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陕西官员〝出价要我女儿一条腿〞一死二残之家将无〝完人〞

文章分类: 网闻
更新时间: 2018-03-12 03:05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2日讯】我叫王英强,上访11年我家四口,为此案已一死二残。我儿王小刚上班时被同事程文才放狗咬伤,事后又被人雇凶殴打,导致王小刚患精神疾病,至今不予赔偿。王家因此上访多次被打、被威胁、被截访、被软禁。但他所在工作单位陕西省电力公司下属的火电三公司耍赖自今不给赔偿,凶手至今逍遥。唯一正常女儿至今已经37岁,为照顾哥哥不能外出打工、也不能结婚成家,自己11年的青春年华消耗在火电三公司给她家制造的灾难中。还遭到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们恐吓、威胁,并称一条命多少钱,一条腿多少钱,都是明码实价。


我向全球的善良人声明,我女儿少一根汗毛,就是陕西西安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官员干的。暂时不报他、她的名字,我已请媒体记者记录保存。

这次〝两会〞为阻止我们上访。我的女儿3月11日,已经被渭城街道办事处官员带到外地旅游去了。下面是我家近来遭遇地记录:

2018年3月1日上午,我在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等人的陪同下,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处上访,要求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接待我,尽快纠正违法办案。夏琛明一直不敢出来和我见面。公安厅信访姜副主任和梁保安告诉我,夏琛明不愿纠正违法办案,他们也没办法,要求我离开。

我只好离开公安厅信访处,来到信访处大门东边10多米的地方,向过往群众抗议夏琛明违法办案的恶行。没多久,陕西省公安厅附近的凤城三路派出所特勤中队的一名领导及另外一名警察就一起赶来了。

他们强行驱散围观群众,要求我跟他们走,由他们安排专人专车截访我。我不同意,抗议他们:〝我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诉的案子,陕西省人大原信访主任宠主任曾下文督办叫夏琛明尽快依法纠正处理,夏琛明拒不纠正,现在也不敢出来见人,不解决问题,凭啥每次叫人截访我?〞

见我不走,凤城三路派出所特勤中队的那名领导对我说:〝你先回去,叫你们当地的民政部门给你处理,不论处理什么结果,你接受不接受,就算给你处理过了。〞我不同意,告诉他们:〝我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诉的案子,和民政部门没有任何关系,当地民政部门有啥权力随便处理我家的案子呢?〞

随后,辖区金旭路派出所的三名民警赶到,他们和凤城三路特勤中队的那名领导交流后,和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等人一起把我强行截访回家。

信访主任违法办案反倒处理派出所所长

2018年3月2日,我从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几名维稳人员口中得知,由于陕西省公安厅嫌辖区金旭路派出所三名民警赶到截访地点的时间不够快,由陕西省公安厅政治部领导出面,找金旭路派出所所长李晓东谈话,给李晓东所长记党内警告处分一次。我不明白,我家的案子是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亲自违法办案造成的,陕西省公安厅的领导们不去依法追究处理夏琛明,反倒严肃处理截访不及时的金旭路派出所所长李晓东,为什么?

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预顾黑社会人员卸我女儿一条腿

由于北京要召开2018年两会,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们从2018年2月26日就开始布控针对我家的维稳工作。每天都会在我家楼前楼后楼侧停放多辆维稳车辆,每班至少安排10人左右的维稳人员在我家楼前楼后严防死守。期间,曾有渭城街道办事处的维稳领导私下威胁我女儿说,如果我女儿敢不听他们的话,偷偷跑到北京去上访,就给我女儿判刑,或者花钱找个社会混混卸我女儿一条腿。

两会访民举步维艰

2018年3月2日,正月十五上午10点多,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和副书记杜兴鹏借节日慰问之名来社区找我和我女儿谈话,要求我家在两会敏感期不要去北京上访,不要给她们惹什么麻烦,乖乖呆在家里,去哪里办事必须提前找渭城街道办事处的维稳人员申请,由专人专车陪同才可以外出。同时,张亚红还要求我女儿王小琴每天必须给杜兴鹏打个电话,汇报每天的动向。

