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明:电话再次被掐断始末

文章分类: 网闻
更新时间: 2018-01-11 00:14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11日讯】我这次发现我的电话座机不能正常使用是在2017年12月中旬,开始是有亲戚和朋友打来电话,接听时噪音特别大,像不停地打机关枪,双方根本就无法听清对方的话音,通话被迫中断。到了12月二十几号,座机就发展到根本打不通了,有亲友不知我发生了什么事,有的给我发电子邮件询问,有的到我家里查问究竟。我用我的手机给我的座机拨号,回答是〝你拨的号码不存在〞,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座机又一次被掐断了。


我的电话不能正常使用已是近二十年的老问题了,主要的问题是不能顺利地打进来,噪音大,同时长期遭窃听。经常是我听到电话铃响,接听时却断了。经常有亲友见面时问我:〝你家的电话怎么了?为什么老是打不通?或是占线的声音?〞偶尔电话打通了,亲友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这样的情况,我不知多少次打投诉电话,多次到电话公司营业处投诉质问,还到电话公司总部质问过两次。电话公司人员都不正面回答我,只是答覆说派人查看,电话一时能打通了,但过不久就老病重犯。

有时我接听电话,商议参加什么活动或了解什么情况,随后我外出,就受到便衣的跟踪,参加的活动就受到警方的监控或阻止。有时有经验的亲友给我打电话,就说:这通话的声音不对呀,是有监听呀!这说明我的电话长期遭监听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一次我报电话故障,电话公司的维修人员到我家里检查了话机和线路后,没有找出原因,就出去到机房检查,过了一二十分钟电话通了,这位维修人员打电话给我,问电话是否通了?我说〝通了〞,并问什么原因?维修人员说:〝我发现你的电话线路上多加了一条线,我要求吧这条线摘掉,机房人员不同意,说摘掉这条线要领导批准。〞这位不谙潜规则的维修人员把一些实情讲出来了。

不但监听我的电话,还监听给我打过电话的亲戚的电话,都是亲戚间家事的通话,也遭怀疑遭窃听,我和这些亲戚毫不知情。直到有些知情人问这些亲戚:〝你跟马晓明什么关系?〞遭窃听的亲戚才知道了真相。

这次发现电话再次被掐断,我连续八九天打了十多个故障投诉电话,到电话公司营业厅投诉过三次,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当场拨我的电话号码证明打不通,接着拨通投诉电话报故障。不论是打电话或到营业厅投诉,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都说〝在24小时内给您处理〞、在〝48小时内给您处理〞,但没有一个维修人员到我家里来查看,电话一直不通。到后两天,我问接电话的服务人员,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打了这么多次投诉电话,连个维修人员都不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接电话的服务员说〝给领导汇报〞。奇怪,你排除我的电话故障就行了,为什么要〝给领导汇报〞呢?

2018年1月5日,我再次到电话公司〝登门拜访〞。某部门的某位部长接待了我。他当场验证了我的电话确实打不通。我简要叙述了这次投诉的经过和十多年来使用电话的经历,表示我是一个合法的电话用户,从不欠话费,我的电话使用权、通信权利应该得到保护。这位部长先后叫来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查处我的投诉,部长本人曾离开办公室一次。在他离开办公室期间,姓何的男员工给我分析来分析去我电话打不通的原因,他后来判断问题很可能出在机房里。部长回到办公室后叫我先回去,他很快就叫我的电话恢复使用。我表示不离开,直到我的电话能使用为止。

直到下午快5点钟,这位部长拨我的电话,证明通了,并叫我接听。我才离开了电话公司。

两三天来,有不少亲友给我打电话,得知我的电话又通了,表示祝贺,并问原因和详情。在我电话被掐断期间,有好心的朋友将此情况披露给媒体,有几家媒体进行了报导。对这些朋友及媒体的关心我特写此文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将经过概要述之,以期同仁朋友再次领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论是新时代的还是旧时代的什么时代的,他的特色之处,增长些见识。

马晓明

2018年1月9日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