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土改亲历者:因十亩田变地主 母亲惨死

文章分类: 中国禁闻新闻
更新时间: 2017-10-13 17:25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10月13日讯】中共夺取政权以后,立即通过土改按比例消灭了所谓的地主阶级。但学者指出,当时中国并没有那么多地主。那么被当成地主消灭的人,他们的经历如何?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找到了这样一位土改亲历者


1949年夺取政权以后,中共在1950年冬天就开始大规模搞土地改革运动,宣称要消灭土地私有制,消灭地主阶级。毛泽东指示:〝不能和平的搞恩赐〞,要组织农民与地主进行〝面对面的斗争〞。

然而,中国有多少地主应当被消灭呢?

据中共中央1948年的指示,土改中打击面是所谓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的8%,总人口的10%之内〞。按当时全国三亿一千万农民计算,土改中就要打出三千多万个所谓的〝阶级敌人〞。后来中共把打击面缩小到3%,不包括富农。即使如此,至少也得斗争出九百万个阶级敌人来。

不过,近年来学者研究指出,这个比例不正确。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高王凌等曾在有关土改研究的文章里指出,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地主,根据民国年间的多次调查,地主占有土地不到总数的40%,其中四分之一属于学校,寺庙类的〝公田〞。而在华北,地主的比例就更小了,有的村子里甚至根本没有地主。

地主人数不够中央指标,该怎么办?旅居加拿大的周女士告诉我们她的亲身经历。

旅加华人周女士:〝我生长在湖南一个农村里头。当时划为地主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家有十亩地,找了一个长工。我们家七个兄弟姊妹,我爸爸在外头打工,当然妈妈就很辛苦了。所以就找这个长工帮我们种这个地,收成就一人一半。〞

1948年,由于父亲的收入好转,周女士一家搬去和父亲团聚,卖掉了老家的十亩地,只留下房子。但1951年土改时,母亲仍被划为地主。由于土改队的要求,周母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回到了老家。

周女士:〝回去了以后就斗地主,要我妈妈交财产。当时打她,打得她受不了的时候 ,她说我这里仅有的一个九成金的金戒指,把这个交出来吧。土改队说,你还有,你肯定不止这些,就把她吊起来,吊一个小手指,一个小脚趾头,吊在横梁上面。〞

这种刑罚,湖南当地叫〝吊半边猪〞,是将屠宰后的猪挂起来的方法。周母被吊到指骨断裂,痛苦不堪。而且土改队扬言,明天还要吊。

周女士:〝这个酷刑受不了啊,到晚上的时候,她就等我弟弟妹妹睡着了,她就跳井了。到半夜的时候,我那个小妹妹要起床就找妈妈,找不着。邻居也帮着一块找,找到井里头,妈妈在井里头闷死的,自杀的。〞

周母带回老家的三个孩子只有2岁,4岁和6岁,母亲死后,土改队叫周女士回去收尸。

周女士:〝一走到家以后,那个小妹妹两岁就抱着我的腿哭,没有妈妈了。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我就跟着哭了。那个土改队看见了,马上就开大会,在台上批斗,说为地主哭丧,当时把我吓得直哆嗦。〞

失去了母亲却连哭的权利也没有,当时18岁的周女士只得承担起抚养一个弟弟的重担,两个小妹妹被人收养,大弟弟和大妹妹参军到朝鲜参战,父亲在外省工作,一家人天各一方。

而这种惨剧并非只发生在周家,周女士说,很多类似他们家的人都被当作地主残酷折磨。

周女士:〝所以这个共产党每一次搞运动就是这样的,冤枉死了好多人,真的是。它只有靠搞这个政治斗争,搞阶级斗争来维持它的统治。所以我觉得共产党真的是要遭天灭,什么坏事都干绝了。〞

周女士今年85岁了,但她无法忘却少年时代的这段记忆,并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当年血腥土改的真实情况。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