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中共地方债务的变脸戏法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5-04-12 00:23 [纽约时间]

被称之为改革开放以来规模最大的、切入最深的地方债务的审计工作,在2013年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进行审计,它的结果被当做重要机密,不能亮相。据知情者透露,地方债务的数额大大超出了中共的预期,害怕公布的结果会引起社会动荡。


在年2014年10月29号,《财经》杂志刊登了中共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的文章,它的题目叫做〝一些地方政府实际已经破产〞,下面我就对中共的地方债务状况做一些分析。

地方政府债务己达30万亿元人民币

什么是〝地方政府债务〞?地方政府债务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其它相关的债务。中共当局到现在还没有完整的公开地方债务的数据,究竟中共地方债务有多少呢?下面我从网路上查到的,几个有出处来源的中共地方债务的数据。

第一、3月27号中共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2015年〝鳌亚洲论坛〞会上讲,中国现在有10万个发债主体,有的城市是财政发债、交通廰发债,可能有5、6、7、8个廰都在发债。楼继伟表示说10万个太多了,甚至在乡一级都有,还有在这之外搞一些融资平台发债。所以这样算起来加在一块是10万个左右。楼继伟继续讲,整个地方政府最重要的偿还的债务责任是12万亿到13万亿之间。

按照他的说法那就是说每个发债主体欠债了1.3亿人民币,而这个还仅仅是2013年6月的中共官方的统计,又将近2年过去了地方债务又再急遽的上升。

其二、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刘煜辉指出,中国地方债务的黑洞恐怕已经突破了人民币20兆,那已经处于失控的状态了。

其三、2013年10月15号,渣打银行公布了最新的研究报告,它预估这个数字或许超过了24万亿人民币,约占大陆的GDP的4成、40%,是2010年中共官方预估的地方债务的2倍。

其四、中共在2013年12月13号闭幕的经济会议之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朱宁他估计,中国的地方债务在25万亿到35万亿之间这个谱。

其五、2014年法国兴业银行估计,中共地方政府的债务是25万到35万亿人民币。

其六、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2014年8月19号报导,全国人大常委、中共人大财金委副主任尹中卿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的时候表示,2011年3月到5月、2013年8月到年9月,中央审计署曾经2次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地方的债务进行全面审计,结果表明截止到2013年6月底,全国的省、市、县、乡四级政府地方债务是17.89万亿元。但是和一些地方官员座谈的时候,又了解到审计署2次审计,只是摸清了地方债的底数而不是实数,许多地方往往还有一些比较隐蔽的债务并没有全部审计到,地方债务的实际规模可能比审计的数目要多出一倍左右,目前地方债务的实际规模很可能超过30万亿元。

所以有人说,中国的地方债已经完全失控了。我认为,现在中共地方政府债务,在30万亿之谱,是可信的。那么如果,按照30万亿人民币地方债务来计算的话,中国在国外的海外储备,3.8兆美元的就完全给吃掉了。

2015年中国将有2万8,000亿人民币的地方债务到期了

那我们要问,2015年中共地方政府要还债的债务是多少?也就是今年到期的债务你要还了。那么根据去年底,在北京举行的〝穆迪2015年信用研讨会〞的预测,2015年中国将有2万8,000亿人民币的地方债务到期了,这对地方政府来讲是十万火急的大事,你怎么去解决?中共已经看到,地方债务最近两年半是急遽的上升,增加了70%。

它由三个原因造成,一个是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增加较快。第二部分是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较重。2012年底,3个省级、99个市一级、195个县一级、3,465个乡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

第三、是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程度很高。2012年,有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来偿还的债务余额,占到了这三级政府的一类债务的余额的37.23%。上面,我是把能从网上找得到的一些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资料都提供给了大家。

2014年,中国需要偿还的利息是10万亿人民币

那么,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的记者金奇(James Kynge)他写了篇文章,他说:2014年,中国需要偿还的利息是10万亿人民币,相当于1万7,000亿美金。这样一个数字,光是利息不是本金,是利息,要比印度全国的GDP要低一点,印度全国的GDP是1万8,700亿美金,但是远远超过于韩国、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的GDP。而这其中呢,中共的地方政府债务的利息就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前两年,中国的金融系统发生钱荒,很严重。央行放水,各个地方银行抢钱,它的关键是什么呢?关键是地方政府没有钱,中小企业缺钱,到处伸手要钱,到处去借钱,就把隔夜的拆帐利息大大的提高了。

地方政府现在有两个无底洞:过去的债务,现在的财政支出

那么中国现在金融出了大问题,中共政权背负着最大的债务,并且还是个无底洞。地方政府现在有两个无底洞,一个是地方政府过去的债务,30万亿,现在几乎是没钱归还。另一个,是地方政府现在的财政支出,要供养上千万名的地方官僚和公务员,可是地方的税收入不敷出,债务是过去的,财政是现在的,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不了。

所以李克强就担忧中国经济,它的道理很简单,他非常担忧,在哪里呢?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借贷爆炸,令中国的债务和GDP的比例爆炸。在过去的7年里边,中国的债务和GDP的比例,就在几年之间从120%上升到200%,也就是说增加了70%,上面背了这么多债,

