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废止一胎化对中国将产生什么影响?

【热点互动】你怎么看一胎化被废止?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5-11-01 10:06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5年10月31日讯】【热点互动】(1381)你怎么看一胎化被废止?中共官煤周四(10月29日)公布将正式终止独生子女政策,这一饱受争议和国际指责的政策终于走向了终结。一胎化政策带给了国人怎样的伤痛?废除后,能否解决中国低生育率、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国未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中共官方媒体于周四公布,将废止一胎化政策。至此,百受诟病执行了35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终于走向了终结。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同时更希望中共能够完全放开对计划生育的限制。

这一计划生育政策35年路漫漫,究竟对于国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放开之后又有多少人会生二孩?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之后,会解决中国的老年化问题吗?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讨论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段背景短片。

北京市民周五一早看到,报纸头条都是全面开放生育二孩的消息。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王丰(Wang Feng)表示,这项新政策预计将影响中国一亿个家庭。

一胎化35年带来的问题,表面上老龄化,劳动力缺乏,男女比例失衡。王丰表示,这是中共治下的怪现象,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在做这种事。

北京市民表示,一胎带来很多的问题,不是实施二胎化就能解决的。

北京市民Wu Hong-Yu:〝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失估以后,两个老的今后谁来养,现在已形成一个社会问题。〞

北京市民Pang Ran:〝从现实情况上讲,现在抚养一个孩子其实压力挺大的,无论是从精神、金钱或是时间上,可能都不是非常允许。〞

除了经济和工作上的巨大压力,在道德、心理层面,造成的独生子女的孤独、自私、难以与人合作等社会深层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出来,引人担忧。

主持人:一胎化政策的全面放开,可以说几乎是影响所有的人,您究竟怎么看待一胎化政策被废止?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

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陈志飞教授,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加入我们今天节目的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志飞教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执行了35年的一胎化政策终于被废止了,是不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一胎化政策是失败的?您怎么解读?

陈志飞:一胎化政策是被废止了,但计划生育办公室和整个一套政策,根据官方文件可能还继续在进行中。所以我们只能说一胎化政策现在是结束了,但是共产党政权体制下的计划生育和计划生育办人员还会进行下去。

究竟是什么原因作出此决定?我觉得更多是出于经济形势的考量,因为中共经济现在非常低迷。人口红利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初期由劳动密集型人口造成的劳动力价格下降,促成经济繁荣的经济模式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且中国人口老龄化,促使政策作改变,这是我觉得它比较大的举动。

是不是完全试办?我觉得从国际社会现在的普遍反应来看,对这项改变都是举手称庆,可以看出一胎化政策的确是很不得人心的。从过去几十年中共跟西方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有两项关键性政策在习近平治下得到了很大的改变,一是西方对于中国的劳改制度一直是诟病不已,习近平上任后,在去年把它停止了;计划生育一胎化造成很多的国际诟病,尤其对人权的迫害,现在也停止了。

就像有人说的,这项政策的改变,政治上的象征或信号更大;经济上的实效我们一会儿讨论。我估计可能还有得谈。

主持人:我想请教蓝述先生,一胎化政策35年,非常的漫长,整整影响了一代人,究竟带给国人什么?您怎么看待?

蓝述:我觉得这一次它废止一胎化政策,不论国内或国际上反应都是比较正面的。同时也让国际社会有一个希望,希望中共特别是北京的现任掌权者能够早日、彻底还给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民生育自由的权利。我想,北京的当权者应该是听得到的。

至于过去的几十年搞一胎化,2013年的时候,计划生育办公室曾经有份报告,计划生育到2013年为止之前的20年,中国人少生了4亿,少增加了4亿人口。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就是打胎打掉了4亿人。这完完全全是共产主义体制下非常不人道、残忍的事实,对于中华民族心理造成创伤。

我想,随着一胎化政策的过去,以后可能不断会有越来越多的有关文章会产生、会回顾、会写出来,其中有民族的伤口的愈合过程,在愈合过程中,我想以后我们会看得到、看得更清楚一些。

陈志飞:刚才蓝述先生谈的这一点我深有感触,我虽然没赶上那一代,但是后面我看到一胎化造成的各种的社会悲剧,堕胎、老人的抚养、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如果在历史长河中来看,这35年的确是惨无人道,而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综观世界历史,斯大林的独裁、希特勒的专横或者是赤柬波尔布特政权对柬埔寨人的杀戮来看,在任何时期他们国家夫妻俩口对家庭的计划,都是夫妻俩自己的权利,没有政府干预的份。可是在这35年当中,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却岀现了政府过问这些事情,这的确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主持人:刚才志飞教授您也讲到了,现在计划生育的政策还在,只是一胎化取消了。我们看到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是同时也更希望中共完全放开对生育计划的限制。中共在计划生育上是不是起到了作用?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中共有没有权力作这样的决定?您如何看待?

