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家庭分离难题 美学者:应由国会解决

文章分类: 美国
更新时间: 2018-07-01 02:29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连日来,美国左派舆论连番攻击川普(特朗普)政府的边境政策,有学者认为,应由国会解决。图为美国德州非法移民临时拘留中心。(HERIKA MARTINEZ/AFP/Getty Images)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01日讯】连日来,美国左派舆论连番攻击川普(特朗普)政府的边境政策,甚至有抗议者阻挠执法。对此,有学者认为,美国政府可以执行其法律,并允许非法入境的家庭团聚,但只有国会采取行动才行,而非反过来施压总统大赦。


2018年非法入境家庭分离


《大纪元》报导,为保证美国边境安全,美司法部2018年开始执行〝零容忍〞边境政策,对非法入境的外国公民进行逮捕;但随之当局对分离儿童与父母的问题也引发公众的新一轮争论。

根据国土安全部(DHS)的数据,从今年4月19日到5月31日,在美国边界有1,995名儿童与1,940名成年人(成年父母)分开。

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在6月18日表示,川普政府的零容忍政策是依据法律规定,将非法移民家庭成员分开处理。

她强调说,家庭分离的状况并不是新产生的,这个问题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在发生和扩大。

3天后(20日),川普签署行政令,允许年幼孩子和被拘捕父母团聚。随后,加州圣地亚哥的地方法庭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将父母和子女分开,以及已分离家庭必须在30天或更短的时间内重新团聚。

司法部律师本周五(29日)也表示,在这些家庭的移民诉讼未决期间,不再将家庭分开,而是改为将家庭拘留在一起。通常这种非法入境的案件需要数月或数年才能解决。

但反川普移民政策团体对此仍表示不满。这些组织周六(6月30日)在华盛顿特区等地组织抗议活动,再次提出反对分离非法入境的儿童和父母,更甚者还提出废除前沿移民执法机构。

学者:应由国会解决


对长期存在的非法入境问题,以及衍生的家庭团聚问题,究竟根源在哪儿?而又应该由谁来解决?美国传统基金会的国土安全政策分析学者尹塞拉(David Inserra)从法律角度提出了4条意见。

他说,川普政府正在努力弄清楚如何即执行美国法律,又能让非法入境的家庭成员呆在一起。但解铃还须系铃人,他认为,非法移民问题应该由国会来解决,而不是指望总统大赦。

尹塞拉说,由于现行法律存在的漏洞和限制,如何处理非法入境家庭分离问题正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但并非没有解决办法。

第一步 关闭弗洛雷斯和解协议


〝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国会废除弗洛雷斯和解协议,允许非法入境的​​家庭团聚,然后国会为他们提供适当的拘留设施以及资金支持。〞尹塞拉表示,国会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关闭弗洛雷斯(Flores)漏洞。

1997年,克林顿政府签署了〝弗洛雷斯和解协议〞,已解决多年以来关于移民部拘留非法入境的儿童待遇问题。该和解协议允许政府只能拘留无人陪伴的儿童20天,之后必须把他们释放到〝限制最少〞的环境中。

2016年,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庭裁定,弗洛雷斯和解协议也适用于跟随父母的儿童。也就是说,现在有外国公民非法越境到达美国,即使父母仍被拘留,美国政府也必须在20天后将陪同到达的儿童从拘留所中释放。

而比较常见的是,在偷渡入境后,一些父母申请政治庇护以避免被驱逐出境,而庇护申请可能需要数月时间进行评估。

因此,美国政府的选择是要么拘留父母直到他们的案件结束、同时在20天后释放孩子,要么还有一种做法就是释放整个家庭,美国政府当然知道被释放的许多人永远不会出现在移民法庭听证会上。从克林顿后的历届总统都采用过这两种做法。

第二步 修复威尔伯福斯法案漏洞


尹塞拉认为,国会应弥补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法案漏洞,以便让不管哪个国家的无人陪伴儿童都能迅速回到母国的家庭。

2008年,总统小布什签署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贩运受害者保护令法案(William Wilberforce 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Reauthorization Act,TVPRA),规定要确保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无人陪伴儿童〝免于立即返回本国〞,除非这些国家是加拿大或墨西哥。同时,该法案还规定将这些儿童的案件纳入标准的移民法庭系统。

川普政府则认为许多举目无亲的移民儿童实际上并不是贩运人口的受害者,因此大多数儿童应该〝及时返回本国〞。同时,川普政府还对TVPRA 提出多项修正案,包括希望国会将无人陪伴儿童申请庇护的时间限制在抵达美国一年后,并且希望终止〝特殊青少年移民(SIJ)〞签证被非法移民滥用的情况。

现任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曾表示,TVPRA法案刺激了偷渡交易。〝这项法律导致很多家庭把孩子交给走私者,让他们独自一人漂泊在美国。〞

她认为,因为美国联邦移民法中的漏洞,阻止了非法移民家庭中的未成年成员被拘留并遣送回国。

第三步 修复现行庇护审查程序


在偷渡入境后,比较常见的是父母带孩子一起申请政治庇护以避免被美国当局驱逐出境,这对美国的庇护审查程序造成前所未有的压力。

〝中美洲的暴力事件和奥巴马政府的执法不严,都鼓励了(中美洲)个人前往美国,最终庇护申请的数量激增〞,尹塞拉说。

截至2018年1月21日,移民局已经积压了31.1万起庇护案件,到了〝灾难性〞的积压水平。在过去5年来,政治庇护案件数量增长了17.5倍,而新的庇护申请比率也增加了3倍以上。

当庇护申请在移民局第一次面谈被拒后,申请部分会转到移民法庭,所以这些年移民法庭要处理的相关案件也随之激增,从2008年的5,100件增加到2016年的近92,000件。

但是移民局批准的庇护案件并没有随着申请总量增加,2012年移民局共批准28,000件庇护申请,但2016年则变为24,550件。

尹塞拉提议说,可以对移民体系进行几处修复。第一,美国可以考虑要求庇护申请者先在墨西哥的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由于人不在美国,没有人被拘留,合法的寻求庇护者也更容易待在那里。

第二,要求先偷渡入境、后申请庇护的人士解释,为何他们不向墨西哥等政府寻求庇护,以及为何他们不在美国领事馆申请庇护。

第三,美国与墨西哥、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等国家达成寻求安全的第三国协议,确保寻求庇护者在前往美国途中不会绕过这些国家。

过去,川普也多次公开批评墨西哥政府在非法移民问题上的不作为。〝他们走过墨西哥就像走过中央公园一样,这很荒谬。〞他说。

第四步 支持移民法庭和裁决


因为非法入境和申请政治庇护的人数大增,美国移民法庭早已不堪重负,出庭平均等待时间从2008年的438天已增加到现在的721天。

而其它部门的情况也类似。2018年1月31日,美移民局(USCIS)为防止政治庇护申请积压增长,再次申请恢复〝后进先出〞原则,集中处理21天内提交的政治庇护申请。还有,国土安全部的庇护官员也表示,对未决的申请处理没有时间来处理。

尹塞拉表示,国会应该提供资金增雇更多移民法官、检察官以及国土安全部庇护官员等人力。要这个系统有效运作,就需要所有的职位都配备妥当。

〝美国可以执行其法律,并允许非法入境的家庭团聚在一起,但只有国会采取行动才行〞,他说。

他认为,事实上,川普政府的新行政命令无法解决上述问题,应该由国会来解决,而不是反过来要求总统大赦。

(记者李红报导/责任编辑:程以仁)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