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普大减税 还富于民 北京紧张?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7-12-07 00:21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讯】【热点互动】(1696)川普减税 还富于民 北京紧张?


上周六12月2日凌晨,美国参议院通过税改法案,使川普的税改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极有可能在年底之前通过成为法律,这将是美国31年来最大的税制改革,将对全球各国产生重大影响。中国方面反映强烈,有中共官员称:旗帜鲜明的反对税务竞争,但是也有经济和财务部的人事表示要积极应对。那么川普为什么大力推动减税,这对美国的经济和社会民生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又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六,12月2日凌晨,美国参议院通过税改法案,使川普的税改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极有可能在年底之前通过成为法律。这将是美国31年来最大的税制改革,将对全球各国产生重大影响。中国方面反应强烈,有中共官员称,旗帜鲜明地反对税务竞争,但是也有经济和财务部的人士表示要积极应对。

川普为什么大力推动减税,对美国的经济和社会民生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又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专家就这方面的问题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美国副总统彭斯:〝投票结果为,51票赞成,49票反对,修改后的减税与就业法案获得通过。〞

名为〝减税与就业法案〞的税改计划直到周六凌晨才完成投票。共和党52名参议员除了鲍伯・科克以外都投下赞成票,而民主党方面无人赞成,和事前预计的结果完全相同。

美国总统川普在税改法案通过后发推文说,〝距离工薪家庭获得大幅度减税又近了一步〞,〝盼望在圣诞前将法案的最终版本签署生效〞。

参议院的税改法案,将在未来10年内以下调税率、增加免税额度等方式大幅削减企业税和个人所得税、重建跨国企业的税法等,减税总额达1.4万亿美元。法案投票前,川普在推特上引用137名经济学家的话表示,减税计划将带动美国GDP增长3%到5%。

此外,对于民主党方面宣称减税法案将更有利于富人的说法,有共和党参议员在电视上予以反驳。

乔治亚州联邦参议员大卫・珀杜:〝一个中等年收入73,000美元的四人家庭将少付60%的税。一个年收入41,000美元的单亲妈妈,将获得75%的减税。〞

税改法案在参议院过关,是川普政府的一次巨大胜利。此外,国会参众两院还需要开会协商,统一版本,然后就可以交付总统签字生效。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川普的减税和对中国的影响给我们来电话或者来手机短讯,或者文字互动发表您的看法。

谢田教授,我想第一个问题先请问您,我们知道税改是川普在竞选时的重大承诺之一,想先请您谈一谈,为什么川普要大力推动减税,为什么这项承诺在选民中会有共鸣?

谢田:首先我们看到川普总统确实是言行一致的总统,这在美国政客中虽然比较少见,他竞选中的承诺,在他当选以后、当政以后都一一在兑现,我们已经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

这一次的税改,基于川普和共和党原本比较传统的理念、保守的财政主义的理念,共和党也好、川普也好,都有小政府、还富于民的策略。在民主党执政期间,因为美国政府规模和政府支出都在不断扩大、增大,所以造成联邦政府的赤字也越来越多。

减税是共和党保守主义的纲领,川普当年之所以能够当选,美国人民在投票时就一直在支持减税政策,现在虽然减税的法案、减税后的工作机会法案通过得很困难,但是基本上还是过关了,对川普来说、对共和党来说、对小政府保守主义经济政策理念的这一方人士来说都是巨大的胜利,会给美国人民确实带来很多好处,尤其对广大的中产阶级有很大的好处、很大的利益。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继续分析。破空,也请您谈一谈,这一次几乎成了定局,还没有最后完全走完程序,您怎么看,如果胜利的话,川普税改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

陈破空:首先经济意义上很直观,就是资金回流、企业回流和人才回流,这是川普竞选时〝把工作岗位带回美国,把企业带回美国〞,这是一部分,不仅是美国的资金、技术和人才回流,而且更重要的是吸收全世界的人才、资金和技术等等,这个就会对全球经济构成影响。

