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红黄蓝〞激荡出的疑问与创伤

文章分类: 世事关心
更新时间: 2017-12-05 11:01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6日讯】【世事关心】(453)〝红黄蓝〞激荡出的疑问与创伤: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不断发酵,当地警方发布通告显示,对涉事教师已刑事拘留。而涉事园长也已经被开除。该事件引起舆论热议的原因在于官方的态度有遮掩的成分,首先是舆论的封杀,中国的网路开始大量删贴,以至于只能用Google快照来查看当时的一些信息,其它的报导都不见了。其次,根据幼儿家长披露的信息,红黄蓝幼儿园不仅给孩子打针、喂药,还将孩子脱光衣服罚站,还有看〝叔叔医生脱光溜溜〞猥亵小朋友的事情。


〝红黄蓝〞、〝三颜色〞这两个关键词引爆了中国网际网路。在幼儿园虐童丑闻的背后是否还埋藏着更加阴暗的秘密?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不是说孟建柱和这家公司有关系,性侵儿童的事必然就是他知情的,或者是再他的默许下发生的,不是这个逻辑关系。但是和事件的后续处理有关系……〞

当严密维稳面对群情激愤,群众的忍耐是否是无限的?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你把所有的人永远的欺骗,这件事没有人能办得到,魔鬼撒旦都不一定办得到……〞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再一次刷新了中国社会道德的残酷下线,也给全体中国人提出一个需要严肃面对的问题。

萧茗(Host/Simone Gao):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2017年11月份,幼儿园是中国网际网路上的焦点话题。在一个月之内,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国最为先进发达的城市,接连爆出了两起与幼儿园虐待儿童有关的案件,震惊全社会。先是11月上旬上海携程亲子幼儿园的虐童丑闻,有监控录像为证,幼儿园教师有殴打、给儿童喂食荠末的行为,激起了大众强烈的怒火。结果是出事的幼儿园被关停,三名涉案的工作人员被刑事拘留。这件事还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11月下旬北京朝阳区管庄的〝红黄蓝〞幼儿园又爆出更严重的丑闻,〝红黄蓝〞事件不仅涉及虐待儿童,还涉及更严重的性侵儿童的指控。所谓的传闻和〝谣言〞是否应该被认真对待,以及当局对这类公众高度关注话题的处置方式又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这一集的《世事关心》,让我们来探讨。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在11月22日星期三突然被引爆,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被刷屏最多的话题。22日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多名家长在微信朋友圈反应,孩子被老师用针扎,被喂食不明药片。当天下午八名该班的家长到管庄派出所报案,警方介入。23日,该幼儿园照常举办感恩节的活动,一部分国际小二班的家长在园外,等候与园方开会。有家长对赶来采访的记者表示,除了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还有孩子被裸体罚站。

家长:〝全身全裸,一个人,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记者:〝这是听孩子说的,还是看到有视频?〞

家长:〝是不同的家长在问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这么回事,说是。这三个孩子是谁,说出的三个孩子的名字都一样。〞

记者问:〝几个老师都会参与吗?包括喂他们药片、打针。〞

家长:〝对。〞

受采访的家长透露出,有孩子被检查出肛门受损伤,引起了网际网路舆论对于孩子是否受到性侵和猥亵的普遍关注。

记者:〝昨天是有个孩子晕倒之后送到医院,然后检查出有安定(一种安眠药)是吗?〞

家长:〝我只知道昨天有家长说是,上医院给孩子做检查,然后确定是肛裂。但是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的,是不是昨天刚刚肛裂,这个我不确定。〞

还有家长向媒体表示,孩子被虐待后还受到了幼儿园工作人员的恐吓,不让他们把遭遇告诉家长。

家长:〝老师跟孩子说,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能伸到你的家里面,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

也从11月23日开始,中国社交媒体上开始有传言,指幼儿园的管理人员伙同军队的人员蝟亵、性侵被托管的孩子。这里的〝军队〞指的是驻地离幼儿园不远的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第13团,俗称〝老虎团〞。11月24日该团的政委出面辟谣,称出事的幼儿园园长是该团退役人员的家属,并不是现役军人的家属。该团没有官兵或家属参与幼儿园的经营,部队官兵的子女也没有在该幼儿园上学的、也没有发现官兵涉及传闻中的猥亵行为。

