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北大台生欲加入中共 因台湾不自由?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7-11-06 23:21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7日讯】【热点互动】(1683)北大台生加入中共 因台湾不自由?


日前,十九大台籍代表卢丽安高调接受媒体采访,成为焦点人物。之后台湾陆委会证实已经取消了卢丽安和他先生的台湾户籍。不过卢丽安引发的效应持续延烧,紧接着两位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台湾大学生公开表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且对台湾的民主制度颇多批评。那么为什么在台湾民主社会长大的年轻人想要加入中共?台湾取消卢丽安的户籍是否有点小题大作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十九大台籍代表卢丽安高调接受媒体采访,成为焦点人物。之后,台湾陆委会证实已经取消了卢丽安和他先生的台湾户籍。不过,卢丽安引发的效应持续延烧,紧接着两位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台湾大学生公开表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且对台湾的自由、民主制度颇多批评。

为什么在台湾民主社会长大的年轻人想要加入中共?台湾取消卢丽安的户籍是否有点小题大作?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个事件解读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赵培。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相关新闻短片。

王裕庆,现年39岁,出生于台湾新北市,曾在加拿大居住二十多年,毕业于多伦多约克大学东亚研究系,目前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台湾研究院的博士生。

王裕庆表示,想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念头,从去年就开始酝酿了,最快明年3月中共两会后,会向有关单位提出入党申请。

王裕庆日前接受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专访时称,祖父是抗战老兵,他从小接受传统的爱国教育,因不满台湾李登辉当局1993年推动〝本土化〞,才举家迁往加拿大。他还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西方国家体制还先进。

针对王裕庆有意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事,台湾陆委会表示,《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33条第2项明订:〝台湾地区人民不得担任大陆地区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其‘成员’〞,若王裕庆加入中共,将被处以10万以上、50万以下的罚锾。

主持人: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欢迎您就这个题目和我们互动发表您的观点。您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通过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杰森,我想先谈一谈卢丽安。我们刚才看到新闻介绍的是其中一个学生的背景,但事情基本上都是在十九大台籍代表卢丽安出现之后才发生的。当时十九大出现了一位台湾籍代表,你觉得为什么她会成为焦点人物,又为什么她的一些言论引发这么大的争议?

杰森:我们知道,这个事其实是中共的媒体先炒起来的。中共为了展现它对台湾还有所谓的〝统治权〞,每年都摆样子的搞几个所谓〝台湾代表〞。

主持人:好像这一次有10个。

杰森:对,其实大部分那些代表都是非台湾出生的,只是跟台湾有一些牵连;这一次居然出现了卢丽安这样土生土长在台湾出生、在台湾长大,然后又入了共产党,十九大身分上又是一个教授。

主持人:标竿人物。

杰森:所以中共就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例子,展现中共领导全国人民往前走的概念;中共的媒体藉此想造势、宣扬一下这个事。当然,卢丽安毕竟还是跟台湾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件事情很多人看了以后,特别是台湾人看了以后,从感情上、理念上觉得非常震惊:怎么一个台湾人公开给中共站台?当然也有个别台湾在大陆的人就包括这两个北大的博士生,藉此也想把自己炒作起来。炒作的方法:卢丽安2年前入党,我是不是也能入党,入党了是不是也能混个党代表、也能在电视上露露面?所有这些事情。

当然他们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卢丽安就说她爱台湾更爱中国等。基本上完全是按中共给她的角色,代表台湾人,同时也要歌颂党,把党和中国混淆起来一块儿说,蛊惑头脑不清的人,以为中共就是中国的完全代表、合法代表等概念。其实这事本身就是中共的宣传,最终是伤害了台湾人民的感情,最后引发了这样的争论,其中有个别也想藉机把自己烘出来的人,跳起来也说话,最后搞出这么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主持人:台湾方面的反应是比较大。赵培,我想问问你,单从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角度,我看媒体的报导和她自己说的话,并不清楚她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说是有一些理念、信念、理想的成分;她甚至拿她先生比喻;她说她爱台湾也爱祖国大陆等,也没有解释她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你怎么看她的表述,你认为她入党的原因是什么?

