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星球
关闭窗口

怀揣20万美元赴美淘金陷赌场 华裔女赌徒赔光后迎来终极好运

更新时间: 2017-05-19 11:51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一名华裔女子从广东怀揣现金赴美淘金,没想到深陷赌瘾,赔了个精光。最后一丝善念,让她迎来终极好运。图为澳门一个赌博设备展一角。(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7年05月19日讯】现在住在美国纽约法拉盛的陈静,来自中国广东,拥有自己的房产,过着充实快乐的生活,然而刚来美国时,染上赌瘾,不仅没能实现淘金梦,还赔进去带来的20万美元买房款。是什么让她迎来了终极好运呢?她觉得是自己的一丝善念。


怀揣现金美国寻梦 陷入赌场赔精光


2001年的时候,陈静住在纽约市布碌仑67街820号的一层一个房间里,那只是她暂时的歇脚之地,她出国时带来好几万美元,想买套房子。

她一般早晨8点多出门,门前有一个公园,里面总有几个人在炼气功。在一些无聊的休息日,她还进去搭讪过。

来到67街上,她先向左拐,然后沿着8大道朝北走。在66街上有一个修车行,她每天路过,都和那个老板打招呼。

〝Morning! How are you doing?〞那个白人大声回答,笑咪咪地打量着她走过去。

当时37岁的陈静1米6多的个头儿,身材挺拔。圆圆的脸庞,一双丹凤眼里似乎总带着一丝微愠,当她把薄薄的嘴唇习惯性地抿起的时候,更显得有些高傲,似乎她对什么事情都不屑一顾。

这是她过去20来年的职业生涯养成的表情。陈静的父母是广东一个特区城市的高官,出国前,她也在那里的政府实权部门工作,每天面对的都是求她办事的人,让她不摆点谱都不行。

她沿着8大道走到57街,走进一家饼店,买了个葡式蛋塔和一杯奶茶,坐下来吃她的早餐。她摸了摸随身的手袋,那里有2,000多美元。

陈静爱赌的毛病已经有几十年了。八十年代国内没几个人赌的时候,她就和同事出去玩麻将了。就是因为这个,丈夫一个巴掌把她打回娘家,在女儿不大的时候就和她离婚了。

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挡赌博给她带来的乐趣。到美国之后,一开始,她想好好学英语,干出一番事业来。但是到赌场认了门以后,她就一路赢钱,几个月就赢了一万多,把她的赌瘾又勾了起来。

赢了钱,她和好朋友大吃了一顿,又花800美元给妈妈买了套首饰,然后把钱藏在一个不锈钢的杯子里,告诉自己:〝再也不赌了,见好就收。〞可过一会儿又想:〝赌场的钱这么好挣,还干什么工作?〞

恰巧她老去玩儿的那家赌场招巴士售票员,问她干不干,她爽快地答应了。〝这是工作,不是赌钱。〞她自欺欺人地想。

吃完早饭,陈静走出饼店。不远处就是她的工作场所——赌巴车站。卖了几十张票,上午十点的时候,白色的赌场大巴来了。她带客人们上了车,开往康州金神赌场。

输到只剩2美元


和很多中国赌徒一样,陈静最喜欢玩的就是〝百家乐〞(Baccarat)。这是一种很简单的赌博,就是两个对手,一个〝庄家〞(banker)对一个〝閒家〞(player),发牌员发给几张牌之后,看谁的点大谁就赢。

赌巴从布碌仑开了有2个多小时,到了赌场。陈静先用自己的积分卡占领一个赌台的1号桌,然后就领着客人去办手续。接着就回来赌〝百家乐〞。

陈静先拿出几百块钱换了筹码,几十块几十块地押在〝庄家〞上面。但是她碰上了〝长閒〞牌,就是连着几次都是〝閒家〞赢。

但是她像以往一样,心中一种不服气的劲儿让她〝庄家〞越输越压,她总不相信自己的运气差,总想着翻盘的时候。 中间的时候,她停了几次,终究忍不住又去买筹码了。最后,到下午5点往回返之前,她的2,000块钱全输进去了。她翻了翻口袋,自己的钱已经没了。

除了工作时间她和客人一起赌,就是在她的休息日,她也到外州别的赌场去赌,什么大西洋城、金沙、云顶,她都是常客。休息日她带的钱更多,她非要把输的钱赢回来不可。

到赌场赌钱的人都说,赌场里面有〝小鬼〞,新手刚赌的时候,〝小鬼〞们眼生,或者故意让你上钩,所以一般都是赢钱,等它们熟悉你了,你的赌瘾也培养成了,就是你开始输钱的时候了。

