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周永康:上诉虽获胜 民主遇挫折

文章分类: 中国禁闻新闻
更新时间: 2018-02-07 18:22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8年02月07日讯】因涉公民广场案被判囚的〝双学三子周永康黄之锋和罗冠聪,因不服判决提出〝终极上诉〞。2月6号香港终审法院裁定三人上诉成功,维持原审判决。虽然这一判决,意味着双学三子不用重返监狱,但他们对香港民主的未来,并不乐观。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我会形容今次的结果是一个糖衣包装的严厉判决,这一刻我的心情依然沉重,我绝对不会形容今次为胜利。〞

2月6号下午,5名法官一致裁定周永康、黄之锋和罗冠聪,上诉成功,维持原判。

不过双学三子并不开心。

终院法官在庭内读出简短判刑指引,认同上诉庭对案件的分析正确,即便非法集结如涉及暴力,暴力程度不高也须即时入狱;公民抗命也不是重要求情因素,但本案属特别情况,认为上诉庭不当的把新的判刑原则用在本案上,重申新订立的判刑指引,不应具追溯力,故裁定三人上诉胜诉,维持社会服务令及缓刑的命令。

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接受《新唐人》电话采访时说,终审法院的判决,对民主运动来说,是一个挫折。

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虽然我们三个是可以获得胜诉,但是终审法院也说明他们同意采用更严苛的量刑等级,换言之也代表未来香港的和平抗议,会变得越来越难,因为法院对于人们反抗的空间是很严苛,他们对于有意外伤害就已经构成暴力,可以判处立即监禁。但是判决里面是完全没有考量所有这类公民抗命行动的社会背景。〞

对于暴力的定义,外界有不同看法。

周永康:〝不少朋友仍然批评,重夺公民广场是暴力,雨伞运动是暴力,但在制度暴力面前大部分人都是以极其克制及和平的方式反抗,到底何人才是真正的暴力及暴戾?〞

香港专栏作家陶杰:〝在和平示威里边,如果警方用比较大的武力来镇压,会激起示威者的自卫或者反抗,这个在全世界都会有的。在反抗的时候有肢体的冲撞,一般在国外是不会秋后算帐。而且什么叫暴力行为?你去闯进政府的总部,这个在英国大学也发生过学生去占领大学总部,这个不算是暴力行为。比方讲有时候打碎一些玻璃,只要没有蓄意去打无辜的路人啊,这个就不算。〞

周永康表示,包括公民广场案突发的社会脉络,中共人大的8.31决议,到处都可看见,政权制造的暴力是被轻轻放过。因此未来的路会越来越艰难。

周永康:〝尽管终审法院的法官是尽其努力去平衡各方,包括北京的压力,但是他判决里边到底有没有捍卫到人民的宪法权利,包括被剥夺的政治权利呢?我们可以看见,现在在二十三条阴影霾布的时刻,法庭是相对来说,非常弱势,也代表它未来能否捍卫港人自由这方面是充满非常多的挑战。〞

《纽约时报》质问,法院系统被视为香港自治的最终保障。但北京重压下,香港司法系统能继续捍卫自由吗?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双学三子在终审庭的判决对十三东北案的被告是有影响的,两个案的被告可能会从以前比较重的判决改为比较轻的,但是政府(的目的)是要在刑期的覆核里面,确立将来对公民抗命的案件,要是所谓涉及暴力的,要重判。〞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三名学生领袖,因在2014年底冲进及占据政府总部广场,2016年被控非法集结等罪,分别被判社会服务令及缓刑。但律政司认为刑期过轻,向高等法院提出覆核,上诉庭去年8月改判三人6至8个月,即时收监。

双学三子成为香港回归20年来第一批入狱的政治犯。事件也激发约十万港人走上街头抗议。

今年1月31号,双学三子获美国12名国会议员提名,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

周永康说,接下来他们会以311立法会普选作为一个目标。而除了普选以外,还有很多政治案件需要去参与支援。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