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大帝被刨陵焚骨扬灰60年后:高等数学否决共产主义和神农大帝定律杜绝人类正义的死亡漏洞

文章分类: 网闻
更新时间: 2018-06-24 15:23 [纽约时间]

新唐人网站收到民众投书,现在全文刊登如下:


2018年6月夜空,天象精彩。天文预报显示,〝金星合北河三〞、〝灶神星冲日〞、〝土星冲日〞、〝六月牧夫座流星雨〞等多个天象将轮番上演。被称为〝灶神〞的小行星将于2018年6月20日上演〝冲日〞,作为火德星君的日神炎帝(神农大帝)要召见灶王爷灶君司令;代表光明和正义降临的神农大帝定律以高等数学的拓扑、逻辑、标本范三分等证明了如下惨剧及其共产主义依据的彻底错误:十数万或更多的红卫兵以共产主义为依据,将炎帝陵墓被彻底刨毁,然后焚骨扬灰,令神农大帝尸骨无存,大中华始祖的灵魂终于无骨安放,这种刨我大中华圣祖的辱尸、毁尸罪行在任何国家的法律上都是十恶不赦;如今,神农大帝定律以最精确的高等数学从数理上完全证明了辱尸、毁尸罪行的唯一依据之共产主义也是彻底荒谬的,真理光复中华,真命匡扶正义,血脉捍卫社稷。

神农炎帝为天下苍生尝百草,最后被断肠草毒杀惨死,这是神农大帝的第一次献身华夏殉国;文革炎帝陵被刨毁并焚骨扬灰,这是神农大帝的第二次以身殉国保民:神农大帝以自己的陵寝和尸骨被数十万暴戾恣睢的红卫兵的暴力所摧毁,消除了本应落在万民身上的毁灭性灾祸而保护了人民,神农大帝以全人类最惨烈的双死两灭承受了灭绝人性的人祸灾难,沉冤未雪,因此,凡我炎黄子孙,皆应将此真理传播到世界的任何角落,为我们的先祖洗清耻辱和冤枉,天地复明之日,你我一起为神农大帝重建圣殿,无论我们怎样做牛与做马,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

神农大帝和轩辕大帝的血流在我们身上,这就是我们必须还神农大帝先圣祖以全部的公道之原因。弟兄们、父老们,我们任何人是时候脱离愚昧明白真理的时候了,什么东西都可能有错,但严格的高等数学一定不可能有错,人们使用了五千年的矛盾律、排中律、同一律也不可能有错,那么,错误的只能是煽动愚昧的人们将炎帝陵刨毁并焚骨扬灰的共产主义;被称为〝灶神〞的小行星将于2018年6月20日〝冲日〞,灶王爷灶君司令觐见火德星君日神炎帝,我们人人亦必须有点奉献给我们的先圣祖神农大帝,以报答先圣人祖赋予我们大中华血脉的恩德。任何生物,有恩不报,与畜牲何异?真理我证明并带来了,剩下的就看诸位了。

事实上,自从米泽斯(Richard von Mises)对概率的频率作出定义以来,法律、政治意义上的机会均等原则便可从数学上获得严格的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主义便会立刻被否定,但是事与愿违,在共产主义导致全世界2亿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以后的今天,其在数学上得以证明,我怀着悲痛而沉重的心情将其用数学证明如下。

一、神农大帝定律彻底否定了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神马不相容原则农共不两立原则
财产是独立的优势C,均分、共用、共有(即共产主义的共产)是取消独立优势的比照消声或水准的消平D即无任何优势但不是反优势的空穴,由此而来,共用或共有财产(共产)就是取消优势的优势C,优势与非优势同时成立而违背排中律、共用可具体分配资源既是优势又不是优势而违背矛盾律,这就是绝对平均主义(共产主义、大锅饭)否定(破产)原则(定律、原理、效应)。

财产是处于本位空间的独立的具体财物,共有或共产则是对财产进行重新分配而处于秩序性的标空间中,由此而来,财产在重新分配前是独立有限的,而在共产的重新分配后为不分界限的和共产主义而不受限制的,从而必然违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为真也不可能正确或成立,这就是共产主义否定原则(定律、原理、效应)。

