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山本五十六座机被击落与中美合作所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7-03-31 11:31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1945年,戴笠(中)与中美所人员(摄影:戴德蔓翻拍/大纪元)

对于〝中美合作所〞的印象,中国人基本上是来自小说《红岩》以及根据其改编的电影《烈火中永生》和歌剧《江姐》。在小说、电影和歌剧中,它成为了〝美蒋罪行〞的代名词,是一个〝反共集中营〞。然而,大量史实表明,长期被中共丑化的〝中美合作所〞,实际上是二战期间中美两国建立的跨国军事情报合作机构,1943年日本海军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座机被击落就有其功劳,可以说,它是中美关系史上一个亮点。


2011年10月,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举行记者会,发布了新书《稻田海军: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美方人员访问记录》和旧书《中美合作所志》的增补修订版。9位当年和中国人并肩作战的美国人参与了发布会。年近90的领队皮维斯在会上表示,他们当年在中国最需要的时候抵达中国,〝我们当时在中国大陆所从事的工作,包含海岸观察,包含训练中方的游击队员,包含无线电的操报,以及其他特种任务。〞

这样的中美合作所在抗战期间到底建立了哪些功勋,不免引人好奇。

日本突袭珍珠港引发中美情报合作


抗战爆发后,美国起初并未介入亚洲太平洋地区,只是给中国提供了一些有限的帮助,因为美国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欧洲战场。1941年12月,日本突袭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美国随即对日宣战,中国国民政府也随即对日、对德正式宣战。

毋庸置疑,对于太平洋上的气象、水文、军事等情报的准确掌握,是美日交战必不可少的。而早在1941年12月初,国民党军统局就破译出日本海军将偷袭珍珠港的密电,并交给美方,但因美方怀疑是中国有意挑拨美日关系,故未引起重视。

日本突袭珍珠港后,美国海军检讨了忽视国民党军统局情报的严重失误,并与中方开始秘密接触,寻求在情报方面的合作。1942年初,在美国华盛顿大饭店,美国海军金上将、李威廉上校和梅乐斯少校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萧勃进行了详细的讨论。萧勃代表军统局负责人戴笠表示:军统局可以为美军在中国提供各种方便;希望美国海军帮助军统局训练游击特工人员和提供武器装备、特工器材、军需物品。

梅乐斯根据双方会谈内容拟定了《友谊合作计画》的方案,规定:〝美国提供给国民党军统局技术、器材、械弹、军用物资;国民党军统局提供人员给美国海军,在中国沿海地区和被日军攻占地区,建立水雷爆破站、气象情报站、情报侦察站、电讯情报侦译站、行动爆破站……〞

1942年5月,梅乐斯奉命来到中国,会晤了军统局局长戴笠。戴笠表示这次中美情报合作,要将军统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毫不保留地全面合作。

同年夏秋间,梅乐斯率领一批海军特工第二次访华,正式开始了与军统进行情报合作的活动。当年冬天,双方决定共同建立一个情报机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主持中美情报合作业务,中方由军统局代表,美方由海军部情报署代表。

1943年4月15日,中美在美国华盛顿正式签署《中美合作所协定》。中方签字的代表是外交部长宋子文,美方是海军部长诺克斯。合作所设在重庆歌乐山下的钟家山,关押中共党员的渣滓洞也在同一区域。该所直接隶属于中美两国最高军事统帅部,戴笠任主任,梅乐斯任副主任,他们对中美合作所的工作都享有否决权。

显而易见,中美合作所成立的目地,是为了中美两国共同对日作战,并非是为了建立什么〝反共集中营〞。

2011年,美国在台协会副处长马怡瑞表示:〝在1943年到1945年间,中美合作所大约有2500名美国弟兄,大部分来自海军和陆战队。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把美国部队完全融合到外国军队中,接受外国指挥官的领导。〞


中美所由军统局(军情局前身)局长戴笠将军与美国海军上校梅乐斯(Milton E.Miles)分别任正、副主任。(摄影:戴德蔓翻拍/大纪元)


抗日之功勋


根据2011年6月20日《时代周报》刊登的《中美合作所的真相:抗日有功并非渣滓洞一样的反共集中营》一文,中美合作所下设秘书室、军事组、情报组、气象组、特警组、侦译组、心理作战组等,最多时全所人员高达6000多人。

