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被美驱逐留学生 如何变身〝爱国义士〞?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7-09-20 22:50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21日讯】【热点互动】(1664)被美驱逐留学生 如何变身〝爱国义士〞?


日前一位曾经的留美博士生,上大陆的综艺节目,讲述了自己七年前曾经在美国坐牢四个月,后来被驱逐出境的经历。他说自己当时被抓是因为批评美联储,而且说自己后来没有被起诉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事后呢,网友翻出当时的媒体报导,指他说的并不完全符合事实。那么这位学生当时入狱是否是因言获罪,他最终没有被起诉是否是因为强大祖国的介入,而七年之后为什么又要旧事重提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一位曾经的留美博士生上大陆的综艺节目,讲述自己7年前曾经在美国坐牢4个月,后来被驱逐出境的经历,他说自己当时被抓是因为批评美联储,而且说自己后来没有被起诉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事后,网友翻出当时的媒体报导,指他说的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这位学生当时入狱是否是因言获罪,他最终没有被起诉是否是因为强大祖国的介入,而7年之后为什么又要旧事重提呢?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和大家一齐聊一聊这个事件。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横河:你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看一段新闻短片。

2010年4月15日的一通电话,让就读于美国新泽西州史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中国留美博士生翟田田,一度锒铛入狱。

据当年7月2日《纽约时报》援引校方的话说,翟田田当时给学校总机打电话称,他要烧掉学校大楼。随后联邦移民官员和校警共同逮捕了翟田田。

经律师和法官调停后,检方最终把〝恐怖威胁〞罪降至〝小型行为不当〞。

而翟田田也在入狱4个月后,于当年8月〝自动离境〞,返回北京。据ABC报导,翟田田的学生签证被取消。

就在几天前,9月13日的大陆综艺节目《演说家》中,翟田田重提这段被捕经历。

翟田田:〝第二天,我的讲话内容就被登在了新泽西独立日报上,两个礼拜之后,校警就出现在我的公寓门口。〞

翟田田声称,自己被捕,很可能是因为在美国某个听证会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以及抨击〝美联储在全球剪羊毛的金融奴役的本质〞。

不仅将被捕原因归咎于政治因素,有观众指出,翟田田还在节目中,对自己如何涉嫌〝恐怖威胁〞事件的前因后果掐头去尾。

除了家人赶赴美国,这一案件中领馆当时也曾介入,有些大陆媒体甚至将翟田田案作为美国也有〝因言获罪〞情况的力证。

翟田田:〝我之所以能够以无罪的身分从监狱里边走出来,不是因为我个人,而是因为美国受不了天下的舆论,而且它受不了我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支持着我。〞

对此,有文章评论,翟田田把此事包装为政治案件,是利用政治形势谋取个人利益。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通过电话、手机短信和YouTube上的文字互动和我们分享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横河先生,您在新泽西居住多年,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还记得7年前这个案件,因为当时好像媒体也都广泛报导,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横河:这事情就发生在新泽西的史蒂文斯理工学院,他在那里读博士生是第二年,翟田田这个人是2000年到美国来的,已经有9年、10年的样子。

主持人:对,他好像从大一就开始了。

横河:对,在史蒂文斯从大学读到硕士,读到博士,他对美国是很熟悉的。主要是2010年3月份有人投诉他,学校就进行调查,其中也找到他问有关情况,他当时回答:〝None of your business(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态度上相当不好。其实调查的人并不是一下就相信了别人的投诉,而是找他本人核实,但他本人说〝与你无关〞。

主持人:而且好像不只这一件事情。

横河:对,后来调查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类似投诉。结果在3月11日学校作出决定,终止他的学业。学校根据调查,他与很多人涉有纠纷,都是个体,不止一个,但是牵涉纠纷的人都不在学校;学校这么说了一句:都不是学校的教职工。由于这些事情,学校觉得他不合适再在学校里待下去,就终止了他的学业。3月11日终止学业以后,因为他是学生签证,就面临过期的问题。

如果学校决定终止他的学业,很可能他一下子找不到别的学校愿意接收他,而且是因为有问题,学校肯定不会给他出介绍函转学。因为他不是普通转学,所以他很难,那么身分就有问题了,这时候他开始跟学校交涉,跟校长助理交涉。到了4月分的时候,他打电话去学校是想问,要告学校的话用什么程序告;要去上诉的话怎么去上诉。

结果电话打到学校总机,接电话的正好是一名校警,他跟这名校警谈了一阵子之后,他就讲了〝要burn down〞,按照英文说起来就是要放火烧学校,烧楼。校警一听觉得有问题,就去跟另外一个警察讲了,那警察就上报了,上报以后警方就来抓他了。抓他的时候还有一个问题,当时同去的还有一位移民局官员。