接下来就涉及到美国的政治喊言,川普竞选时的诺言〝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强大的根据是什么?显然就是经济,经济强大。所以在美国历届竞选中,经济都是一个主题,经济要切实强大。

我们知道在美国过去有好几次的繁荣和荣景或者战后增长最长,但是最近的十多二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美国有必要再次制造一次里根式的经济增长,或者经济崛起在全球独领风骚。我认为大规模的减税政策,有可能带来刚才新闻报导中所说的,带来经济增长3%~5%,那就不得了。

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长是3%~4%,如果真能再加上3%或加上5%,美国的经济增长会达到8%左右,当时罗纳德‧里根总统时代有这个指标,还有比尔‧克林顿时代有这个指标,那是两次美国的经济荣景;这次渴望再来一次经济荣景,而这次是30年最大的减税方案,最大的一次减税,大规模的减税,比前两次里根时代与小布什时代更巨大,可望带来更可观的成果。

主持人:政治意义对川普来说是不是也很大?比如对于马上要来临的中期选举,共和党在税改上如果真的能够推进,您认为政治意义有多大?

陈破空:在政治上,川普年终取得一系列的重大成果,减税方案的通过是他的重大成果,众议院版本在10月中旬通过,现在参议院的版本已经通过了,参众两院的版本协调之后,在圣诞节前通过,再经川普签署成为法案,被称为是送给美国人民的圣诞大礼,实际上是川普在年终前的凯歌,高奏的凯歌,而川普与此同时得到最高法院的背书,最高法院认可了备受争议的所谓〝禁穆令〞,对六个或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原来受到各种法官的挑战被搁置,现在最高法院认可、背书,在法律诉讼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认为最高法院裁决有效。

这是川普得到重大胜利,必将影响明年共和党的中期选举;川普个人政治上的收获将带来共和党政治上的收获,巩固共和党和川普的政府政权。

主持人:我们还是来谈一谈税改本身。谢田教授,我想先请问您,这一次税改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对企业的减税,从35%减到20%,幅度很大,对于企业和美国经济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谢田:你说的对,这是3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税。美国的企业税35%,在世界上都算是比较高的,30%、40%的企业所得税率相当之高,企业就没有更多的钱用来再投资或给股东分红,减到20%,几乎砍掉了一半左右,将近一半,对企业来说,这些剩余、多出来的钱、多出来的利润,马上就可以用于扩大再生产,用于投资或用于发红利来刺激股民、刺激消费者的消费,所以对企业来说这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

华尔街对此反应非常快速、敏锐,也非常明显。美国股市已经好几次创历史新高,现在看来很乐观,可能很快会冲破三万点;对于居民、老百姓来说也是很大的突破,中产阶级的标准抵扣税额(Itemized deductible)几乎翻了一番,原来有7个税率级也简化变成4个,现在真的有可能在一张明信片上就可以把报税做完了。总的来说,肯定无疑会促进美国经济的快速增长。

我们知道在民主党、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的经济增长一般一直都是1%、1.5%、1.6%左右,去年是1.6%;现在看来,加上巨大的减税刺激,有可能让经济增长涨到3%到5%。这个增长速率,对于美国这样大的世界级经济体是非常惊人的数字,一个穷国增长10%也不会增长太多;这么大的国家达到4%、5%是非常大的增长,是很了不起的进步。

主持人:不过,民主党方面或者反对川普税改的人说,这项税改是富人受益。在您看来,这项税改主要的受益人群是什么呢?

谢田:民主党的人或支持民主党的人有一个说法,富人、有钱人在减税上受益更大。这个说法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但是你如果仔细看一下,我们知道在美国的穷人,最下面、最底层的10%、15%的人本来就是不缴税,他们可以用〝低收入所得退税(Earned Income Credit,EIC)〞得到返税的,这样比起来他们好像没有从中受益,但是对中产阶级来说是最大的受益。受益最大的一部分实际上就是中产阶级、上中产阶级,美国社会的中间力量、主流的力量,这些人、这些民众在税收上得到几千块、上万块钱减税的好处,随着收入增加,马上就会转化成消费力量投入市场,对经济的刺激非常大。


主持人:破空,我想凡事可能有利、有弊,对于川普最新推出的税改您觉得利、弊之处在于什么?

