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709大抓捕两周年 多少律师遭受酷刑?

【热点互动】709大抓捕两周年 多少律师被酷刑?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7-07-12 23:21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07月13日讯】【热点互动】(1634)709大抓捕两周年 多少律师被酷刑?


刚刚过去的7月9号,是大批维权律师被抓捕的709事件两周年。这两天大陆维权律师王宇发表公开信,首度披露了她在被监禁时期受到的虐待和酷刑,并且在公开信中声援失踪了两年的王全璋律师。而在海外声援维权律师的努力一直在持续,7月9号一些人权团体在美港台三地举办了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来彰显这些律师的勇气和抗争。那么王宇、王全璋这样的维权律师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受到如此的迫害?709事件对于中国社会又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刚刚过去的7月9日是大批维权律师被抓捕的709事件的二周年,这两天,大陆的维权律师王宇发表公开信,首度披露他被监禁时期受到的虐待和酷刑,并且他在公开信中声援失踪了两年的王全璋律师。

海外声援维权律师的努力也一直在持续,7月9日,一些人权团体在美、港、台三地举办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彰显这些律师的勇气和抗争。

王宇、王全璋这样的维权律师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受到如此的迫害,709事件对于中国社会又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你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连线的原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滕彪律师您好。

滕彪: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那些恶魔绝不仅仅是残忍的预审和主管,还包括那些看守我的小姑娘,都是20左右岁的年纪,正值花季,但我不知道,小小年纪的她们为什么会那么的邪恶。〞

7月9日,中国维权律师王宇,也是709事件第一位被抓捕的律师,自去年8月获取保候审后,一直被中共当局软禁在内蒙古。这是她首次公布她在狱中遭到酷刑虐待及被迫认罪的过程。

〝那时,我是被划在一个大约40cX40c见方的小方框内,我被要求每天必须老老实实坐在小方框里一动不能动,只要我的腿脚稍微有一点出了那个小方框,就会被她们提醒或殴打。〞

戴着手铐脚镣,不让睡觉,狭小的空间,王宇被迫认罪。

〝709大抓捕〞事件,是由2015年7月9日起,大陆不同地区的维权律师、律师助理、维权人士、家属等,突然遭公安局带走。

余文生律师认为,709事件的起因,就是2015年5月的庆安事件,访民徐纯合被警察击毙,20多名前往声援的公民和提供法律援助的维权律师,先后被警方拘留。维权律师发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联署声明,并获得660名律师签名支持。

王宇律师在信件中写道,〝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我们新增了两个文字互动的渠道,希望您能尽量用文字跟我们互动,一是通过手机提问,号码是:347-903-8806;您也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直播,同时在YouTube上跟我们文字互动。

滕彪律师,我想先请问您,您在国内跟这些律师也都是有过接触,也都比较熟悉,王宇律师是第一个在709案件中被抓捕的律师,去年8月被释放;今年、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她首度发声。您觉得她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发声?另外,她在公开信中描述受到酷刑的经历,您看了之后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滕彪:好,她选在〝709〞整整两周年的时候发声,应该也是有她的考虑。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正是从王宇开始,中共开始了对维权律师的大规模抓捕,王宇和其他的一些人权律师、其他的一些维权人士一样,有一些在酷刑之下,或者是在压力尤其是对亲人、对孩子巨大压力之下被迫认罪、被迫妥协。首先,从他们一开始妥协,他们被迫认罪,我们就很清楚这不是他们真实的想法;这一定是被迫的,受到酷刑之后的选择。

另外,从他们认罪那一天起,他们就很愧疚,希望能够在合适的机会能够去公开的发声,能够去讲出真相,所以我也非常钦佩王宇能够在这个时候讲出真相,她关于自己受到酷刑的这些描述,当然我作为人权律师了解到很多很多人的这种酷刑的细节,从中共的这样一个政权之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这个并不是特别的震惊。

但是王宇本人所受到的酷刑,虽然在她公布之前我们无从去猜测,但是这个酷刑的细节、酷刑的过程,虽然她描述起来也就那么几句话,但是作为一个也曾经受过酷刑的人我是感同身受,5天5夜不让睡觉,7天7夜戴手铐脚镣,包括固定姿势在一个很狭小的地方不让动,是极其残酷的,极其难以忍受的。

