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村流血,户户斗争〞中共血腥土改450万人被斗死

文章分类: 私密档案
更新时间: 2017-04-17 07:27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在土改中活埋〝地主〞夫妇(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7年04月17日讯】1949年中共建政后,在全国发动的第一场运动就是土地改革运动,一场本来可以和平进行的土改,却成了一场暴力血腥运动,毛泽东一声令下,整个农村立马笼罩在红色恐怖、血雨腥风之中。一位学者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中共暴力土改:〝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1949年中共建政后,1950年6月30日,公布所谓的土地改革法,宣称土改的目的和任务是:废除所谓地主阶级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藉以释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美国之音报导称,中共完全可以通过和平手段达到分田地、〝均贫富〞的目的,但是中共弃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中共希望藉助土改达到另外的目的。

1956年9月,中共副主席刘少奇在中共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做政治报告中宣称,用彻底发动农民群众的方法,经过农民自己的斗争,完成了土改这一任务。

刘少奇在会上的话显示,土改并不是分田地和均贫富,而是农民跟中共走和打击地主富农。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则称:〝土改是一场阶级斗争。〞

随后,一场本来可以和平进行的土改成了一场流血的土改。毛泽东一声令下,整个农村立马笼罩在红色恐怖、血雨腥风之中,数百万地主的人头纷纷落地。

报导称,中共先为农民设定了阶级敌人的数量。1948年,中共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农民总户数的8%、农民总人口10%〞,以当年3亿农民参加土改计算,土改中就要打出3千万个敌人。

广东海洋大学一位教师对苏南土改的调查发现,仅苏南2,742个乡中,就有200多个发生了乱斗乱打。据当时中共苏南区农村工作委员会的原始记录,一共有218个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剥光衣服。

各种调查显示,当年土改工作队的官员普遍存在鼓励农民打人的情况。土改队官员亲自上阵打人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前新华社社长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内部参考》中报导说,河南土改运动中一个多月即发生逼死人命案件40余起。兰封县瓜营区在20天里逼死7个人。

广东省省委书记处书记古大存在东江地区调查以后报告说,乱打乱吊发展得很普遍,自杀现象很严重。官员有宁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个贫雇农,就不要紧。〞

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季,广东省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广东省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土改运动中地主女眷悲惨人生


四川成都人陶渭熊曾撰文,回忆发生在同村或邻村,自己在土改运动中的亲闻亲见:

文中说,1948年夏天,成都市水上警察局局长石克坚,带着年轻美貌的妻子沈应伦和两个儿子回乡留守祖业。沈应伦是知识女性,对人热情随和,非常友善,受到乡亲赞誉。

1951年4月,沈应伦被两个背毛瑟枪的联防队员押回老家接受斗争,并要她交出金银财宝。当时她家所有财物都被农会洗劫一空。

第二天,她被农会揪到斗争会场,先是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口号〝坚决斗倒地主沈应伦!必须把隐藏的金银财宝交出来!〞沈应伦解释,她1948年才回乡,她不是地主。而且1950年她已经把家里所有财产交给了农会。

但被中共挑动起仇恨的农民们不听她的辩解,用粗野下流话辱骂、恐吓她。一群人推搡她,搧她耳光,摸她脸……随后是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以及竹棍、木棒、柴块落在她身上……,她被当场打翻在地,挣扎着,呻吟着……直到口吐鲜血不再动弹,当晚去世。

另一户是曾当过小学校长的周寒宗,他被扣上地主加反革命的双重身份抓捕。土改时挨斗的厄运就落到他母亲和妻子身上。他老母是60多岁的小脚女人,站在15公分宽的高板凳上被批斗,摔断了腿脚,又被按着头跪在石板上批斗,因她交不出金银财宝上吊自杀了。

周寒宗的妻子则被捆着批斗,跪在瓦碴上斗,扯头发斗,扇耳光斗……她也上吊了!