陈破空:如果从宏观上来讲确实是有利、有弊。从个人来讲是个人所得税减少,公司所得税减少,各阶层受益,包括富人,包括中产阶级,包括穷人、低收入户,详细列表上都有看到受益的部分,这里就不详细举例了。

宏观上来说它有利和弊,利就是刺激经济,提振美国的经济,像里根时代一样,他通过减税刺激经济,刺激经济增长,把很多钱投入生产、投入消费,然后国家进行良性循环;但是弊端也很明显,弊端是增加国家的财政赤字,延续下来就是政府手上的钱会比较紧,再延伸就担心国防支出会缩水或者减少,不利于川普所说的重整美国军力、提高国防。但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们还要观察。这是宏观上大致看到的,就跟硬币的两面一样,有利、有弊;美国在整体上肯定有不利的方面。

基本上共和党是举债经济,过去我们看到,共和党从里根时代、小布什时代到现在川普,他们不怕举债、不怕借钱过日子,他们最重要关心刺激经济,让经济获得高速增长。民主党方面可能比较担心国债,这一次民主党投票反对的原因,很多也都是关切国债会增加。民主党最成功的一个例子就是比尔‧克林顿,他的任内经济不仅增长,而且债务、国家赤字缩水、减少,到他最后下台的时候、离任的时候他所创造的不是债务,他所创造的国家财政盈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他最后离任时的国情咨文中得到最多掌声的也就是那一点。

所以这是有两个关键的不同,但是我相信在目前世界全球经济大竞争的情况下、全球化经济大循环的情况下,美国的减税措施是非常重要的;刺激经济。就算增加1万亿的财政赤字,但是另一方面经济上的收入我认为远远大于此,恐怕是几万亿甚至十几万亿的收入。这样相比的话,我觉得是利大于弊;对个人来说,利远远大于弊。

主持人:谢田教授,刚刚破空谈到债务,确实有人反对,认为税改会提高美国的财政赤字。这方面您怎么看?对于美国的债务提高您的担心有多大?

谢田:我可能不太赞同破空先生的见解。首先,减税肯定会造成政府赤字增长;增长1万亿美元是很多民主党反对的要点。但是我们要看到,刚才破空提到克林顿时期债务和政府盈余的问题。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在奥巴马8年执政期间,美国的政府债务大概从10万亿美元左右增长到现在的20万亿美元,20万亿,但美国的GDP一年也是19万亿美元,几乎是GDP的百分之一百多一点。

如果基于减税,政府收入减少、赤字可能会增长1万亿美元,这是保守派的经济学家都充分认识到的,这是为什么一百多位经济学家都支持川普的减税。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有这样的推测和计算:如果美国减税以后经济增长,10年内如果增长一个百分点,赤字就会减少3万亿美元。而现在看来增长可能远远不止这一点,如果增长3%到5%可能会减少赤字高达6万亿美元,会把现在20万亿美元的数字大大减少,甚至削减到奥巴马上台时的水平。

从共和党或保守主义的财政政策角度来看,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把饼或派做得更大,做得更大的时候,政府的收入增长,老百姓的收入也增长;财富增长速度超过债务增长速度时,债务就是可控制的。这应该没问题。

主持人:是,所以中国人讲开源节流;可能就是开源。我想我们谈一谈美国的影响之后也看一看中国。破空,现在中国方面似乎是反应比较强烈,我们知道4月的时候,《人民日报》就写过文章,批评美国的税改是不负责任。但是现在似乎调门有一些变化,包括财政部还有中国的一些经济界人士都认为中国应该积极应对。请您点评一下,中国方面有什么反应,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

