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中共间谍手法低劣FBI顺藤摸瓜

文章分类: 评论
更新时间: 2018-10-04 15:37 [纽约时间]

(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非常热闹,首先我们来看看在美国,川普在联合国发言和主持会议时,点名中共贸易滥用行为,指控中共干扰美国中期选举,而且还呼吁所有国家抵制社会主义;同时美国众议院又通过了〝入藏互惠法案〞;中共有一名国安间谍在美国被捕;美国批准对台军售;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美国大法官的提名人选上的生死对决。在世界范围内,美日欧联合声明就WTO的改革达成一致;台湾彰化有一个共产五星寺被断水断电后拆除;马尔地夫亲中共的总统败选,一带一路再次受挫。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案情,这个案件在美国的所有主流媒体都报导了,但是中文媒体几乎是一字不提,包括在美国的中文媒体,我相信在中国的中文媒体肯定都不提了,所以我们很多听众肯定不是很了解这个情况,我想先请您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案情是怎么回事。

横河:好的,这个案情现在其实没有全部公布,现在所了解的情况是在起诉书里FBI的反间谍特工为起诉做的证词,它不是法庭证据。简单的说,这件事情的引子是在2017年的10月份,美国FBI发现了一个Email的帐号,这个帐号要求一个在美国公司的个人,他们把他叫做〝个人A〞,要他提供公司的一些资讯,而这些资讯是有利于中国政府的,显然就是有盗窃,至少是智慧财产权或者是公司情报的行为。而那家公司是属于世界顶级的民用和军用飞机引擎的供应商,这样FBI就开始进行搜查。

根据搜查的结果发现了一些内容,发现Email帐号跟它相连的有一个苹果云,就是云储存,这个苹果云里面有一份中国的官员任免申请表,这个表是属于谁的呢?是属于江苏省国家安全局的一个副处长。这个人后来在起诉书里面叫〝情报官A〞。

同时在11月份的时候,他们搜索了在美国这家公司工作的这个人的住所,发现有一张科协的名片,这张名片也是这个情报官A的,也就是说这个情报官A是以科协副秘书长的身分来从事情报工作的。这个个人A其实和这个案子没有关系,只是由于个人A的情况导致FBI发现了情报官A,这是一个引子,从这个引子开始,然后通过情报官A才发现了季超群

主持人:季超群就是这位美国预备预军官,是吧?

横河:对,季超群就是这次发现的国安间谍,他是在美国,情报官A应该是经常来美国的。先来介绍一下季超群这个人。他是2013年8月份到美国来读书的,是学生签证,是从北京来的,但没有说这个人是哪里的,就说他从北京过来的。2015年12月份就获得伊利诺理工学院的硕士学位。

这里中方情报官一共有三个人,A是和他直接联系的,情报官B是最早跟他联系的,后来他调走了,就把季超群介绍给了情报官A,由他来进行联系,还有一个情报官C是情报官A的上司,一共三个人卷进去。

2013年12月份,也就是他到美国来读书的当年的12月份,应该是放冬假的时候,季超群就到南京和这个情报官见了面。情报官A当时和他见面的时候用了个假身分,是南京航空航太大学的教授。所以虽然不知道准确的季超群跟情报官A的联系,但是应该从2013年12月份,情报官A就是他的直接上线了。

季超群被发现在读书期间有三次回国,然后他们就查,通过情报官A和季超群的联系,季超群要把机票报销,来回机票报销,情报官A叫季超群把机票寄到南京的一个地址,他们从这个地址查出来那个地方是江苏省的国家安全局的位址,所以知道季超群和他的上线都是属于国家安全部这个系统里面的特工。

主要季超群的罪行是什么呢?他接受这个任务,搜集了八个个人的资料,这八个人都是在美国公司工作的,搜集了这些资料以后,通过Email寄给情报官A。这些资料很有意思,是季超群付钱从三家美国的背景调查公司购买的,也就是说这是谁都可以买的东西。

这八个人是什么人呢?都是来自大陆或者台湾的背景,是归化了的美国公民,都曾经或者正在美国的科学技术领域里面工作,而有的是跟航太航空有关的,其中七个人是在为美国的国防承包商工作,也就是他们工作的公司跟美国国防部有承包协定。FBI的探员就认为进行这八个人的背景调查是为了将来招募他们为中共的国家安全部门服务的需要。

到了2018年、今年的4月份,FBI有一个卧底探员,就是另外一个特工了,和季超群见面,季超群其实并不认识这个特工,但是当时的形势可能使他认为他必须和这个人见面,尽管他不认识他。为什么呢?是这个特工说,他自己代表了情报官C,就是在江苏国安的情报官C,和他讨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情报官A被捕的消息。

