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

著名音乐家马思聪险被〝革命〞 全家逃离中国轰动全球

更新时间: 2017-05-19 06:12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05月19日讯】1967年4月12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同夫人及两个孩子逃出中国大陆,来此避难。不久,马思聪在纽约公开露面,在寓所接待外国记者,发表了题为《我为什么逃离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的讲话。


马思聪在文章中写道,〝我是音乐家。我珍惜恬静、和平的生活,需要适宜工作的环境。况且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热爱和尊敬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当然,我个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起来,全是微不足道的。〞

〝‘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份子。去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饥饿的幽灵’。如果说我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有什么越轨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我从中国逃跑了……〞

文革灾难降临


从1966年的春天开始,中国大陆遭受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文化界、教育界的知识份子首当其冲,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和打击。5月底,被〝革命口号〞煽动起来的中央音乐学院的青年学生们,给他们的院长贴出了大字报。一夜之间,马思聪成了〝资产阶级反动权威〞、〝三名三高的修正主义分子〞。


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资料图片)


〝文化大革命〞这个陌生的名词,让马思聪感到惶恐、不可理解。在朋友和家人的劝告下,马思聪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坚决、热情地支持〝文化大革命〞,愿意接受广大〝革命师生〞的批判。

6月中旬,文化部系统的艺术院校的〝黑线人物〞500多人,被集中到北京郊区的社会主义学院的校园内,住进了〝牛棚〞。他们当中,有各院校的领导,知名的教授、画家、音乐家、导演、名演员、作家,马思聪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在那里,马思聪他们被迫每天学习有关〝文化大革命〞的文件,写交待材料和揭发材料。

8月3日上午,一辆贴有〝黑帮专用〞标语的卡车,把马思聪等10多位中央音乐学院的〝黑帮〞押回了学院,接受〝红卫兵小将〞们面对面的批判。

刚下卡车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一桶浆糊就倒在马思聪的头上,接着,一张大字报贴在他身上,一顶写有〝牛鬼蛇神〞字样的纸糊高帽子戴在头上,脖颈上前后挂上两块牌子,前面写着〝资产阶级音乐权威——马思聪〞,后面写着〝吸血鬼〞。一个〝红卫兵〞顺手将一只破搪瓷盆和一根木棍塞在马思聪手中,逼他一面走一面敲。


文革中被批斗的知识分子,文化界、文艺界学者。(资料图片)


马思聪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被迫同一群〝黑帮〞,一起被〝红卫兵〞押着在学院内游街,一群狂热的青年高喊着口号,向他们身上唾着口水。昔日学院的一排琴房,此刻成了关押〝黑帮〞的〝牛棚〞。

从那天起,马思聪每天早上6时起床,学习、劳动、写检查,还要被迫唱着承认自己有罪的歌曲。而那些〝小将们〞一高兴或一不高兴,马思聪等人就要遭殃,轻则挨骂,重则挨打。

而马思聪在中央音乐学院遭受非人折磨的同时,〝造反派〞又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他的夫人和孩子。8月14日晚,〝造反派〞涌进马思聪的家贴大字报,第二天又批斗马思聪的夫人。在这种情况下,马思聪的夫人王慕理和女儿马瑞雪在她家厨师贾俊山的帮助下,仓促离开北京南下避难,想等运动结束再回来。

她们先来到南京,投靠王慕理的妹妹,随后中央音乐学院的〝造反派〞得到消息到南京追查,她们又被迫逃到上海、广州,投靠亲友。在广州,一再被〝红卫兵〞追查的王慕理感到十分恐怖,觉得这次的运动没有结束的迹象,再这样下去一家人性命难保,危急之中产生了到香港暂避的念头,就委托她的哥哥王友刚帮她想办法。

王慕理还让女儿马瑞雪悄悄回北京一趟,在贾俊山的帮助下和马思聪见了一面。与此同时,王慕理在广州加快了出走香港的准备工作。

当时,马家原来的厨师贾俊山,看到老院长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常常冒着危险,送吃送用。看到老院长想不开,还百般劝慰。到了1966年年尾,马思聪感到已经熬不下去了。