移民局官员为什么会去呢?后来我查了一下,在这之前,学校终止他的学业以后,就通知移民局说,他作为学生签证,我们学校已经不担保了。

因为他必须要有学校落脚嘛,学校已经通知移民局:我们已经不管他的签证了。也就是说,实际上就是把他给告发了。

主持人:就是说他已经没有身分了。

横河:对,就没有身分了,这是一个问题。这样就把他抓起来。抓起来以后当然他有很多解释,他很多解释从道理上是讲不过去的;有人说是他英文不好。他的英文几乎跟美国人一样流利。

主持人:他在美国待了很长时间。

横河:所以不存在英文不好。我听到过他用英文讲话的声音,英文非常流利,不是一般中国人读了9年书就能达到的程度,他是在语言方面适应能力非常强的一个人。所以不可能误解,人家不可能误解,没有这种说法的,从英文来说的话,这个理解没有任何偏差,他就是要放火。最后就是以Terroristic threats,有人把它翻成〝恐怖威胁〞,如果用〝恐怖〞的话一定要跟〝威胁〞连上去,但有人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轻罪,所以最好把它翻成什么呢?〝恐吓威胁〞。这样他就被抓起来了。

抓起来之后,就关在新泽西州类似看守所的地方。他自己讲有一次上庭2分钟。我估计,因为我做过陪审团所以我知道,估计这2分钟是什么呢?就是第一个听证;法官把别人控告他的罪名告诉他,然后问他是有罪还是无罪?他回答〝无罪〞,无罪的话就要进入法律程序。

主持人:那就照着无罪的程序走吧!

横河:对,所以他说只有2分钟。我想就是问了〝有罪还是无罪〞?他说〝无罪〞。好,无罪就进入下一个程序。为什么他一直待在里面呢?就是有保释的问题,当时保释金其实不多,2万5千美金,因为他不是美国人,所以法庭要求他把护照拿出来,就怕他跑了。

能不能保释或是留在监狱里?牵涉到这个人跟社区的联系、跟外国有没有联系,一般来说,有很强的外国联系的人不保释;跟社区关系很好,而且本人离开这个地方几乎没法生活的,一般可以保释。钱还不是特别大的问题。

我想,他是一个外国人,另外就是护照拿不出来。他护照拿不出来的原因是什么呢?当时去抓他的时候,移民局把他的护照给没收了,所以他护照拿不出来,这样就待了很久,最后他是自愿离境。〝自愿离境〞实际上是什么呢?就是法庭同意把他驱逐出境,他不反驳、同意这个做法。实际上不叫自愿离境,叫〝自愿被驱逐〞,所以他是自愿被驱逐出境的,自愿被驱逐出境以后才发生大陪审团把他退回去了,然后再到霍博肯(Hoboken)的地方法院,轻罪也免掉了。

主持人:是,我们等一下可以继续谈后面发生了什么。从您刚才讲的其实其中有很多细节。一个案子本身会牵扯方方面面的细节,破空,我们看他在《演讲家》节目里头好像都没有讲,您怎么看为什么人们看了这样的节目就觉得他变身成一个爱国的英雄了?

陈破空:登上安徽卫视《演讲家》电视节目频道的前中国留学生翟田田,他撒谎、编造、隐瞒、扭曲,印证了部分中国人的劣根性,他是部分中国人特质的表现。他在演讲词里面把他在美国遇到的祸事说成两条:第一,他拒绝跟一个白人学生做实验,所以受到校方处理;第二条他说,他发表文章批评美联储,因此被逮补。这两条都是非常荒唐。

他真正的事情是什么呢?除了刚才横河先生说的之外,第一,他性骚扰一位女助教、白人女助教,受到报告,学校对他有纪律处理;第二,当学校要吊销他的学籍的时候,他威胁要烧掉学校大楼,这种恐怖威胁或者恐吓威胁言论,遭到校警和移民局合作把他逮补。这两条他根本只字不提,他居然提了别的原因。

一个在美国的罪犯,坐了4个月牢的罪犯,到了中国居然登上舞台沐猴而冠,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爱国义士〞。这个东西推演下去太可怕了,那凡是在美国犯了罪的,强奸也好、杀人也好,到了中国,都为自己找一个反美的理由、爱国的理由、种族歧视的理由把自己装扮一番,摇身一变就前后完全不一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笑话,天大的笑话。

我想所有在美国留学的留学生、所有的华人都可以理解,翟田田的言论可以说是对几百万美国华人的侮辱、对几十万上百万的中国留学生的侮辱。因为他说的是什么呢?他说的好像是种族歧视、美国针对他的不公平待遇。如果真的是这样,有那么多的中国留学生要奔赴美国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有那么多的华人移民美国并且把他们的子女送去吗?