陈志飞:〝中共有没有权力〞这个问题我刚刚已经回答了,肯定它是违背人性的。习近平治下他作出这个决定我是举手称庆,全世界的人民也都是这个反应。

至于计划生育起没起到作用?少生了4亿人,少了4亿张嘴,从某种程度、从邓小平的角度来说,其实是促进了经济发展,但实际上从整个、现在又反过来决定取消一胎化,究竟是得不偿失还是杀鸡取卵?现在谁也不清楚。为什么呢?我刚才讲了,现在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它的人口红利使经济发展停滞,而且现在一胎化取消之后,楼市在涨,各种社会消费在涨。

最近的纪录,中国经济发展水平GDP是6.9%,处于历史低点,最近的阶段。可是人们发现,其中社会消费这一块在增长,就因为在习近平治下中国经济发展趋向于国际化;政治的政策刚才也提到了取消劳改、取消一胎化,都趋向于国际化和人性化。内需逐渐成为中共经济发展的模式,不像原来是以出口占主导地位的模式,这也是健康的发展。所以一胎化取消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内需会增加。

其实中国人口增加对中共来说、对中国经济来说是非常好的,可是造成〝人口增加〞的结果却是在一胎化政策下才得以继续,所以取消一胎化又是为了增加人口。那为了增加人口,之前为什么要减少人口?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讲、从自然规律来看实际上是不科学的。

另外,中共在山西翼城县有一项试点调查,翼城县从来就不实行计划生育,却发现人口生育率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也就是说,不用搞计划生育,自然人口会降低,我在一些学术研究上也看到过。

其实就我个人来看,从专家角度来看,人口的增长主要是经济槓杆和家庭收支决定的,政府的介入只是人为。它会趋向于回归自然的过程,不需要政府的直接干预,它实际上造成的现象是按自然规律发展,就像山西翼城试验的结果。

主持人:翼城县从最早的1979、1980年开始实行〝二孩〞政策的试验,确实是非常鲜为人知的例子。蓝述先生,我想请教一下,现在取消了〝一胎化〞政策,您觉得对中国的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吗?

蓝述:当然了,我觉得对经济它会产生正面的影响。但是我觉得过多的从经济角度去考虑问题、制订政策,是整个体制所造成的悲剧。这完完全全是共产主义反人性的理念造成的非常不人道的后果,不人道的后果基本上回过头来再去惩罚中共体制。

你想,完完全全从利益角度出发限制人口,回过头来恰恰就是从利益角度去惩治中共。中国将来在世界经济舞台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印度,印度现在25岁以下的人口是50%,65%的人口在35岁以下。到了2020年,印度人的平均年龄才29岁,那个时候中国人的平均年龄是37岁,比印度要高很多。到时候三十几岁的人,父母这一代你要养4个,祖父祖母这一代你要养8个,再加上你将来有2个孩子。你说他要养多少人?眼见这就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包袱。

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从政策上取消,而是从更深层次、从思想层面去回顾共产主义、共产党它整个非人道、非人性的历史,然后走回人道、走回中国传统〝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这样,将来才会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主持人:志飞教授,放开〝二孩〞政策之后,您觉得中国人会生吗?其实这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看到新浪网对此作调查,目前的结果是43%说〝不会〞,28%说〝会〞,28%说〝看情况〞,您觉得这个数据背后显示出什么样的问题?