25日下午,北京警方朝阳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宣布,一名刘姓的女子编造了〝老虎团〞成员集体猥亵儿童的虚假信息,被处以行政拘留。同一天涉事幼儿园的一名教师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被刑事拘留。该园的园长被免职。28日警方再次通报进展,称未发现有人对儿童性侵猥亵,监控录像也被毁坏,孩子也没有在园内被喂食药片,所谓爷爷、叔叔医生脱光孩子衣服检查身体的说法也是家长的编造。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围绕着红黄蓝案件的诸多传闻,先听一下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警方对红黄蓝幼儿园案件的处理只围绕在虐童的指控上,对性侵和猥亵儿童的指控加以否认了。你认为这种否认是否有说服力?〞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中共官方得处理方法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很简单他们是在销毁证据。红黄蓝做为一个豪华型的幼儿园、所谓高端的幼儿园,他是有完备的监控系统、监控设备,而且这个监控是有备份的,在北京市教委也有一份,但是居然说监控硬碟损坏了,虽坏后说只能恢复113小时,所以根据恢复的113小时所显示,没有家长所指控的那样,所以这个问题就是在毁坏证据,因为中共在全国范围内维稳、维安,安设的监控设备从来没有说无效果的,而且非常有效,他们花重金在这方面。为什么说幼儿园的监控设备无效,而且硬碟损坏,所以我们定义为有意的损坏证据,而且处理的都是底层官员,处理的是朝阳区教委的一个主任、一个副主任、一个科长,说事监管民办教育不利。北京市教委丝毫不以触动,而且是两个备份的监控硬碟去那里了,这是个谜,如果这个硬碟不能公布的话,当局的处理就毫无可信度可言。〞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性侵儿童的传闻,再来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从网际网路舆论来看,很多人对当局故意回避、和后来否认性侵指控是不满的。那你认为当局确实是在避重就轻呢,还是这些人在借这个机会发表不满情绪呢?〞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目前整件事情有一些重大疑点确实没有澄清,警方解释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所以网际网路上不能说仅仅是在发泻不满。硬碟坏掉的理由过于牵强,它和案件时间上的巧合程度,让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怀疑,硬碟早不坏、晚不坏,一到查案就坏。还有专门技术分析的文章,就是反覆通电、断电,它让硬碟损坏的概率其实很低,有损坏现有的技术能力也可以修复,通过通电、断电造成的损坏,又是不可修复的损坏概率是非常低的,统计中的微小概率,在现实中基本就等同于不可能发生。当然这个理由就没法说服人,它就有掩盖的嫌疑,警方和宣传部门的做法主要还是维稳的模式,并非以说服公众为目的。其实只要在网际网路上稍稍多一点时间、多一点宽松,很多网民会自发地去调查事件细节,虽然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谣传,但也能沈淀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公权力的介入封网删贴,客观上肯定是有利于不希望消息扩散的一方的。〞

萧茗(Host/Simone Gao):〝对于性侵和猥亵的指控,你认为当局会完全不加处理,还是会以某种方式暗中处理呢?〞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从过往的经验看当局会暗中处理,一方面是维稳当事人家属和知情人,要么许以好处、或加以恐吓让他们不敢出声。这是维稳的标准流程,但还有另一种暗中处理的手段,就是某些特殊部门会暗中调查,现在毕竟有一些重大疑点被刻意回避了。特殊部门的暗中调查不是说要还老百姓一个公道,而是从这些疑点出发查实案件是不是与某些领导人有关,从而留下案底作为日后权力斗争当中的牌来打。说简单点就是高层人物之间也会利用这些要会互相抓小辫子。但是即使今后这些素材被用到,丑闻被公诸于众的、真相让社会广泛周知的可能性也很小。所以这种形式的暗中调查对社会的进步其实并没有什么积极意义。〞

红黄蓝居然牵扯出了退休的政法委大佬?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次出事的〝红黄蓝幼儿园〞隶属于〝红黄蓝教育公司〞,是该公司旗下的三项主营业务之一,这家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并且于今年9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有网民在挖掘这家公司背景的过程中,提出它与刚刚退休的中共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有关联,那这仅仅是一条网路谣言呢,还是有一定的根据呢?

