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的发展模式〝总是要还的〞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
更新时间: 2011-07-25 08:03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1年7月25日讯】 【热点互动】(1404) 中共的发展模式〝总是要还的〞:盲目追求快速经济导致诸多难解社会问题。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 本月23日在浙江温州发生了重大的动车惨案,由于列车追尾造成火车出轨坠桥事件,造成了数十人的死亡和数百人的受伤。当人们惋惜一个个生命逝去的同时,不禁要问,如此重大的事故究竟为什么会发生?今后又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节目当中我们有请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就此问题为大家做点评分析。

杰森博士,我们来看一下,最近发生这起重大惨案,官方媒体讲这是由于雷电造成的,那么在当地的温州网却揭示这是由于人祸造成的,您怎么样看待这起事件。

杰森:对于这个事件的具体原因现在还是众说纷纭,最终老百姓能不能拿到真相这还是个问号。

当然抛开这个事情本身具体的原因,我看到这个事情展现出来的是一个更宏观的问题。中国目前整个经济发展模式,一味的追求快;一味的追求多;一味的追求赶英超美,这样的一个经济发展心态,这种浮躁的经济发展心态,是真正这次事故后面的大背景。比如说,动车事实上是个非常复杂的火车,它不是一般的你往锅炉里头扔煤你就能开火车那种状态了,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中间有很多车厢要配合运行,很多的电子设备在里头。一般的话,德国训练一个动车的司机需要两到三个月,而且是用德文材料去训练。而中国铁道部却大肆宣传10天之内就能培训出一个中国动车司机来。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要求本身把中国动车的运行安全就放在一个很危险的状态。另外,中国尽可能的搞动车〝国产化〞。国产化以后,动车质量没有经过长时间的测试就大规模投入使用,于是经常会出现故障。高铁用的也是动车,这些日子高铁经常出事的报导不断,这就表明整个动车的质量本身就是一个问号!

而且,中国高速铁路上的火车安排的非常密,彼此间隔大约每10分钟。动车速度非常快,时速200-300公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排10分钟左右隔一辆车,你驾驶员的质量不过关,没有应对各种问题的经验;本身动车的质量也不过关,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考验;同时,车次又安排得这么密。所有这些其实都是中国目前这种求快、求多、求超越的思维方式的反应,和由此引发的目前中国的这个经济发展模式。

他们说是雷电的问题,难道雷电的情况下动车就不能开了吗?难道只要打雷,德国就不开动车了吗?所有这些其实都是一个〝藉口〞。中国目前的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才是真正造成这起事故的最后最根本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还提了一个〝快〞字,其实我看到不只是在刚才提到这个动车方面,在比如说基础建设方面,发展也是非常快的。

杰森:对,事实上是这样。这就是我为啥常说中国目前经济已经到了要承受这种〝快〞的后果的时候了。

今年7月11日到7月19日,9天的时间,中国有5座大桥出事。4座倒塌,1座倾斜。因为中共它有这种没有制约的无限权力,所以它要发展什么,就会发展得非常快。说要建桥,立马就建桥;说要开公路,在地图上画条线,沿途全部拆掉,立刻就建公路。但是这种发展模式其结果常常是造成了的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失。你想5座桥梁倒塌是多大的经济损失!同时有一座桥倒塌的时候,还伤了人命,这又是多大的社会损失!

桥梁倒塌的事情在中国一直不断,只是不像这次这么集中爆发。几乎哪一年都有桥梁倒塌的事情。别的国家倒塌一个桥梁就足以让全国警戒。比如美国前几年明尼苏达倒了一个桥,全国的桥梁彻底整修,连续这么多年没有再听说有别的桥梁倒塌了。中国可以倒一个桥,再接着猛建。在每年都倒塌桥,在经常因为倒塌桥有人死亡的情况下,照样猛建快建新桥。结果今年7月份9天又倒塌了5座。

中共这种一切求快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呢?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搞建设官员就有财路,建桥地方经济就有GDP。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是忽略人的命快,忽略质量因素的快,是一个为了发展快的而发展的模式。

主持人:有些外国人到中国不能洞悉里面的奥妙,但是,(中国)给人第一感觉,第一眼印象就是中国城市建设发展非常快,比如说上海,高楼大厦,还有小区园里面的建筑。这个也体现出您说的〝快〞。

杰森:对,是这样。中共特别喜欢橱窗工程,各大城市都是它的橱窗。但是,在城市建设中,中共往往忽略了最最根本的基本城市建设。雨果在《悲惨世界》中说到,真正的〝城市的良心〞工程是什么呢?下水道。这不,6、7月份中国从南到北下暴雨,结果从南到北许多城市一片沼泽,到处都成了〝积水潭〞了。中国62%的城市下水道工程是不健全的。为什么楼盖得越来越高,城市越来越漂亮,为什么下水道却一直发展不了呢?它看不见!(因为)官员没法用下水道工程做为他的面子工程。所以下水道是最能体现这个城市的良心的工程,中共的建设对它没兴趣。

这也可以看到中共在发展快的过程中,它还是有选择的快的。能看得见的,能做橱窗的,发展的就非常快;而看不见的,真正跟老百姓民生非常有关系的,它却发展的很缓慢很缓慢。这种畸形的快,本身也是中国目前中共经济发展模式的一个很大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在这个发展里头,我们看到其实在有些方面好像给人感觉还是不错的。比如说在农业方面,我们看到过去很多年都是大丰收。这是不是由于技术提升所造成的,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方面?

