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墨达成贸易协议 中共更被孤立?

文章分类: 热点互动直播
更新时间: 2018-09-04 02:31 [纽约时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04日讯】【热点互动】(1807)美墨达成贸易协议 中共更被孤立?


上周一(8月27日)美囯和墨西哥达成了初步的贸易协议,而美国和加拿大的贸易协议也正在谈判中,这些新协议一旦签署,将取代之前美加墨三国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白宫经济顾问表示,这些新协议的达成,将使中共更加孤立。而之前,美国和欧盟也签署了努力实现零关税的协议。另一方面,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外企撤离中国的情况日益严重。那么美墨新协议的达成是否会更进一步孤立中共?贸易战如果进一步升级,是否会加剧外企从中国的撤离?这些对中国的经济都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一,8月27日,美国和墨西哥达成初步贸易协议,而美国和加拿大的贸易协议也正在谈判中,这些新协议一旦签署,将取代之前美、加、墨三国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而白宫的经济顾问也表示,这些新协议的达成将使中共更加孤立;之前,美国和欧盟也签署了努力实现零关税的协议。

贸易战开始以来,外企大量撤出中国的情况日益严重,美、墨新协议的达成是否会进一步孤立中共,贸易战如果进一步升级是否会加剧外企从中国撤离,对中国的经济都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背景短片。

川普总统周一宣布,《美墨贸易协定》初步协议已经达成。这一结果让美加墨三国股市大振,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股价均上涨3-5%。

最新达成的《美墨贸易协定》,围绕汽车业、农产品、〝落日条款〞、劳工权益和知识产权等诸多方面,对已实行24年的《北美自贸协定》作出全面改革。

其中最受关注是汽车原产地规则。为实现零关税,协议要求75%的汽车零部件必须在美国和墨西哥生产,其中组装所需劳动力的40-45%,其工资必须高于每小时16美元。

不过,双方并未就钢铝关税豁免达成协议。

专家指出,美墨两国赶在本周达成协议,均有政治考量。美国签署新贸易协议时,政府要提早90天通知国会,而本届国会将于12月结束;同时,墨西哥新总统将在12月1日就职,如本周没向国会通报,那么新总统就职前,美加墨三国就不能签署新协议。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这个话题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或打电话给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杰森,我想先问问你,我们看到美国和墨西哥的协议好像达成非常快,突然之间美墨就达成了初步的协议。请跟我们谈一谈,这项协议的达成过程和意义,另外,为什么川普要另签协议取代之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杰森:其实也不快,也是谈了很长时间,川普在竞选过程中就反覆说NAFTA协议。NAFTA协议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个国家并在一起,把一些贸易壁垒打掉,使得货物和生产设备可以在三个国家中相对自由地流动,形成贸易大环境。虽然参加的是三个国家,但是占世界GDP的24%,超过欧盟,实际意义非常大。因为美国毕竟是个非常大的摊子。

说实在话,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虽说是美加墨三国共同的协议,其实就是美国和墨西哥、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从地理位置上、从实质上都是这个概念。这项协议是1994年1月1日正式实施,过去实施二十多年里头,特别是过去十几年很多公司突然意识到,把厂子迁到比如工资比较低的墨西哥,特别是汽车制造业可以节省一些成本,使得美国流失了很多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川普在竞选过程中反覆提到,NAFTA是非常糟糕的协议,对于美国人来说是很坏的协议。

从一开始他就想办法废除这项协议。这项协议中间有一条目是说,过一段时间,如果任何一方提出来想脱离这项协议,可以这样做,只要提交。

主持人:就是所谓的〝日落协定〞!