赵培:当然,她个人的原因我们从中可以揣测一下。加入中共无外乎两种条件。第一个条件,我们知道刘少奇说过,入党不外乎是做官。中共的创始人陈独秀是北大的,他在北大嫖娼之后被北大开除,然后到了上海,这时候苏联给钱,他就建立了中共;为了钱、为了官加入中共,这是第一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她说的〝为了理想〞;当年也有这么一批人为了理想去了延安、加入中共,最后一看,王实味被整风弄死了,所有人默不作声,为了生存而跟着中共继续活下去。

这是两种情况。为了理想而加入中共的人,在中国知识分子中是很容易受骗的第一批人。当时一旦进入共产党的环境里面,他们马上都能明白:我是被骗了,我被害了。特别是反右运动之后,一大批人被害,这其中包括谁呢?就是胡适。当年他看清了共产党,没有自由,他跑去台湾了,他得以保存、得以安身,他的好朋友、北平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给他写公开信,说,现在共产党多么自由,你看北平多么自由啊、这里多么好啊,你回来吧!

胡适当时就说了,悲哀啊!我的朋友已经没有说话的自由了,因为他从来不写白话信给我的,他写白话信代表这是一封假信,他已经没有说话的自由了。这就是共产党。胡适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揭批:共产党下没有真正的自由,我的同事已经是这种处境了!

所以,这个人我们很难说她刚开始是不是被共产党的歪理邪说给蛊惑、给骗了,然后她到了北京,她只能按照共产党给她安排的一步步走下去,可能共产党对她也是严密监控,才会树立这么一个榜样。大家知道共产党树立榜样是〝总树死人,不树活人〞,为什么?它知道死人好摆布,怎么说都行,雷锋全都是假的都行。这个人现在中共肯定是严密监视,不能出错、不能让她到海外再翻过来说中共。所以她现在所说的话我们都不必当真,因为她是在共产党控制的环境下说的。而且是她到海外了她所有家人都出来吗?只有这种情况下她才能够说真话;看过中国社会之后她才能够说真话。

所以我觉得她现在在中共的表态,无外乎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入党做官;一种是后面那种情况,被骗了,只能在中共〝假大空〞模式下扮演着一个自己都看不上的角色,继续演戏、走下去吧!

主持人:在她之后,另外两个北大的学生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入党的动机是什么,其中一位说,自己入党是要为两岸关系发声,并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另外一位说是信仰马克思主义,要争取工人权益。他们两位都说不是为了物质;就是为了理念。杰森,您怎么看这两位学生的入党动机?

杰森:他说自己入党就能解决两岸关系问题。哇!这个小孩子。

主持人:他是说为两岸〝发声〞,他倒可能还没有上升到〝解决〞。

杰森:对,其实不入党也仍然能发声。而且说是入了党就可以为工人争取权益。好危险!他难道不知道吗?在中国真正争取工人权益的人基本上都在监狱里了。从他说这话就可以清楚看到,在北大这几年,真是成功地把他们洗脑洗得非常厉害。

主持人:他们可能也不真正了解中国的社会。

杰森:他在北大圈子里头,一个美好的校园,接触的都是单纯的学生,而且都是中国的尖子学生,让他看到的几乎只有中共最最希望他看到的这样的场景,再加上他们自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背景、什么样的原因说这样的话,这个话的幼稚性让人发指。

如果有一点点机会,其中王裕庆还在加拿大生活了20年,我不知道他这20年怎么过的,难道没有任何机会看到中共是如何统治中国的?当然,在中国国内基本上顺民可能能生存;任何有独立思想的人其实都是很危险的人,甚至包括像雷阳这种不跟政府作对的人,也有可能会在这个体制中被辗压致死。

这样的过程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最后得到这样的结论?在我看来,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真是这种理念,那我说他太幼稚了;另外一种解释就是他彻头彻尾想藉机给自己谋求什么,在中共这个利益体制内想给自己谋求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卢丽安具体的行动,但是卢丽安她已经是一个系所里的副院长了。

主持人:她在复旦大学。

杰森:在中共的体系里头如果要再往上走就得入党。副院长可以让一个非党派人士、无党人士做,但是要做院长,甚至转到政治体系比如上海市的一个什么官员,基本上都得是党员。在我看来,我更相信像卢丽安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她一定有详细的计算。她计算后认为,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很可能要走跟随中共这条路。

主持人:但我感觉这两个学生的原因,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对台湾政治的不满和失望。你怎么看?

