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老工程师揭大庆油田真相(一)

文章分类: 中国禁闻新闻
更新时间: 2018-06-12 22:07 [纽约时间]

【新唐人2018年06月12日讯】中共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展的〝工业学大庆〞运动,是上了年纪的人耳熟能详的。一位曾在大庆油田工作过10年的老工程师,向本台揭露这面所谓的工业界红旗,其实是由工人和知识份子的血泪染成。今天我们先来看看大庆油田所谓的石油会战的真相


这块正在被中共用来进行所谓爱国主义教育的大庆英烈纪念碑,其中的英烈们到底是谁,他们为何牺牲,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其真正的由来。

1960年初,正值松辽平原零下3、40度时,全国数万名石油职工与3万名待业的转业官兵被运送到了这里,在军人出身的石油部部长余秋里指挥下,大庆油田开始了〝只许上,不许下〞的所谓会战。

原大庆油田工程师边泽东(化名):〝余秋里说带队伍要带刀子。我给你举个例子,一个采油队有30多人,管理人员将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人,庞大的共产党的队伍来管理工人,带队伍用刀子。〞

化名边泽东的原大庆油田老工程师告诉新唐人,当年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的他被送往大庆时,火车站连个月台都没有,很多人跳下火车时差点摔倒,没有住房,寒冷的冬天他们只能住在帐篷里,因取暖等原因,死了很多人。

边泽东:〝当初油井喷出的油满地,就放在土油池里,一块一块铲上围着火炉子烧,当初很多人烧死,后来瓦斯炉爆炸,死的人也很多。大庆油田事故非常多,有一个炼油厂叫龙凤炼油厂,不懂技术,几个加工车间爆炸,跑都跑不出来。〞

在油田不提供住房的情况下,工人们只好在下班后,把泥块堆起来做房子,叫干打垒,工人们因为极度疲劳也出了很多事故。

边泽东:〝当初钻井队拖拉机司机,有时24小时工作,实在累得不行了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因为井架,拖拉机也看不见,草一人深,荒草,就把工人压死,这种惨案也比比皆是,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故,真是大庆工人的血泪。〞

老工程师说,由于当时大庆油田属于保密单位,工人地位也很低。

边泽东:〝对外界说的是农垦,实际就是劳改营的意思,所以大庆工人穿的衣服都写着农垦,就是48道道道服,穿着大球鞋,带着狗皮帽子,就像个劳改犯一样,所以黑龙江省委就批了个县级单位,所以大庆工人就只有2、30斤的粮食供应,油和肉基本没有。〞

饿着肚子的工人,只好下班后到草原上去寻找黄花菜充饥。

边泽东:〝没有什么吃的,所以大庆工人几年的会战下来,7-80%都是肝炎,因为大家苦战嘛,上班下班都苦战,从早到晚,晚上还要苦战挖沟,死了那么多人。〞

工人的休息权利被剥夺,从油井下班后被逼着继续在冰天雪地中,用铁秋、铁镐挖输油管线。

老工程师透露,其实用枪杆子管理工人是中共在石油界的一个传统做法,不仅大庆,青海油田更是这样。

边泽东:〝青海油田又叫冷湖油田,旁边就是很多劳改营,工人,如果小队的队长、指导员不满意,指导员说把他绑起来,第二天就把他绑起来送到劳改营。〞

而中共另外一个武器——笔杆子,也在大庆油田运用到了极致。

中共树立王进喜这样的标兵,开会时让王进喜披红戴花,骑着由领导干部牵着的高头大马,职工们敲锣打鼓送进会场,拥上主席台,然后石油部长余秋里在大会上带头高呼:〝向铁人学习,人人争做铁人。〞

边泽东:〝抓笔杆子就是大庆战报,当年立了很多所谓标杆,用这种鼓动式的树立一些榜样,来哄骗老百姓向这些人学习,把工人的血汗,把知识份子的血泪榨干榨光。〞

工人们要每两周才能休息一天洗个澡,法定探亲假也被取消,两年才能有一次机会回家,两地分居造成不少人犯下错误然后自杀,文革中也整死很多油田工人。

在下一集节目中,老工程师将为您讲述,大庆油田是如何在精神上折磨人的。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