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红黄蓝虐童案 中产家庭遇绝境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7-11-30 21:49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三位涉事家长向媒体曝光孩子被虐待、猥亵的真相。(视频截图)

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稚园近日爆发猥亵、虐童事件。据媒体披露,一些孩子不仅在幼儿园遭到老师用针刺、睡前被老师喂可疑药物,还有孩童遭到猥亵,甚至性侵。目前园方已于27日恢复营业。


更夸张的是,28日晚间北京朝阳警方的通告称〝没发现有儿童被侵害〞,〝系家长编造〞,相关讨论在中国大陆不仅被删帖、媒体禁止报导,而且受害者家长也遭噤声,甚至遭刑事拘留、受到死亡威胁,让关心此事的人们目瞪口呆。

众多大陆网友直斥当局侮辱了他们的智商,有人留言,〝原本只是怀疑(性侵),现在终于相信了〞、〝许多家长都吃错了药,用自己女儿的清白去诬陷一个幼儿园〞、〝真的是本年度最佳笑话。〞

学龄前的小小孩,他们没有办法独立思考,表达能力也非常有限,父母、师长就是他们的天与地,特别是到了幼稚园阶段,比起父母,他们在社会化历程中会更仰赖老师。如果就在这个阶段,老师对他们伸出了狼爪,全世界理应当最保护他们的人却变成恐怖的加害者,对这群孩子来说,造成身心各方面的打击实在难以估计。

一直记得台湾艺术家陈洁晧的故事。在三岁时陈洁晧的父母告诉他,他们要搬到新家,他则是被送往奶妈家。在那一年开始,他长期被奶妈一家四人性侵,每一天的生活如同在炼狱一般。长大成人之后,他一度选择遗忘,把这段黑暗记忆深深封存,但是,心理的伤口还在,只是被忽略。终于,在看到一段儿童心理研究文字之后,他崩溃了。

当时陈洁皓身心状况都出现很大的问题,除了皮肤严重过敏,也不时会有气喘的症状,头痛、心绞痛……当他去看医生,医生总告诉他:〝你精神压力太大了……〞陈洁皓的妻子徐思宁表示,〝有时他会痛苦到倒在地上打滚大哭,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留他一人在家,去哪都得带着。〞〝我最害怕的是,他的回忆会不会杀死他,他会不会回不来了。我不能催他、也不知道怎么帮他,什么安慰的话都用不上。〞

想想现在北京这些遭虐的孩子们怎么办呀!这段可怖的经历会对他们的人生造成多大的伤害!

另外,令人不敢置信的是,红黄蓝的目标锁定中产阶层家庭,园生收费高,普通班一个月需3,000元人民币,国际班需5,000元人民币。

对此,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表示:〝这是中产最大的痛,也是中产最后的底线—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作为大陆的中产,他们笃信资本的力量,坚信市场能够做到最大的效率和公平,但是却遗忘了中共治下道德下滑的大环境。〞

有网友说:〝以前我想只要多多赚钱,给孩子买最好的奶粉,这样,他就不会被毒奶粉弄成大头娃娃;我买最好的家具,给他弄一个没有污染的房间,不让他接触甲醛……我把他送进最好的幼儿园,为了让老师好好对他,我每个月交5,000块;每次放学,我都提前半小时自己去接孩子,这样他就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开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开了纵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贩子,赶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园的霸凌,我就像玩一个大型的游戏一样,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哪怕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

作为中产,〝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对,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师会像饿狼一样,我稍不注意,他们就对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这位网民的发言引起了众多共鸣。

在出事的红黄蓝幼儿园门前,一个已交定金来退款的家长说:〝今天觉得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声,谁知道明天会不会轮到你?〞

他的叩问引人深思。#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