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民运的分裂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8-06-12 04:12 [纽约时间]

八九六四以后,民主运动兴起与发展,直到今天,一直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困惑着所有的民主运动的参与者。


就是民主运动的分裂局面究竟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我觉得,今天应该有了答案了。

这几天大纪元时报连载了由《九评》编辑部写的一本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现在还没有连载完,我看完了已有的篇章后,终于明白了,原来造成民运分裂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就是魔鬼,是魔鬼在背后使坏,使民运分裂,内耗。

人是善恶同存的,当人善良的时候,神就会帮助人,当人恶的时候,魔鬼就会使坏害人。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人就是善恶同存的,但是人类社会是以善良为社会的普世价值标准的。在这种正常社会的情况下,人的恶就表现在当你对我使恶的时候,我就会对你使恶,当你对我善良的时候,我就善良待你。当彼此没有善恶相向之时,人们就以善良互相对待。

所以人类正常社会在社会的整体层面上,人与人之间互相是善良相处的。所以在公众场合,无论哪个单独的个人是恶还是善,但都是以善示人或者是以文明示人。

但是在中共这个社会,却是完全相反的,中共将正常的人类社会给颠倒了,在中共社会里,人不是越善良越好,人是越会使坏越好;人不是越诚实越好,而是人越是狡滑越好。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善恶标准被颠倒了,好的被说成坏的,坏的被说成好的。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

是个什么奇怪的景象呢?

大家知道人无论如何改变,人类社会无论如何改变,但是却改变不了魔,当然也更改变不了神,无论是神的世界还是魔的世界,绝对不会因为人的改变而改变。这样当中共社会变异了的人,自认为是正当的时候,也许是不正当的,自以为出于好心的时候,也许就是出于恶念。由于自己的善恶标准被中共给变异了,当自己在认为做好事的时候,很可能是在做坏事,当自认为在为别人好的时候很可能是在对别人使坏。

因为神看人的好坏并不是以人自己以为的好坏为标准,而是以神认为的好坏为标准,魔看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魔也不会因为你自己认为的好坏,来判断你这个人的好坏,而是看神给人定的标准来看人的好坏。

当人的行为或者思想,按照神定的标准是善的时候,神自然就会帮助人,使人得到安康,帮助人达到善良的目地。当人的行为或者思想,按照神的标准来衡量是恶的时候,神自然就不会管,魔鬼自然就会出手,来害人,给人带来灾难,矛盾或者斗争。

可是由于中国人被中共给变异了,中国人的善恶标准被中共给颠倒了,这样被变异了的中国人,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做着一些事与愿违的事情,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例如,有些民运人士不干别的,就在民运里面抓特务,忙活了半天,几年,甚至十几年,尽在帮中共的忙,干着中共想干都干不了的事情,可是自己却觉得自己在做好事,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变异了,看谁都像是特务。

还有些民运人士,专门挑其它民运人士的毛病,就自己伟光正,见到谁一有毛病,就急不可耐的往外抖,为什么呢?就是自己的思想变异了,看自己象朵花,看别人像个渣。

这样下去,还能搞民运吗,还能反共吗?这不被中共笑话吗?反共反了半天还被中共瞧不起,这不真的成了笑话了吗?

所以呀,有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大家就可以好好的去看看这本书,过去的我觉得都不能怪大家,也不是大家谁的错,其实谁也没有错,在中共这个环境里长大的人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但是有了《魔鬼在统治着我的世界》这本书,大家看了、学了之后,还不能清醒,还不能正视自己,那这个错就是自己的错了,那就怪不了中共邪魔了。

我觉得,每个民运人士或者反共人士,都应该冷静下来,想想自己,自己的思想被中共变异了吗,自己对待善恶的标准被中共颠倒了吗。或者自己有多少思想被中共变异了,自己有多少善恶的标准被中共颠倒了,或者 是自己的生活习惯,自己的言行习惯,自己一些不自觉的行为哪些被中共变异了。找到这些,找到自己这些不好的东西,然后克服它、克制它、去掉它。

如果每个民运人士或者反共人士,都能首先这样做,那全中国的反共形势就会急转直下,那中共很快就会土崩瓦解。
 
文武
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