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间谍〞关露的悲惨人生

文章分类: 私密档案
更新时间: 2017-06-19 04:13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关露是与张爱玲、丁玲、苏青齐名的民国四大才女之一。(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7年06月18日讯】关露是与张爱玲、丁玲、苏青齐名的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她外表柔弱、文质彬彬,被周恩来派谴去汪精卫特工总部做了一名〝汉奸〞,之后她又打入日本情报机关,成为〝文人汉奸〞,多次窃取情报,保全中共。但中共夺取政权后,为掩盖通日丑闻,不承认关露地下党员的身份,使她一生背负〝汉奸〞骂名,还被关入监狱。1982关露被平反后,当时已年逾75岁病痛缠身的她,最终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离开这个冷漠孤寂的人世间。


春天里来百花香。郎里格朗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朗里格朗朗里格朗。穿过了大街走小巷,为了吃来为了穿,昼夜都要忙。朗里格朗朗里格朗。没有钱也得吃碗饭,也得住间房,哪怕老板娘作那怪模样。

这支叫《春天里》的歌,曾经传唱全国,是1937年拍摄的电影《十字街头》的插曲。写曲的贺绿汀很出名,而写词的就是关露

关露原名胡寿楣,1907年出生在山西一个书香门第,从小深受家学熏陶,又在国立中央大学学习过哲学、中文,与张爱玲、苏青、丁玲齐名,是三十年代上海文坛〝民国四大才女〞之一。

关露爱写新诗,她1936年写的《太平洋上的歌声》,发表后一举成名。她参与过刊物《新诗歌》的编辑工作,参加过丁玲领导的〝左联〞创作委员会的工作,参加过任钧、蒲风等人成立的〝中国诗歌会〞的活动。

加入中共地下党派做汉奸


1932年春,关露加入中共地下党,这一选择改变了她的命运,也造成了她一生的悲剧。

1937年上海沦陷后,关露奉中共之命留守上海孤岛。1939年深秋,关露接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叶剑英的密电,要她〝速去香港找小廖接受任务〞。小廖就是当时住在九龙的廖承志,藉着他父亲廖仲恺的名声,隐蔽在香港为中共地下党搞特务工作。

关露到香港后,见到了廖承志和潘汉年,后者是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在廖承志的领导下工作。关露的顶头上司是吴成方(曾任中共中央社会部上海地区负责人、八路军驻沪办事处情报系统负责人等职),他与关露单线联系,直接领导关露工作。

中共给关露的任务是打入上海汪伪〝76号〞特务机关,充当中共与汪伪政权特务头子李士群之间的联络人。当时李士群与中共暗通款曲,提出由关露的妹妹胡绣枫与他联络,因胡绣枫曾对李士群有救命之恩,李信得过,但胡绣枫另有任务,潘汉年遂决定改派关露接近李士群,除获取情报外,还要对李进行策反。

潘汉年对关露说,〝今后要是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是辩护,就糟了!〞关露无条件地接受了任务,回到上海与原来左倾文化界朋友断绝来往,为了利用色相在上海打开局面,关露特地去整容,垫高了鼻梁。虽然已有思想准备,但真正做起汉奸来,朋友、亲人对她的轻视、不屑,让关露难堪之余,还得强颜欢笑陪着李士群四处交际应酬。

事实上,汪伪特务机关的两大头目李士群和丁默村都曾经是共产党党员,而李士群更是曾被中共派到苏联接受特务训练。李在主持汪伪特务机构时,也和当时的共产党有私下联系。

关露打入76号当了李士群的秘书,李也猜到她是中共地下党员,但他决定利用关露的地下党关系。随后关露促成了潘汉年与李士群会面,这直接导致潘1955年被打成〝内奸〞,被秘密逮捕后判刑。

1942年,中共特工系统另外派人与李士群联络,关露如释重负,向中共提出到延安或去新四军。但她想不到中共派给她的新任务却更加不堪,要她:进入日本文化界,扮演汉奸文人的角色,为中共搜集日本方面的情报。

为了中共的利益,关露牺牲了自己的名誉,进入日本大使馆和海军报导部合办的《女声》杂志任编辑。由于她精通日文,很快成为核心,由编辑而后任主编,并为一些左翼作家提供了平台。

1943年8月,日本在东京召开第二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在上级领导吴成方指示下,关露赴日本参加了大会并发言,消息见诸报端。

关露虽然服从中共的安排当了汉奸,但间谍的工作使她的神经非常紧张,同时还承受着同胞难堪的眼光,她因此出现严重的神经衰弱,并开始出现幻觉,身体非常疲劳,情绪异常悲哀。

是年秋,关露给在重庆的妹妹胡绣枫写信,暗示想去根据地。胡绣枫向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负责人邓颖超汇报。邓颖超派人转告,中共上海地下党仍要关露留在上海为党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后,军统在上海大规模抓捕汉奸,关露被送至新四军控制下的苏皖共区,至此关露红色间谍的生涯宣告结束,但她的噩运也从此开始。

