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习任内如何终结江的〝一汽岁月〞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8-02-15 09:40 [纽约时间]

2月14日,大陆媒体披露,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吴绍明当天早晨在北京蹊跷坠亡。简历显示,吴绍明调任中汽协始于2016年1月,而他在此之前的职业生涯,全部都在一汽集团(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度过。


据数字新媒《运营商世界网》获悉,吴绍明在过年前夕〝跳楼身亡〞,其原因,不排除与仍在推进的一汽集团周边反腐风暴存在必然关系。

自一汽系统反腐风暴以来,被媒体公开报导过的高管自杀案件,吴绍明并非第一人。而吴绍明在2016年被国资委免去一汽集团副总经理之职,当时已经出事的是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徐的落马也被视为国有汽车系统反腐首波高潮。

不过从横跨的时间上来说,一汽反腐堪比军中巨贪谷俊山案,有着胡习接力办的痕迹。

一汽反腐在十八大前的导火索,是2011年审计风暴牵出窝案。2012年6月,一汽合资的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落案、一汽大众大客户销售部门负责人跳楼自杀,一汽高层深陷反腐风暴漩涡中心。

习近平十八大上任后,2013年一汽反腐更为深入,集团总部及二级子公司数十位高层被突然带走调查。2014年中纪委巡视组首度入驻一汽调查,数名退休高管接二连三落马,包括离职时间长达8年的前高层也难逃。2015年集团掌门人徐建一当年两会期间在吉林团的驻地饭店被直接带走,两会闭幕日3月15日,中纪委网站通告徐建一落马。

据当时报导,徐建一落马将持续3年多的一汽反腐推向了顶峰。徐建一不仅是十八大以来落马的首位车企一把手,也是第二位央企一把手,截至目前,也仍是汽车行业当中落马的行政级别最高的一把手。

而不管是哪个阶段的一汽反腐,舆论延烧总会走向曾经在此工作的江泽民。江泽民好大喜功,一汽不仅被作为他早年主持国企的〝政绩〞宣传,还被当成他在发展汽车工业的〝功绩〞写成书。

在江泽民退下多年的十七大前,2006年10月《江泽民在一汽的岁月》出版,书中记载几件事如下:

1986年夏天,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同意下,上海汽车合资的上汽大众将生产奥迪这一块让给一汽,于是才有了后来的一汽大众。

1989年末,一汽的车大量积压,没有资金,甫成为中共党魁的江泽民收到汇报后,马上打电话给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李贵鲜,按一汽的要求直接拨款一个亿。

再后来,一汽生产的军车,厂里积压了18000辆车,江泽民知道后,马上操起电话,打给解放军总后装备部,江泽民说,一汽很困难,这18000辆车给部队更新,国务院拨6个亿,部队也拿出2个亿,听电话那边马上答应下来。

现在看此书〝炫功〞之所在,犹如江泽民滥权之所在。在江泽民慷纳税人之慨的这般利益关照之下,一汽都不能搞好,反而搞成腐大案,与上汽互换来的一汽大众也成为重灾区。

在十九大前夕,中纪委2017年10月15日刊文披露,2014年以来一汽实现〝巡视巡察全覆盖〞,共处理1,851人,被媒体喻为一汽史上最大规模反腐。

反腐数据显示,资深的一汽人落马者众,尤其高管多为土生土长,如掌门人徐建一1975年加入一汽管理层,今次跳楼身亡的吴绍明在1984年至1999年间历经了一汽轿车厂所有工作。

一汽系统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腐败的,在江泽民1999年7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前,1997年一汽高管提交了一份所谓〝练‘法轮功’热应引起足够的重视〞的提案后,一汽系统原本众多按〝真、善、忍〞做人做事的员工就遭到反对和压制。

习任内对于一汽系统的清洗,除了反腐,还有一大招。在一汽掌门徐建一落马5天后,2015年3月20日,吉利汽车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正式交付了首批20辆博瑞轿车作为外事礼宾制定用车及驻华使节用车。当时媒体报导有这样一段话:数十年来一汽引以为傲的红旗轿车独享的国宾车地位,从这一天开始将不复存在。

在徐建一案在2017年2月宣判落定后,外界认为一汽于2014年掀起的反腐浪潮已告一段落。但据披露吴绍明跳楼的《运营商世界网》引述业内人士透露,最近仍有多名一汽的供应商老总被控制,集团反腐风暴并没有完结的迹象。

是故一汽集团打虎尚未剧终,后续反腐也将继续打脸《一汽岁月》的江泽民。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