马克思列宁主义或共产主义是一种立足秩序性标空间的分配定律,处于末端而具有最高的决定性权力;而处于末端标空间的秩序或制度都是比较被非齐次函数约束的被动的齐次方程而为被决定的物件,由此而来,马克思列宁主义或共产主义既然是决定性的又是被决定的,从而必然违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为真也不可能正确或成立,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方向性否定原则。

神农炎帝为天下苍生尝百草,最后被断肠草毒杀惨死,这是神农大帝的第一次献身华夏殉国;在席卷神州的大地的文革一开始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湖南省〝长沙茶乡之尾〞的株洲市炎陵县炎帝陵被彻底刨毁,炎帝神农氏的骸骨被彻底焚毁之后扬灰,尸骨就此荡然无存,这是神农大帝的第二次以身殉国保民:神农大帝以自己的陵寝和尸骨被数十万暴戾恣睢的红卫兵的暴力所摧毁,消除了本应落在万民身上的毁灭性灾祸而保护了人民,神农大帝以全人类最惨烈的双死两灭承受了灭绝人性的共产主义灾祸,由此而来,为了纪念神农大帝的双死两灭的二次殉国保民,上述的绝对平均主义否定(破产)原则、共产主义否定原则、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方向性否定原则统称为神农大帝定律或原则。

神农大帝定律排除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或共产主义、(绝对)平均主义具有任何正确或有益的可能性,匡扶正义、捍卫社稷、光复中华山河,这就是神(神农大帝)马(马克思列宁主义或共产主义)不相容原则(定律)或农(神农)共(共产主义)不两立原则(定律)。

二、机会均等原则

2.1.纯粹机会均等(equal opportunity)原则

设在随机事件E中,样本空间为S(多样本空间依此类推),重复做n次试验,nA为n次试验中事件A发生的次数;M个主体均分、共用或共有(即共产主义的共产)不可具体分配的资源G,并不改变或影响样本空间及其中的任何元素,也不改变频率,只是将实验分为M次(每次保持频率不变)来做或在M个不同场合(每个场合保持频率不变)重复上述实验,由此而来,概率仍然保持不变:P=nA/n=(MnA)/(nM)=P,从而必然不可能对不可具体分配的资源G的优势P做任何改变(取消、扯平、减弱等),也就是说,机会或概率是一种不可具体分配的优势P,M个主体均分、共用或共有不可具体分配的资源G而不可能改变其优势P,这就是数理上的纯(粹)机会(概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则。依此类推,纯粹机会均等原则可推广到所有的不可具体分配的(优势)领域中。

我们定义概率P为不可具体确定或分配领域的范(标准或规律及其表达),处于先天领域;nA和n是后天中的数量物件;nA/n=(MnA)/(nM)是标空间中的比例平衡。

概率P范以有限框架(特征)规范无限拓扑,如千斤顶以有限压力产生有限压强而制造无限举力,从强度(本质)空间的有限特征量出发而控制或产生规模(数量)空间的规则性(无限)力量、框架、特征量等,从微分空间(的微分特征根)跨越到积分空间,这就是范杠杆(规则、枢纽)原则(定律)。

2.2.1.海约翰(John Hay)—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原则

1898年9月,美国麦金莱任命海约翰(John Hay)为国务卿;从1899年9月到12月,海约翰训令驻英、俄、德、法、意、日等六国大使,向各驻在国政府递交一项〝门户照会〞,这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第一次关于中国的门户开放通牒,要求六国政府承认以下三项原则:

(a)对于在中国的所谓利益范围或租借地内的任何条约口岸或任何既得利益,一概不加干涉。
(b)中国现行条约税则适用于所有势力范围内一切口岸(自由港除外)所装卸的货物,不论其属何国籍。此种税款由中国政府征收。