地方政府剥离债务的各种手段

第一,地方政府转嫁风险,中共地方政府的债务就好像个定时炸弹,阻碍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因为它和许多的经济领域密切相关,那么地方政府为了转嫁风险,开始对地方债剥离成为企业债,这就导致了地方的企业破产潮开始。

地方政府要对2014年12月31号以前的地方债进行清理,目的是要切割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而这个操作的人就是各个地方政府的财政部门,通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把政府的债务转为企业债务,那么就可以按照〝公司法〞对企业破产重组。一旦按照〝公司法〞来处理的话,那就把政府的债务完全由破产的企业来承担。

第二,地方债变成一个银行理财产品,这个风险转嫁给老百姓。当地方巨额债务在发行时,有些变身为银行理财产品,最终由老百姓去购买。去年5月30号,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地方政府把债务转嫁给老百姓的一个秘密,中共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投资的回报率往往会低过于资金的成本,所以支出去的钱很难收回来。银行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所以它就把这个债权卖给了信托公司,也就影子银行,接盘的这些影子银行、信托公司呢为了逃避风险就把这些债权打成一个包在出卖。这样的做法和美国的房地产贷款变成了金融产品行销全球的做法是一模一样的,结果美国那样做法引起了全球的金融危机,而中国因为是由共产党控制,它把这个秘密封包,关了起来不让大家知道。

第三,地方政府提前征税,压榨地方企业。中国的一些资金紧张的地方政府开始要求钢铁企业预先缴纳未来两年的税收,而钢铁企业在传统上来讲,一直是中共地方政府的摇钱树,中国钢厂的产量占全球钢材产量的一半,过去地方政府就靠这个摇钱树来过日子的。但是由于中国的经济持续下滑,2012年,中国大型钢厂的利润,同比下降了98%,你想想看几乎没有收入了,亏损钢厂的亏损额增加了7倍。

尽管如此,在中国的北部和东北部的一些地方政府强迫这些钢铁企业预缴两年以后的税收,如果有一家钢铁企业在2012年没有实现应该缴纳的利润,那么地方政府就可能要求它提前缴纳2013年的税收,如果你2013年的税收还缴不上来,它要你缴纳2014年的税收,那这样的做法不就是杀鸡取卵吗?把钢铁企业杀死了。

所以到了2014年中国的地方钢铁企业,每生产一吨钢的利润,只有达到1斤大白菜的价格。1斤大白菜是2块5毛钱人民币,可是其中你要消耗掉几吨的焦碳和几吨的水和相当数量的电力,还有制造的雾霾,你最终得到的结果只有2块5毛钱。这就是中共专制独裁政权下的经济生产和税收的关系,地方政府为了维持它们的收入,它是不顾一切的。

中国经济的GDP的连年下降,中央政府的税收年年增加

中国经济的GDP的连年下降,在这个时候中央政府的税收年年增加,这是非常奇特的,也很矛盾的,它用什么办法能够增加呢?就是〝营改增〞的税制改革,什么叫营改增?就是营业税改成为增值税。

根据中共官方媒体2015年1月9号的报导,2014年中国各级税务部门总共收入是10万3,768亿元,比上一年增加8.8%。可是当年的GDP只有7.5%,税收增长的速度超过了GDP增长的速度。那么2015年将要把营业税改为增值税,它要增加更多的税收,中共现在正在进行营改增这样的税制改革。

营业税和增值税是中共两大主要税种,营业税由地方来征收,是地方第一个大税种,是地方政府主要收入的税种,并且不和中央政府分成。那增值税是由国税局来征收,增值税大部分归中央政府。

营改增的意思就是以前缴纳营业税的项目改成缴纳增值税,营改增以后,地方政府的收入减少,地方政府原来营业税的税收的4/5,将被中央政府拿走,这样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就会遇到了极大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中国全国的财政支出当中,地方政府的支出占85%,但是地方政府的收入只有53%,那另外没有收入的30%的支出从哪里来呢?就由各种不规范的资产负债或中央转移支付,还有一个是增加各种各样名目的地方税种来增加税收,最后倒楣是地方企业。

地方债务转化成地方公债──变脸戏法

为了要解决地方政府收入减少而不要去归还这个巨大债务,那么中共采取的办法,现在正在进行中的办法,也就是把地方债务转化成地方公债,我称它为〝变脸戏法〞把脸谱变了。

地方自行发债试点,是从2012年开始,现在已经进行第四个年头,2014年5月21日中共财政部发出一个通知〝2014年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办法〞,经过国务院的批准,2014年,上海、浙江、广东、深圳、江苏、山东、北京、江西、宁夏、江西、青岛省等地,以地方政府债务来试点,自发自还,你自己发公债、自己还你的债务。

但是我看这种自发自还的地方公债,可以说是天方夜谭的梦想,关键是什么?在经济GDP持续下滑,并且有巨额的资金大量外逃,在这种大的环境底下,谁要给你买地方公债?所以找不到地方公债买主的时候,谁还会来关心你未来的债还不还的问题?根本不会去关心。那么在地方自行发债试点4年之后仍然没找到买主,眼前到了2015年,地方政府的债务有2万8千亿到期的本金和利息要归还。

