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出门难 去北京更难 依法治国陕西虚假繁荣

文章分类: 网闻
更新时间: 2018-05-13 00:54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13日讯】 因我儿王小刚一案长年得不到依法公正处理,我家已经上访11年了,经历了王锐、杜航伟、胡明朗共计三任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原始案子仍未得到丝毫解决。相反,多年来遭遇的暴力维稳的手段和方式却仍然在年年翻着花样不断更新,甚至涉黑涉恐。


发展到目前,我无论到哪里上访,都会被抓回来,一举一动都在渭城街道办事处、秦汉新城管委会、西咸新区等各级政府的严密监控中。不论干什么,我必须像通缉犯一样先向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申请,获批后,在他们的陪访下才可以有相对的自由。私自行动的结果不是被强行抓回来就是强制被软禁在家中,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在我的反覆申请下,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同意于2018年5月8日上午到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上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陕西能建)陪访,协调给我儿王小刚上报工伤等问题。

2018年5月8日早上不到8点,我的退休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四公司)社区长年对我家实际暴力维稳的打手小头领吴国荣带着物业干部邓仁顺、苏丽、吴斌等人就堵在了我家门口,扬言这几天不准我家任何人外出,哪怕逛街也不行。如果敢不听话,他会采取强硬措施。我女儿告诉他说,政府今天要陪访,你们难道连政府的话也不听吗?吴国荣说:〝不论任何人说破天,你们家的人今天也休想迈出门一步!〞问其原因,拒不回答。之后,吴国荣等人还全天守在邻居院子里,盯着我全家人的一举一动。

随后,我的家人电话联系了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杜兴鹏,杜兴鹏答应帮忙询问吴国荣上门拦访原因。之后,电话告知说,陕西能建这几天好像在举办一个重要会议,怕你去上访喊冤。我问杜兴鹏:吴国荣等人的这种做法是违法的,难道连政府也要听企业的话吗?他们凭啥限制我家的人身自由?杜兴鹏说,人家企业在开会,咱们就是过去也见不到任何人,还是改天再去吧。

紧接着,我女儿王小琴又打电话给陕西能建信访主任王英博,询问他,为啥从2018年3月5日至今,火电三公司一直再未与我家主动联系如何处理王小刚工伤等问题。我们家曾几次电话联系火电三公司,也未有人接听电话。

王英博答:〝火电三公司的工作也很忙,谁也不可能整天守在电话跟前。有关给王小刚报工伤的事,火电三公司可以通过政府渠道全力以赴配合,往前推进。〞

我女儿:〝前段时间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杜兴鹏曾到咸阳市劳动局谘询,咸阳市劳动局要求火电三公司出示一份当年案发时的真实情况书面材料,事后,杜兴鹏曾电话联系火电三公司信访主任邓林涛,邓林涛拒不出具。导致无法报工伤。〞

王英博:〝需要火电三公司出具什么样的材料都可以,火电三公司肯定会全力配合的,你不要整天听政府乱说话。〞

有关2018年5月8日早上,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保卫科长吴国荣等人堵门拦访一事,我女儿也向王英博进行了说明。王英博:〝这个情况我还不知道,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呢?你确定都是火电四公司的人吗?〞

我女儿:〝吴国荣等人都是火电四公司的正式工,在单位工作了几十年了,我咋可能会不认识他们?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可以亲自开车过来调查。〞

王英博:〝我可以找人了解一下情况,你可以打110报警嘛,我管不了他们。〞截止目前,未见王英博就吴国荣等人无故上门拦访一事有任何调查回复。

之后,我女儿又把和王英博通电话的大概情况向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杜兴鹏进行了汇报。杜兴鹏答应亲自带人到火电三公司找信访主任邓林涛进行交涉。