关于刚退休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与〝红黄蓝〞教育公司有关联的说法,起因于该公司的大股东孟亮也姓孟,去年11月28日孟建柱在海南省官员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海南生态软体园里的红黄蓝国际幼儿园。由于幼儿园与孟建柱分管的政法系统没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因此这次视察被广泛怀疑是一种上门背书的宣传行为,引发了孟建柱与红黄蓝大股东孟亮是否有亲属关系的猜想。最早的传闻是,孟亮是孟建柱之子,不过新加坡《联合报》在11月25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孟建柱并无儿女,因此传闻不实。

也是在11月25日,北京警方通报查处了两位网民,一个是上海某影视公司总经理金某、另一个是深圳人戴某,官方称关于孟亮与某领导人关系的传闻出自于这两人,两人已经悔过认错。

但是关于红黄蓝教育公司有特殊后台的消息并没平息。公司的大股东孟亮有亮眼的背景,他拥有美国耶鲁大学MBA的学位,先后在瑞士信贷、摩根大通等国际知名企业任过职,有大陆媒体报导孟亮的父亲是一个叫孟庆胜的商人,与孟建柱虽然并无直接亲属关系,孟亮并不是传闻中孟建柱的儿子或侄子。但是上海知名媒体人杨海鹏在推特中批露,孟建柱与孟庆胜在上个世纪70年代都曾在上海的农业部门工作过,彼此至少很熟悉。两家是有交情的。

除此之外还有爆料批露,红黄蓝教育公司的创始人曹赤民曾经在中共的导弹部队〝二炮〞服过役。该公司的副总裁蔺玉华曾经是沈阳军区司令部幼儿园的园长。而且公开的信息也显示,红黄蓝除了有民间幼儿园,还有专门的军队幼儿园。该公司确实与军队系统有密切的交往。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背景猜测,听一下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网际网路上关于红黄蓝教育公司的追查和爆料,主要指向两个方向,一个是军队背景、一个是和孟建柱的关系。那你认为就算该公司存在着与权贵间的利益输送关系,这和虐童和性侵事件有关系吗?〞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红黄蓝所谓的教育系统,它肯定是官商勾结和权钱勾结的产物,两个疑点都存在,第一个,性侵说是和老虎团有关。老虎团是北京卫戍区部队的步兵团,老虎团只承认幼儿园的园长是老虎团退役人员的家属,但说幼儿园园长已经被解职,至今不公布名字,说是老虎团某人的家属,是谁的家属呢?他们讳莫如深,这就是重大疑点。第二个,说跟孟建柱有没有关系,红黄蓝最大的股东叫孟亮,孟亮至少有一条线索,他的父亲叫孟庆胜,孟庆胜在上海农场当党委书记的时候,刚好孟建柱在隔壁的农场当党委书记。至于这个孟家和那个孟家有没有亲戚关系、有没有直接亲属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事实上是有联系的。另外一个红黄蓝事实上只成立两年,但孟建柱已经去视察这个红黄蓝,红黄蓝只有两年就在美国上市,它是靠包装上市的,它40%有教育功能,是原始股东开展的,60%是外包,两年时间它在全国发展了300多个城市,1300家亲子园,300多家幼儿园,大规模的发展,没有背后过硬的后台做支撑是不能想像的,不管最终这个案件和孟建柱有没有关系、老虎团涉案有多深、性侵范围有多大,显然里面的疑点重重,处处露马脚,以经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萧茗(Host/Simone Gao):〝您刚才说的意思就是他们确实和权贵之间有利益输送关系,那么这和虐童和性侵有什么关联呢?〞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小孩受到性侵的话,有家长有这样的指控。他们不是去调查家长的指控,而是拘捕两个家长,说是造谣。而且我们不说老虎团的行为,事实上对孩子进行裸体体罚、扎针、服药片、甚至脱光衣服罚站,这本来就是一个变态的性虐待行为,这就是一个性侵害。性侵害不管多大的范围,它是存在的,不管它跟这家、那家有没有关系,它的商业来往也好、利益输送也好,但是家长所指控的几个方向,如果中国有独立的司法部门,都应该展开全面的调查,在调查没有结束之前,你不能够随便拘押家长,不公布幼儿园园长的名字,听信老虎团一面的解释和辩解,然后就下结论说家长造谣。〞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孟建柱和红黄蓝关系的网路传闻,再听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孟建柱和红黄蓝公司大股东之间的关系,这件事的真假,你觉得和幼儿园里到底有没有发生性侵儿童,这两件事是怎么个关系。关注孟建柱和这家机构的关系有什么意义呢?〝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假如说孟建柱和这家公司真的有关联,那和虐童、性侵儿童有关系吗?逻辑上没有必然的关联。不是说孟建柱和这家公司有关系,性侵儿童的事就是在他的默许下发生的,或者他对这事是知情的。但是和事件的后续处理有关系,由于孟建柱在政法系统中有巨大影响力,这起案子又是由当地的公安机关来办理。那有孟建柱的影响,案子能不能得到公正的查办,会不会有内幕故意被掩盖就会是问题。所以追问红黄蓝公司和高层的背景这事其实是有意义的,也就是说从不同的角度让整个事件变得越透明,案件得到公正处理的可能性就越高。但是很遗憾的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目前还不可能发生。办案机构自己也没有兴趣去查实红黄蓝公司和孟建柱到底是啥关系,只要一涉到高层官员,基层的公安人员,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抓披露信息的人。这会造成一种恶劣示范,就是只要某家企业和高官攀上关系,那不管干了多坏的事,他承担的后果都有限,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偏袒。〞

