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不放弃 六四流亡者追查开坦克追轧学生凶手

文章分类: 时政
更新时间: 2018-06-05 21:19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曾亲历六四事件的流亡学者吴仁华,29年来一直在做同一个研究,要揭开这场惨烈屠杀的历史真相。(历史资料图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6日讯】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29周年到来之际,有德国媒体专访了六四流亡学者吴仁华。作为当年中共军队屠杀北京学生和市民的一名历史见证人,吴在过去的29年间一直在做同一个研究,要揭开这场惨烈屠杀的历史真相,其中包括追查当年驾驶坦克追碾学生的凶手究竟是谁。


《德国之声》在〝六四事件〞29周年到来之际,发表了对六四流亡者吴仁华的专访。在这次专访中,吴仁华表示,自己当年亲身经历了六四镇压事件,包括6月3号晚上到4号清晨5点30分在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过程中,中共军人屠杀学生和市民的记忆仍然还在自己的脑海中,当时在六部口至少有3辆坦克从背后追压学生队伍,压死了11名学生,还有很多学生受伤。

吴介绍说,他总共搜寻了30万到40万解放军官兵的资料,花费了很多时间去艰难地进行考证和搜寻,才确定其中有3千多名中共军人是参加了六四镇压和屠杀的戒严部队成员,并列出了他们的名单,其中就包括〝六部口坦克追压学生队伍事件〞的106二炮手。

吴表示,29年过去了,只有5名军人写出了自己当年的经历,其中有3名官兵从忏悔和反对武装镇压的角度去讲述了自己经历的故事;而另外有2名军人只简略地说出当年的经过,对此事件没有表示赞成或反对,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表达忏悔的官兵中,39集团军步兵1164的李晓明中尉军衔算是最高的人,他曾提到1164部队的许峰师长当时消极抗命,没有按照命令抵达天安门广场参与镇压,最后被军方处理。此外,29集团军的军长何燕然和28集团军的军政治委员张明春少将,也因为消极抗命受到降级处分,调离野战军部队。张明春被处理后忧郁成病,不到一年就去世。

谈到六四事件中那些受难而又幸存的情况,吴仁华表示,他知道的六部口坦克镇压事件的受难者,包括北京体育学院的方政,两条腿都被碾压没了;北京航空学院硕士研究生王宽宝被坦克碾压后整个骨盘粉碎性骨折;当年中国留美学生张雅来,也是因为当时在中国参与六四活动在屠杀过程中被枪弹击中而失去了一条腿。像这样的受伤者的数量很多,他一直在致力于整理六四受伤者的名录。

吴仁华表示:〝六四屠杀〞这么一个侵犯人权的灾难性重大事件,如果没有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基本记录,这个历史纪录完全是不合格的,所以即使工作量非常大,难度也非常难,自己还是觉得必须做下去。

在谈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时,吴仁华说:〝中国政府事后一直利用掌控媒体颠倒黑白,说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戒严部队不得不镇压,给开枪镇压提供合理依据。他们利用录像、媒体把军队开枪跟部分民众以暴制暴,把时间先后、关系因果颠倒。因此还原真相、留下历史纪录很重要。〞

吴仁华表示,六四屠杀还有很多细节和关键性问题需要研究。为了还原这段历史,长时间研究、收集资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他说:〝这些资料让我悲伤、愤怒、激动。这么多年接触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

他表示,现在自己正面临着必须要再次跨过心理障碍的问题,只有先修复好自己心理受创伤的部分,才能重新出发。

他说:〝外人很难想像,这么多年来,接触这些资料,对我情感的起伏影响。无数个夜晚,我都是通宵达旦,在军人的网站上聊天室追踪他们的谈话。追踪中断的话,会错过最关键的话题。这么长年的,慢慢的对你精神伤害,我觉得很难说清楚,要让人去理解很难。〞

谈到香港人为纪念六四而每年举行的大游行和维园的烛光晚会,吴仁华表示,这些活动很有价值、有意义,但对于平反六四起不了太大作用,中共政府不可能给六四平反。

他表示:要对六四做〝重新评价〞的话,既不指望香港、台湾,也不指望中共。他说:〝只能说指望中国大陆以后能出现新的政治反对运动,出现一场社会变革运动。当然是来自于民间,不是中国共产党。只有中国社会发生变化以后,或是民主转型以后,六四事件才会得到公正的评价。〞

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时,时年33岁的吴仁华正在中国政法大学做国学研究。当年4月17日,他和中国政法大学几百名学生进入天安门广场,生命就此改变。1990年,他逃离中国开始流亡生涯,一次回乡探亲就遭拒绝入境。他撰写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揭开了参与那次镇压行动的中共军人的另一面。

(记者阿竺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