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
关闭窗口

【世事关心】高萨奇被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

更新时间: 2017-02-14 12:20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02月15日讯】【世事关心】(415)高萨奇被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周我们关注两个话题,一个是川普移民禁令风波,另外一个是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萨奇。川普真的出移民限制令了,这是他在竞选时就一再强调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是很多美国人选他的原因。但是现在人们又惊讶于他真这么干了。这是为什么?这个总统令有没有象媒体争论的那样违反宪法呢?一月底,川普提名了高萨奇为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萨奇的提名让一个法律专词〝宪法原文主义〞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是什么意思?未来几十年美国为什么会受这个词的影响?从国会参众两院到总统,再到最高法院,美国是否在全面向保守主义回归呢?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来探讨。


川普(美国总统):〝我们有很多选择,比如发一道新的行政命令。〞

川普总统的移民限制令受到阻挡,最大障碍是什么?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川普总统的移民禁令符合宪法吗?〞

Shawn Steel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首先,总统是否有权力控制边境,阻止非美国公民进入美国,几乎所有的学者都会说——是的。〞

虽然移民禁令受阻,但是川普总统有更重要的机会来影响美国的司法系统。

Shawn Steel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所以川普总统有一个无价的二十年一遇的机遇来改善美国的联邦法庭,引入新一代的年轻、聪明和保守的法官。〞

1月31日,川普提名〝宪法原文主义者〞高萨奇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川普(美国总统):〝我誓言要选择一个尊重法律、维护宪法、热爱宪法,并照章解释宪法的人。〞

萧茗(Host/Simone Gao):〝为什么最高法院大法官应该是一位原旨主义者,也就是从宪法的原意去释法,而不是要求宪法去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环境?〞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与时俱进派认为法官可以对宪法条文进行引申,我认为这很成问题,这样的话九位大法官就成为国家的主宰。〞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这周我们关注两个话题。一个是川普的移民禁令风波。另外一个是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萨奇。川普真的出移民限制令了!虽然这是他在竞选时就一再强调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是很多美国人选他的原因,但现在人们又惊讶于他真这么干了。这是为什么?这个总统令有没有像媒体争论的那样违反宪法?。1月底,川普提名了高萨奇为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萨奇的提名让一个法律专词〝宪法原文主义〞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是什么意思?未来几十年美国为什么会受这个词的影响?从国会参众两院、到总统、再到最高法院,美国是否在全面向保守主义回归?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来探讨。

美国总统川普在1月27日发布禁令,暂停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叶门七个国家的公民前往美国旅行,为期90天,同时暂停120天接受来自各国的难民,和无限期停止接收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该禁令自1月28日开始在全球及全美各大机场和海关开始执行。但抗议声浪也如影随行,华盛顿州与明尼苏达州的检察长针对这项川普移民禁令提起上诉,2月3日西雅图联邦地区法官逻巴特(James Robart)裁决,暂缓执行川普的移民限制令,此判决对全美有效。代表总统的司法部旋即提出上诉,经过一番波折后,2月7日,司法部和华盛顿州与明尼苏达州的代表律师们在位于旧金山的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对薄公堂。2月9日,该法院作出裁决,继续暂停川普的移民限制令。川普在10日表示,他正在考虑一项新的、范围较窄的入境限制令,可能最早在本周实施一项〝全新的命令〞。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也表示川普将很快颁布新的移民令。

萧茗(Host/Simone Gao):这个移民限制令之所以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波,主要的争论在于川普总统是否有权力下这个总统令。对此我采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律师Shawn Steel先生,一起来听一下。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川普总统的移民禁令符合宪法吗?这个命令是为了歧视穆斯林,还是为了打击特定国家移民所带来的潜在恐怖袭击威胁,就像川普所誓言的那样?〞