陈破空:美国减税会对全球的经济产生影响,最重大的影响就是中国。为什么会是中国呢?因为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这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联系是最广大、宏大的,按照中共的说法叫〝船〞、〝中美经济的大船〞,既然是大船,美国如果减税,美国的经济增长力增长,整个吸引世界上的资金、财富和人才进入美国,同样道理,在中国的市场会产生影响,首先是美国在中国的投资,美国企业、美国的资金、美国的人才会回归美国,这对中国来说是抽空效应,对中共来说。

另外一点,过去,全世界的资金原来都是往中国去,中国号称是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现在全球的资金很多就开始转向,往美国来;实际上转向的趋势已经发生了,大减税措施将会进一步使资金转向。资金转向使得第一经济体和第二经济体会拉开距离,就不是什么第二经济体要赶超上第一经济体的问题;是第一经济体要把它甩在后面的问题。

由于这个问题使中共感到不满、感到不安、感到紧张,所以在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很政治性的语言,表示川普政府的做法是拢络民众、讨好企业。民主政府、民选总统就是要拢络民众、就是要讨好企业,你来之于民、用之于民、取之于民,这哪里有什么错?这是真正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幸福;而中共只不过是停留在口头上,甚至做法完全相反。

所以美国这样的做法给中共造成压力。因为中共是高税,而且税之外还有费,中共的国营企业是它的依赖,国营企业的税和费基本上影响不大,因为政府对国营企业有扶持的效应,而且国营企业是属于政府部门,比方某国营企业的老总甚至被称为部级或者副部级的待遇,就说明是政府的一部分。

中国真正需要减税的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的税和费非常高,能生存下去靠的是行贿、受贿、靠的是逃税,动辄就被入罪、入狱。据调查,现在70%以上的中国中小企业活不下去,甚至活不过6个月,中国的民众更是税赋很大。中国的税收在世界上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在世界上被列为不是数一就是数二,高达47%的企业税在里面;个人的间接税也是很大,各种费。

这样的情况,跟美国一对比,中共的竞争力就会大失,经济引擎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资源的红利也消失了,进一步失去经济上的竞争力,对贸易逆差、对经济增长都有很大影响。这一加一减、一增一减,美国是减税,中共税赋是居高不下,在这种情况下就看到美国经济会增长,中国的经济会相对下降。所以中共就急了,喊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收税竞争〞;用〝旗帜鲜明〞反对美国的税改。

最后中共的财政部、经济专家出来表态、积极应对,因为它毕竟要面对现实。这说明什么呢?川普的减税政策、美国的减税政策倒逼中国的改革。中国的经济改革实际上是退步了,甚至倒退,所以现在倒逼它必须向市场化前进,不能够国进民退,不能够扶持国营企业而牺牲中小企业。

这样,甚至政治上的改革都可能倒逼,为什么呢?中共为什么扶植国营企业?它垄断国营企业、垄断国家经济命脉,政治上就依靠国营企业,而不依靠中小企业、不依靠私营企业、不依靠民众;如果经济上一翻转,利益翻转格局也翻转,政治上走向依靠民众、依靠中小企业、依靠私营企业,国营企业的作用就会减少,在政治改革上都有效应。

川普的政策可以说是一箭数雕,对中国来说,对中共不利;对中国的中小企业、私营企业和中国民众非常有利,而且倒逼中共的政治改革、倒逼习近平政府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长远来说有利于中华民族。

主持人:有一位YouTube的观众提问:〝川普减税对于中国民众有什么直接影响?为什么有人说中国的税率是死亡税率?〞这个问题刚才破空好像谈到了一些,但是我想请谢田教授也补充一下;另外我想请问谢田教授,中共能不能用减税作为回应?

