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后江时代 迫害法轮功能撑多久?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7-20 08:01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7月20日讯】【热点互动】(1043)后江时代 迫害法轮功能撑多久?法轮功问题考验中共当权者的政治智慧。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7.20〞是个特殊的日子,12年前的今天,江泽民集团和中共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12年后的今天,法轮功这个修身养性、与世无争的群体,不但没有在3个月内被剿灭,反而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

如今江泽民已经脑死亡,其影响力正在迅速减退。进入后江时代,当权者是要继续替江氏背黑锅,继续镇压法轮功呢?还是会顺应潮流,把解决法轮功的问题做为一个去旧迎新的突破口?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政治智慧、勇气和魄力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节目要与您讨论的话题。今天的资深评论员是陈志飞教授,志飞您好。

陈志飞:您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全世界人都知道,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话,就没有对法轮功的镇压。那么今天江泽民的政治生命可以说是永远的结束了,不管他人体在这个空间还存在多久。您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谁会继续走江泽民当年走的路,继续走下去呢?

陈志飞:其实江泽民自己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江泽民在他垂死挣扎之际,就是今年1月份吧!他通过他自己可以控制的香港的亲共媒体《前哨》杂志,登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所谓江氏在进棺材之前的两个最大的遗憾。一个就是他自己承认……我觉得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因为杂志确实跟中共渊源很深的,有密切关系的。

他说的一个是他不应该在前南斯拉夫事件当中,坚持那些使馆人员不撤出,遭致美军的轰炸;另一个就是他不应该一意孤行,违背所有政治局全体成员的意愿,包括当时总理以及国务院信访办的决定,而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他说〝这是一件蠢事〞。

主持人:他垂死时已经知道。

陈志飞:他已经知道了,他这个事情不是到垂死才知道,其实过了3个月法轮功就压不下去,或者3年他肯定就发现了,而且他知道这团体完全对中共的体制有百利无一害,这是中共元老乔石做的一个结论。所以他知道这个事情是很蠢的。

江泽民的政治智商,咱们大家知道,其实是很愚蠢的,他是一个戏子,或者说好听一点是〝优秀〞的文艺青年,他根本就不该应是进入中共党内做为搞政治的一个人物。如果以他的政治智慧他都看到这一点的话,我觉得现在所有中共党内混的人,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普通党员,都看到这一点,因为他已经把中共的命运跟法轮功绑在一起。关键问题就是说谁来解这个套,谁有这个勇气,就您刚才说的,能走出这一步?

我觉得就是这个问题,表面看起来好像很复杂,因为牵扯到江派、团派还有太子党,属于各种关系利益,但实际上回答的话,从政治智慧来说,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谁都不愿意再背这个黑锅。

可是话又说回来,有些人他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像江泽民,可能3年之后他已经悔悟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愚蠢的。可是你翻开中共血腥的历史,它哪时候有过承认自己错的时候呢?文化大革命死了那么多人,六四(屠杀),任何事它都会一意孤行走到底。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即便现在很多人不愿再背这个黑锅,但有些人出于他的政治目的,为了他十八大的政治排序,为了他自己的个人利益,他可能还会举起老江已经扔掉的衣钵,继续走迫害这条路。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今年的7.20之前,美国有两位参议院议员,一位是民主党的,一位是共和党的,他们一起提出一个提案叫〝232号提案〞。提案里面说,要求要支持退党大潮,同时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这好像是外国政要第一次公开的支持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这件事情您认为意义何在?

陈志飞:我觉得这意义是非常大的,其实可以说有〝历史的新篇章〞的含义在里面。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位参议员,一位是来自新泽西的民主党参议员梅南德斯(Menendez);另外一位是来自共和党的参议员叫科伯恩(Coburn),可以看到代表美国两党的共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对(有关)法轮功迫害的这种,美国政府表示支持、表示同情的议案这不是第一个,04年有众议院的〝304决议〞,当时全数通过;去年有参议院的,叫〝605决议〞,基本上全数通过,就差一票反对。你可以对比一下奥巴马的那个医改法案,两党的较劲,那个选票差距可能十几、二十票,所以这样可以代表全体美国国民的意愿。这是第二点,他代表美国全体意愿。

第三点,如果你看一下具体内容的话,对法轮功的反迫害支持议案也是与时俱进的,随着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讲清真相,这个反迫害的议案里头内容也愈来愈充分,也跟上了我们现在退党大潮的步伐。比如第一次议案,04年的时候,就是要停止迫害,停止美国公民在中国受迫害,包括当时的李祥春案件,非常的有名。

那么去年的议案也是要停止迫害,要赋予法轮功学员应有的人权,今年的反迫害议案当中,不但提出了要停止迫害,而且还明确的、非常鲜明的提出了他们承认或者赞赏中国民众现在所谓的〝退党大潮〞。与此同时,把〝退党〞这个拼音组成tuidang这个光辉的辞汇,永载史册。将来我们会在英国的《大英辞典》或者美国的《韦伯斯特辞典》中,会看到这个词—tuidang,这个字已经正式以拼音的形式,被美国官方文件所采用。