杰森:有可能。台湾是民主、自由的社会,各个派系的声音吵得非常厉害,执政党也会有偏统一点的、偏独的,不同的政党上台,大概也有一些另一派系的人有很大的怨气,这种怨气会转变成一种莫名其妙的无病乱投医现象。就跟中国当年中共引入的时候,看看那段历史你也会看到,在中国人寻求历史出路、对现政不满、有病乱投医的时候直接就找来了中共。事实上〝中共〞是引狼入室,在我看来,好在目前这样的人很少很少。

这个事情,就是两个学生,事实上目前台湾在中国大陆上学的学生数量已经是蛮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只有两个人,而且都来自于北大。我感觉其实是很少的数量,加上在极特殊的环境──北大。

主持人:或者他们也受到一些特殊待遇。

杰森:对!促使这两个人出现这么奇怪的想法。我还是那句话,要么是幼稚得吓人、要嘛是有他们个人的其它图谋。

主持人:赵培,你怎么看这两位学生谈到他们入党的动机,以及他们对于台湾民主体制的批评,甚至其中一人直接就批评〝台湾言论不自由〞?

赵培:我觉得他对台湾批评可以。为什么呢?因为台湾允许言论自由、可以说;你对政治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说、你可以发表文章,没有任何人限制你,这就是台湾的自由。那么你发表一篇文章说说〝中共的言论不自由〞,你可不可以说呢?你可以发表文章,我同意你发表文章。

那么台湾国民党的人也出来说〝这个非常好〞。就是说,如果你因为在大陆给工人维权或者干什么事被抓了,台湾仍然是你的后盾,是你的支持。我觉得这个就是真正的自由。你可以为别人去争取自由,而心里没有被抓的恐惧,这就是台湾给你的自由,你可以说台湾。那么对比一下在中共当中我们知道,很多维权人士如高智晟律师到现在是音讯皆无的状态;那么你说自由,你要为共产党发声,你能不能为高智晟律师发声,为中国的法治发声呢?你不敢这么做。

有一位是来自于多伦多约克大学的,这个我倒大概的了解一些。首先说共产主义的渗透,共产主义有两支,一支是中共列宁这一派搞暴力革命的;还有一派对西方渗透也非常厉害,是欧洲共产主义,它搞文化霸权破坏传统文化,渗透到学术领域,这批人在蚕食美国、蚕食全世界非常厉害,所以很多文科的学生、文科的教授他本身是信共产主义、马列主义的,所以他会给他的学生教授这种东西,我想来自于加拿大的这个人可能是受到另外一派共产主义渗透的影响。

主持人:是,他说他读的那所大学的社会主义思想满浓厚的。

赵培:对,所以他投奔了那边。我再说一个例子,可能中国人听了会觉得心理不平衡。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多伦多大学毕业,她选择是去美国读硕士还是留在加拿大读硕士,还是回北大、清华读硕士?最后是北大、清华的机率比较高。为什么呢?免试入学、免学费,还给一定的奖学金,这对她是多大的诱惑!在这边(加拿大)读一个文科的博士或者什么,是很苦的,因为她不是理科或者金融,能够给社会创造价值,所以她需要找〝方锭〞,会很苦;回到北京直接有人给钱,她当然乐意啦!