杰森:日落协议,对。任何协议都是这样,有受益一方、有受害一方,受益一方相对来说就反对,美国国会也非常反对,川普就说:那好,我们重新商讨,重新谈。谈的过程中加拿大展现得非常强硬,而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好像对川普本人都很反感,说话也非常不客气,G7峰会时俩人闹崩了,川普就说:那我不跟你谈了,我就跟墨西哥谈。6月份以后,加拿大是扔到一边了,然后跟墨西哥谈,结果谈到上星期一,基本上好像是达成了框架协议,具体内容并没有公布,细节还在讨论。但是框架协议达到了,明显很多部分是符合川普的意志,比如要求在北美生产的比例提高,从62.5%提高到75%,这样就把很多的工作留在了北美、美国。

另一方面最低工资也有限制,刚才的新闻中也谈到,至少40%到45%劳动力的工资不能低于每小时16美元。这样,使得工作流往墨西哥的机会就减少了,实际是达到了当时的要求。但是与此同时很复杂的现象是,现在面临跟加拿大怎么谈的问题。

上星期五,加拿大坐到一块儿谈,加拿大一看美墨达成协议也是很着急,拚命谈的过程中上星期五并没有达成协议,那就接着谈,谈的过程中,川普最近放出狠话,如果谈不成,跟北美三个国家的协议就变成两个国家的协议。事情进入这个状态。

主持人:是,说到加拿大,我就问一下赵培。刚才杰森也说,其实川普一开始是想跟加拿大先谈,加拿大拒绝之后他就转过来跟墨西哥谈,上周五谈判没达成,据说,本周继续谈判。在你看来,美加没能达成初步协议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赵培:我们可以看两个时间点,第一个时间点是6月份的时候,为什么川普和加拿大总理没有坐下来单独谈这个事情?我们可以推测一下,7大工业国会议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因为川普着急赶去新加坡和朝鲜开高峰会议,所以他在上机之前匆忙跟特鲁多谈了这事,能否美国跟加拿大坐下来我们两家谈,先不要墨西哥加入其中,我们俩谈妥了再让它进来!因为我们两家的工资水平和人权的保护水平是一致的。我们两家的企业,汽车零件厂和汽车组装厂都在向墨西哥移,我们两家的利益是一样的,我们两家即使有贸易顺差或者逆差,不管怎么算,十几亿也好或者几十亿也好,都无所谓,我们两个差不多,我们两个可以坐下来谈。

据说,根据川普私底下反应,这件事情特鲁多表示赞同。但是川普坐上飞机飞往新加坡,他看电视直播,7国峰会在他不在的时候,却弄出来一份评讥贸易保护政策和要求自由贸易的声明,处处针对美国、川普对中共或者对全世界钢材新征税的政策。这时川普非常恼怒,认为特鲁多背叛了他,甚至当时放狠话,美国跟加拿大我们都零关税,你赞不赞同?如果你说自由贸易。这时候等于是把皮球踢到加拿大一方,加拿大没敢接这个话柄。

当时加拿大的左派媒体高举着反川普的旗帜,要求全球自由贸易。川普一看加拿大左派媒体不断阻挠的情况下,他掉过头来跟墨西哥谈,在墨西哥选举之后,他谈下了这项协议。这时候,他等于是把原封不动跟墨西哥的协议直接铺到加拿大谈判代表的桌子上,就问你同不同意、能不能签,不能签我们还能谈多少?我们时间很短了!

这时候双方造成的实质性问题是什么呢?因为之前,特鲁多、加拿大总理非得拉着墨西哥,说,我们不能扔掉墨西哥。在墨西哥却已经同意的情况下,加拿大谈判的余地和可谈判的条件又非常少了,这时候加拿大内部的左派的壁垒,贸易壁垒就显现出来,比如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供应制度,其实就是加拿大对奶农的保护,对奶农按比例收他们的牛奶或者干什么,然后再供给加拿大人,而且对外来的比如美国的牛奶征税高达270%、奶酪征税高达245%、黄油征税高达298%,造成美国农产品向加拿大销售碰到很大的贸易壁垒。

川普就把这个事情拿出来:你必须降低关税。为什么?因为我已经降低对你的关税,你必须降低这个关税。这就是非常难的境界,因为奶农手里有选票啊,而且这些大的制奶公司也有很多的政治游说工作,所以加拿大政府就处在要不要签的问题,现在也很棘手。左派又利用这件事情挑起反美、反川普的情绪,就一直说川普。当然,川普现在说,行,你要自由贸易我给你自由贸易,现在你为什么不肯降低贸易壁垒呢?