对于马思聪在这场迫害中所经受的非人待遇,中央音乐学院名誉院长赵风提供的材料很详细:〝有一天,马思聪和我被派到学院里拔草。一个造反派(瓦工)对马思聪吼叫:‘你还配拔草!你是匹马,只能吃草!’说完,真的当场强逼马思聪吃草。还有一次,我见到一些红卫兵拿着尖刀威胁马思聪说:‘你要老实交代问题!要不,我就拿刀捅了你!’过后不久,大约是1966年9月份,马思聪对我说:‘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了啊!’〞


马思聪同夫人应邀赴台湾访问。(资料图片)


为保命被迫流亡海外


马思聪的流亡海外,是被迫的、无奈的,是〝文化大革命〞对他残酷迫害的结果。

1966年11月,马思聪的肝病复发,被〝造反派〞批准离开〝牛棚〞,回家居住。此时,马家的四合院已搬进了四五户人家,马思聪只得一人住在一间潮湿的偏房里。

下旬,马思聪的女儿马瑞雪秘密回到北京,在厨师贾俊山和马思聪的朋友、私人针灸医生倪景山的资助下,马氏父女化装离开北京,来到广州,住在郊区丹灶的亲戚家。

当时的广州、深圳等地,暗中存在着到香港的〝偷渡线〞,一些〝蛇头〞为谋取暴利进行〝偷渡〞。此时,马思聪的〝失踪〞引起了中央音乐学院〝红卫兵〞的重视,向公安部门报了案,并在马思聪的亲友中查找。广州的〝文化大革命〞形势也越来越紧张,马思聪的安全难以保证。

此时摆在马思聪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被揪回北京继续接受批斗,其后果不是被打死就是像作家老舍一样自杀;另一条路是偷渡香港,远离内地混乱局势,但万一被抓住则性命难保,而偷渡成功则全家安全,马思聪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为了保全性命,为了躲避〝文化大革命〞的灾难,马思聪被迫做出了选择。

1967年1月15日夜,马思聪以5万港币的代价,带着其夫人、儿子、女儿,在新州登上了新州渔轮厂的电动拖船〝002号〞。这次偷渡的组织者为广州一街道服务站的工人何天爵和原〝002号〞拖船的司机何炳权,船是他们偷出来的,乘坐者共5户13人。

1月16日晨,拖船在香港大屿山靠岸。到了香港上岸后,马思聪把胸前挂的毛像章摘下来扔进黑黑的大海。马思聪一家在一个岩洞中躲了一天,当天晚上,来到九龙的一个亲友家暂住。由于香港的报纸登了丢弃在大屿山的〝002〞号拖船的照片,使马思聪感到香港也不安全,担心被引渡回内地。

经过反覆思考,马思聪选择到美国投靠他的九弟马思宏。他要到美国定居,凭着自己的提琴来养活一家。

当时中美两国没有外交关系,政治上处于敌对状况,而马思聪又没有任何证件,只得通过一个朋友同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取得了联系。

1967年1月19日下午,在美国驻香港领事的陪同下,马思聪一家登上了飞往华盛顿的飞机,踏上了一条漫长而艰难的流亡之路。

而就在当天,香港的几十家中英文报纸几乎用同一标题,报导了马思聪出逃的消息:《中国著名音乐家马思聪逃抵香港》。


1967年4月,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同夫人及两个孩子逃出中国大陆,来到美国避难。(资料图片)


1967年4月,马思聪出现在美国的纽约,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我为什么离开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马思聪这一举动,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1967年5月,在康生和谢富治的示意下成立的〝马思聪专案组〞(又名〝002号专案组〞)开始对马思聪出走的经过进行调查,株连马家亲属数十人。

1968年,马思聪被定为〝叛国投敌分子〞,这一罪名直至1985年才得以平反。1987年5月20日马思聪逝世于美国费城,享年75岁。

(文:罗婷婷/责任编辑:赵云)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