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祸】一代红伶严凤英 文革下惨遭开膛剖肚

文章分类: 百年红祸话题
更新时间: 2017-12-10 22:20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7年12月11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百年红祸特别节目。文革爆发后,传统文化艺术被彻底破坏,艺人更加被当作所谓的牛鬼蛇神。黄梅戏一代名家、国宝级的地方戏曲四大名旦之一严凤英,就被冠以多种罪名迫害,最终服药自杀,来看看她的故事。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1955年,一曲传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让人们记住了一个坠落凡间的〝七仙女〞——严凤英

1930年,严凤英出生在安徽安庆,本名鸿六。在安庆这个黄梅戏之乡,人人都会哼唱几句,鸿六耳濡目染爱上了黄梅调,13岁时偷偷拜师严云高,背着家人开始学唱黄梅戏。当时黄梅戏还是地方小戏,女孩学戏被认为伤风败俗,触犯家法,她差点被族人沉塘,只好逃走,走上搭班唱戏的卖艺之路。

在安庆搭班演出时,鸿六结识了丁永泉等黄梅戏名家,她用心观摩,一点一滴模仿前辈的演出。鸿六天生好嗓子,表演细腻生动,又刻苦练功,15岁时就能从容驾驭高难度曲目《小辞店》中的主角柳凤英,也因此更名〝严凤英〞,在戏曲界一时名声大噪。但之后她被当地一个自卫队大队长抢走做妾,只得装疯逃出,到处流浪,甚至一度吞金自杀。

中共在49年建政。1951年,严凤英在安庆〝群乐剧场〞演出。这时中共干部与所谓的〝新文艺工作者〞去民间演艺界,既改戏,又改人——号称帮助〝旧社会〞的艺术家接触〝新文艺思想〞。和当时很多民间艺术家一样,严凤英误以为中共会带来艺术的新天地,充满了感激。

大陆自由撰稿人朱欣欣:〝他们对知识份子、文化艺术界抓的很紧,(中共)它就是想让这些人驯服,成为他们进行精神控制的工具。因为仅仅靠政治宣传还不行,它要把政治宣传利用文化艺术这个形式进行巧妙的包装,这样看起来更容易被人所接受,所喜闻乐见。〞

1955年,为了宣传中共刚颁布的《婚姻法》,上海电影制片厂将《搜神记》中汉代董永孝心感动天地的故事,改编成了黄梅戏电影《天仙配》,先后有一亿人观看。伴随着电影的轰动效应,黄梅戏一跃成为全国大剧种,严凤英也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之后,她主演的《女驸马》又在海外掀起黄梅戏热潮。

然而事业巅峰没有持续太久,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尽管严凤英一直按照党的需要改编和表演黄梅戏,此时却被扣上所谓〝三名三高〞〝黑线人物〞〝封资修代表〞等罪名,遭受批斗。

1968年3月,严凤英和一批文艺界人士,被污衊成〝围攻样板戏,反对江青〞的罪人。她受到造反派的逼供,曾经的搭档好友也贴出大字报,所谓揭发她。4月7号晚,丈夫王冠亚被严凤英哭醒,发现她已服了大量安眠药、留了绝命书。

王冠亚一面叫长子请医务室的医生抢救,一面向进驻剧团的军代表刘万泉求救。然而刘万泉反而带着几个造反派直闯王家,对神智尚清的严凤英进行〝床前批斗〞。等他们离去后,王冠亚将妻子送到附近医院的急诊部,严凤英早已错过最佳抢救时机,在第二天凌晨死亡。

朱欣欣:〝造反派听说她是严凤英,不愿给治疗,最后给耽误死了。死了之后,还要以检查身体里有没有发报机为名,把她开膛破肚。而且这个所谓工宣队造反派的头头还得意的说,我终于看到她的身体了,很下流。实际上他有很卑劣的目的。〞

据王冠亚回忆,军代表刘万泉说严凤英是国民党特务,肚子里有发报机,让人当众将她用开刀的斧头大开膛,从胸骨一直劈到耻骨,把肠子翻出来,只找出一百多粒安眠药。

落入凡间的〝七仙女〞就这样凄凉离世。事后,刘万泉被评为〝活学活用毛着的积极分子〞,调任到外省保护起来。文革结束后,安徽省派出的调查组找到他询问严凤英一案,他振振有词的说自己是奉命行事,还说,文革就是要打倒〝反革命分子〞,〝在安徽,不打严凤英打谁呀!〞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