现在加拿大非常有意思,左派的问题是把它几个月之前说的自由贸易的话全部扔掉,要保卫加拿大利益。是啊,保卫加拿大利益,但是奶农一共1.2万人,而川普一旦北美自贸协定谈不妥,就等于是川普要对加拿大整个汽车和工业产品征税,这时候损失的是安省1,200万人的利益。因为汽车制造业主要集中在安省,所以就造成了加拿大内部的分裂,等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或者自由党和这些左派把加拿大架在〝政治正确〞去反川普,而把加拿大的贸易利益居于次要地位的考量。为了明年的选举,自由党或者左派媒体可能鼓吹所谓的〝爱国运动〞而造成加拿大在贸易上的谈判空间被大大压缩。

主持人:您认为有很多政治原因。我问一下杰森,我们来看看达成的〝美墨协定〞,有分析说这是很好的协定,但是也有媒体我看《金融时报》说弊大于利。你怎么看达成的美墨协定,你认为意义是什么?

杰森:我们不光说别的,这项协议出来以后,星期一出来,当天股市大涨;华尔街那么多聪明人,他们当然知道这项协议的好坏、对美国利益的好坏。回过头来看媒体,包括我看《华尔街日报》也登了一篇评论文章,好像是说坏处多一些。但是我看了以后觉得逻辑非常奇怪,它的逻辑是,原来要求北美生产的比率是62.5%,现在是75%,这是在增加贸易壁垒啊!我说这人说话有点理不清了。

川普一开始的态度就是说〝美国第一〞,〝美国第一〞的概念是什么呢?第一的概念就是把工作保在美国,要求75%的汽车产品在美国、北美生产,这项要求本身对美国来说当然是符合川普〝美国第一〞的概念啦!刚才赵培也谈了,说增加贸易壁垒不好,那么我们全部零关税行不行?这不可能的!在这个过程中,难道还让川普放弃这样的比例,让所有的工厂都挪到墨西哥吗?所以那个逻辑跟本就不存在!

当然也有一些逻辑说,要求40%-45%的最低工资至少有16美元每小时(墨西哥的工资可能8美元每小时),现在一下子要求这么高的工资会不会以后汽车都贵了?但也有人分析,现在整体自动化的比率非常高,劳动力在整个产品总价值占的比率是越来越少。举个例子,加拿大自从形成北美自由贸易区域之后,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汽车占美国市场的11%,从墨西哥进口的也是11%,两边差不多,而加拿大那边的工资一小时32元,而墨西哥这边是8元,32元或8元其实没有太影响整个汽车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感觉很多说法都不是很成立,但是说好的部分,特别有人提出来一点,网上媒体Hill提到这项协议里头有一些黄金点没有很多人提到,特别它提到了一个概念,因为整个世界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有非常大的变化,就是讯息化和知识产权重要地位的提升,这项协议特别加重了对相关知识产权的保护。特别提到很有趣的一点,国家资助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

你可以看到虽然是美墨之间的协议,但是它定下了未来美国和其它国家协谈最基本的基石、标竿:第一,要保美国的最基本的制造业工作,使中低端人口有工作。同时我知道美国最核心的价值在于创新性,智识产权是美国核心价值,在这样情况下,以后在每项协议中都强调这一点。在我看来这一点是协议现代化的过程,是美国非常必要的,以后所有的协议都不能是20年、30年、50年不变,得不停根据时间、情况调整。因为美国的价值是不停在创新中展现出来的。

从这一点来看,第一,我认为是有好处的,对美国本身利益是有好处的;第二,我看到这项协议立了一个标竿,这个标竿虽然是美墨之间立的,事实上是给中共看的。因为特意提到〝国家支持的企业窃取商业机密〞这个概念,其实在目前来看,可能就适用于中共这样的国家;俄国某种程度上讲也只是政治上的网路骇客行为,只有中共明确是以国家资助的方式在窃取商业机密。虽然是美墨协议,但事实上是未来中美之间的一个标竿。

主持人:除了知识产权之外,还提到62.5%提升到75%、每小时工资到16元以上,这些是不是也影响到中国对墨西哥的出口,或者在这中间扮演的角色?