Shawn Steel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这里有三个问题,首先,总统是否有权力控制边境,阻止非美国公民进入美国,几乎所有的学者都会说是的。美国公民和绿卡以外的人不受宪法保护,宪法权力是赋予那些在美国的美国公民以及绿卡所有者的,所以除了那些极左之外,没有人会对这些有法律上的疑问。第二,这是不是对穆斯林的禁令?完全不是。实事上在川普总统的行政命令中为那些迫害的少数族裔提供了优先级的大门,这些人包括在那些国家被极端穆斯林种族灭绝的基督徒,包括雅兹迪和其他的非穆斯林、非基督徒,这些人都在系统性的面临种族灭绝,尤其是雅兹迪人。事实上,奥巴马从未关心过基督徒,也事实上从未关心过雅兹迪人。其它还包括穆斯林的少数族裔,比如在那些地区遭受苦难的什叶派。所以有三大类人会得到优先照顾的特例。然而,对于一个我们不知道任何背景的普通穆斯林,他是个年轻男性、在当兵的年龄,我们需要知道关于他的更多的背景,因为我们有非常多的年轻的、在当兵年龄的穆斯林在美国从事恐怖活动,所有人都知道这点,民主党却假装这不是问题,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失败的原因,他们现在是一个很小的反对党,他们在美国的中部没有任何的力量,他们在华盛顿没有权力,美国人也再也不相信他们了。〞

萧茗(Host/Simone Gao):〝对川普总统移民禁令的一种批评是这个命令的推出方式不合理。现在杰夫-赛辛斯正式就任了司法部长,这会有和影响?〞

Shawn Steel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在庞大的司法部里有大约一半的律师是被奥巴马塞进去的,律师们通常都很聪明能在司法部里工作你必须很聪明,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每个律师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共产主义者还是自由主义者,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所以我们不能信任其中的一半人。我要告诉你的是他们应该被开除,虽然你不能一夜之间把他们都赶走,清理司法部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们知道司法部的不完善,埃里克-霍尔德前司法部长就非常的臭名昭着,他反警察,做为司法部长非常有种族倾向性,所以他雇用了很多很坏的律师,当川普总统颁布行政令时,那是一个合法的命令,两周前掌管司法部的那个人说不要遵从那个命令。那是奥巴马的留毒,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人,赛辛斯部长需要把他们都开除,那不会一夜之间就完成。〞

萧茗(Host/Simone Gao):〝除了司法部,在地区和上诉法院还有很多空缺,川普总统会在任期内把这些空缺都任命成保守派法官吗?

Shawn Steel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不会,我们需要那些遵从宪法的法官。他们首要的价值是正直,他们必须是诚实的人,他们必须要很聪明,必须要很坚韧,他们必须要爱美国,他们会是中间偏右,他们不会全是保守的,他们不会全是右派,但是他们必须有法律的准绳,知道如何解释法律。奥巴马是极左,所以他给法庭任命了一些很奇怪的人。幸运的是从两年前这种趋势结束了,因为共和党参议院那时候开始就不在批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川普总统有一个无价的二十年一遇的机遇来改善美国的联邦法庭,引入新一代的年轻、聪明和保守的法官。这很快就会发生,很可能在接下来的一年,在所有空缺的150个席位中,我猜测会有70-80人被参议院正式确认。这些改变会来的很快。〞

川普提名高萨奇为最高法院法官,〝宪法原文主义〞是否会成为最高法院的的主流思想?下节继续探讨。

1月31日,美国总统川普正式提名49岁的联邦上诉法庭法官尼尔-高萨奇为最高法院法官。高萨奇是保守派法官,接替去年去世的保守派〝宪法原文主义〞(originalism and textualism)代表人物斯卡利亚。高萨奇能获得提名,除了无懈可击的履历和资质,更重要的是他是斯卡利亚的法律观的忠实拥护者。川普在竞选中就曾经承诺,要寻找一个斯卡利亚的完美继承人。

川普(美国总统):〝当斯卡利亚大法官突然去世,我对美国人民作了一个承诺,如果我当选,我会找到全国最好的法官。当然我答应选择的这个人是尊重我们的法律和他代表的我国宪法。〞

萧茗(Host/Simone Gao):最高法院在美国人的政治生活中举足轻重,因为它做出的判决很多都会深刻影响美国民众的生活。大法官是终身制,其人选将会影响美国长达数十年。高萨奇被提名,让〝宪法原文主义〞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那么,〝宪法原文主义〞是什么,它又将如何影响最高法院?听一下我稍早对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大学法学院教授Michael Rappaport的采访。