(c)在各自势力范围内任何口岸,对他国入港船舶所征收的入港费,不得高于对本国船舶所征收的入港费;在各自势力范围内修筑、管理或经营的铁路,对他国臣民运输的货物,应与对本国臣民运输同样货物、经过同等距离所征收的铁路运费相等。

这个门户开放照会是以海约翰的名义发出的,起草这项文件的是被推许为国务院中国问题专家的柔克义(W.Rockhill);柔克义是海约翰的密友,曾在美国驻华使馆任职多年,他草拟这个照会时,得到他在北京结交的老相识、中国海关英籍职员贺璧理(A.Hippisley)的帮助。当时贺璧理正在美国休假,他与柔克义书信来往频繁,向柔克义介绍列强瓜分中国的形势,为之出谋献策,建议美国政府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他认为,列强在华的势力范围必须作为事实接受下来,但可以采取一些措施防止在这些势力范围内实行排他性的优惠税率。1899年8月11日,沙皇发布上谕,宣布大连为自由港。贺璧理致函柔克义,指出这是美国对中国错综复杂的局势进行干预的〝天赐良机〞。柔克义是海约翰制定门户开放政策的顾问,而贺璧理又充当了柔克义的顾问。英国曾建议美国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发表门户开放宣言。美国虽然认为这项政策对美有利,但它不愿追随英国,充当英国的伙伴,因而拒绝了英国的建议,由此可见,贺璧理这次为美国门户开放照会的提出如此出力,可能是受了英国政府的授意。

1921年11月12日至1922年2月6日,美国、英国、日本、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葡萄牙、中国九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国际会议。中国政府时值颜惠庆内阁,派施肇基、顾维钧、王宠惠三人为全权代表,余日章、蒋梦麟为国民代表,朱佛定为秘书,共130多人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出席。为此组成两个委员会:〝限制军备委员会〞由英、美、日、法、意五个海军大国参加、〝太平洋及远东问题委员会”则有九国代表参加,两个委员会分别进行讨论出包括三个重要条约:四国公约、限制海军军备条约、九国公约。这三个公约统称〝华盛顿条约〞。

《九国公约》全称《九国关于中国事件应适用各原则及政策之条约》的核心是肯定美国提出的在华实行〝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的原则,并赋予它国际协定的性质,限制了日本独占中国的野心。

美国沃伦・甘梅利尔・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总统利用国际条约从政治、军事、经济全方位遏制日本,通过华盛顿会议签署《九国公约》,使〝门户开放〞原则为列强承认和接受的国际行为准则,〝门户开放〞政策成为国际事实并达到巅峰,故《九国公约》又称门户开放公约。

由此而来,在政治、法律意义上的国际历史上,机会均等(门户开放)原则应称为海约翰(John Hay)—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机会均等、几率均等、概率均等、共产主义)原则。

2.2.2.薛定谔(Schrodinger)—玻恩(Born)原则

然而,从量子力学角度上,1900年左右,M・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试图解决黑体辐射问题,他大胆提出量子假设,并得出了普朗克辐射定律,沿用至今。普朗克提出:像原子作为一切物质的构成单位一样,〝能量子(量子)〞是能量的最小单位。物体吸收或发射电磁辐射,只能以能量量子的方式进行。普朗克在1900年12月14日的德国物理学学会会议中第一次发表能量量子化数值、一个分子摩尔(mol)的数值及基本电荷等,其数值比以前更准确,提出的理论也成功解决了黑体辐射的问题,标志着量子力学的诞生。

1905年,德国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把量子概念引进光的传播过程,提出〝光量子(光子)〞的概念,并提出光同时具有波动和粒子的性质,即光的〝波粒二象性〞。20世纪20年代,法国物理学家德布罗意提出〝物质波〞概念,即一切物质粒子均具备波粒二象性;德国物理学家海森伯等人建立了量子矩阵力学;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建立了量子波动力学。