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研究一下这种不平等呢?身边的中国同学是怎么不平等才进入北大跟清华呢?有一个笑话,一个中国学生学习不好,他爸说:〝你甭担心,咱们有关系,明天给你办坦桑尼亚户口,北大、清华随便选。〞

中共为什么能给你们这些特权呢?因为你们拿着外国护照,你们是台湾人,你们是中共的二等公民;中共的一等公民是权贵,你们不是,你们是外国人士,中共的二等公民。再往下排的中国人境地很悲惨,你们要是真觉得有悲天悯人的思想、有众生平等的思想,你有没有为他们的受教育权去呼吁过呢?你们没有,你们反而在这谈制度。

中国有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是觉得你们应该到中国农村、凉山等贫困山区看一看那里的孩子,你才真正了解中国,你才配去说两岸关系,才配去说中国的现实、工人的状况,这些大话。

主持人:现在线上已经有两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一位是加拿大的齐先生,齐先生您好。

加拿大齐先生:好,嘉宾好!我想说一下,提醒大家一下。当德军进入法国的时候有大批的法军,当日军进入中国的时候有大批的汉奸;假如这两个人是明白人,他是有心为了向上爬或者个人的荣华富贵,那就是台奸或中华民国的叛徒。你看那个卢教授在小组上发言的时候还拿稿照念,就怕说错了、露馅了,她的利用价值都大大的降低了。

那个王同学可能年纪轻一点,希望他几年以后觉醒,那也都是有个人的因素在里边,我觉得这也不奇怪,都说〝一样米养百种人〞什么人都有,在西方受良好教育的人还投奔恐怖集团ISIS!

主持人:感谢齐先生给我们打电话分享您的看法。还有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两位嘉宾晚上好。其实这件事情不是现在才发生,远在〝四人帮〞专权暴政的极权时代就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比我还大两岁,今年67岁了。这个人学问很好,化工系的,台大化工系出去的,他在美国拿到硕士、博士,不知道哪个大学我忘了。1970年、民国59年,他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就坚持不回台湾,他就跑回大陆去,那时是〝四人帮〞时代。

他讲什么话你知道吗?他讲,台湾的军队很散漫,这种军队一打就垮了,我在大陆看到的解放军,分不出谁是官、谁是兵,大家一起做伏地挺身。他胡说八道,那个人是铁杆子汉奸。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杰森,我们谈到有个人因素,其中一个同学谈到对台湾的制度不自信,我觉得他跟现在中共宣传的〝制度自信〞形成对比。现在接二连三地发生有台湾人投入中共,你觉得和中共现在宣传〝制度自信〞的大环境是不是有关系呢?

杰森:你得这么看这个问题。第一,不是特别多的台湾人;只有个别几个人。这种稀奇古怪的人什么时候都有,包括中共在延安当土匪的时候还有美国人或者其他很多人跑去的,就包括现在。

主持人:当时的共产主义意识型态确实相当迷惑人。

杰森:共产主义意识型态非常迷惑人,它讲什么社会大同、物质均等、没有分别,打破一切旧的,让人听着就是说好像,哇!真好啊,但是你要去看任何执行这样的理论的国家,几乎全是民族灾难,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包括最近出现的委内瑞拉,现在整个国家民不聊生,基本上没有任何可吃的,大家都在暴动,就是说这个理论几乎是一次次给人类带来灾难,所以说这个理论,对这个理论的认识,不是说这个社会不存在共产党,你就可以忽略这个理论。

你一定要让年轻人,包括美国,包括台湾的年轻人充分认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理论,它们多么诱惑人,但是与此同时的话,它可以把一个社会、一个民族迅速带来动乱,因为它最终一定是极权,最终一定是暴政,或者说是非暴政下的这种社会动乱,当然就是说整个你刚才谈到。

主持人:就是什么制度自信。

杰森:对,制度自信这个问题,我说得两方面来看这个问题,我刚才最开始就说了,最开始这个人爆出来是中共想给《大公报》、凤凰网这样爆出来的,你可以理解就是说,中共现在全世界宣扬制度自信,事实上,中国老百姓靠自己的辛勤、智慧创造出来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样一个成绩,全被中共拿去了。

主持人:其实是中共松绑以后。

杰森:对,一次一次是中共松绑,从最开始的责任田,到后来的什么各方面,都是中共说我不管你了,好,中国人干起来了,但它管的时候,中国人全都是一塌糊涂,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共这时候把中国经济的所有的成绩归到自己身上,讲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证明我的制度是好的,但是怎么可能你的制度是好的,谁都知道你的制度是糟的,不然的话香港回归也不可能一国两制啊,就是说如果你好,我干嘛我要一国两制呢,香港人立刻拥抱中国大陆的政策就完了呗!

