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双学上诉〞终院裁定三人上诉得直 维持原审判刑

文章分类: 今日点击
更新时间: 2018-02-06 22:38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7日讯】【今日点击】(3071-2)


提要
双学上诉〞终院裁定三人上诉得直 维持原审判刑
双学三子:上诉虽成功 民主输一仗
北京重压下 香港司法系统能继续捍卫自由吗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昨天呢去车行碰到个老头儿,你说他黑人应该不算黑人,他是印度人啦,但是胡子什么都白了。就是去车行因为一点其他的事儿,跟老头儿呢就聊两句天。聊两句天他看着我,人家是当地的人家他是87年就来了,就来到海外了,他也是从别的地方来的。他看着我他说,他说很奇怪我来这地方这么多年了,但我的朋友,他的朋友都是中国人。后来我开玩笑我说你相信轮回转世吗,他说轮回转世放一边,但是我相信我们见着,我们彼此见面,一定有过去生命的原因,当然人家用英文说的,有过去生命的原因,我说你说过去生命的原因,是不是指人的灵魂,唉,是那么回事儿。然后他就因为,他就给我看在YouTube上,他听过不同的人都是印度人,在讲述了一些生命的道理,那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后来我说,这是你在印度的某一门宗教啦。他说宗教不是,宗教现在全完蛋了,全是政治,这是人家说的,宗教全是政治,全是骗人的,这是人家的说法。他说真正真正的东西应该在民间。我说那你说的我们之间我今天,他说你知道你今天能够走进我这里来,是什么原因吗,我说那什么原因一定有着背后的原因。他说就是因为我们过去的时间里,曾经有过一段故事。

我说如果你这么说,你对死亡的概念,就有你自己明确的认识,你根本不怕死。他跟我说他说什么叫怕死,我这是车行,死亡就是你开着车,把车停下来你下车了,就是人说的死亡。那你死了吗?根本没死。我跟大家解释过,人的一生就像在纽约上车,在旧金山下车是一样的。车是人的身体,自己开车的人是真正我们的自己。他说其实人死了,就是灵魂一出来这个人就嘎波了。因为两个人这么聊天嘛,他说唉呀哎呀,你没事儿上我这儿来啊,他说我没事儿上他这儿来咱俩聊天,能遇见一个彼此明白的人,他说不容易。是个印度人来自于,他说他是从印度但实际又到香港,这么过来的。

其实呢从生命的层面,真正从灵魂的层面,这个空间就是地球的这个空间很狭小,人们的想法很窄。绝大多数人,绝大绝大多数人在今天的环境中,全陷入到以欲望色欲啊,肉欲为中心的所展现出来的利益。追求事业、成功、美貌、财富、占有等一切的东西,绝大多数人。所以在这样的概念下,一个人如果说他的肉身就像一辆汽车,而这个车要如果撞碎的话,大多这个人就会死了对不对,道理是一样。人受了外伤,人容易会死了。但外伤的原因,可是跟里面开车的人有关系,没错吧,跟里面开车的人有关系。而这个人如果按照正常的概念,去运作的话,死亡的机率小,只能这么说啦。按照不正常的原因,那任何一次死亡呢,出车祸呢,它一定有原因存在,这就是在我眼睛里,这同样是生命的故事罗。

香港出了一件事情,苹果日报这么报的,双学三子上诉成功,终院裁定三个人上诉得胜,维持原来的判刑。在这个香港在这个苹果日报报导,它主要是报了细节,原因就是引述了当年,三个学生的占领这个城市广场,公民广场的时候,那件事情呢,已经被香港政府香港律政司告上去了。告过之后,给这个三个人出现的判刑呢,是因为里面涉及到一些暴力上的冲突,有着暴力上的冲突的痕迹,而且被法院接受了。结果三个人呢,就以服务社区的方式,和免于法律诉讼的方式呢,这件事结案了。

〝双学上诉〞终院裁定三人上诉得直 维持原审判刑


结果上次,前一任的香港政府的,律政司司长应该叫袁国强,又把他们再一次告到上诉法庭,告到上诉法庭非让他们蹲监。所以这是香港政府律政司司长,在执行着中共邪恶的政权的过程中,为了一己之私利,利用了手中的权力,做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造成了很大的冲突。那在整个香港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呢当时上诉法庭,就接受了香港律政司的申诉,从而判他们三个人,分别入监6个月到8个月。在这个背景之下,三个人上诉到终审法院。结果终审法院推翻了上诉庭的申诉,从而维持原判,所以三个人就变成自由了。

但是终审法院在判决时呢,它又接受了上诉法庭的某些理由,认为在这种街头集会,非法集会,涉及到暴力的时候,无论暴力程度大与小,那法庭如有充分理由,依然可以即时判监入狱的。所以这是一个很难说是三个人获胜了,还是三个人失败了。那在这个德国之声的报导时呢,就比较总结性的报导,上诉成功,但民主却输了一仗。那双学三子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就公民广场案刑期覆核上诉,终极法院裁定他们上诉得直,恢复原判,不用入监。但是判决认为该案涉及到暴力,也肯定了上诉庭更加严苛的判刑指引。重获自由的三子呢,表示松了一口气但心情沉重。

双学三子:上诉虽成功 民主输一仗


因为这个终审法院接受了上诉庭的理由,那就自然促成在未来的时间里,香港民众在抗争香港特区政府共产党化的过程中,就会出现的更加难的场面。所以在这样结果之后,三个人在接受传媒时明确讲,公民抗命原则收窄了是不值得庆祝的。那三个人在面对现实的环境中呢,他黄之锋重申当日行动坚持了和平,没有任何动机去伤害他人。而终极法院的判决,对未来行动可能会判以以月,甚至年来监禁的话,我绝对不认为这次是胜利,也不觉得有任何值得庆祝的。

是这么回事。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个人以为啦,在中国出现巨变之前呢,在中共政权的权力,任何可以触及到的地方,正常的人呼吸都会出现困难。也就是说你会发觉没有任何空隙,你会发觉中共政权的共产党的权力,出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容质疑的,置人于,瞬间置人于死地的那种力量感。

而纽约时报呢连续用了两篇文章,北京重压之下,香港司法系统能否继续捍卫自由?香港司法系统是殖民统治的遗产,一向是受重视的制度之一。不仅继承了英国法院的假发长袍,还继承了公正和独立的案例,叫判例法传统。所以它在讲,香港得以骄傲的就是一个司法独立,对法治的信心让香港独树一帜,成为亚洲运行最好的城市,那与纽约、伦敦比肩的金融中心。而法院系统,被视为香港自治最终的保障。

北京重压之下 香港司法系统能继续捍卫自由吗


那我们现在看到的最近发生的事情,实际就是香港的司法独立呢,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那北京加大对香港顺从的地方政府,和越来越畏惧的媒体的影响,法院是否能够保护自由的是一个考验。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现实的场面。而这件事情的出现呢,是与人大释法相关,跟张德江直接相关。人大释法它站在了,它的立足点站在了说,香港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的一部分。所以人大释法,人大是立法机构,所以自然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呢,基本法呢有着它解释权。

那这个说法本身,就直接摧毁了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根本,两个制度,这是对立的,如果不是对立的为什么要一国两制?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而两制的基础基本法,跟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是对等的,才能保证一国两制之下真正实行。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