主持人:谢谢。横河先生,我们来谈一谈王宇律师做了什么。因为当时中共官媒对她是有些抹黑,其实到现在为止,我看有的时候听众或者观众还会说,她当时有围攻法院,或是咆哮公堂。到底当时王宇律师做了些什么?您跟我们谈一下。

横河:王宇律师在〝709〞被抓之前,也就是在7月上旬,现在所知道公布她辩护的最后一个案子是给一个法轮功学员辩护,所谓的〝咆哮法庭〞、〝咆哮公堂〞就是在那一次,她是忍无可忍。她的当事人也是一位女性,曾经被虐待,而且是被非常残酷类似于性虐待的情况,当时她的当事人在法庭上就把事情揭出来,王宇律师是忍无可忍,确实在法庭上就公开指责法庭和法官。

只要是还有一点血性,是个人,这个时候都会忍不住,错应该是错在法庭,错在关押她的过程和对她的当事人施行酷刑。当时是把王宇从法庭三楼拖下来,一直拖到马路上,把她扔在路上;就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这是我所知道她代理的最后一个案子。

当局为什么把她作为第一个下手的目标肯定有很多因素在,跟她所代理的案子,跟她在代理案子当中所见到的严重司法不公的情况下,她绝不妥协,一定把它指出来。

主持人:仗义执言。

横河:这对于中共的法庭系统,对于官方所谓司法系统的人,是非常不能容忍的,当然有可能第一个抓她是巧合,但也不见得就是巧合,很可能是故意安排的。

主持人:滕彪律师,您怎么看?相信您在国内跟王宇律师也有过接触,跟我们谈一谈您所了解的王宇律师的为人,另外,您觉得为什么中共把她视为大敌?

滕彪:好。王宇的经历和其他维权律师相比有一点特殊性,她最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是她作为一名受害者,被天津的法院判刑,然后完全不认识的人权律师去为她辩护,去声援,她出来之后,非常感激这些维权律师,也认为这些维权律师们做的事情非常正义,非常有价值。

后来王宇律师非常勇敢也非常勤奋地投入到人权工作,不辞辛苦地投入一个又一个的人权案件当中,包括一些知名的比如曹顺利案、伊力哈木案、范木根案还有建三江案等等,她都有参与,表现也是非常勇敢;还有参与到一些女权的抗争活动当中,而且她代理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案件。在中国,法轮功案件应该是敏感案件当中最敏感的类型之一,她代理大量的法轮功维权的案件,在国内还代理一些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这都是只有极其勇敢、极少的律师敢于做这样的事情。

我和王宇律师在北京和在中国其它地方有很多接触,比如曹顺利案,我也曾经和她有一些讨论,了解曹顺利案的一些内情;还有一些研讨会、一些培训班上也是和她有接触。我的感觉她是一个非常阳光、非常友善的律师,从她代理的这些案件表现来看,她是非常勇敢的。

刚说到她咆哮公堂,这个恰恰不是她违法,而恰恰展现了她嫉恶如仇,对公权力、对邪恶行为的不妥协和抗争。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们知道王宇在公开信中描写酷刑。我的一个问题是,一般律师都是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影响力的人群,中共为什么要对律师施加酷刑?另外她还提到,虐待她的人中还有20岁花样年华的少女,为什么这些人也能下得了手?

横河:这是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对律师?因为这一次〝709案〞是针对律师群体,不是针对哪一个律师。针对哪一个律师的一些酷刑或者是殴打或者是怎么样,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很多律师都经历过,我看滕彪律师在给王博案他们三人辩护的时候,也曾经被殴打过。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共已经把所有的司法系统都放在它一边了,公、检、法算是一家人,由政法委管着,唯独由于职业特点,立场应该站在当事人这一边的是律师群体。

律师群体有相当一部分人也被收买了,或者被拉到那一边去了,但正是因为从业的人在寻找自己职业的时候,有很多人是出于正义感,司法正义,才投入律师行业。同样是同学,要是两个人一个有正义感,一个没有正义感,如果他们加入司法系统,没有正义感的这个人多半会去当法官或者是当警察,有正义感的这个人可能就会去选择当律师;当然不是绝对的,很多人后来才发现也会转,但是会有这个倾向,寻求正义感的人容易去当律师。