合作所在对日作战中发挥了不少作用。仅1944年6月至1945年6月一年的时间,中美合作所指挥的部队就击毙了2.3万名日军、击伤了9000名,俘虏了300名,摧毁了209座桥梁、84辆机车、141艘船舰、97个日军军需库。

其在抗日战争中的具体功勋体现在:


一、破译日军密码。据军统局军事情报处原少将处长鲍志鸿回忆,美国空军击落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的座机,就有中美合作所的军统局人员在电讯侦测和密码破译方面的功劳。

二、提供气象情报。中美合作所建立起了若干为美国海、空军提供气象情报的气象工作站、观测哨等,这些气象情报在美军对太平洋上日占岛屿展开逐岛进攻和轰炸日本本土的军事行动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战后美国海军部的一份报告甚至有这样的评价:中国方面通过中美合作所向美国提供的日本占领区军事及气象情报,〝成为美国太平洋舰队和在中国沿海的美潜艇攻击敌海军的唯一情报来源〞。

三、培训中方人员。中美合作所在各地陆续开办了一系列训练班,如特种警察训练班、助教人员(协助美军教官开展训练工作)训练班、军事情报训练班、气象情报训练班、战地医务人员训练班、爆破训练班……此外,为在短期内为中国训练一支5万-10万人的现代化武装游击部队对日作战,中美合作所还陆续在重庆、湖南南岳、河南临汝、安徽雄村、绥远陕坝、福建建瓯等地建立了中美特种技术训练班。

除军事行动外,中美合作所还进行了一些对日心理战、经济战方面的工作。如收听日伪电台广播并用秘密广播进行干扰和反宣传,展开宣传攻势瓦解日军士气,在日伪军中制造恐慌情绪,鼓舞敌后抗日军民斗志;印制汪伪储蓄券假钞偷运到沦陷区,扰乱日伪金融,并大量收购日货与沦陷区物资运回大后方等。

美方对中美合作所的评价


1945年9月13日,美国海军在一次官方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披露了一个〝保守得最好的军事秘密〞,即中美合作所,称它在美国太平洋舰队彻底打击日军占领的岛屿、日本海军及整个日本过程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美合作所结束


1945年日本投降后,中美合作所被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中止活动,因为根据此前的协定,〝中美合作所系因对日作战而成立,如战争结束应立即宣告结束。〞

1945年9月29日,梅乐斯被两名美军医生以神经衰弱症的原因送回美国。10月11日,在歌乐山下的军统局大礼堂,军统局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宣告中美合作所结束,美方人员分批回国,而中美合作所中的军统局人员回军统局报到,非军统局人员则发给三个月薪金资遣。各地训练班、情报站均予结束……到1946年7、8月间,全部结束手续办理完毕。

污名化中美合作所


中共建政后,曾在1950年发行的《如此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称:中美合作所是〝美国特务指挥国民党特务如何监视、拘禁和屠杀中国人民的训练所和司令台〞,里面的渣滓洞和白公馆,是国民党〝囚禁中国人民的最大牢狱〞,甚至称〝中美合作所的本身,就是一个举世罕见、骇人听闻的人间魔窟〞。

中共如此指责中美合作所,主要的原因是掌管中美合作所的戴笠还是军统局的局长,而美方训练的作战人员、警察和特工获得的美式武器与设备器材等,也被应用到了国共内战中,由是发生在其附近渣滓洞中的国民党枪杀中共政治犯的责任,就被中共算到了中美合作所账上。

至于〝白公馆〞,原为四川军阀杨森部下师长白驹的乡间别墅,1939年冬由军统局用作临时看守所,后为中美合作所的美方人员居住之地。抗战胜利后,美方人员回国,白公馆才又恢复关押政治犯的职能,主要关押较高级别的政治犯。

另据重庆歌乐山纪念馆原编研室人员邓又平撰写的《简析〝中美合作所集中营〞》一文,国民党杀死中共政治犯,都发生于中美合作所撤销之后。也就是说,〝中美合作所与这些逮捕、关押、屠杀等罪恶活动是完全无关的。〞

结语


无疑,中共污名化中美合作所的真实用意,就是为了贬低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的卓绝努力,同时隐藏自己不抗日专心扩大自己势力的真面目。然而,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随着台湾披露出的无可辩驳史料,中共又一个谎言被戳穿了。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