在美国的很多大学,现在华人比例非常高,他们过得感觉非常开心;很多中、小学华人比例也非常高,特别是好的学区、好的学校华人子弟非常密集,而老师很多都是白人。如果真的如翟田田那么说的话,这些华人为什么在美国过得这么开心,不想回中国,还申请绿卡、入籍、生长得非常好?他的语言构成了真是对几百万旅居美国华人的羞辱,中国人的羞辱,构成对所有留学生的一种侮辱。

主持人:刚才破空有谈到两点,我想请二位多说一些。一是他说他要烧掉大楼,很多人对这一点有争议,横河先生,您也说他其实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要Burn down the building〞,这算不算言论自由?如果说,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美国警方就把我抓了起来,这算不算因言获罪?在中国这么说没有任何后果?

陈破空:这里正好有比较。他这一次说的,以前从来没有说过;一是在新泽西听证会上对新泽西交通局要涨价的事情提出不同意见,另外是对美联储的批评。这是属于言论自由范围,怎么批评都是可以的。你想,川普现在当了总统,批评他的人多得不得了,也没哪个出了问题,什么肤色的人都有,这不存在种族歧视的问题,你在那个地方随便讲什么都是言论自由。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个苦主出面说你侵犯了他什么。

但是在学校就不一样了,你说要对公共安全造成威胁的话,这就叫恐吓威胁。〝恐吓威胁〞中国人可能觉得大惊小怪,其实恐吓威胁是非常常见的罪名;我当大陪审团的时候,一天要过很多案子,每天都有一、二件是属于恐吓威胁的,男朋友、女朋友之间吵架就在家门口骂,骂到说〝我要杀了你〞,恐吓威胁,马上就抓起来。

主持人:因为他针对某个个体。

横河:对,如果针对某个体、某一个组织、某一个建筑物、某学校或者是公共场所某一个建筑物,你说出以后,就属于恐吓威胁,不在言论自由保护之下。

陈破空:关于〝言论自由〞,在中国跟美国刚好是两种相反的情况。在中国,众所周知中国是一党专制的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人民没有批评政府的权利,没有谈论地区自治或者独立的权利,一谈这些就不是言论自由;视为犯罪,阴谋颠覆政权罪。但是中国有一种〝言论自由〞,就是两件事,第一,可以公开歧视。诸如城里人公开看不起乡下人、汉族人公开看不起维族人或者藏族人,公开歧视,不负法律责任。

还一种,他们真正的〝言论自由〞是什么?一个人说:〝我要杀死你,我要把你打死。〞或者〝我今天就要把你杀掉。〞居然不负责任,没有任何人可以抓他们。这两种〝言论自由〞跟美国刚好相反。

首先,都知道美国是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有投票权、选举权,有发表文章、发表言论的权利,在网络上、报纸上、媒体上都可以发表,可以批评政府,可以谈独立、谈统一都可以;但是有两件事情不能谈;不是不能谈,是会付出责任。第一是歧视,比如开一间餐馆,不准谁谁在这儿吃饭、不准黑鬼在这儿吃饭,你敢说〝我就不能让黑鬼吃饭〞,就是种族歧视,告你上法庭。歧视言论在美国是触法令的。

还一种言论是什么?就是威胁,人身威胁。比如有人说,我要把你杀死,或者男朋友对女朋友说,或者无论谁。为什么这是触及犯罪?因为美国是出于对公众安全或是对个人安全的保护,尽管是你的言论,你还没有采取行动,但是美国出于预防、出于对他人安全的负责,一听到有〝谁要杀谁〞这种言论,首先就假设情况可能发生,必须采取预防措施,预防性把这个人抓起来,在美国这事非常普遍,这已经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属于威胁。

所以你看这个留学生翟田田,说要烧掉学校的大楼。好,你只说说而已,但是2001年恐怖攻击以来,美国非常警惕这种言论,当有一个外国学生说要烧掉学校大楼的时候,美国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警方不能、校方不能,万一成真了怎么办?你烧掉的是几百人、几千人的一幢大楼啊,不能开玩笑!不能像中国那样,你说〝我要烧了这座大楼〞,没人管他;他只是说说而已。

这种事情美国跟中国非常相反,美国是有真正的言论自由,但是防范威胁性的语言;中国是没有言论自由,但是威胁性的语言却不起作用、无所谓。所以中国社会是一团混乱,到处是严重的治安犯罪,但是美国这边这么多的种族,管理得井井有条。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想再深入问一下,刚才破空也谈到,有威胁性的语言就可能被抓起来,我想一是要有人去告你。另外,翟田田这件案子,他回国以后也出示一些证据,他说大陪审团后来拒绝立案,然后检方也撤掉了对他的指控。是不是说明一开始抓他抓错了呢?