杰森:当然!当时形成北美自由贸易区域以后,中共事实上是走了很多的桥,它知道从加拿大、墨西哥进入美国是零关税,它很多东西都绕道走,包括一些铝制品、钢材等都是绕着走。其实这项协议钻空子最大的是中共,制定这项协议让墨西哥卡住这一关,比如中共侵犯了我的知识产权,我就可以通过协议让墨西哥帮我去执行相应的知识产权法律,这个过程中事实上是堵中共产品历史上绕道进美国的过程,也是在完善过去贸易协议中没有想到的中共钻空子的部分,而又孤立了中共。

原来中共可以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现在墨西哥在知识产权上成了美国的战友,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利益得到更大范围的维护。

主持人:挺有意思的!赵培,我们看到美墨达成双边协议之后,白宫的经济顾问都来说中国,他们都说,美墨协议特别如果跟加拿大也达成协议以后,就孤立了中共。在你看来,美墨协议包括以后可能跟加拿大达成的协议,是不是真的对中共有影响,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赵培:我就接着杰森博士把后面说一下,为什么知识产权这一条非常关键呢?大家知道华为的5G技术,其实华为的5G技术很大比例是在加拿大开发的,因为加拿大自由党资助华为,每年有研究经费上的补助,另外,华为直接把它的研究机构设在加拿大安省滑铁卢大学很著名的计算机院校旁边,直接从那里面招收人才,直接通过北美的教育体系获得它想要的很多精密的技术、成形的技术,而且是国家资助的行为。

如果加拿大也能跟美国达成同样的协议,加拿大应该停止资助华为的行为,而且断绝它跟加拿大大学之间的所谓〝交流〞,所谓窃取技术的行为,这对整个北美的高科技产业是一种很有力的保护。可以整个把中共给孤立出来,等于把它从北美能够窃取知识产权的方面给孤立出来。

另外大家注意,刚才新闻短片中说了很重要的一点,钢材和铝材的关税没有取消。为什么呢?就是美国还不能够验证墨西哥所生产的全部钢材、铝材都是墨西哥生产的。如果能够保证这一点,那好,那咱们就都不收关税。

当时美国是很公平的,因为美国当时对加拿大也说的是这话,你能把你所有的钢材和铝材的生产纪录、原始纪录拿给我,你所生产的特种钢、你所生产的什么铝材也好,咱们北美全部免关税。在美国给了加拿大、墨西哥60天甚至是更长时间的豁免期之后,两家仍然拿不出纪录。这说明什么?说明很大部分的铝材、钢材的生钢是从中共这边来,然后再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加炼成特种钢出口到美国。这就等于是中共转一道手出口到美国,是对美国严重的倾销行为。如果这两个邻居能封起自己的篱笆墙,那么整个北美就能够封起篱笆墙,这样等于是把中共的渗透彻底赶出北美。

那么我们看到对亚洲的影响是在什么地方?大家知道台湾现在没有加入北美的钢材豁免权,美国是说我们不知道你钢材的成份。这话说得很艺术,就是说,我不知道你多少是从大陆进口来,多少是你台湾本地生产。所以台湾正在加大本土生产力度,而尽量对大陆出口台湾的特种钢加收关税。这样的话台湾就能够获得这项豁免权,那么台湾的这个产业也会发展起来。这样就等于是把中共在亚洲的倾销慢慢剔除。

另外有很多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开始把它的生产基地转移出中共控制的大陆范围。比如我最近新买的一只三星的Note9手机,我一看包装盒上写的是越南生产。所以证明大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把自己的知识产权和所有的这些生产从中共的大陆开始向外移。这等于是对中共不遵守规矩的清理吧,在亚洲、在北美都在清理。

主持人:好,我们可以等一下再继续谈。我还想问一下杰森博士。当然刚刚二位都谈到美墨协定对于中国的影响,但是说〝孤立〞会不会太严重?中共的媒体说,美墨签协议对中国是没有压力的。您怎么解读?