萧茗(Host/Simone Gao):〝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高萨奇法官是一个‘原旨主义者’这一点上他和已故斯卡利亚大法官是一致的。我知道您是一位研究‘原旨主义’的学者,我想向您请教什么是‘原旨主义’,以及在您看来为什么最高法院大法官应该是一位‘原旨主义者’,也就是从宪法的原意去释法,而不是要求宪法去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和政治环境?〞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历来人们都在争论如何解释宪法,‘原旨主义者’认为应按制宪者的初衷去解释。另一派认为应该与时俱进、不需拘泥于具体文字,在他们看来法官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释宪,如何释宪要看变化了的社会环境。斯卡利亚和高萨奇都是‘原旨主义者’。这里边的原因是什么呢?在如何释宪这一点上难道不该与时俱进吗?难道不应该考虑变化了的客观环境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其实这两派都认为应该对宪法进行补充和修改,区别在于‘原旨主义者’认为必须通过正式的修宪程序,以修正案的形式来达到这一目地,也就是说,如果客观环境发生了变化,或者某些宪法条文已经过时了,或者不再被大众所接受,那就正式修宪。相反,与时俱进派认为,法官可以对宪法条文进行引申。我认为这很成问题,这样的话九位大法官就成为国家的主宰。〞

萧茗(Host/Simone Gao):〝在我看来,民主党好像是倾向于与时俱进派,而共和党倾向于原旨主义派,对吗?〞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基本正确,当然不是没有例外,但大体如此。有多种解释,如果我们缩小研究范围的话,共和党籍原旨主义者会说,民主党人是想通过对宪法进行扩大解释,把他们的价值观强加给整个社会。他们知道无法通过立法程序,无法通过宪法修正案的形式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于是想用‘灵活’释宪这一方式通过最高法院来强奸民意,这是民主党人的惯用伎俩。这就是被共和党籍原旨主义者批评的地方。不过事情并不总是这样,举个例子,哪个党赢得白宫,哪个党就要力争扩大总统权力,双方都把抓权看的高于一切,在如何释宪这一问题上双方也是‘因事制宜’,民主党在历史上有过不同立场,也许50年后他们的立场又会改变,就像50年、75年,他们有过不同立场一样,没人知道讲了会怎样,但现在是这样,共和党更顷向于原旨主义,民主党就有所区别,但眼下原旨主义蔚为风潮,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自由派开始转向原旨主义,尽管他们还不占多数,所以情况是在变化,只是没人知道将来会怎样。〞

未来几十年,美国最高法院如果保守派法官占多数,会对美国社会产生何种影响?这种局面又是如何形成的?下节继续探讨。

高萨奇法官的提名受到了共和党占据优势的参议院的热烈欢迎。面对民主党的阻击,共和党参议员们甚至打算动用核武选项,这是一个非常规的投票办法,只要51票赞成就能通过提名。

最高法院即将迎来的4名保守派法官,4名自由派和1名中间派的局面,背后有一个重要促成因素,就是斯卡利亚去年去世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拒绝同意奥巴马提名新的大法官,为大法官的提名机会留给了新总统川普。进一步说,年事已高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urg)和中间派大法官肯尼迪在川普任内的四年有很大可能离开最高法院。这将使得川普有机会提名最多两名保守派大法官。如果这真的发生,保守派将在最高法院形成支配力量。

先于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回潮的趋势发生的,是以保守主义为意识形态的共和党,自2014年起占据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自2010年起占据众议院的多数席位。随着2016年共和党的川普赢得总统大选,共和党在白宫、参议院、众议院、大多数州长席位和州议会占据支配地位。上一次类似的情形发生,是在1929年。这种局面的出现,意味着保守主义在美国的联邦级最高权力机构到州一级的最高权力机构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萧茗(Host/Simone Gao):保守主义(American conservatism)强调尊重美国传统、支持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提倡限制政府规模和倡导自由经济等等。从2010年共和党赢得众议院选举开始,保守主义开始回潮,并在2016年末达到顶峰。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如果美国未来几十年将有一个保守派的最高法院,美国社会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再听一下Rappaport教授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如果川普有机会再把一两位保守派法官送入最高法院,那将在今后几十年里形成保守派控制高院的格局。这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长远影响,最高法院在诸如堕胎、平权法案、拥枪权等议题上是否会做出与过去不同判决?〞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这是个比较广泛的问题,假如我们只讨论保守派控制下的最高法院如何释宪的问题,那么我可以说他们会慎重从事。举个例子,高院曾裁决堕胎并不违宪,几十年来保守派和原旨主义者一直对此不以为然,但是保守派控制下的高院是不是真能推翻这一裁决,那就不一定了。他们也许会觉得积重难返,不得不承认既成事实。不过,高院会在多大程度上尊重先前的裁决,现在还很难说。〞