当局对舆论的封杀,中国的网民能有无限的忍耐力吗?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红黄蓝事件是中共十九大后第一起牵扯到领导人、军队等敏感话题的网际网路舆论事件。如果按照西方传播学的标准看,够得上一次公关危机的标准了。那中共政府是怎么处置的呢?是否达成了预期的目的呢?

对待红黄蓝引起的舆论声浪,当局依然采取双管齐下的管控措施。一方面是通过官方媒体发布所谓权威信息,11月23日《新华社》发布快讯,指一切指控都有待于调查取证;同一天《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说〝幼有所育的底线不容击穿〞。建议从法律、监管和教师素质三个方向加大力度,杜绝虐童事件的发生。教育部也声明要开展幼儿园办园行为专项督察。从25日开始公安部门陆续通告,有涉案的嫌疑人和制造散播所谓网路谣言的人相继被拘留。

另一方面,网路删贴也一直在进行中,关于孩子疑似被猥亵、军队人员有可能卷入猥亵、以及红黄蓝公司与前任领导人关系的讯息被大量删除。相关评论文章、在社交网站张贴的与此事有关的采访视频也被删除。以至于许多网民只能以〝三色〞、或〝三颜色〞来指代红黄蓝事件,绕开监控进行讨论。另外有中国的媒体工作人员在社交媒体声称,从11月23日起已经接到中宣部的通知,不许再报导红黄蓝事件。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红黄蓝事件的社会成因,以及网民对舆论控制的反应,再听听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今年11月,一个月之内就爆出两起虐童丑闻,北京、上海还被认为是各方面都比较规范的城市。你觉得什么原因造成当今的中国连幼儿的安全条底线都守不住,哪怕是在最先进、最发达的城市?〞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一党专制的社会,道德沦丧,人的道德底线失守。整个社会恶性泛蓝成灾,人之恶泛滥成灾,人之善已经荡然无存。整个社会堕落,不仅官场腐败堕落,而且影响了整个社会的堕落。像红黄蓝这样的教育机构,它并不是以教育为功能、为目的,它是以商业、以圈钱为目的。它以教育为手段,表面上是办教育,事实上的目的是圈钱,一个2年的教学机构,怎么可能发展成有教学质量、怎么可能找到最好的师资、有最好的管理呢?在很多国家,如果一个学校有相当的成熟,几十年或上百年的积累才有相当的名声。现在上市圈外国人的钱,所以现在紧急呼吁海外华人,如果持有RYB Education的股票,赶紧抛售,是标准的垃圾股,它不仅是经济上的垃圾股、而且是道德上的垃圾股、人文上的垃圾股、人性上的垃圾股,人类的垃圾股,要赶紧抛弃。由于他们不是以教育为目的,是以圈钱为目的,必然里面包含着肮脏、血腥、丑陋,所以这不仅是什么贫富、高端、低端的人口问题,这是罪恶的社会、这是罪恶的国度,这个国家在一党专制下,已经沈沦堕落了。〞