杰森:要么是中共那边装糊涂,要么真的是让人害怕的糊涂。事实上川普非常明确看到了一点,美国是世界最核心的技术发源地和最核心、最大的国际市场,而且美国控制全球金融。如果美国一对一跟全世界谈判,美国可以谈到所有的策略全部都是公平,对美国是公平的。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世界发展过程中,世界形成一个概念,比方说像联合国这样的概念。哪怕这国家是几十万人,它也是一个国家。

主持人:也是一票。

杰森:一票。那么它就出现了很多很多这种国际的这种协议,就比如说WTO等等,每个国家都去谈,每个国家就是一票。所以谈出了很多协议的话呢其实对美国呢是不公的。那么呢川普现在的话就希望先从北美协议,因为北美这个毕竟是邻居嘛,三个国家成分很简单。谈判过程中他也发现3个国家都很难谈,那么就一个一个国家谈。先形成美墨范本,而且他在过程中跟加拿大也准备谈,跟欧洲也准备谈。刚开始他已经跟比如说南韩达到了一定协议,后来跟日本也谈到比较合适的状态。

你可以看到这是美国的新策略,它的策略是双边谈;不去搞一群人共同谈,一群人共同谈非常容易被个别国家钻空子。他们单边谈的过程中,第一,容易谈得具体,同时,如果未来你出问题,我不要找一个特别无效的中介来评判,你跟我谈不拢那我直接就跟你散伙了,不像WTO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中共和美国都跑去告,告了那个机构傻呆呆坐在那儿看5年也没有一个结果。

主持人:进退不得。

杰森:对。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是川普的一个新的策略。而这个策略我明显感觉到已经逐渐展现出来了,比如欧盟跟他也说了,我们尽量往工业产品互相零关税的方向走。

主持人:对。他有这样的意愿。

杰森:有这样的一个意愿,这个意愿已经是非常明显了!如果是大西洋两岸、欧洲和美国形成了这样一个概念,难道中国不是一个〝惨〞字?那么本身它跟那个韩国早早就已经达到了很多协议,跟日本也在谈很多协议,而加拿大各方面……。

就说你可以看到,怎么可能就是说呢,美墨之间这样的一个框架不会适用于其他的一些国家,如果一一的双边关系都形成了以后,都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那莫名其妙的,你中国在中美之间没有谈成任何协议,难道不是相对来说孤立到了美国新的这种国际秩序之外吗?

而且事实上美国打了最坏的计划,就是美国实际上是针对中国有很多三个档次不同的方案,其中最激烈的方案是他通过他的政治影响力,把很多产业,就如果中共拒绝谈,如果中共完全不愿意在核心的问题上退让,那么很可能美国会因为他的影响力,使得〝中国制造〞这样的一个概念逐渐逐渐在未来的十年淡化下去。

主持人: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产业链外移〞这样的一个概念?

杰森:产业链外移,有人甚至是把这个叫做新时代的〝里根时刻〞,就是外贸上的〝里根时刻〞,他不是说跟你星球大战,然后跟你这样竞争,我是靠着我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使得很多企业自动的,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考虑,逐渐逐渐把产业挪出中国。这事实上就是说再一次让中国意识到坐下来和美国认真的谈,深刻的改变你的政治、经济秩序,或者体制,也许是唯一中共往前走,随着世界往前走的一个方式。

主持人:其实说到这个,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赵培也想请您谈一谈,因为我们看到确实最近这段时间,很多的分析人士、媒体都在关注中国的这个很多外企撤离的这样一个事情,包括产业链是不是往东南亚移,这方面的情况,到底它是一个什么样的速度和规模?您能不能谈谈您的看法?

赵培:其实即使川普不是想迫使中共改变它的这种贸易政策和国内的经济制度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这种方式,因为美国寻求的是改变这个,但是中国的这个外企已经在向外移了,而且移的根本原因是中共收税太高。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之前日本企业大规模向外移,而且日本组织了最大规模的经贸代表团到中国去,目的就是跟你说你要开放一个日本企业退出中国的窗口,我向外移。那么今年我们看到4月份的时候,三星已经关闭在深圳的厂子,其实只保留了一些高层,下面的人全部遣散。其实我们看到,我现在用的三星产品已经是在越南生产,就类似的台商也在向外撤。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中间分了两类,第一类是需要中国的这个廉价的,而且是质量非常好的技术劳动力的这些企业正在向外撤,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被中共盘剥得最厉害。