陈志飞:刚才我已经提到,经济槓杆是人考虑家庭结构的最主要原因,政府干预其实是其次的,除非你用警察盖世太保的方式强制他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现在中国民众的反应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另外一方面,我估计这次取消一胎化,跟2013年开始的试点有关系,2013年它其实允许配偶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话,可以生第二胎。当初的〝二孩〞政策,大约全国有1,000万适龄人口有权利享受特权,再生一个孩子,可是到民政部门去登记要生第二胎的人只有一百多万,只有适龄人口的12%。所以当局这次作出决定彻底取消一胎,跟那次试点也有关系,它觉得其实影响不大。

因为从家庭现在的收入来看,两个孩子对家庭的负担是非常重的。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当时毛泽东时代所谓社会平均化,虽然穷、大家都穷,但是还有一些基本的保障,医疗、教育,虽然一身泥、流着鼻涕,到处在街上晃,和小朋友一块儿玩,可是养孩子的费用和成本当时是非常低的。当时又是跟世界整个脱离,都觉得外面的世界水深火热,中国人民非常幸福,所以也不知道别人怎么生活的。没有电视、电冰箱,有自行车可能就觉得已经是一件奢侈品。

当时没有比较,养孩子成本非常低,但是现在如果跟世界接轨,你要把孩子送到美国上学,甚至你要把孩子送到当地比较好的、私立的教育程度高的学校,都要花不菲的费用,而且还要给他上英语班、各种补习、舞蹈班,这些成本对中国家庭负担是非常高的。

这跟美国生育率现在远远大于中国生育率也是一个比较,中国的生育率妇女是1.4%到1.7%,远远低于美国发达国家的水平,这真正显示了中、美两个国家的生活水平和发展水平。从现在来看,当局已经作出决定,短期内社会不会有明显反应,就像刚才说的,政治信号更强,在国际社会卸掉自己的包袱、人权的包袱,影射习近平向世界表明自己是个开明的、人性的领导。

主持人:蓝述,我想请教一下,现在一胎化政策废除,但是一胎化造成的影响,包括人口失衡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比如领养问题,出现很多外国人领养女孩子的现象。您怎么看待一胎化背后所造成的影响究竟有多深远?

蓝述:说来说去还是不人道的行为造成的。中国人有传统观念〝养儿防老〞,要生男孩,主要原因中国传统是农业社会,需要劳动力。这种想法其实也不奇怪,也没什么值得指责,因为需要劳动力嘛,男的强一点可以干活,这是传统生活方式形成的。

一旦搞了一胎化以后,特别是农村,如果14亿人口,接近10亿是农村人口,农村人口当然更希望男孩,那女孩生下来怎么办?西方人到中国去领养基本上看不到领养男孩的,领养的都是女孩,这就是问题。现在中国男女的人口大概是1.2比1,换句话说,一胎化造成的结果,中国的男性大概有20%左右,解决不了将来组成家庭的问题、婚姻的问题。

正常的男女比率应该是1.02比1,男孩的生育率应该是稍微高一点。之所以男孩的生育率稍微高一点,高2%左右,是因为在儿童和少年时期男孩的死亡率比女孩也高1%到2%,所以这完全是无形的上帝之手在控制着,从〝天人合一〞的文化来讲是很容易理解的。

问题是共产主义就是个无神论的东西,它也不信这个,所以它把这个一废掉,一废掉现在造成社会问题,解决不了男女失衡的问题,那多余的女孩只有让老外去领养了。一开始外国人都到中国去领养,领养完了以后,到后来中共发现不行了,再领养把女孩都领养走了,可是男孩又解决不了问题。意识到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条巨大的产业纽带,从中国到西方有一系列的服务存在着,如果一下子把它取消,又造成很坏的国际影响。

怎么办呢?前几年北京出台一项政策,如果去中国领养女孩,它要查你的收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其实它不是查你的收入,主要的目的是想把女孩留在中国。所以政府规定这、规定那,还不如不做任何规定,让人民有最基本的自由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陈志飞:另外一个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这是非常严峻的。按照国际标准,如果65岁以上的人口占7%,就是整个社会已经进入老龄化。老龄化的弊处就是整个社会发展水平会降低,而且用于养老的费用会增加,下一代年轻人的负担会增加。这是一个社会普遍问题,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像西方,包括日本都有这个问题。

中国现在65岁以上的人口是10%,而且如果按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因为现在取消一胎化将不会有决定的扼止作用,按照原来的计划生育势头发展下去的,到2030年,专家估计中国将有1/4的人口年龄超过60岁,那将是非常可怕的现象。这一切都是人为的,中共在其中插了一槓子,促成的槓杆作用造成人口完全失衡。