萧茗(Host/Simone Gao):〝在虐童这种激起公愤的事上,当局压制言论好像也能奏效。是不是意味着中国人的忍耐力是无限的,政府怎么压制都行?〞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压得住今天、压得住明天、不一定压得住后天,压得住几十年、不一定压得住百年、或者千年。我们看纳粹德国,当年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非常强大,他们就守着强大的国家机器、举国体制、国家社会主义,一路压过去,可以把600万犹太人压碎。同样中共搞的同一套,是另一套纳粹德国的翻版,以举国体制进入这个国家,尤其在舆论上,比纳粹国家还过之。但是现在是网际网路时代、是信息时代,在这个年代,中共究竟能压多久,不见得。就像西方名言所说的,可以欺骗人一时、不能欺骗永久,可以欺骗一些人,不可能欺骗所有的人,把所有的人永久的欺骗,这件事没有人能办的到,魔鬼撒旦都不一定办得到。所以中共想办下去,只能说能办多少年而已,民怨的火山已经在那里,这次驱除所谓低端人口、外来人口、和伤害中产阶级,已经摆在那里。现在中国老百姓流传一句话就是:我恨共产党。我恨共产党明确说低端人口、中间人口,非常的恨。这个政府太权力傲慢了、这个政府太腐败了、这个政府不把民众当回事,视作草芥。如果这个恶行不改,还是中国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当局舆论管控的后果,再来听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你觉得当局在虐童这个事件上仍然严厉控制言论,会给社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当局删贴抓人的做法就是阻止人们去追问真相,这种做法会增加小道消息的可信度。虽然说民间提出的质疑未必在证据链上都站得住脚,不过一些关切是合理的。家长提到有孩子发现有肛裂的情况,这种情况不是一般的幼儿园老师体罚孩子会造成,所以它引起孩子被性侵的顾虑就是完全合乎逻辑。而关于孩子肛门受损伤这个重要的细节,警方并没有澄清。与此同时还删贴、抓人(所谓的造谣者),那就会对整件事情处理的公正程度留下很大的问号。说服力的不足会让人们对公权力更加失去信任,在政权的压力下,家长能做的就是转园,把孩子转去一个自己觉得安全的幼儿园。这种公权力制造恐惧,能阻止民众去做某些当局不喜欢的事。可是当某天当局需要动员民众去做它要求的某件事情时,公信力的丧失会使得政权失去动员力,这种时刻权力能否有效运作就会面临严峻的挑战。〞

萧茗(Host/Simone Gao):儿童不管是在体力还是智力上都缺少自我保护的能力,保护儿童不仅是人类普遍的道德准则,甚至可以说是任何一个物种为确保自身繁衍都必须遵守的自然法则。可是在当今的中国,连这条底线也成了问题。中国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它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这是每一个身为父母的中国人都不得不面对的沈重的问题。谢谢收看这一集《世事关心》,我们下个星期再见。



===============================================

策划: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辑:郭敬凌帆王知行

旁白声音剪辑:Jenny Chen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馈请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饰由云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

2017年12月

========================================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