第二类企业是需要中国的市场,他们还可能在中国多留留,甚至还可能会增加在中国的一些产能,但是在未来,当中共被世界孤立的时候,当其它的产业链移出的时候,中国正在出现一个消费降级这样的现象,这样的话,比如说丰田他在中国的厂可能就要减产,因为买丰田汽车的人可能会更加少,那么这个时候他也可能进行裁员,也向外撤离的这个情况。可以说分这么两步走。

那么我们刚才说的根本原因,其实是中共收税太高。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曹德旺,中国的〝玻璃大王〞,他到美国设厂,他竟然发现他每年的净利润在美国生产的汽车玻璃缸竟然比中国能高10%左右。大家想想,美国蓝领的工资是中国蓝领的8倍,美国白领的工资是中国白领的2倍,他都能赚钱,为什么?扣除运费因素,最大的是中共收税太高。

中国的税负大部分都压在了这个企业身上,所以他们不得不走,这里面有正常缴纳的税,但是很大部分就是说不得不交的税负,还有就是非税收的这个税负实在太高,与劳务相关的这个税率竟然占到利润的比重是48.8%,这在世界上是不可想像的这么高,就是说苛捐杂税逼迫企业走。

特别是最近它通过一个提高个人征税点,大家都觉得是很好的事情,我也觉得挺好的事情,但是大家突然发现它在提高个人征税点的同时,把这个社保给纳入了税务局去征收,这表示什么呢?以前可能大家可以是选择性的,比如我挣10,000块钱,我就缴3,000块钱收入的社保,剩下的我不要了,即使退休我都不找中共的社保部门去要。那么这样的话,企业的税负是在降低的,当它都变成实质收入的时候,国内有位经济学家算了一笔账,在上海如果你收入10,000,以前你扣除社保工资乱七八糟的,你能拿到的收入在2019年1月份,比现在你将会少600块钱,而企业将要多缴1,700块钱。其实中国人的税负是不断在增高,中国企业的税负也是不断在增高,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企业唯有出走一途。

杰森:对,是这样子的。中国现在劳动力成本已经不低了,有人算过帐,深圳工人的工资、加班以及其它收入算下来大概五千多块钱。刚才赵培谈到,中国的税其实非常高的,〝五险一金〞,把所有的加在一块儿,企业要给工人出多少呢?12,000。换句话说,工人拿到手的是5,000块钱,而事实上企业要给工人放进去的是12,000,换句话说,七千多块钱都是以各种税金等方式被政府拿走了;工人没占到便宜,企业负担非常大,而唯一赚到的是中共,它拿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而相对来说,同样的工作在越南可能只有工资的1/10,大概只要1,000人民币一个月。你从这样来说的话,确实企业往出走的动力已经是非常大了。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企业要作这样的决定,毕竟投资非常大、规模很大、生产都已经成型了、技术已经成型了,要有非常大的勇气才能做这样的事,而中共又给企业出走层层阻拦。

整个来说很多企业是在犹豫之中,如果进入贸易战以后,而贸易战的状态又持续下去,很多国内的外资企业又是外向型的,两头在外,投资进来同时市场也在美国,如果中国这边再相应卡一下子,我想这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压断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会加速整个企业外走的速度。这一点中共应该是能看到的,只是中共现在嘴上不明说而已。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说,本身中国的投资环境就不好。

杰森:中国的投资环境不好已经有十年左右,已经近十年的时间了,而且人口各方面原因就使得整个招工也非常难。而最近的贸易战、中共称〝贸易摩擦〞也会加速这个过程。

主持人:特别是给了这些企业撤离的动力。

杰森:明显是一下子加了25%的税,这个税就可以把一切历史上残留的任何的利润都被赶掉了。

主持人:如果下一步2,000亿的关税上来,你觉得会如何影响外企的撤离中国?