主持人:他的上线被捕了。

横河:对,季超群的上线被捕了。就说明在4月份或者4月份更早的时候,情报官A已经被抓了。FBI从得到的消息,他认为情报官C是情报官A在国家安全部里面的上司,就是顶头上司。这是4月份见面。

5月份的时候,FBI的卧底特工跟季超群又见了一次面,这两次见面的过程当中,卧底特工核实了很多内容,这些内容都有秘密的录音和录影。在这个谈话当中,季超群承认他早在大陆读书的时候就被招募为间谍了,他不是到美国来以后被招募成间谍的。

FBI的探员认为,就是为什么要让季超群购买这个背景调查资料呢?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们不想留下在美国购买这些资料,从大陆购买的证据,想用在美国的居民或者是美国的公民,让他们去买,这样的话引起对大陆的怀疑就会少一些;另外一个,测试一下季超群的工作能力,这个是主要的起诉罪名,就是他有意掩盖作为外国政府人员的身分,就有点像掩盖外国代理人身分一样。

另外一个,起诉书里面提到他加入美国的军队的预备役,这里预备役有一个叫做特殊能力移民的参军计画,就是说如果你是合法移民,如果你能够因为军队的特殊需要,你的技能是军队需要的,你参军以后可以很快的成为美国公民,这是一个计画。在这个加入美国军队计画的过程当中,进行背景安全调查的时候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去七年你和外国政府有没有关系?他说没有,也就是说他掩盖了真实情况。

在司法部网站的新闻发布当中还强调了一件事情,就是说起诉书并不是有罪的证据,就是说任何人在被认定有罪之前是无罪的。但是如果说起诉书当中的罪行被定罪了的话,那么他说按照美国法律,最高可以判10年的刑期。这个就是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这个过程,就是现在能够披露出来的大概就这么多。

主持人:但是这个披露出来的这些内容里面有几个疑点,比如说这位季超群他有上线,上线就是情报官A,在他之前被捕,那么他这个上线是在美国吗?他是美国公民吗?因为如果不是美国公民,又不是在美国被捕的话,美国怎么会知道?还有就是说这个报导,新闻报导里这么写,说这个情报官A和季超群是同属于国安的一个地方分支机搆。如果这个人是在美国,又在美国被捕,那难道说这个中共国安它把这个组织就延伸到美国来了吗?

横河:这样的,就是媒体报导其实都是根据起诉书当中的FBI探员的证词,那我刚才讲的呢其实都不是根据媒体报导的,就跟他们一样的,我是从起诉书当中,因为起诉书是公开的,起诉书当中看到的。情报官A是他的直接上线,今年4月份卧底特工,他就是以情报官A被捕作为理由和季超群见面的。

情报官A他本来在哪里呢?从这个起诉书里面看到,他应该是长住在中国大陆的,而所谓这个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个地方分支指的是江苏省国家安全厅。他没有说为什么被捕,也没说谁抓了他,也没说在哪里,所以这里就有两种可能性,一种他是在中国被捕了,那就是说被中共当局抓了,那就可能是反腐,或者也许是他是双重间谍,给别人做间谍。现在不是在所谓大抓台湾间谍吗?那不管怎么样,有这个可能性。

但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第一,如果他是被中共方面抓的话,FBI不会这么快知道;第二就是,中共的国安他没有必要和情报官A的下线来讨论他被抓的事情,如果是中共抓的话,所以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性,就是说他是被美国FBI抓了。细节呢,因为FBI探员在证词里面说的很多内容是没有公布的,就是我猜想很可能是他到美国来,因为我们开始讲不是第一个发现的在美国公司工作的个人吗?这个个人A跟季超群是没有关系的,就是说这个情报官A有好几个下线,可能都在美国,所以他会经常到美国来,很可能是这样被抓的;也可能是通过钓鱼,因为美国已经早就发现他了,所以通过钓鱼把他钓到美国来抓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国家安全部和它的下属机构是国家的正式的对外情报机构,所以这些情报官员出国应该是很经常的事情。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别人在争论,说省一级的国安厅有没有外派特工的权力?我觉得应该是有的。大家知道当时赖昌星去香港的时候,就是陕西省国安厅的厅长给他的指标。广东省国安厅的指标应该更多,当然香港可能特殊些,但是当时赖昌星出去是1990年,也就是说在香港移交之前,那时候到香港去就跟出国差不多了。

另外一个就是他发展的人是在有希望出国的人员当中发展,就当时季超群肯定是表现出了有出国的愿望,所以他们去发展他,也就是这些人出国的时候可能是靠自己的能力出国学习的,国安一直是跟这个线连着的。