横河:这倒不是,只要是有恐吓、威胁的话,抓他肯定不会错,而且这个案子在大陪审团那里过的时候,大陪审团被否决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大陪审团决定刑事起诉案能不能成立。

主持人:就是要不要真正去起诉这个人?

横河:对,要不要起诉这个人,地区检察官准备好材料,然后经由大陪审团23个人,所以就〝大〞,叫作〝大陪审团〞,23个人,然后把这个案子一个个读给大家听,听完以后大家就决定这个案子成不成立。翟田田已经离开美国,先让他离开美国了,然后大陪审团才建议他的案子不起诉。

不起诉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大家认为这个案子根本就不该成立,就没了;还有一种情况是把它降一级,降到地方法院。翟田田案实际上是降到地方法院,一个很轻的罪,后来把这个罪也给取消了。那就是检方不想再去管这件事情了。是这样的。

主持人:因为人都已经不在美国了!

横河:如果他是美国人可能还真得起诉他,实际上他沾了是外国人的光,多少沾了一点外国人的光;别人认为他已经离境了,也不想让他再来惹事情,那就算了!因为他已经离境了,我估计是检方给大陪审团建议:根据我的经验是这样的,这个人已经离开了,我们不主张再起诉他、再把他调回来,还要上庭,多麻烦的事情。大家就说,那就不起诉吧!

主持人:他后来在国内说他拒签,可能也很容易理解。因为确实美国方面竟然把他驱逐出境,就不想让他再回来弄这案子,所以案子本身也就撤销了。

横河:地区检察官的助手好像就是这么说的,ABC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就说,当我们把他递解出境的时候,我们就没打算让他回来。他是这么说的。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关于这个人在安徽卫视《演说家》台子上侃侃而谈,掐头去尾把他的故事隐瞒了之后,编造了这么几句话,他说,之所以坐了4个月监狱、被无罪起诉送回国是两个原因,一是舆论的压力,美国检方受不了舆论压力;第二,他说是背后有个强大的祖国。

我们现在解剖一下。他被递解出境的时候是戴着手铐脚镣,仍然是罪犯待遇,罪犯,他接受驱逐出境。另外,他所谓的〝舆论压力〞,在美国,任何案件都有舆论的压力,朋友可以去关切、家人可以去看望,都说这不公、那不公,美国是自由社会,是可以说的,没有什么舆论压力,司法是独立的。

再一个,陪审团跟司法独立、跟政府或其它因素无关,陪审团是由随机抽样选举的公民组成,有白人、黑人、中国人,什么人都有,陪审团可以作出一些决定;跟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政府指定,连律师都是政府指定,不要说检察官了。所以说〝检察官受到什么压力〞,不存在。

还有一个,他说〝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里必须澄清两点,第一,中国领事馆派人去看他,这是跟美国学的。最早,境外的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华人犯了什么、中国人犯了什么它根本不闻不问;美国和欧洲的民主国家,公民在海外犯了什么他们一定要过问,免得有不公平,要知道公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即便受到司法制裁也知道是什么结果,这是民主国家形成的传统,关心国民的传统。

后来中共在国际上混久了学到了一点,跟美国学的这一套,后来才慢慢开始看望一下自己的公民。中共领事馆探望公民根本就是看看、走过场,不会去过问那个案子,它不会去干预,除非是官二代、红二代、什么太子党、什么富二代,在国内有很大的根基,政府下令要营救这个人,要动用多少资金,领事馆才会大动作忙起来。

主持人:国内媒体好像当时也炒作了一下。

陈破空:但是中国领事馆的官员根本就是走过场。当时国内媒体《环球时报》的报导,一方面说他作出恐吓性威胁言论,美国是法治国家,他被捕毫不奇怪;但是还说,这件事情反映了美国不尊重中国人民。不尊重中国人民为什么中国的领导人一再来访?人家对你平起平坐;不尊重中国领导人,为什么中国大量的记者、商务代表团来来去去?不尊重中国人民,为什么大量的留学生来这个国家,还有大量的中小留学生都在这里?谈不上不尊重中国人民的高度。《环球时报》的说法自相矛盾。