杰森:影响面会非常大。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日本企业、韩国企业走得比较快是政治原因,一有事就砸韩国企业、砸日本企业,砸得人心慌慌你还让人家在这儿待着?所以这些企业走得比较快一些。最近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台湾企业也走,事实上很多台商是在大陆加工,市场是在美国这边,很多,而且美国市场将来都是高端市场。到印度去可以出口,出口占的利润是非常非常低的。

制造业没有25%的利润率,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一旦加25%的关税,这边不能在消费者身上体现出来,那么企业的利润就消失殆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走都不可能。毕竟中国要往美国卖四千多亿美元的产品,这四千多亿产品对应的企业都会考虑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是在催化外资企业撤离中国的过程。

有人说了,外资撤离不要紧,外资才占中国整过企业的10%都不到。但这些都是高端部分,是给中国带来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如果把这部分全部撤走,中国国内的企业也面临丧失美国市场的问题,国内企业利润也会下降,同时整个消费下降造成连锁反应。任何企业经济往负面走的连锁效应是看不到的,因为是庞大的机器。

主持人:赵培,你觉得如果一家企业是以中国国内市场为目标,是不是影响会少一点,有多少企业真的会受到贸易战的影响往外移?

赵培:其实大家可以评算一下中国企业的税负,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测算过,中国企业税负在商业利润当中占的比例是多少呢?高达68%。也就是企业乱七八糟的各种苛捐杂税都缴完、68%的利润全缴了,那么你想想,如果美国再收25%的关税;68%我们粗算一下未必正确,68%加25%大概是93%都没了,只剩下3%的利润,你觉得这个企业干得还有意思吗?

中国企业税负比例占全球排名是12位,在这种情况下可见中国民营企业的压力。这里面又分开了,民营企业会想尽办法走,包括曹德旺已经开始走了;在国内生产的那一部分可能仅供中国市场,他不会动,但是出口美国的情况他一定会走。

另外涉及到国企的是,国企我们都知道,它虽然缴税但也是中共重点补贴,它缴的税跟补贴不成比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堵住了中共的钢材倾销,那么中共即使再怎么补贴,整个钢材生产出来不能总堆在那儿,一带一路这些国家不要这些钢材,这时候国企也得裁员,也得开始向下走,整体经济下滑就表现得非常明显。

现在北京已经非常明显,被称之为消费降级,以前大家都可以到京东上随便买,现在呢去拼多多吧,即使质量差一点,我买了一盒梨子坏一半,起码还有一半能吃,那也比京东便宜是不是?!消费观念也在不断下滑当中的时候,其实整个经济是非常糟糕的情况。

另外中共这么多年吹的牛、放的水,经济里面人民币的超发都会暴露出来,没有经济增长、没有销售能力这些都会暴露出来。比如说,烟台的鸡蛋已经涨了38%,6块钱一斤。这种情况会在中国越来越明显,房地产上不去,整个物价又在涨,所以对中共来说,它这么多年的掩盖就是泡沫大爆发的过程。

主持人:我们看到,其实川普下一步2,000亿的关税很可能很快就会开征,不管是分阶段还是一次性。单从企业撤离中国的角度来说,如果撤离潮加剧,对于中国经济和体现出来的现象会有哪些层面的影响?

杰森:刚刚我们从不同层面都谈到了,因为巨大的经济就像是很复杂的机器,机器拿走一个零件,虽然这个零件只占整个机器的10%、3%。

主持人:但是它创造的利润或者是利益似乎是很大。

杰森:对,利益是很大。我们知道中共虽然全球出口量非常大,但是美国这边的顺差是它全球顺差的80%,换句话说,它全球主要赚的钱是来自美国这边。这是在各个企业都知道,高端产品往美国卖,低端产品往东南亚卖。美国这边反覆提醒,你们千万不要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我就比个例子,就像是一个高手跟一个很笨的人下棋,那个高手不想把这盘棋下完了,就说我要将你军了,这边不知道是傻呢、还是横呢?就是不接招!

主持人:也不一定不知道,但是可能……

杰森:有的时候也许是中共内部有一种非常僵化的制度,还有一种政治上的因素、民意上的因素造成它把自己架到这个位置上,非常难有灵活、理智的决定,这一点令中共在处理很多国际问题上出现一种危险状态,它的制度、整个机制非常僵化,使它很难有理智的做法。

主持人:今天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深入展开,这个问题也非常大,希望在以后的节目中还能继续和观众朋友探讨。感谢您的收看,感谢两位嘉宾的评论,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