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 两院一把手异地大调岗 涉清洗政法委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8-02-13 15:32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十九大后,中共政法高层出现大变动。随着新一届政法委高层调整,政法委高层中的江派势力必将遭到深度清洗。。(Getty Images)

随着地方政协主席一反常规的出现多例异地调任甚至对调,省级法院检察院一把手的大规模异地调岗也在近日接近完成。


31省62名高级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中,在今年1月异地调任(含中央空降)的就达到了37人,如果把提前一年(6人)、提前二年(9人)异地调任的也算进去,就是52人,异地调任的比例达到了83%,明显超过上一届。

其实,也不仅仅是法院和检察院,公安厅局长异地调任(空降)也成了常态,当前的31省公安厅局长中,异地调任(空降)的有26人,比例也是83%。而在习近平上台前的2012年8月,这个比例在55%左右。

如果剔除掉传统上由本地官员出任的新疆和西藏,这个〝外来户〞的比例就更吓人了。

这里不难看到,习近平当局在有计画的对政法委的省级公检法分支进行清洗。

中共政法委在十八大前夕捅了个大篓子,捅篓之人就是王立军。从王立军到薄熙来、再到周永康,拔出萝卜带出泥,中央政法委层面的书记(周永康)、秘书长(周本顺)、3名委员(李东生、王建平、吴爱英)都先后成了甕中鳖。

但是,在中国这种地域广大,中共治下又层级众多的国度,尽管说是中央高度集权,但仍然存在山高皇帝远和经济强省拥财坐大、特区拥权而成小王国等各种离心情况。更要命的是,各地有江泽民经营逾20年埋下的根系,如果北京当局仅仅把地面上的植株砍断,那只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地方坐大、自成体系的典型代表就是重庆。孙政才(市委书记)本来是从北京空降山城,负责清除〝薄王余毒〞的人,何挺(市公安局局长)则是异地调来的帮手。结果呢,清毒的人也染了毒,〝薄王余毒〞变成〝薄孙余毒〞。

中共治下的每一个县城,其实都是一个独立小王国,决策层面的权力核心是县委书记及其县委常委班子,执行层面的权力核心则是县公安局。而公检法同穿一条裤子,裤腰带就是县政法委书记。

从这个角度来看重庆,我们就能明白,为何在薄熙来时代,会出现一个〝薄王格局〞。薄熙来绕过政法委,直接把公安这根打人的棍子操在自己手里,以致王立军在薄撑腰之下,风头完全盖过了政法委书记。

到了孙政才落马时,与孙结对被清算的重点人物何挺也是公安局长,这就不是什么偶然因素,而是特定权力体系下的必然。

当然,公安局虽然在政法系统中独大,但其作为裤头,没有法院、检察院两条裤腿,也是难以成事的。所以中南海清洗省级政法委势力,必定是裤腰带、裤头、裤腿一并处理的,只是先后和缓急次序有所不同。

中共换届年度的这次省级法检院一把手异地大调岗,其用意即在于此。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