晚上8点多,我的家人发现渭城街道办事处的五六名维稳人员在我家楼前单元门口的人行道上安装了灯,围坐在一张石桌旁,24小时紧盯我家窗户。

2018年3月3日早上,我女儿给渭城街道办事处停放在我家后院、楼前、楼侧面的几辆维稳车辆拍照,被维稳人员任彪发现,彼此争执了几句。

2018年3月4日凌晨1点10分左右,我女儿王小琴被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惊醒。她透过窗户发现有一名暴徒手持一把疑似斧头的凶器,正在用力砍砸我家后院的防盗门,同时,这名暴徒口中还不断的高呼:〝开门!开门!〞大有破门而入行凶伤人的势头。我女儿隔窗问他:〝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这名暴徒不作任何回答。仍不断用力打砸我家防盗门。我女儿只好立即拨打110电话报警,门外暴徒大概是听到我女儿在打110报警电话,又转身把我家的几块窗户玻璃给砸了。可能是误认为邻居家的窗户也是我家的房子,他顺手把我家邻居家的三块窗户玻璃也给砸了。

拨打了两次110报警电话后,仍未见有民警到达案发现场。我女儿只好又给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家被打砸的事情。

一个多小时,2018年3月4日凌晨2:02分,金旭路派出所四名民警才赶到案发现场,他们简单查看了一下情况,拍了几张照片,问了一下案发的大概经过,准备离开时,渭城街道办事处副书记杜兴鹏赶来了,他把我女儿王小琴叫到社区办公室,同时,把当晚以佘鹏为首的五六名维稳值班人员也叫到一起,询问情况。这五六名值班的维稳人员都说自己睡着了,不知道我家被人打砸一事。我女儿质问他们:〝我的家人晚上出门,你们都会盯的死死的,并紧跟不放。我家发生了打砸案件,你们都说自己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这正常吗?〞

2018年3月4日早上6点多,我女儿再次来到社区办公室,质疑案发时的那几名维稳人员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为啥不及时出现并制止那名行凶的暴徒?渭城街道办事处那几名维稳人员又改口说:〝我们在监控室看到那名暴徒行凶的情况,但是,因为发现他手中有凶器,不敢赶过去制止。〞杜兴鹏对我女儿说:〝事后,街道办事处也曾派出两名维稳人员去追赶那名行凶的暴徒,但是没有追上,所以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下午6点多,金旭路派出所民警崔斌和王警官来我家给我女儿和我分别做了笔录。

我女儿询问他们有没有抓到行凶歹徒,他们回答说,他们去社区监控室查看了监控录相,因为我家附近那几个监控头图像不清晰,无法确定歹徒模样,再加上案发后我家经济损失不大,不够立案标准,所以无法进一步深入调查。

截止目前,我和我的女儿并未外出上访过,也没有去北京上访的计画,平时也没有任何仇家,为啥大半夜无故遭打砸,至今警方竟无法确认暴徒身份?

从2018年3月4日晚上5点多开始,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杜兴鹏以保护我全家人安全为理由,把多辆维稳车辆及多名维稳人员再次安排在我家后院及楼前、楼侧不同方向。

2018年3月5日晚上8点多,辖区金旭路派出所所长李晓东来社区找我和我女儿谈话,他告知我们:〝两会期间,我也是负责维稳的主要领导之一,今年上级领导针对维稳工作要求特别严,希望你们家不要在这期间给我惹啥麻烦,我会每天不定时派两名民警来你家查看,希望你们家每次能开门配合,如果你们家不给我们的民警开门配合,我会扣他们的工资的。同时,我也会让人加强对你家附近的巡逻工作,尽量保证你家的人身安全。〞

(责任编辑:陈汉)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