2018年5月8日下午3点多,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上门告知:〝我今天中午陪领导杜兴鹏一起到火电三公司找邓林涛进行了交谈。火电三公司答覆说,2018年4月27日,北京中国能建集团总部信访处长王健亲自来陕西能建视察信访工作。期间,提到王小刚的事情,要求火电三公司尽快上报一份可行处理方案。火电三公司仍坚持不愿给王小刚同岗同酬工资待遇福利,只同意按咸阳市社会最低工资标准执行。前提还是必须我家先写息诉罢访,否则也不执行。有关工伤的问题,火电三公司说时间太久,超时效,不给上报。要求他们出具一份当年的案发真实情况材料,他们也拒不出具。有关2007年至今拖欠王小刚的工资账目中存在的很多问题也不愿纠正。〞等等,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不明白,我儿王小刚是三公司的正式工,二十三年工龄,为啥要按咸阳市最低工资标准执行?案发当年,我曾多次找咸阳市劳动局要求为我儿上报工伤。咸阳市劳动局当年在职领导也曾多次发文给火电三公司,要求其配合,结果火电三公司向咸阳市劳动局上报了一份虚假案子情况说明材料,导致我无法通过官方渠道给我儿上报工伤。怎么就变成超时效了?

上访11年来,我家所遭受的来自政府和企业相互配合的暴力维稳和非法监控早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仅从十九大到2018中央两会期间,暴力维稳程度早已演变为涉黑涉恐,可谓花样百出,时间长达200多天。即使中央两会结束以后也不得安宁。

2018年4月23日中午1点20分,我在咸阳火车站乘坐成都开往北京西的K1364次火车打算去北京找企业的最上级中国能建集团上访,反映犯罪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勾结政府部门合伙赖死狗,拒不处理我家冤案,不依法给我儿子王小刚上报工伤及同岗同酬补发多年来拖欠的工资及其他应得收入等问题。

我买的车票是K1364次列车16号车厢的座位,列车刚进站,我走到16号车厢车门前正打算上车,守在16号车厢门口的一名男列车员不检查别的乘客的车票却单独把我挡住,很不高兴的问我要到哪里去,并要求我出示车票,在仔细看过我的车票后,他向旁边一名女列车员使了个眼色,那名女列车员用对讲机不知向谁汇报了一句:〝他在16号车厢。正在上车。〞不知对讲机里的什么人发了什么指示,两名女列车员和那名男列车员一起拉住我,不让我上车,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上车,我是买过车票的合法乘客。

他们不回答我,那名女列车员又向对讲机说道:〝他已经上车了。〞对讲机里的人答覆她:〝在车上把他控制住,不要让他逃跑了,他们办事处的领导刚才已经打来电话说正在往这边赶。〞我刚上车坐下不久,列车长和一名列车警察就赶来了,他们不查别人的车票和身份证,只查我一个人的车票和身份证。随后,一名列车员过来在我的座位上挂了个红布条。

大约下午七点左右,列车开到洛阳站时,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的维稳官员何长江和任彪两人在列车员的带领下出现在了我所在的车厢里,他们要求我跟他们下车休息谈问题。我强烈抗议:〝我打赢的官司为什么拖了十几年不处理,我上访告状是合法的,为什么要强行把我挡回去,想包庇什么?〞

也许是怕群众影响不好,他们后来又改口说因为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怕我给她惹麻烦,丢了乌纱帽,他们俩要陪我一起去北京上访。

彼此争论了很长时间,期间他们不断的向外打电话汇报。到了邯郸车站,他们开始向我许诺:〝只要你跟我们回去,我们可以联系西咸新区的信访局张立军局长给你处理问题,帮你儿子报工伤和处理案子。还可以再帮你家解决些生活困难问题。〞

最终,我在他们的连哄带骗及强拉硬拽下,被迫在邯郸站下了车,被软禁到邯郸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内,2018年4月24日坐817次列车到郑州站倒一列动车直达西安北客站,打出租送回家中已经是当晚快11点了。