这个民主的群众运动,现在美国政界注意到,而且是持赞赏的态度,也就是说他们从另外一方面也承认了法轮功学员所提出的:如果你不停止迫害的话,共产党只有死亡一条路;解决迫害唯一的办法,就是解体中共。美国的高级政治家他也看到这一点。

主持人:江泽民死讯传出来的时候,国内尽管是严格控制媒体,但是老百姓从网路上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还是一面倒的唾弃江泽民而且是倒处在放鞭放炮。另外一方面来讲,您刚才谈到退党,〝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到现在已经接近1亿人,您觉得这样一个民意的表达对当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志飞:这个民意表达据我所知是影响非常大的,其实从我自己的消息来源可以得知中南海的人对退党人数不断的持续增长,他是非常在乎的,他一直要底下的人给他非常即时的通报。这说明共产党在这个历史关头何去何从,是顺应民意来停止迫害,而走上一条自新的路;还是一意孤行走江氏这条,看出来已经是一条走不下去的死胡同了。

对新的领导人来说都是关键的,具体体现在明年十八大的布局以及人事安排。比如我们要讲的,有些人他沾了迫害法轮功的鲜血,他跟江氏绑在一起,如果继续让这些人上台,那么就证明共产党这条已经快要沉的船将要彻底淹没,那么党有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发展下去吗?在具体的安排上,在具体对待这个事件上,我觉得他们都应该有明智的考虑。

主持人:在十八大的布局过程当中,特别是现在江泽民已经不行了,在这种情况进入后江时代的这么一个特殊时期,他们会不会真的把解决法轮功的问题做为一个政治的考量,现在的当权者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智慧?

陈志飞:我觉得从一般政治家来看的话,他们应该有这样的勇气和智慧,因为现在当局的胡、温两人,他们实际上手上并没有法轮功的鲜血,他们当时也没有同意迫害法轮功,只是没法违背江泽民的意愿。这些年来,他们以此来为挡箭牌,说我没有办法,江泽民的势力很大。的确,在政治局常委中,9个他占了4个,甚至有5个的时候,现在如果江泽民倒下的话,挡箭牌彻底没有了,胡、温不但要给自己、给民间,也要给党内一个交代。

主持人:所以这个问题就是摆在他面前,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陈志飞: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因为江泽民在他的自传中,在他所谓的文集当中,已经把迫害法轮功的这件事情,大包大揽上了。

主持人:揽在他身上了,没错!

陈志飞:他自己把这个所谓迫害法轮功的〝光环〞,全部揽到他自己身上,也因为他的愚蠢,在他临死之前他又认为这是个很愚蠢的事情。那么对别人,对现在当政的人来说不需要多大的勇气,就可以顺着江泽民的意愿,甚至拿《前哨》那个杂志做为一个引子,顺水推舟买这个人情,把这个帐全部放到一个死人身上。

主持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他们这种权力斗争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志飞:从表面来看,对他们各方面,也跟炼法轮功一样有百利无一害。因为说实在的,当然从高层的意义来讲,他们如果这样做,他就顺应了历史潮流,顺应了将近1亿国民对退党,还有对法轮功停止迫害的这种意愿,那么他们就会流芳百世。

主持人:在国际上也肯定会获得掌声。

陈志飞:像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他会获得多大的荣耀呢!那么另一方面,就从最浅一层次来讲,现在我们知道胡、温跟江泽民留下来的这些上海帮的人士,就是他的一些残渣余孽搅得难解难分。在十八大的这种安排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江泽民在咽气之前,都想把这个衣钵传给下一代人,所以他拚命的推出某些人,来加入十八代的角逐。

因为在之前,我们都知道李克强是大家中意的,也是他们体制内公认的一个人选,现在又杀出别的人选。如果胡、温想把自己的思想,包括有限的改革,或者民主的这种思想继续下去的话,他们也应该做这么一件事情,对他们的统治来说会得到更好的结局,而且对十八大的布局来说,他们会得到他们期盼的那种安排。对这个来说,从政治智慧各方面要求并不高。所以说他们会不会做,这一点我们拭目以待。

主持人:但是有一点,他们毕竟是一个当权者,而这个当权者又是在中共这样一个大的体制下,如果从站在中共的整体利益角度上来讲,它是不是还是很难去迈出这一步呢?如果这样的话,结果会怎么样?

陈志飞:如果这样做了的话,中共就是会……虽然在某些方面可能就是跟它的历史脱离了干系。因为我刚才讲到,中共历史上即便它错了它也一条道走到黑,它从不认错。在历次政治运动当中它伤害了很多人,它从来都没有承认过。那么它现在如果这样做的话,就证明中共它其实有洗心革面的这种可能;那么它可能会顺应民意,以另外一种政治方式,给中国社会带来一个新的局面。这一点可能是历史赋予这些人的责任,但他们是不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即使是当权者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可能随着这个退党大潮的进一步,随着共产党最终的消亡,那迫害这件事情肯定也就是应该结束。

陈志飞:从个人来讲,我觉得他们应该识大局,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因为这样的话,他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和自己的历史地位,跟中共这个已经随着退党大潮而解体的这么一个团体绑在一起的下场。这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所期盼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析。观众朋友们,感谢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