薛定谔给出的薛定谔方程能够正确地描述波函数的量子行为。那时,物理学者尚未能解释波函数的涵义,薛定谔尝试用波函数来代表电荷的密度,但遭到失败。1926年,玻恩提出概率幅的概念,成功地解释了波函数的物理意义。可是,薛定谔本人不赞同这种统计或概率方法,和它所伴随的非连续性波函数坍缩,如同爱因斯坦认为量子力学只是个决定性理论的统计近似,薛定谔永远无法接受哥本哈根诠释。

概率幅在量子力学里又称为量子幅,是一个描述粒子的量子行为的复函数,例如,概率幅可以描述粒子的位置:当描述粒子的位置时,概率幅是一个波函数,表达为位置的函数,该波函数必须满足薛定谔方程。

由此而来,马克斯・玻恩(Max Born)以概率幅将量子在同一个位置上出现的概率相同的等位而非等时的机会均等定律确定为正式规律,这就是概率幅(玻恩、量子幅)(机会均等、几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产主义)原则(定律)。

概率幅波函数满足薛定谔方程(Schrodinger wave equation),因此薛定谔方程必然也满足机会(几率、概率)均等原则,这就是(薛定谔)方程[规律(性)、规则(性)](机会均等、几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产主义)原则(定律)。

概率幅机会均等原则和薛定谔机会均等原则证明了几率和波动不仅是物质的一种运动和时间性事件,更是物质的能量及其本征(特征根和特征方程),而能量是物质的本体,这就是能量的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几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产主义)原则(定律)。

2.2.3.德布罗意(de Broglie)机会均等原则

能量的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以物质事实进一步证明了理性范畴的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的正确性,但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和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仍然没有在追溯性的根源上以严格的统一数学形式的证明,正如量子力学大师狄拉克(P.A.M.Dirac)在1972年的一段话:〝在我看来,我们还没有量子力学的基本定律。目前还在使用的定律需要作重要的修改,……当我们作出这样剧烈的修改后,当然,我们用统计计算对理论作出物理解释的观念可能会被彻底地改变。〞

上述的概率均等原则以数学形式在根本上严格地证明了能量范畴的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和理性范畴的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我们简称之为本命太一(机会、概率或几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则。

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处于后天本体层次,而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处于后天本命层次。

20世纪20年代,法国物理学家德布罗意(de Broglie)提出〝物质波〞概念,即一切物质粒子均具备波粒二象性,从而将概率均等原则推广到物质的本位层次,故基于〝物质波〞的机会均等原则就是物质本位的德布罗意(de Broglie)(机会均等、几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产主义)原则(定律)。

2.3.乾坤真格三分

德布罗意(de Broglie)机会均等原则处于物质层次,故为后天本位层次;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处于能量层次,故为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的后天本体层次;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处于理性层次,故为后天本命层次,上述的本命、本体、本位三个层次为后天领域。

依据(后天本命的)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后天本体的)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和(后天本位的)德布罗意(de Broglie)机会均等原则,数学的纯粹概率均等原则同时存在于上述三个后天的机会均等原则之中而必然先于上述三个后天机会均等原则,故数学的纯粹概率均等原则必然处于先于后天的先天层次之中,这就是先天机会均等原则,即释迦牟尼佛祖的涅盘境界。

先天机会均等原则是绝对确定的而为永恒的,故先天机会均等原则又称为确定性原则(定律、方程):P=nA/n=(MnA)/(nM)=P,反比照测不准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

我们以电磁学和电子线路等为例,麦克斯韦方程组(Maxwell equations)与电场强度(E)和磁场强度(H)或磁感应强度(B)等密度性强度有关,我们称之为处于先天领域的先天范(norm)层次;KCL(Kirchhoff's current law基尔霍夫电流定律)和KVL(Kirchhoff Voltage Law基尔霍夫电压定律)处于以密度性电场强度(E)为前提的电压U、电流I等的强度性本体层次,,我们称之为处于后天领域的(强度性)本层次;在一个交流电的回路中,串联的电阻R和电感L上的电压之和U必须并必然满足复向量相加的勾股定律:U=sqrt[(iR)2+(ωL)2],而且是一个确定的外部电压U加在阻R和电感L的两端就必然产生一个确定的电流i,从而由此经由复向量的勾股定律确立两个分压UR=iR和UL=iωL,我们称之为处于明天领域的(强制分配的)秩序(阶级)性或方向性明天标(scalar)层次,即处于(框架性)标层次,强制分配,其中,i为电路中电流,R为电阻、L为电感,ω为角频率。