从1980年开始实一胎化政策施以后,实际上从民间到学界一直都有很强烈的反对声音,可是中共充耳不闻。也就是说,中共体制没有自动纠错的能力,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大家知道这样走下去不行,可是当届领导还是不能做任何事情来改变它,除了像习近平这样的人,可以改变中共几十年一些积重难返的问题,而且他也不能完全纠错,因为计划生育办还在继续运转,而且这回文件中还是说〝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自动纠错对中共来说现在是不可能实现的。

相对于西方社会的民主政权,像美国取消奴隶制,然后给他们普选权,《人权宣言》造成现在黑人跟白人完全享有共同权利,在短短的一二百年内就发生,这是非常钜变的效益。在中国这个体制下它是不可能实现的,这其实是让我们看到了它这个体制运转的一种模式,和习近平现在的一些雄韬伟略,我觉得可以看出他的确是具备了中共领导人之前所不具备的一些亲民、国际化、还有人性的这些观察和他的能力。

主持人:蓝述先生,我想请教一下,俩位都谈到一胎化政策对于国人产生的影响,尤其是一些悲惨的经历,它为什么可以执行35年这么久?这背后您有什么样的观察?

蓝述:中共的政策首先是从上到下的,说它是强人时代的独裁或者一党专制的独裁,它都是从上到下的,并不考虑民意多少。官员从上到下都在体制里面嘛,他也都是考虑到怎么样讨上级的欢心,上面制订一个政策,下面你就要做出业绩来,你做出业绩你才能往上爬。

所以整个中共的体制没有给老百姓最基本的选择权;作为执政的官员在这个体制之下,他的权力又没有受到民众的监督,在这种情况之下,造成他即使是错了他也一直错下去的最主要原因。

陈志飞:我从另一方面补充一下。一个是蓝述先生讲得非常充分的〝权〞的表现。就是高层可以抓权,而底下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另外一方面就是改革开放以后,〝利〞的方面在中共体制内也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美国国会作了一项调查,中共从计划生育当中起码谋利1,500亿美金。因为各种各样的贿赂、堕胎的费用和强制性的罚款是怵目惊心的,所以在现在的体制之下如果取消计划生育办,习近平可能会觉得这些人会造反的,也是令他挠头的一件事情,反正现在不动,先不动。从长期来看,我觉得这也是中共体制的一大诟病、一大弊端,能不能解决?我是不太乐观。

主持人:蓝述,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刚才在分析的时候也讲到,现在一胎化废止了,但是计划生育政策仍旧实行,而且目前这个通知也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开始执行。您觉得会什么时候开始执行?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是同时也要求中共全面放开对计划生育的限制,您觉得在中国是否应该全面放开?

蓝述:我觉得当然应该全面放开,这是非常不人道的事情。一般到了美国来的中国人都看得很清楚,美国的左派和右派之间,永远在交锋的一个问题就是堕胎的权利。美国的保守派认为不能堕胎,堕胎就等于跟谋杀是一样;左派主要从社会和经济的利益考虑,觉得母亲有选择是否堕胎的权利。

很多中国人到了美国以后,一开始不大了解情况,认为在中国早就有堕胎的权利。其实是搞错了。既使是从美国左派的观点──主张妇女有权选择堕胎与否(pro-choice),而不是说只能被堕胎;在中国,它是说妳只能被堕胎,所以是政府的选择而不是个人的选择。

很多人既使到了美国,对美国文化不了解的人,他会作出这种很错误的判断。其实美国的左、右派讲的人道,只不过保守派讲的是对婴儿的人道更多,而左派考虑的更多是对母亲的人道。不管怎么说,美国对于人道的底线都要比中共高的多得多。

回过头来看,目前中国取消一胎化以后,问题是现在你要生3个还是不行,你还是要计划你的生育,可能还要堕胎!它最基本的思维模式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当然,取消一胎化是非常有正面意义的一步,这是毫无疑问要肯定的,但是在将来什么时候能够长远的彻底的取消这种不人道的制订政策的思维模式,我觉得才是最根本的。

主持人:志飞教授,我想请教一下,有北卡罗来纳加州大学蔡勇助理教授说,这个是好消息:它来了,但是坏消息是:它太少、太迟了。您是否认同?

志飞:我觉得是这样的。中共积重难返,而且自动纠错能力是所有的体制里头最差的,造成一个明显违背人性的政策能够持续35年之久,最后让它也感觉到实际承负不下去才把它停止,这的确是制度的悲哀。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