那么现在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还没有着落,日子是非常难过,所以到了今年两会期间,中共决定着手处理地方政府的债务,由地方政府发行长期的利息公债。国务院拨款3万亿人民币先解决地方债务的利息,以求地方政府能松口气,否则会把地方政府憋死。可见当地方政府实在没路可走的时候,北京当局还是要拨款给地方政府,还是要〝大水漫灌〞,否则地方政府要造反。

可是地方政府拿到这些钱之后,它们怎么做?地方政府拿这些钱去做什么呢?根据广东省所曝光的资料看来,他们把得到的钱还是投资到基础建设上面,也就是搞铁公基和房地产的老路。

因为李克强看到光靠投资,经济以后会越来越坏,所以去年要慢慢减少拨款投资,可是到了今年再不拨款,下面就没饭吃了,各个省都没有钱。过去是靠土地财政,现在房地产下滑、房价下跌,那么怎么办呢?所以就慢慢的拨一点钱,叫〝微调整〞,但是钱还是不够,那各个省继续发公债,不发公债马上死,而要想改变这种经济模式也改变不动,这惯性也是非常的强,它还是在走基础建设的老路,没别的本事。

可是你再盖工厂,生产产品还是卖不出去,发行了地方公债之后,你永远都还不起。因为中国现在的经济现状,你1块钱投入进去,只能产出5毛钱的利润,老百姓、企业借钱给它,等于是送给它,有去无还,肉包子打狗。

那我们看看最近发展的最新情况,中共现在在大力炒作〝一带一路〞,这是最新发展的情况。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和行动》这个文件,文件上面写明要在上海、天津、宁波、舟山、广州、深圳、湛江、汕头、青岛、烟台、大连、福州、厦门、泉州、海口、三亚等沿海城市进行港口建设,还要打造重庆西部的开发开放重要支撑点和成都、郑州、武汉、长沙、南昌、合肥等开放型的经济高地。

人们看到旧债还没还清,现在又要开印刷钞票的机器,大型的投资,照上面我所讲的这些将近20个城市吧?这些基础建设,又盖高楼大厦,这不又回到了经济旧常态了吗?我们看不到消费刺激、拉动经济,也看不到用科技创造发明来拉动经济,那么这种做法是不是可以说给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病人打强心针,想达到起死回生、延长寿命的目的?但是最终这病人还是要死啊。

那么好,我们先讲旧债,地方债务30万亿,现在又要投资这么多资金去搞一带一路的新的建设,请问这些债务最后谁来买单?谁来最后收拾残局呢?以地方公债来替换地方债务的意思就是要把这种短期的、高利息的地方债务,换成长期的、低利息的公债,这实际上就是玩一个财务变脸的戏法,也是一个换汤不换药的把戏嘛。

财务变脸的戏法的目的

这个把戏的目的就是要动用行政手段,给地方政府减少压力,稳定地方官员的情绪,让他们继续替中共卖命。中央政府给地方政府开一个后门,最后很有可能中共的央行贷款给商业银行,再由商业银行去购买这些打了包的、或者是拆分散的新旧债务。这样意味着真实的债务并没有消失,风险依然存在,这个债务由谁背呢?被中央银行背了。也就是中共财政部背了,也就是中共政府背了,他们去收拾这个烂摊子,最终谁买单?中国的纳税人买单。

过去债务积累到危险的程度的时候,中共就采用了整理坏帐银行,由中央财政部拨款去剥离这些债务。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朱鎔基下令成立了4家资产处理银行,剥离几千亿美金的债务,现在又要用这个老办法,中共成立5家地方坏帐银行。近期官方报纸《经济参考报》的报导,中国银监会已经批准再成立5家所谓的坏帐银行,以解决国内坏帐水平不断上升的问题。将在北京、天津、重庆、福建和辽宁,成立新的坏帐银行,同时要再成立地方的10家坏帐银行。可是我们看到现在的债务是几十倍的增加,比上个世纪90年代增加了几十倍耶,你用这些坏帐银行根本没办法处理和消除这么庞大的债务。

新旧债务将把中共政权活活的拖死

不管中共用任何花招和变脸的戏法,中共经济仍然在持续的下滑。汇丰银行3月份公布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的指数,降到了49.2,而3月份的一份衡量制造业活动的指标,降到了11个月的最低点。中共经济持续的下滑、没有力量把中国的经济往上推,这正是美国智库预测中共政权将要崩溃的原因之一。

中共高层处理地方债务的各种手段,包括将地方债务转为地方公债的变脸戏法,都是为了维持中共政权、加强中央对地方政府的控制,防止地方政府财大气粗反叛中央,但是这一切都失灵了。因为过去的地方债务和现在的地方债务,以及将要产生由一带一路基本建设带来的新债务,都将把中共政权活活的拖死。

好吧,这就是我今天的评论,谢谢各位。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