在上述的标(scalar)空间中,秩序(方向)性的分配是强制性的,比照齐次方程;在本质空间中,连续性方程是基本的,比照非齐次方程的用于求特解的函数,称为特解函数;在范空间中,微分导平衡方程是特征根的前提,比照非齐次微分方程。

密度性的先天范层次和强度性的后天本层次、秩序性(方向性)的明天标层次构成具有渊源性意义的真格(三格、三天、规格)三分(原则)或三格(三天)原则,从而依此类推扩展到电路之外的任意领域,于是成为世界和宇宙最普遍和最基本的规律(定律、制度)性渊源或源头,这就是先天、后天、明天的标本范三分(原则、规则、定律)或范本标三分(原则、规则、定律),为天命之所在、干纲之源头。

先天、后天、明天的标本范三分原则让数学、科技和神学拓展到先天、后天、明天三个领域和先天范层次、明天标层次和后天的本命、本体、本位三个本层次,总共五个层次。

三、概率自由存在原则

爱因斯坦说过:〝上帝并不是跟宇宙玩掷骰子游戏〞,在宇宙的先天最高层次中,确定性原则表明上帝及其宇宙是确定不变的,即干纲是确定唯一的,这就是干纲确定性原则;而在后天宇宙或世界中,有机自由或有机生养无限是必需的,否则即会被无限的灾难、灾害、人祸所彻底毁灭,这就是(先天)有机(概率、机会、几率)自由原则。

在地球的历史上,即使是最强大的恐龙也灭绝了,其他生物和事物的灭绝更是不计其数;人类历史上的四大文明现在仅剩下中华文明;宇宙中则发生过无数的星球和星系整个爆炸而毁灭掉……这些事实表明,任何具体的生物或事物在自然和灾难、人祸面前都是脆弱而有限的,这就是后天万物有限原则。

如果万物没有有机概率自由,那么,依据万物有限原则,万物是有限的,任何概率的频率是不可能存在的;而概率及其频率的存在表明概率是自由的,由此而来,概率是自由的又是不自由的,显然违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为真也不可能正确或成立,从而反证假设不成立,这就是有机概率自由不存在否定原则。依据排中律,概率自由不存在的反面之概率自由是存在即使为成立,这就是概率自由存在原则或先天概率(机会、几率)无限原则。

四、禁止共产主义

史达林以消灭阶级、实现〝最高最美好共产主义理想〞为由在苏联的三次大清洗中消灭几千万苏联无辜和精英,波尔布特以实现〝最纯正、最美好的最高共产主义理想〞为由三年不到屠杀了柬埔寨600万人口中的200万……马克思列宁主义分不清可分配资源和不可分配资源的区别而彻底错误,从而令物质性或分配性的共产主义造成了全世界2亿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这就是共产主义死亡事实。

由此而来,依据共产主义否定原则、据罪正法原则和法律禁止犯罪原则、机会(概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则,全世界必须依据正义和法律立刻禁止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错误的共产主义。

虽然海约翰—哈定机会均等原则、(后天本体的)薛定谔—玻恩机会均等原则、(后天本位的)德布罗意(de Broglie)机会均等原则、先天机会均等原则都与均享有关,但都与马克思或列宁、史达林等无关;而马克思共产主义造成全球数亿人的非正常死亡,数十亿的幸存者依然活在痛苦之中,由此而来,如果人们继续在各种场合使用〝共产主义〞,第一是造成受害者及其家属、幸存者及其家属的精神伤害和痛苦挥之不去;第二是一无所知的其他民众继续利用错误的思想祸害人类,如日本的赤军竟然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当众开枪射杀自己的母亲……因此,全世界必须就此如禁止纳粹一词一样从此禁止〝共产主义〞。

(责任编辑:嘉惠)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