各地的国家安全厅为什么有可能会派驻对外的特工呢?我想是它的责任是要对付本省所有和国家安全情报有关的事情,主要是跟国外有关的事情,它自己没有国外的特工和眼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的,它不可能所有的资讯都靠国家安全部中央这一级下给他,它自己一定会有。另外,各地的分支机搆它还有一个争功嘛,争功劳嘛,有这个因素在。

我们知道国家安全部肯定有很多特工在美国,有一种说法是有几万,我想几万的职业间谍在美国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那应该是包括一些业余的了,但是我想职业间谍在美国的,中共派在美国的职业间谍几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记得当时好像陈用林曾经说过,在澳大利亚就有1千,这个指的是比较职业的间谍了,可能他认为在美国至少也应该有1千以上,我想这个可能是没问题的。

主持人:新闻报导里面还有说这件事情暴露出中共间谍手法非常低劣,那您觉得它这个低劣表现是在哪里呢?

横河:其实刚才介绍情况已经很清楚了,从起诉书的内容看,作为省一级的职业情报官员,这个A啊B啊他都是,他居然是用手机短信和在美国的前线特工通信,要知道手机短信是非常容易被人家查获的,而且这些短信都保留在苹果云的短信库里,FBI查到情报官A的这个苹果云的短信库里有多达36条短信保存在里面。

尤其考虑到中共在海外电子和网路的情报搜集能力是非常强的,就是说它实际上的监听的范围已经早就超出中国的国境了。比如说各地用微信,那都是被监控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己通讯居然这么不注意,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主持人:可能是比较偷懒了,因为短讯方便嘛,见面就比较困难。

横河: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就通过短讯这种等于是公开资讯传递,这也奇怪。另外一个就是当他们搜集到情报以后,居然是通过Email传送的,就是说当时季超群把这8个人的资料搜集以后,是从他的Gmail发出去的,而接收的呢是QQEmail,全部是公开的方式。

另外一个,就情报官A被抓,如果是钓鱼的话,就是说被钓鱼钓到美国来抓的话,那么对中共国安情报系统是一个非常丢脸的事情,就居然一个省一级的专业情报官就被人家钓鱼钓到美国来给抓起来了。

而且这个肯定不是通过季超群钓的鱼,因为如果是以季超群作为钓饵的话,那么季超群就会知道,这个卧底特工就不可能用跟他讨论情报官A被抓的消息来和他联系了,就不会成功了,所以季超群是不知道的。

当FBI卧底探员冒充情报官C的代表去接触季超群的时候,季超群居然丝毫没有怀疑,也就是说当他的上线出事的时候,应该是在他们情报系统里面有一个标准的安全程式怎么来防备自己被抓的,显然他们没有,就是说这个间谍手法确实非常低劣。

将来在案情公布更多的时候,我们也许可以看到更多的具体指的什么低劣的间谍手法。为什么会这么低劣呢?我倒是觉得有这么几种可能性,一种是中共间谍的能力长期被夸大了,实际上没有这么厉害,就是说它数量虽然很多,有的专业能力可能也很强,但是整体来说可能不见得有这么强,当然他收集到的情报很多的,这实际上是跟其他被收集情报的国家的警惕性不够有关系。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个特定案例比较低劣,可能别的都没有这么差,就这个案子差,那也可能的。

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季超群毕竟他是从学生当中招募的,就是说和中共专业间谍学校培养出来的差距还是比较大。再一个就是我刚才讲的,它取决于所在国的政策,如果所在国不警惕的话,那么手法低劣一些有的时候也没关系;但是一旦这个国家警惕起来了,政策调整以后,就是说从政策上需要抓紧了,那么可能一般的间谍就会被注意了,这是跟所在国有关。

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是腐败,就是说中共的腐败它是遍及所有的领域,海外情报应该也不例外。因为大家都想着怎么捞钱了,所以实际上真正的情报的很多规则他们就不注意了,因为注意力毕竟是有限的嘛。

还有一个就是人们比较容易忽略的事情,就是国安系统的整顿,包括马建的被抓,对国家安全系统的士气打击很大,很多人可能就该注意的地方就不注意了。因为马建原来分管的就是国家安全部海外情报的部分,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

主持人:你要说低劣,其实中共最近做的事情手法都不太高明,比如说川普指控中共干扰美国中期选举,它这个手段也很拙劣,因为它就是让英文的《中国日报》直接出面买下美国报纸的版面,然后刊登文章去攻击川普,它连掩护都不打,也可以说是气焰很高。