有一次,陈静身上带了1万5千美元现金,从10块钱的筹码压起,还是压的〝庄家〞,可是这回〝小鬼〞看上了她,竟然让她碰上了特长的长〝閒〞。陈静只感到一种不服输的倔强情绪控制着她,让她愚蠢地使用了赌场上的大忌:双倍投注。

从10美元开始,输了下次是20美元;再输了就下40美元……可是陈静的运气实在是不好,那天她碰到了16个〝閒家〞赢。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她买的1万5千块筹码全部输光。

就这样,陈静越陷越深,直到她把银行里的钱输得只剩下2美元。就开始借高利贷,没人借给她了,就再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有时情急之下还动用公司的售票款,然后拆东墙补西墙。为了借钱,她谎话连篇,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想从哪里再借来钱去赌场赢回来。到最后朋友都远离她而去,没人敢接她的电话。

一天,国内的老母亲打来电话问她买房子的事情,她不敢告诉实情,只能撒谎说:〝房价涨得厉害,现在买不起,等降价再买吧。〞

她开始了从来没有过过的节衣缩食的生活,减少吃饭,或者在超市买那种一美元一大包的处理菜。

欲罢不能


到底什么是让赌徒上瘾?有人说是金钱的诱惑;有人说是〝差点就赢〞的心理促使;有人说是灯红酒绿的环境吸引;有人说是肾上腺素和内啡肽的刺激作用。赌客常说,输钱都从赢钱来。所以澳洲赌王何鸿燊说〝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

〝我感觉那就是一种魔,它控制着你,自己是戒不了的。〞多年之后,陈静对友人说。〝我也知道不好,就像你问抽烟的人,知不知道抽烟对身体有害,谁都知道,但是那种‘瘾’上来之后就没有理智了。〞

陈静亲眼见过一个年轻的老板,手里掂量着几个黑色的筹码,表情麻木地对她说:〝你看我手里,这是一家餐馆的钱。〞这个福建小伙子原来是一个老板,卖了自己的餐馆来赌博,就剩下了这么几百块钱。

有一段时间,赌场里经常看到一个台湾人。这个人很阔绰,赌钱的时候身边总是买几个陪玩的美女。一开始这样的美女他身边带3、4个,后来就变成1、2个,最后,就剩下他自己来赌了,再后来,他人就不见了。人们传说,这个人输掉了几百万美元,消失了。

也有一群似乎永不消失的人。一个广东人,赢过6万美元,还不满足,又来赌。这也难怪,谁看见有赌徒见好就收的呢?能那样做也就称不上赌徒了。最后,他在一天之内把6万美元全部输掉了。这个人加入了天天混赌场的〝跑车族〞。他告诉陈静,已经托人跟大陆的家人说他死在美国了。

在陈静的外债欠到6万多美元的时候,她已经众叛亲离,没人理她了。她开始绝望,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来又想,回国去吧,还有爸妈管她。

她最后下了决心,给70岁老母挂了个电话。〝妈妈,我不是买不起房子,是我把钱都赌光了,我还欠了大量的外债。〞

妈妈毕竟是妈妈,替她还清了所有欠款。最后妈妈劝她说:〝你再想赌钱的时候能不能想一下妈妈?〞

〝好!好!妈妈,我发誓,我身上不带钱,就带10块钱!〞陈静嘴上应付着,心里感到无力。她知道,她戒不了。赌瘾上来的时候,她能想起谁啊?想谁又有什么用啊?

妈妈让她把赌场的工作辞掉,宁可和爸爸一起养她。可是又不敢给她寄钱,怕她都去输掉。陈静心里愧疚,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女儿,她也想戒赌,可是戒不掉啊。

最后,陈静想起了宗教,她知道宗教不让人赌。有一天,她走进了八大道的教堂,把希望寄托给里面的神父。可是,人家讲经的时候,她却在里面睡觉,根本听不进去,还是喜欢赌。睡了两天之后,陈静离开教堂,又回到了赌场。她从此对自己戒赌彻底绝望了。

好运降临


就在陈静麻木不仁又生无所恋的时候,有一天,她在八大道上碰到了一个叫萍姐的法轮功学员。萍姐跟她说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和退党大潮,劝她退党。