其实台湾人主要讨厌跟大陆谈统的那帮人,也就是讨厌中共那个制度,所以说你这个制度是真正影响中国人凝聚的一个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但是它的媒体需要这样的宣传,所以说我就说最开始这个事不是台湾人炒起来的,是大陆的媒体爆出来的,而这个我们知道卢丽安这个人他本身是在大陆的环境下,按大陆的意志展现中共意志的时候在说话,但是与此同时,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深深伤害了台湾人民的感情。

那么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事实上,他是中共所谓的制度自信的宣传品,但是与此同时的话,很多台湾民众在这个被伤害之后,回过头来的话,其实也应该坚信自己的民主制度的自信,包括台湾有些官员说,台湾的金钟罩、铁布衫就是台湾的民主自由。

主持人:是。

杰森:事实上,最终的话你可以看到,真正有民主自信的还应该是台湾的人民,因为这个是。

主持人:不是自己说出来的。

杰森:不是自己说出来的,很多人是由衷感受到。

主持人:就是这样的,我们很快再接一位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我的看法是,《共产党宣言》中所谓〝共产主义的幽灵〞,显然就是一种非常残忍、极具欺骗性的红色共产邪灵,它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和蛊惑性,卧盘的时候认为共产党是进步的,打着那个虚无飘渺、画饼充饥的共产主义的天堂理论,看成一个神圣理论追求它,现在看其实也破产了,但是还有很大力量,当前美国就说明这种情况嘛!尤其是民主社会从政府到民间得了绥靖主义的瘟病,罩着它,更造成它能够发展,为什么它能蚕食美国呢?就是一种病!

杰森:有一点我要说,其实中共现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那套理论,为什么中共的每个领导人都不停出一套新的理论呢?是因为它过去那些理论都不起作用,什么〝中国特色〞等各方面,其实某种意义上讲,它已经变了。中共不再搞原来所谓的〝共产主义〞的东西,它事实上是在搞权贵资本主义,只是拿着〝中共〞这顶帽子、这个集团,来拿到权力以后谋财。

所以在我看来,当中共已经摒弃中共理论,包括当时好像《费加罗报》采访江泽民的时候问他:〝你还信仰共产主义吗?〞他说:〝我年轻的时候相信。〞显然是他自己都不相信了!中共的党主席都不相信了。

突然这两个年轻人要入党,某种意义上讲我还是那句话:哇!这个博士搞到这份上真是脑子搞坏了。

主持人:真是,应该去读一下研究生就可以了。赵培,我想最后一个问题再问问你。我们看到台湾这一次的反应还是满快的,卢丽安成为焦点人物之后,台湾马上把她的户籍取消了,虽然是依据《两岸关系法》,但是在敏感时刻这样的动作,你觉得是不是也表明台湾政府的某种态度,跟台湾最近的扫黑是不是有关连呢?

赵培:其实是有关连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对台湾的渗透,从政客、媒体、黑社会等,现在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中共以前还打着〝国家统一〞的名号去统战台湾,现在赤裸裸把共产党这个恶魔擦点粉摆出来,用几个学生或者一个学者就要来统战台湾。你说这种东西都摆出来,台湾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自由民主,他们怎么办?他们只能用法治的武器,来把这些害群之马给清理出去,这是做得非常对的。

101大楼广场前,这些黑社会都能够打人了,那么台湾人应该怎么做?应该用法治,用民主的另外一面去把这些问题给处理掉,在法治的框架之内,它就是一个好的制度。所以我觉得做得是十分好。

主持人:杰森你补充一下。

杰森:其实我还是那句话,台湾人应该有自己的制度自信。当你觉得台湾在纷争的时候,这正是目前民主制度的有效展现。与此同时也要非常清楚,不管怎么样,中共是想所谓〝占有台湾〞的,在捍卫台湾现有的民主制度的同时,要非常清楚中共的想法,对于中共在台湾的一系列展现,比如在101大楼前闹腾的所谓同心会等组织,一定要用现有法律的框架下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允许让他们利用民主来侵害台湾人民的民主。

主持人:是,其实所谓他们觉得台湾的弊病,正是民主过程中的展现。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采点评。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