谢田:刚才我们提到,破空也提到,中国对美国减税反应非常激烈,这让人觉得很滑稽也很好笑。因为中共向来喊的是〝不允许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美国减税地地道道是美国的内政,中共现在反而想干涉美国的内政,所以是非常滑稽、荒唐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我认为中共在利益问题上向来头脑是最清醒的,它一看到美国川普的减税政策马上就感到恼火,反应激烈。

因为这项减税政策恰恰说明可以真正使美国强大,使美国在经济上强大,从而在军事上强大,对共产主义国家会带来更大的压力;中国的反应也恰恰说明,美国的政策、川普的政策是对的,但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可能是有点间接。

刚才破空也提到一点,美国这项政策首先会导致很多资金回到美国,美国的很多公司比如〝苹果公司〞手上的现金就有700亿、800亿美金,很多企业的很多资金、现金并且很多利润都留在海外,当时就是因为美国的税率比较高,他们留在海外公司;现在税率砍了一半,很多钱就会回来,就会造成资金回流到美国,包括资金撤离中国。

中国资金的外逃、外汇资金外流、外汇储备减少等现象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中共肯定是对此非常惊慌,但是这个做法会迫使中国也对中国的中小企业、民间企业松绑,这是对中国老百姓的好处。

至于中共会不会也用减税的方法来应对?我看可能性不是太大。首先中国的经济不是正常经济,不像美国只要减税,经济的刺激马上就会变化,政府税收也会发生变化;中国不是这样,中共的收入是靠国企、央企的垄断或者靠政府卖地,靠政府对资源的垄断实现的,税收只是一部分。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用税率来调节经济并不会产生在正常国家发生的事情。

再就是,减税对共产党来说是失去了对中国经济的控制,失去了它攫取中国人民血汗、捞钱的机能,它可能也不会这样做。但不管怎么说,这在政治、经济上都是非常大的外在的压力,会导致中共在经济上不得不做出转型,甚至在政治上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必要的调整、转型。

主持人:是,这方面二位的观念好像一样。还有一点时间我想请问破空,我们看到美国最近对中国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比如最高层的中美经济对话已经暂停、在WTO美国正式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包括对中国的铝产品开始进行反倾销调查,似乎跟川普当时去北京时的气氛有一些转向,当时拿了二千多亿美元的订单,为什么现在中美的贸易关系似乎又紧张了起来?

陈破空:这是因为川普的头脑非常清醒,绝不会被任何迷魂汤灌晕,也不会表演几个京剧就把他搞得头晕,22个常委的所谓国宴也不会让他昏头;他思考的是美国优先、美国再次崛起,所以中美经济对话他现在无限制搁置。这很简单,中美经济对话从小布什时代到奥巴马时代,叫做〝你说你的话,我说我的话〞,纯粹是中共忽悠美国的伎俩,它可以对付像小布什和奥巴马这样的书生;它对付不了像川普这样商人出身的非典型的总统。

川普看得非常清楚:不管你怎么招待我,你想用2,500亿的所谓贸易订单来抵销长期结构性的贸易逆差是不可能的。川普要求的是结构性的改革、结构性的改变美中贸易逆差,而结构性的发展美国经济,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他是实打实,并不看在面子上的东西,他是实打实地进行。

有一个说法,里根时代,因为减税导致了苏联解体。虽然有点简单化,但是有个类比,当时里根时代经济上最强,是日本给美国各种的挑战,政治上是苏联给的各种挑战,而里根的减税和经济增长政策,一方面把日本陷入了20年的经济停滞;让苏联最终不敌竞争而垮台。今天川普的做法,有可能在经济上取得了日本的地位、在政治上取得苏联的地位,中共会吃不了兜着走。

中共这一次是粗暴干涉美国内政;因为美国说什么话它就说是〝粗暴干涉〞,现在按照中共的说法是粗暴干涉美国内政,说明它已经急了!所以我说,语气急不如采取手段,习近平政府真正推进改革,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这才是出路。

主持人:是,看中国怎么样应对!非常感谢破空、感谢谢田教授的分析。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