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文革初期 19岁女生上书毛泽东退团

文章分类: 中国禁闻新闻
更新时间: 2017-09-18 05:55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07月18日讯】文革初期,当红卫兵陷入狂热之际,却有一个19岁的女学生上书毛泽东,指出文革谬误。她为此几乎付出生命代价,却不改初衷。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王容芬的故事。


1966年8月18号,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首次接见红卫兵,接受了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头子宋彬彬献上的红袖章。毛泽东还鼓励宋彬彬,不要文质彬彬,〝要武〞。尽管十几天前,师大女附中红卫兵刚把副校长卞仲耘活活打死。

当天林彪还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代表毛泽东和共产党中央肯定红卫兵的活动。林彪说,要把文化大革命看作一场战争,鼓动红卫兵坚持到底,砸烂旧世界。

广场上百万红卫兵热血沸腾,但有一个19岁女学生却没有失去理性,她就是当时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系就读的王容芬。

黄万里教授女儿黄肖路:〝因为王容芬是学德文的,所以她看的法西斯,希特勒上台的时候那些文献片,纪录片,电影看的特别多。所以她一看,希特勒搞的那一套和毛泽东现在要搞的这一套怎么一模一样啊。所以王容芬给毛泽东写了那封信。〞

9月24号,王容芬上书毛泽东,信中写道:〝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我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这可以说是文革中最早给毛泽东的上书,时至今日,虽然旅居德国的王容芬自己已经不愿再提起那段历史,但这封信的震撼力仍没有消失。

旅居德国学者王容芬:〝那都是过去老掉牙的事了。但是我最近遇到从国内来的人,还是一家党校的人,其中有人过来说,王老师我是您的粉丝。我觉得这个真不简单。就说明我写那封信对他们有影响。因为最早发表我那封信的是中央党校编的书,叫《文化大革命上书集》,他是按那个年代上的,我那是最早的,所以排在最前边。〞

而这封信在当时的冲击力更大,19岁的王容芬怀着殉道者之心完成了上书。她一共寄出六、七封。

黄肖路:〝她知道这样把信发出去,她肯定要被逮捕和枪毙。所以她还准备好了敌敌畏,把信寄出去以后,她就吃了敌敌畏,准备自杀。结果呢,在她晕倒的时候就被人家发现了,就被送到医院里灌肠,她就没死。没死后来就给她下到监狱里头了。〞

王容芬醒来时是在公安医院,三天后就被送进了宫德麟模范监狱,后来又转到山西关押。她被列为〝大案要案〞判了无期徒刑。

在被关押期间王容芬受过多次刑,包括狼牙铐、脚镣、背铐等等。但肉体刑罚没能局限精神的自由。即使带着背铐的时候,她也用舌头舔着翻页,读《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书,思考其中谬误,形成自己对世界的认知。

1979年3月王容芬被当局平反,无罪释放。被判刑时19岁,出狱时33岁,她始终没有认罪,对文革的评价随着岁月的流逝反而更清晰。

王容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比希特勒杀犹太人要坏千百万倍。希特勒杀了600万犹太人,共产党杀了多少自己的人?而且犹太人死在毒气营里边是几秒钟的事,中国人死是怎么个死法?那折磨的真是惨无人道啊,畜生都不能那么死的,他叫人去那样死。所以这帮人,剩下最后一个红卫兵不上反人类法庭,真的我也死不瞑目的。〞

和王容芬类似的,还有刘文辉、遇罗克、陆洪恩等人。他们都是在文革初期就洞察其荒唐,并直言不讳。尽管生命被抹杀,但至今他们的名字在中国人心中,仍远远重于文革中那些呼风唤雨之辈。

采访/常春、秦雪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