这个人说〝背后有强大的祖国〞,这句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跟祖国毫无关系。我最近学了一个词语,我在用这个词,我还以为英文可以用motherland(祖国),有一位华裔朋友马上告诉我:你不要用motherland,一听motherland就知道你是共产国家来的。Motherland首先是俄国人用、苏联用的;第二是中国人用。共产党国家老称motherland,motherland就是祖国,它用来强化民族主义色彩;你的country、你的home country就行了,不用强调这个,否则你有共产党色彩。我才学到motherland还不能随便乱用。

他在这里讲什么〝背后有强大的祖国〞。〝强大〞,台湾、香港讽刺强国,说,你们是〝强国人〞;还有一个〝墙国〞就是高墙的墙,墙国人,你在墙内生活。这个所谓的留学生,在美国是一个罪犯、是一个狗熊、是一个犯罪分子、性骚扰患者,又是一个放火烧楼的威胁分子;到了中国他把自己打扮成英雄,站在舞台上,当年找不到对象,恐怕通过包装、演讲可能还能找到对象了!这真的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他代表中国人最恶劣的那一部分,是共产党文化下的畸形儿。

主持人:横河先生,他说到舆论的介入、祖国的介入帮助他,最终没有被起诉。您怎么看?这两方面的因素会影响美国的司法吗?

横河:不会,肯定不会影响。如果这种事情要影响美国的司法,那影响美国司法太容易了;它三权分立,连政府都管不了。后来还有人说,司法部是因为受中国的压力。司法部不会管这种事情的,绝对不可能管这种事情。地检官不会受影响,因为地检官根本就不看中文媒体;中文媒体根本就没人看。大陪审团基本上可能是已经看过两次这个案子,大陪审团在看案子之前是不知道要审什么案子的,我去当大陪审团的时候,23人当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华人,其他有一半以上是非白人,是不同族裔、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不可能有种族歧视的因素。大陪审团里头自己就是各种各样的族裔,怎么可能有种族歧视的因素?不可能有!

主持人:那检方呢?

横河:检方也不会有。像这种案子每天都有,很多就是纯粹的美国人。而且在审的过程当中,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族裔,不会把他调来,只有绝对有必要,大陪审团才会让被告出现,一般情况下不会;比如可能会需要问校警,如果认为必要,就会把校警调来。大陪审团非常有权力,需要调谁就调谁,调来问;如果他们觉得没必要,这个案子就去掉了。在这里我看不出来哪一个环节有种族歧视的因素。实际上就是个人罪行,一个轻罪,是刑事轻罪,个人犯的刑事轻罪,和华人没有任何关系,和种族没有任何关系,和什么伟大、强大的祖国也没有任何关系,毫无关系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最主要是跟他个人有关系。

横河:就是他自己有关系嘛!

陈破空:按照他这句话推断,如果白人犯了罪就是对白人的歧视、黑人犯了罪就是对黑人的歧视;实际上自己对自己负责,不要扯种族。

主持人:二位觉得为什么7年之后这个案件被重提呢?

陈破空:这个人我们知道,他把邓小平一句话学得很好,邓小平说〝变坏事为好事〞,他的确是变坏事为好事。但是这个人有一个失败,如果是几十年前、半个世纪前,他这种拙劣的伎俩有可能被瞒天过海、骗过中国人民,动不动放弃高薪、放弃什么、回到祖国、爱国、学成归来什么的,可以骗;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讯息搜索一番过去的新闻全出来了,《纽约时报》、《环球时报》等各种媒体的报导全出来了,他当年的败行劣迹全部揭露。

他这一次登台沐猴而冠之后,国内到处人肉搜索,把他全部东西都找了出来,才知道他是一个性骚扰者,又是一个要放火烧楼的恐怖威胁者,品行非常不端,戴着手铐脚镣非常不光彩地在美国。

主持人:为什么现在要翻出这个事情?

陈破空:翻出这件事情的关键,是他有最后一句话,包括〝强大的祖国〞,人家让他登台表演,可能在共产党需要这种东西,〝反美〞、〝爱国〞这个主题,但是穿了帮了。国内广大的网友把他人肉搜索,他不得不说,请不要再人肉搜索了,不要再搜索我的家庭,我说明什么什么。回答得有气无力。但是他骗不过信息时代、网络时代,他骗不过现在的中国人,我认为他是失败者。

横河:这个案子在当年就和爱国没关系和反美也没关系,现在还是没关系。

主持人:非常感谢,可惜现在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