横河:川普总统还说了将会公布证据,所以至少是《中国日报》买下美国报纸版面这件事情不是全部证据。目前我们看到的直接证据就是试图干扰美国的中期选举,按照川普总统的说法,就是说这个干扰是针对川普政府的。美国是民主社会的一个标竿,所以美国对自己国家的民主程序看得非常重,而民主选举的最典型是一个国家的内政,外国干预或者外国干扰对美国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我们知道〝通俄门〞事件,所谓〝通俄门〞事件之所以在没有确凿证据、直接证据的情况下还能拖那么久,我觉得原因之一就是,对于美国人来说,外国干扰美国大选是特别重大的事件,就大多数美国人即使知道〝通俄门〞事件调查有政治因素,而且证据不足,他也不反对把这个事情查个明白,就是这个原因。结果中共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挑战了美国的底线。

现在就讲一下做广告这件事情,它在爱荷华州做的广告,爱荷华州是一个农业州,是美国生产大豆最多的十个州里面排名第二位。而美国的十个农业大州当中,有八个投了川普总统的票,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当贸易战刚刚开打的时候,中共立刻就把报复的目标对准了川普总统票仓的主要产品大豆。

我们比较一下,贸易战开打的时候双方的目标,当然现在已经蔓延开来了。开打的时候,美方是针对中共盗窃智慧财产权的产品;而中共立刻把目标对准了支援了川普总统的选民,也就是说一开始打就是不对等的,就是中共率先把贸易战政治化了。打击盗窃美国智慧财产权是就事论事,而打击选民就是政治化。

当中共一宣布对大豆的关税的时候,美国专家其实就有人指出来了,就说我们不要在那里讨论什么俄国干预美国大选,看看中共吧!就说报复美国的农民就是更大规模的干预美国的选举,只是说这个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据,这跟俄国人的直接干扰的做法不太一样。

谁知道中共居然是唯恐别人抓不到直接证据,硬要送一个铁证上门去。在美国选举制度当中非常重要的,在贸易战当中遭受中共打击的州,又在中期选举的前夕,对选民大选时候支持总统的贸易政策发起广告攻击,这是典型的干预美国选举。

问题是,第一个,它这样做有没有效果?应该是不大,因为我们讲过了,大豆你不买,别人会买;另外一个,中国总是要买的,转来转去别人可能买了以后再卖给中国,让仲介人赚了大头;再一个,美国毕竟川普政府给了豆农补贴,所以应该是影响不大。

第二个,即使是这个广告效果有效的话,那么是不是有得不偿失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定的,就是说被认定是干预美国选举,这个造成的损失就是任何收获都补偿不了的。

最令人困惑的就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妳刚才说低劣,对,这么低劣的事情怎么会发生的?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就在美国选举之前,用广告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干预美国选举,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事先就没有评估的决策机制?《中国日报》是一个中央级的喉舌,而且它早在1983年就注册成外国代理人了,就这么一个机构应该非常了解美国的,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这个真是非常低劣的手法。

主持人:现在网上有一位听众在提问,他说:现在看到的新闻报导,美国开始对中国的留学生、研究人员限制了一些专业,对那些无辜的留学生的未来是不是不公平?麻烦请您在2分钟之内回答一下好吗?

横河:对,这个确实是不公平,但是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一旦当中共干了这种事情,就是把留学生和学者作为它的间谍工具广泛使用的时候,这就使得一旦美国重视起来的时候,确实有误伤的问题,这确实对中国留学生不公的。那这个不公不是美国造成的,是中共造成的,就是因为中共肆无忌惮的利用使用海外华人,才造成了把他们放在这么尴尬的境地。其实你看跟其他国家的贸易战,跟日本、跟其他国家,在崛起的时候跟美国都有贸易冲突,但那是单纯的贸易冲突。现在(和中共的)是全方位的,从意识形态开始都是。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历史上,中共利用完了这些华人以后,从来都是抛弃的,不管的。一旦出了事,从来就不管的。你看以前金无怠,不管从级别还是技术来说的话,比季超群不知道要高多少,他被抓,结果李肇星出来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出来的,说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个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元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我相信这次中共也绝对不会承认的,但是这次有点难推得一干二净。就是有个情报官员A可能在美国人手里,是个活证人。

不管怎么说吧,我觉得中国人要不想成为这种全面争端的无辜的牺牲者的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抛弃中共,当中共不再是中国的统治者的时候,海外的华人不被有这么大的野心和全世界敌对的这么一个执政党和政府统治的时候,华人才会真正的安全。

主持人:这个案件其实是非常有意思,但是因为时间问题,我们也就只能讨论到这里。我前面讲了说这个问题因为是跟华人利益最相关,虽然贸易战也跟华人利益相关,但是那个制订政策是国家层面,普通人只是无辜受波及。但是间谍案,这个间谍案本身则完完全全是一个个体生命自己的决定,在关键的问题上面一着不慎,遗恨千古,也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的前程,谨慎从事。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