杰森:中共说连续8年粮食大丰收,今年也会粮食大丰收。但是,目前中国农业的这个发展模式是个更可怕的发展模式。中国现在的粮食完全是靠化肥堆出来的。过去的30年中国化肥的用量几乎是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在增加,现在中国每年要消耗近6千万吨的化肥,这个数字是全世界无与伦比。与此同时,中国农药的消费也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将近3倍。其结果是化肥农药催出来的粮产,让亩产量不断提高。因为中国房地产搞〝圈地运动〞,中国耕地面积其实是在不断萎缩的。在不断萎缩的情况下,你要让总产量增加的话,那就一定要亩产增加。这全是靠化肥堆出来的。

化肥堆出来的结果是啥呢?中国的整个土地质量迅速下降。一般都希望用PH值衡量的土壤酸硷度高一点。用传统的耕种方法,一般情况下,如果长期耕种,耕地的PH值经过100年,上千年,可能PH值能下降1度。现在,在中国因为化肥用得太多,现在中国每20年PH值下降0.5度,40年就下降1度。换句话说,中国土地恶化的速度把100年到1千年变成了40年。土地酸化带来了很多(问题)。现在中国食品问题为啥长期解决不了呢?就说中国10%的大米重金属超标,为什么呢?很多人说解决不了。是污染,但是好像周围也没有什么污染。其实是什么原因呢?土里头本身有很多重金属。如果它这个酸硷度合适的话,这些重金属是固化在这个土里的,它不是很活跃的分子,它不直接进入农作物。但是,酸硷度一旦下降,土壤变酸,那么这些重金属就开始游离了,很可能就进入农作物和食物了。所以说,目前中国大米重金属含量超标的原因很可能是你大量长期用化肥的原因。

中国方方面面的问题是巨大的,中国整个土壤的质量在过去这么二、三十年里头,是耗竭性的下降,有机物在中国土地的含量是越来越少。目前这种所谓的连年丰收的情况是不可持续的,是非常可怕的。

主持人:刚才从温州23日动车的惨案,您分析出来一个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由于〝快〞所造成的一系列的问题,包括在基础建设上,还有农业方面等等。也有人会提出,中共的宣传媒体也这么说的:这些问题都是发展中的,我们的快不是什么坏事,我们要发展要提高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发展好了这些问题也就都解决了。对这样的看法您有什么样的回应?

杰森:多少年来,中共就讲一个概念叫作〝多快好省〞。中国有一个历史教师叫袁腾飞,他就大批这个说法。我觉得袁腾飞说得很有道理的。按普遍的物理学的规律来说,能量守衡嘛。你多了就不可能很快做完,又要做得好又要省材料,那就一定要投机取巧。

一方面中共声称自己是唯物主义者,另一方面它又总是觉得它能〝人定胜天〞。中共主导的这一发展模式,就是为了它的经济快速发展。中共当年搞〝大跃进〞,说要〝赶英超美〞。虽然现在不喊〝赶英超美〞了,但是中共时时刻刻心里头还惦记着要〝赶英超美〞。为什么呢?它总是时时刻刻要要体现自己存在的合法性。它就是靠经济发展来证明自己存在是合法的。

但这个发展模式给老百姓带来的是什么?不是说发展好了,老百姓生活就一定提高了。一方面,经济快速发展造成了财富的更加不均匀的分配,造成社会分化的更厉害;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就像我刚才(提到的)过度使用化肥的问题,造成整个社会问题更复杂,更难解决。比如粮食质量问题,大米重金属超标的问题,现在它已经是无解的了。因为所有的粮食都是靠化肥哄出来的,土地质量都在下降,重金属也就进入食物越来越多。这些根本的问题往往是越往前发展是越无解。

其实一个社会并不是发展得越快越好。事实上,老百姓他要的是生活的质量,他不要这个GDP的数量。GDP的数量对老百姓是没有意义的。老百姓就是要活着,他要活得幸福一些,活得舒心一些。是中共要GDP,它有了GDP它就能收更多的税,因为中共有个〝轮转税〞这样的概念,增值税这样的概念,经济发展越快,它收的钱越多,经济发展越快,它越能把钱从老百姓那儿都拿到它那去。所以说中共这个经济发展模式是中共需要的,不是中国老百姓需要的,但是它却给中国人却带来了很惨痛的问题。

中共这么多年搞很多黑社会文化。黑社会常说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中共在中国搞了这么30年所谓的快速发展,目前它其实逐渐逐渐,方方面面都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主持人:好了,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也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