而律师行业本身有一个特点,所有被圈在一边的公、检、法、司全都是吃政府饭的,只有律师是吃当事人饭,就容易产生怎么呢?不是说〝对抗中国的司法系统〞,实际上是捍卫中国的法治;真正的律师、维权律师、人权律师群体是真正试图捍卫中国的法治,想让中国走上法治,而对于中共来说,就非常仇恨这个群体。因为它宣称中国是有法律的,要不然它不会定这么多法律条文、不会设这么多机构,还像模像样,还开法庭,它是想让世界、让中国人都认为中国是有法律的。

偏偏就有这么一个群体是钻研了法律,而且专门在法庭上就用中国的法律去跟他们讲道理、去辩论,也就是说,这个群体最能够把中共〝假法治〞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主持人:视为眼中钉。

横河:所以这才是眼中钉。比如其他人在海外,它可以说〝这是海外敌对势力〞、〝敌对势力支持〞的或者是怎么样,但是对于在中国大陆又是在司法系统里面的律师,用中国的法律来揭露中国没有法治,这对它来说是最丢脸的,所以在所有的群体当中,可能中共最想打压的就是维权律师群体。

主持人:司法体系的。

横河:只是它长期以来可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者是它不敢,在这个时间就做出来这一步。当然在这之前,它是什么考量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它确实是一直这样考虑的。

再回到第二个问题,这些20岁的女孩为什么会这样子?!其实这些人也是警察,什么人去当警察?中共是奖恶惩善的系统,有动机、要报名到那个地方去的人本身就有恶的成分。比如说,一名优秀的学生干部,他一直是整人的;学生干部就得整其他学生啊!像海外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他就专门汇报别人啊!

这些新进年轻警察认为这是对的,他才会去干这一行,干了这一行出来以后,从实习开始或者从教学开始就是党文化那一套系统的灌输,他比一般人要严重得多,比社会上严重得多,进入这个体系以后如果不是这样的就淘汰出去了;不要很长时间,几天、几个月、一年或者是他一去就适应了。只有这种人才能在这个系统里面待下来,这个系统就是当人完全丧失人性的时候,就会在里面如鱼得水。这就是为什么看上去他是二十多岁,其实他已经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了。

主持人:是,被浸泡了!我们很快再谈一谈王全璋律师的情况。滕彪律师,我们看到王宇律师在信中也提到,王全璋律师是唯一迄今为止失踪了两年,大家都不知道他的音讯。就您了解,王全璋律师一般是做什么样的案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另外,您认为失踪两年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滕彪:王全璋也是非常活跃、非常勇敢的一位人权律师,被抓的这些〝709〞律师当中,据我了解,他是代理法轮功案件最多的,或者说,他所代理的大部分案件都是法轮功案件,在中国这样的背景之下这是非常勇敢的。

当局对敢于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敢于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人非常非常恐惧,也非常痛恨,从王全璋在2015年8月份被抓到现在,没有任何一点消息,他的律师、他的家属都完全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彻底失踪了,一个大活人就人间蒸发了!

我们当然不知道王全璋到底现在是什么样、被关在什么地方、过去两年他到底遭遇了什么?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但是从〝709〞被释放的律师所披露的情况来看,可以说王全璋受到酷刑是百分之百毫无疑问的,而且有可能受到更加残酷的酷刑,像李和平、吴淦(屠夫)、李春富等他们所受的肉体酷刑、精神酷刑可能王全璋都有遭遇,而且还有强制喂药。

为什么单独王全璋没有任何一点消息?我们猜测一种情况就是他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完全无法见人,不但无法见他家属指定的律师,连官派的律师都不敢让他见,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当局完全无法公开他的消息,也不敢让他上电视认罪,他可能已经被打得、折磨得不成样子。我也是非常非常担心他的情况。

主持人:是。我想请问横河,王宇在信中提到这么一句话,她说,〝709案〞之后,更多人权律师站出来,壮观的情景堪比韩国电影《辩护人》。您怎么看她的评论?反而让更多的人站出来了!