〝我退。〞陈静爽快地答应了。她在国内实权部门春风得意的时候,像大多数人一样想当官、往上爬,入党是必经之路。但是共产党是什么东西她心里很清楚。

之后不久的一天,真像法轮功学员说的那样,退了恶党后幸运之神就降临了。她在赌巴上捡到了一张《大纪元》报纸,上面说了一个故事,一个打麻将的人在修炼了法轮功之后戒了麻将瘾。

〝要不我还是试试法轮功吧?〞陈静心里一动,又想起了66街那个公园。她那时已经搬了家。她想起,前几年她跟他们学过动作,说来神奇,从那时候起她的甲亢症状就消失了。

当时她的想法是,法轮功对人要求高,她怕自己做不到。现在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要不就跟她们早晨起来炼功吧?

陈静早晨到公园里炼功,有时间和萍姐他们一起学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她请了本小本的书,带在身上。不知不觉中,好运向她走来。

心中的感恩


在修炼法轮功以后,陈静成功戒掉了赌瘾,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陈静每想到此,心里就充满了感恩:〝赌瘾是很难戒掉的,我是有切身体会的。只有威力无边的大法才让我戒了赌〞,〝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金神赌场的大厅有两层门,两层门中间有个过道,里面有长椅供客人休息、等人用。陈静炼了法轮功后,在赌巴的工作之余,就经常坐在那个长椅上看书。

有几次,当她把客人送进去之后,心里也感到有些痒,她就想想书上的话,对自己说:〝这是对我的考验。〞转身来到大厅外,把书拿出来,在椅子上读一讲《转法轮》。看完书后,回到大厅,看到霓虹灯下、老虎机前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们,她在心底里发出感叹和同情。

在不知不觉中,就像春雨润物,陈静不知哪一天忽然发现,自己怎么一点也不想赌了?想起自己输进去的那二十来万美元,那种一想起来就斗志昂扬〝想赢回来〞的心,消失得无影无踪。《转法轮》书里讲:〝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争不来。〞 陈静心平气和地想着,输掉的钱,都是以前自己非法所得,不属于自己。如果真赢了钱,那才让她心里不安呢,因为她现在知道了,〝不失者不得〞,不是自己的钱弄到手就得用宝贵的德来交换。

陈静感觉,炼法轮功并不像她当初想像的那么难,她只要按照书中教导的去做好人,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起着变化。当她炼功时,她能感到全身有种黑黑的不好的物质离她而去,直到完全消失。打坐的时候,即便是单盘着腿翘得老高的时候,她的身体都轻得往上飘。

自从炼功之后,她从早晨一睁眼就开始笑,走在大街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直想问他们:〝法轮功这么好,你们怎么不炼呢?〞

除了偶尔做零工,她把剩下的时间放在做义工上,告诉人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有时候,在寒冷的冬天出去做一天活动,她也不感觉冷,不觉累。她经常看着漫天的大雪,心里暖融融地想:〝我一个曾经身陷毒瘾不能自拔的人能够得度,是多么幸运啊!世人啊,睁眼看看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啊;等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后,你就会觉得,这世界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重获亲友信任


法轮功讲〝真、善、忍〞,陈静自己受益之后,就想把大法告诉别人。她就在去赌场的路上,给乘客们播放《九评共产党》等。家里人和周围亲密的友人都看到了她的变化,那些原来怕她借钱而远离了她的朋友们又回到了她的身边,支持她炼功。

她一个最好的朋友跟她说:〝姊姊,我看你炼法轮功之后越来越善良了,这法轮功真好啊,好好炼。〞父母也打来电话鼓励她:〝你觉得好就炼,我们支持你。〞

陈静发现,自从她真正修炼开始,好运就接连不断。女儿换了个好工作;妈妈也给她汇来钱,让她买房。2012年,陈静在法拉盛买了栋三层的楼房。

〝其实人人心里有杆秤,国内那么诽谤法轮功,可谁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真正的好人。〞陈静对友人说,〝我妈妈以前哪里敢给我汇这么多钱买房,不得都让我给输光了?可是现在,她就这么信任我。〞

弟弟也给她钱,她怎么推都推不掉。她说,她现在不需要钱了。自从买了房,她就把赌场的工作辞掉了,把房子出租出去,除了缴地税,自己的房租也赚回来了。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任浩)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