消费环节的税收又高,使得老百姓最后卖猪又赔钱,所以说老百姓又不愿意养猪了。一旦老百姓不愿意卖猪了,猪肉价钱又暴涨了,就出现了这样周期性的恶果。这个不规则的供需关系也造成了物价很难控制的这种现象。

总和上面讲的个点,几乎都是中共目前执政无能造成的。不管是它的经济模式,金融货币政策,还是它的对于老百姓的消费环节流通的苛捐杂税,还有对农民生产环节的盘剥,方方面面你可以看到,中国通胀中共是脱不了关系的。

主持人:您认为是中共在里面是被动的,无可奈何的,无法控制物价,还是说它主动的希望物价这么涨?

杰森:中共在搞一个均衡,搞平衡。你要让经济高速增长,你就一定得容忍一部分通胀。但是老百姓从经济增长中又得不到利益,所以中国百姓只希望通胀降低。中共是希望经济增长。目前中共地方政府有10万亿的地方债务,这个地方债务靠什么还?它得靠高速的经济发展,通胀了以后,它的债务的真实价值就相对减少了。另外,卖地也会帮它还债。但是中共也知道中国房价在已经高到了泡沫的程度了。怎么样挤破房地产这个泡沫?就要靠通胀。原来这个房子100万块钱很贵,我通胀个50%,那么这个房子相当于50万块钱了,就显得不那么贵了。就是它就靠通胀可以把房地产的泡沫挤碎。挤碎以后地方又可以卖地赚钱了,整个地方债务都解决了。对于中共的利益集团来说,通胀对它是好事。一方面能解决它的债务问题,能解决它的房地产泡沫的问题。

当然,中共它也要抑制高过的通胀。因为通胀到一定程度老百姓就受不了了,没饭吃的时候那就要造反了,所以它又保证通胀是大多数老百姓能承受的,所以中共在玩这个平衡。

就通胀问题,中共在舆论上会经常跟老百姓玩文字游戏。CPI到5%以上就是严重通胀了,现在6.4%了。中共的官方开始讲CPI不会增加了。这事实上是在稳定人心。就通胀问题,中共在它自身的经济利益和老百姓的生活这个之间玩这个平衡。对于中共来说的话,通胀又可能是个双刃刀:通胀是它不肯舍弃的一个解决自己房地产问题的利器,同时,反过来让通胀过高老百姓的民愤会把它推翻,所以中共在玩这个平衡。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也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