2018年4月26日下午3点多,在渭城街道办事处会议室内,在各种类似新闻发布会一类的长枪短炮式的摄像机、照相机、多部手机的不停闪烁下,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信访局局长张立军在众人的族拥下、热情的和我及我女儿王小琴打招呼并握手。就王小刚一案与我家进行了首次见面商谈。张立军说我〝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最后答覆说:补发王小刚的工资可以与有关各方面协调,其它要求解决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渭城街道办事处主任林军紧跟着说道:〝报工伤难度比较大,成功率几乎为零。所有的鉴定都会以蒲城县公安局当年答覆的狗咬未伤为依据,公安机关的结论要想推翻是很难的,如果推翻了就等于翻案了,谁会为你们家去翻这个案,如果你坐在那个位置上,肯定也不会这样做。拖的时间也太长了,十几年了,叫我说,成功几乎为零。〞

会议期间,张立军手下一名工作人员以参加了会议为名要求我女儿在一份会议记录上签了字。

对于他们这样的答覆我感到很失望,很气愤。我不得不上访,事情是谁造成的?谁〝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这样的政府机构,什么问题都不愿解决,只会作秀作假,暴力维稳迫害访民,要它干什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为啥依法治国到了陕西各级政府官员手里就变成了搽屁股纸?

此前,曾有政府领导对我说,火电三公司还有十几名精神病职工,如果给王小刚处理问题,那十几个精神病职工也去上访咋办?凡事不能只考虑个人利益。

因此,我不得不再次公布最新上访情况,希望有关部门领导予以重视、调查、处理。

我家的原始案情如下:我名叫王英强,是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四公司)的退休工人,在这个单位工作了33年。我今年77岁,现在还拖着残疾的身躯,四处上访求告。到了我动不了的时候,我精神残疾的小儿子谁来照管?

我小儿子王小刚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正式工人(工龄23年),2007年2月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做纠察。2月7日第一次上班,晚8点接班时,他看到值班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陈文才宿舍门口喊叫要钥匙,陈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事情,一怒之下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咬伤王小刚,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人!是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治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自己的。由于突遭意外暴力伤害,导致王小刚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心理,开始一天十几次地给家人打电话诉说工作环境不安全,有人放狗咬他了。我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扣发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保卫科长张小兵、办公室主任张广利、财务科长白石等4名干部雇用农民三人,在食堂找到我们父子俩,4次殴打王小刚。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

我无奈只好将我儿带回家中治病休养,并我多次到火电三公司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三公司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给上报工伤。王小刚回家后,火电三公司停发了王小刚的工资。

我儿被单位同事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精神变得特别狂暴,回到家后狂呼乱叫、打骂家人、打砸物品、四处乱跑,由火电三公司派人派车,带王小刚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诊断,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常年需要家里留一人照看。

11年来,我逐级到蒲城县、渭南市、咸阳市、陕西省、北京、的派出所、公安局、公安部、政府、党委、纪委、国家电网公司、中国能建集团等相关部门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

我因上访被截访、戴手铐、殴打、小女儿遭拘留、家人遭监控、威胁、跟踪、打砸、限制人身自由、非法关押等,就不一一细说了。至今,从派出所到公安部,都不给立案;从火电三公司到国家电网、中国能建集团都不给处理;各级党委、纪检委、政府都是推来推去或是虚报案件终结材料。

我老伴得知儿子的遭遇,忧愤交加,患了严重脑梗、偏瘫,于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我因上访双膝盖被打残,要拄着棍子才能勉强行走。我小女儿大学毕业,今年已37岁,为了照看王小刚,不能工作,不能婚嫁。

十多年来,对于王小刚的案情,我们的要求是:

一,依照事实予以工伤对待。因为他是在工作时间,为工作而遭同事放狗咬伤的;

二,对放狗咬伤王小刚的工人和组织殴打王小刚的干部予以查处;

三,补发王小刚的工资及一切应有的福利待遇;

四,对于因我们维权上访而迫害我们的官员、人员追究党纪、国法责任,并对我们家因此遭受的损失予以补偿。

1.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备注:三、四公司的陕西上级单位),信访主任,王英博,电话:13759981076,029—83382348

2.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邓林涛,电话:13992057992

3.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访科员,徐红兵,电话:13809149972,029—33349385

相关链接:

经历三任厅长陕西访民11年冤情无果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4/22/a1372633.html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