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扶贫〞乱象 1000万六层〝拔毛〞仅剩300万

文章分类: 社会
更新时间: 2017-07-31 06:27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贪腐官员利用各种机会中饱私囊,甚至将〝黑手〞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活命钱〞。(微博图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7月31日讯】中共贪腐官员利用各种机会中饱私囊,在〝扶贫〞项目中〝雁过拔毛〞乱象惊人。近日,陆媒曝光多起中共〝扶贫腐败〞案例,其中湖南省花垣县申领的1000万元扶贫资金,经过六层〝拔毛〞后仅剩300万。


《法治周末》近日报导,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以综合治理耕地水土流失项目的名义,申领到1000万元财政资金,从项目招标到项目验收,在经过六层〝拔毛〞后,其中677.99万元涉嫌被骗取,〝拔毛率〞高达68%;原规划治理的303公顷水土流失面积,最终完成度不足23%。

从该项目招标伊始,时任花垣县水利局局长的石某就盯上了这只〝肥燕〞。他伙同时任张家界市粮食局法规科科长胡某通过操纵招投标的方式拿下该项目,后将工程转包给当地的村民包工头,并通过伪造了监理日志、监理签证等一系列监理资料,完成了项目相关材料的申报。

在该项目实际完工量不到三分之一时,石某又伙同时任该县水保局副局长的麻某向他人购买了一整套虚假的竣工结算资料,同时又通过向时任湘西州某局科长的王某送了4000元红包后,拿到了虚假的投资评审报告。

最后,该工程通过了省、州、县三级验收组的验收,并评定为〝工程质量达到良〞。

一个县级的扶贫项目,遭遇了前期运作、工程转包、工程监理、伪造资料、评审验收和收送红包礼金的层层〝拔毛〞,省、州、县多个层级的官员涉案其中。

事实上,上述扶贫项目中〝雁过拔毛〞的惊人乱象,仅仅是中共扶贫腐败中的冰山一角。

扶贫款〝雁过拔毛〞惊人


近年来,中共高调鼓吹〝扶贫〞政策,但在〝扶贫〞项目中,不断曝出官员为骗领资金花样百出的荒诞事。

1月份,网传视频披露,山东省某村庄的村民收到县里发放的千元人民币扶贫款,当上级官员走后却被村官收回800元。

湖南某镇财政所副所长〝雁过拔毛〞的贪腐程度令人震惊,在两年内冒领2万余户农户的补贴金,最少的一笔竟为1.45元。

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鳌江镇鸟坑村村民高乃闸说,2014年他领到8,000元危房改造补助,2016年突然有几个检察官找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危房改造款应为15,000元,被人吞了将近一半。

根据官方发布的信息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年初至今,各地曝光的扶贫领域典型案件就有140起,涉及湖南、四川、吉林、河北、新疆、重庆等18个省市。在这些案件中,涉案金额少至数十元,多则上千万元。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纪检监察部门共处理1.95万人,各级检察机关处理1892人,审计部门处理153人。仅广东就处理了多达1,006人。

据广东省纪委7月30日通报,广东贫困人口超过176万人;2016年省级财政就投入脱贫攻坚资金81亿多元,启动超过13,000个项目,然而一段时间以来,扶贫领域中虚报冒领、克扣私分、挪用贪污、失职渎职时有发生。

通报称,从2016年至2017年6月底,该省排查出扶贫领域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有3,472项,有1,028件立案,党纪政纪处分1,006人,有84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南方都市报》此前曾在一篇社论中说,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自20世纪90年代后不断上升,虽然其表面原因是〝物价的不断上涨、社会保障措施的不力、房价的频频攀升、就业形势的严峻、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对贫困之中〞,但根本癥结却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