在另一个村子里叫曹志廉的,他和二儿、三儿同一天被杀后,挨斗争的命运就落到了曹二嫂、曹三嫂和还没有出嫁的曹三姑身上。

她们被抓到乡公所关押,40度的大热天,被强迫只穿内衣内裤坐在石板上烙屁股,后来屁股上长满毒疮,溃烂化脓经久不愈。曹三姑被捆绑、吊打、跪瓦碴、扯头发、晒太阳、烙屁股、淋雨雪……1952年还被判刑,关押15年之后才被释放,回家不到一年就含恨去世。

作者称,像这样被斗挨整的妇女数不胜数,还有女子被强奸等等。

中共〝土改〞酷刑杀人


《黄花岗杂志》也曾刊登中共土改亲历者李鲁翁的文章,讲述从1946年~1947年,中共在作者家乡进行〝土改〞,对所谓〝地主〞作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作者家乡地处山东省阳谷县最东边的一个古镇,是中共势力所盘踞的地区,中共〝土改〞开始的较早,始于1946年。

作者说,每次开〝斗地主〞会时,中共的〝农民会〞和〝儿童团〞都要到场,将会场包围。中共当地迫害所谓〝地主〞的刑场有3个:海会寺、北庙口和东关关帝庙。

杀人的方式是拉望蒋杆,东西方向各栽一根长杉木杆,顶端固定一根横杆,离地约8米,中间拴上滑车。行刑时,把受害人两个手腕从背后捆起,拴绳用滑车吊起,因自身重量,手掌被勒得乌黑,惨叫声不绝于耳。

随后,吊人的绳索被松开,人从空中坠下,体弱者即被摔死,未死者再吊起、摔下,如此反覆,直至死亡。

杀人时,中共还强迫其他所谓〝地主〞必须睁大眼睛看,看受刑者往往吓得大小便失禁,在场儿童吓得心惊肉跳。

除被摔死地主外,所有〝地主〞都被驱逐出当地,有的靠乞讨为生。

作者亲属所在的东阿县与阳谷县紧邻,当地不但用拉望蒋杆吊起所谓的地主进行迫害,还用皮鞭抽打,用正在点燃的旱烟袋锅烫,折磨够之后再摔死。其他酷刑还有挖坑把人活埋。

有的是全家两代或三代埋在一个坑里,对填土时往上爬的孩子,当头就是一铁锹。有的受害人经过批斗会折磨后,两只脚脖用绳子拴住,系在牛车后边,赶车拖行,车子往黄河边上赶,要把人扔到河里。当人拖至黄河边的时候,脸已被磨平,身体下边的骨头外露。

受害人被迫害致死后,心肝被挖走,更有甚者,批斗会后,奄奄一息的受害者也被活体取心肝拿回家下酒。

对女性受害人,中共则采用性侵犯式的酷刑,有的割掉耳朵、豁开嘴巴,有的割掉乳房,甚至往阴道里塞玉米芯,直至折磨至死。

而这些被中共残害的所谓〝地主〞,有的根本就没有雇工,是靠祖上留下的几亩土地、自种自吃。

作者的表姐只有40亩地、自种自吃,不幸被定为〝地主〞,被杀、被斗。而这些遭到惨无人道迫害致死的所谓地主,在当地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劣迹。而在批斗会场上,首先站出来控诉这些人并不佃农,而是当地好逸恶劳的地痞无赖。

中共土改杀人的主要目的


时政评论员横河说,中共土改杀人,分土地并不是目的,因为中共要利用集体化剥夺农民的土地,消灭地主阶级则是土改的主要目的之一。

他说,土改过程中,广泛发生了吊打等酷刑现象,并非农民的自发行为,而是土改工作组执行的政策和鼓励的结果,典型的例子,就是广东早期土改比较温和,毛泽东极为不满,批评后,更换广东省领导,此后广东大开杀戒,每个乡都定出杀地主的指标,〝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土改除了多达数百万的地主被直接杀戮,幸存的无一例外都被戴上了地主的帽子,成为中共此后几十年来,专政对像〝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之首,并累及后代子孙。

地主阶级被消灭以后,中国乡村自治的社会结构不复存在,中共的统治一头扎到最底层,农民失去了土地,土地失去了乡绅,农村失去了灵魂。自此,农村不再被人眷恋,衰落确实不可避免。连当今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问题,根子也都可以追寻到土改。

中共发动的土地改革运动,从1950年冬季开始,到1953年结束。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一位美国学者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而土改时农民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中共随即又通过互助组、合作社将农民的土地收走。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