萧茗(Host/Simone Gao):〝好,下一个问题,川普总统在竞选过程中曾发表过大法官候选人名单,他说过数以万计的选民之所以投票支持他是希望他把保守派大法官送入最高法院。请问这是否是主流民意?为什么谁当大法官如此重要?〞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在我们的体制内最高法院的权力大的不得了。因为高院有权释宪,它可以通过释宪制衡议会的立法权,高院一旦裁定国会制定的某项法律违宪,该法律就不能生效,高院一旦裁定总统的某项行政命令违宪,该行政命令就不得施行。所以最高法院是极其重要的政府部门。这一次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在过去几代人的时间里,高院释宪时都过于强调法官发挥主观能动性,因此它不仅对具体案例具有终审权,还把司法能动主义引入释宪活动当中,对宪法作出超越文本原意的引申。这个权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那些对高院的司法实践心怀不满的选民,那些不希望权力过度向高院集中的选民,可能就在大选中支持了川普,因为他承诺会提名一位秉承司法克制主义的法官,不会任意的干涉立法、行政部门的决定。〞

萧茗(Host/Simone Gao):〝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保守派控制下的高院其权力会缩小吗?〞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圣地牙哥大学〝宪法原文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是的,我认为在保守派和原旨主义者看来,最高法院的司法实践不能超出宪法文本所明确的授权范围之内,是高院服从宪法,而不是宪法服从高院。当然不都是这样绝对,一般的来说秉承司法能动主义的最高法院,可能就会在司法实践中偏离宪法的文本意义。〞

萧茗(Host/Simone Gao):按照已故的斯卡利亚大法官的说法,美国的建国先贤们,是人类历史上杰出的思想家。这些伟大的思想家所设计的制度,即使在今天的纷乱世界中,仍然是国家制度的典范。这种制度设计的初衷,在这次大选中得到了体现:美国的选民用投票的方式,选择了共和党来限制政府。一份最新的民调显示,46%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是近10年所罕见。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来自美国外部的挑战和内部的压力,让美国未来的道路并不好走。带领3亿2千万美国人民前行的人们,会不会继续推进美国的繁荣?我们将为您跟踪报导。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世事关心》,我们下周再见。

(完)

===================================================

策划:萧茗张晓峰

撰稿:张晓峰萧茗

顾问:孙灿

剪辑:柏妮郭敬凌帆王知行

摄影:张勇张轶渊

听打:Jessica Beatty

翻译:Greg Yang王知行萧茗

校对:张晓峰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馈请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饰品由云坊手工饰品Yun Boutique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c/世事关心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

2017年2月

====================================================

《网门》https://git.io/ogate

现在大陆观众不需要翻墙突破网路封锁,直接登陆《网门》网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们和其它精彩节目。

请使用Chrome、火狐等浏览器,国产浏览器内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于中共实行网路过滤与封锁,民众迫切需要了解真相。一些志愿者怀着对中国社会和中华民族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创办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资源、拥有优秀网路技术的网站——《网门》。


《网门》揭开网路时代的新视角,引领网路时代的新风尚。《网门》适合手机、平板、电脑等所有网路终端用户。


《网门》无须翻墙,是稳定长效的安全网址。只要把网址保存在手机浏览器的书签中,或保存在电脑浏览器的收藏夹中,就可以随时打开《网门》,获取全球精萃资源。

===================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21:30

周六:9:30 am

美西:

周二:21:30

周六:12:30pm

==================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