中共掩盖通日丑闻牺牲关露


来到苏皖共区的关露,迎接她的却是一连串的误解和羞辱,关露被人视为〝汉奸〞,这使她精神大受刺激。关露与日本人打交道是中共的指示,中共却不愿为她洗脱罪名,因为这不光彩。

抗日战争结束后,作家楼适夷在淮阴共区遇到关露,亲眼见到〝她身体不大好,神情不安,一日上街去新华书店被沪来青年发现,大呼‘捉女汉奸’,惊惶失措,经公安警保护回来,神经失常。〞

关露还多次要求发表诗作,却被《新华日报》社长范长江要求她换一个署名,说如果共产党报纸上出现关露的名字,就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有人会以此为口实攻击共产党。

关露的朋友这样劝她:〝你为什么不能让人们把关露这个名字忘掉呢?你应该考虑党报的荣誉,不要去考虑你个人的荣誉。〞关露当场失声大哭。

随之而来,关露失去的不仅仅是荣誉,还有爱情和终身的幸福。

关露曾恋爱过两次,都不成功,后来因为做间谍又单身了十几年。她第三个恋人是中共建国后的外交高干王炳南。两人相识于抗战前夕,1946年两人再度相逢后,王炳南已与其德籍妻子王安娜离异。39岁的关露与王炳南感情发展迅速,很快就到谈婚论嫁的程度。

当时王炳南为国共谈判中共代表团成员(周恩来为团长),可常乘军调处飞机来往南京与苏北中共根据地。一次王炳南欲乘飞机去看关露之前,按中共的党组织原则向周恩来夫妇汇报了与关露的恋情。周氏夫妇认为两人结合会对党不利而表示反对,邓颖超还赶到机场将王炳南留了下来。

邓说,〝恩来和我反覆研究,认为关露是个好同志,但由于她的这段特殊经历,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不好的名声,群众以为关露是文化汉奸,而你又是长期搞外事工作的,群众都知道你是共产党。如果你们两个人结合,将会在社会上产生不好的影响。〞

为了中共的利益,王炳南服从了党的需要,向关露写了绝交信,并说明了原因,这对关露是致命的一击,关露只有自己吞下苦果。从此这位曾经相当浪漫的女诗人封闭了她的感情世界,再不谈感情事,心如死灰,形单影只地苦度下半生。

数次运动被当作汉奸迫害


此后,因为这段汉奸经历,关露不断地受到政治审查、拘押和监禁。从苏皖共区的整风运动、反胡风运动、潘汉年案、57年反右直到文革,每次她都是〝运动员〞,一共关押被捕4次,前后坐牢十余年,多次精神陷于崩溃的境地。

1949年,关露回到北京,她先后被安排在华北大学三部、铁道部总工会创作组工作。1951年,她写的小说《苹果园》被陈波儿(文化部电影局负责人)看中,将其调入电影剧本创作所从事写作。

1955年初反胡风,关露受牵连,再次被审查。4月,毛泽东亲自下令秘密逮捕潘汉年,潘左右申辩,结果是〝不杀,但要判无期徒刑〞。为什么?为了封住潘汉年的口,不让他泄漏当年被毛派遣与汪精卫打交道的事。同样,关露也因此被捕,关入功德林监狱,再次诱发精神分裂症。

1977年汉年死在湖南一个劳改茶场时,还没坐完牢。正应了潘汉年在1955年说的那句〝搞情报工作的都没有好下场〞,当年被他统战过,领导过的文化界人士也纷纷遭殃。仅上海一地,受潘汉年株连而被逮捕的就有800多人,受处理的100多人。

平反后自杀身亡


1957年3月末,关露获得释放,回到电影剧本创作所工作。不久〝反右〞,关露又受丁玲牵连,要交待问题。58年初,电影局领导要求关露退职,她失去了工作。

1960年代初,情况有所好转,关露向中宣部写报告要求工作,中宣部转文化部处理,文化部将她安排到商务印书馆。文革爆发后,67年,她又被〝中央三办〞抓走,随即关入秦城监狱,75年方才得到释放。

出狱后,关露未返回原工作单位,而是一度被送入养老院。后来她又回到位于香山农村的小屋居住。

1980年5月,关露患脑血栓,经抢救脱离危险,但记忆力受到严重损害,手不听控制,拿笔写字也成问题。此后,为便于治疗,关露离开香山,回到北京城内的机关宿舍,居住在一间仅有十平方米的小屋。

1982年3月,中共中央组织部作出《关于关露同志的平反决定》,为其平反。同年12月5日,关露写完了回忆录和有关回忆潘汉年的文章,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药离开了人世。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