横河:对,中国维权律师的出现有一个过程,最早的时候中国维权律师很少,后来逐渐开始增加。讲到所谓〝维权律师〞最早的一批,郭国汀律师曾经说过他们那一批有几个,也是分别有的被抓、有的被怎么样了,他算比较早一些的,普遍都代理过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我想主要原因是,作为维权律师一定是有正义感,看到社会不公他要讨个公道来。这样的话,所有维权律师接的案子都是些非常弱势群体、信仰团体或藏人等,像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还有法轮功学员的案子。由于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的最大群体,所以不可避免要接到。

主持人:可能当时的案子非常多。

横河:对。一旦走上这条路以后,他一定会触到中共的痛处,这是维权律师的整体情况。

随着这类案子接触多了(早期大家不让接触),这一点,腾彪先生他们做了非常重要的起头作用。2007年,6位北京律师包括李和平、包括滕彪,他们给王博和王博的父母一家三口作辩护,当时写的一篇非常好的辩护词《宪法至上,信仰自由》,也有一个版本《宪法至上,信仰无罪》,就把中共迫害法轮功过程当中所有的非法、没有法律基础,阐述得非常清楚,这么一来,逐渐就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在这之前,高智晟律师写了三封公开信给中央,后来他的经历大家都知道了。这一来,这个事件就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知道以后,当局不仅打压法轮功群体,也开始打压为他们辩护的律师,这样,事情在同道之间就传出来了,有很多个体接触过这类案子的人慢慢发现,不仅他一个人;也有很多其他人。所以就越来越多。

很多律师发现这是一条防线,如果要是认可中共(不可能所有的案子都会认可它),必然总有一天要触到底线,必然总有一天自己会轮进去。所以越来越多的律师可能就意识到了,第一,他接触到这些案子,知道不公太多;再一个,如果不站出来的话,将来轮到自己就没有人替自己站出来了。这话已经讲过很多遍。

主持人:而且就像您说的,他碰到一些案子触动到它的底线。

横河:对,所以后来就有越来越多。这一次确实王宇律师就谈到,很多人、很多律师加入进去参加营救他们的行动,这才使得他们在关押情况下的状况好转。我觉得这个比喻非常恰当。

韩国这部片子《辩护人》确实很值得一看,当辩护人自己去为读书会、为学生辩护案子的时候,大概在釜山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接这个案子,其他人全都不接,他是偶然接的,为了报恩接这个案子。到他被抓的时候,釜山142名律师有80多位站出来为他辩护,然后很快、不过多久,韩国军人统治就被推翻,就走向民主了。这是历史趋势,中国完全就像《辩护人》电影一样,在重现。

主持人:滕彪律师,刚才横河先生提到,你们2007年为王博辩护的案子,因为您是当事人,能不能请您谈一谈您当时的心情,为什么您愿意接这个案子?另外也请您评论一下,维权律师的情况反而使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和作用?

滕彪:我是从2003年前后介入维权运动,也算是最早的一批人权律师,我们也代理各种各样的人权案件,包括涉及到西藏、地下教会、基督徒的信仰,信仰自由的案件。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在中国是受迫害最严重的一个群体,那我们就要等一个机会来为法轮功辩护,在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遇到这样一个机会,就是〝王博案〞。

首先,它是曾经上过《焦点访谈》的案例,另外有3个被告人,按照中国的规定,我们可以有6个律师同时代理这样的案件。我和李和平、黎雄兵等我们6个律师就商量,一定要写一个非常经典的辩护词,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要在法庭上宣读这个辩护词、我们要在庭审结束之后向全世界公开这个辩护词,所以这个辩护词要非常下工夫。

我们在研究案情之后,因为法轮功的案件,它就是一个黑白分明,就是中共迫害信仰、迫害基本的宗教活动,我们花大量的精力去研究辩护词,从国际条约、中国宪法,然后到刑法、所有的法律、法规都过一遍,一方面是彻底颠覆了中共来迫害法轮功的法律基础,指出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同时也揭露了法轮功学员普遍受到极其不人道的酷刑,这是〝王博案〞的情况。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权律师参与维权运动,从2003年到〝709〞这十多年,维权运动的发展还是相当快的,人数从2003年的几十个人,到后来几百人甚至近千人。维权律师群体在整个中国的社会当中捍卫法治、捍卫人权起到了非常活跃、非常突出的重要作用。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是中国首届人权律师节的发起人之一,通过这样的声援,您想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和影响?

滕彪:在〝709〞二周年之际,我们发起这样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热会、中国人权律师节,就是要纪念中国人权律师的勇气,来纪念他们的付出,同时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来推动国际社会继续持续关注中国人权律师和中国人权状况。

主持人:非常感谢滕彪律师跟我们连线,也感谢横河先生的精采点评。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