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SARS采访法国著名汉学家候子明女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新唐人驻法国记者站就正在中国肆虐的非典型性肺炎采访了法国著名汉学家候子明女士。

记者: 中国卫生部部长和北京市市长被革职,您觉得这是中国政府在国际压力下作出的一种权宜之计?

候子明女士:估计有两个因素:一个因素是国际压力,现在中国不能说他能控制非典型性肺炎的传染。第二,可能最重要的是民众,中国人民现在非常生气,发现中国政府又说了一些假话。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政府不打算解决这个基本上的问题,所以他就采取这样的办法作一些样子,比方说取消北京市长的位子。但是中国政府打算不打算真正的在这方面说一些真话,进行必要有效的措施,这个我没法说。

记者:您认为他们这两位应该不应该在处理非典型性肺炎问题上负起主要的责任?去年十一月在广州就发现了非典病例,那时江泽民还是主席。这是不是以前旧的那班中国领导人给新的一班留下的一个烂摊子?

候子明女士:肯定是,肯定是。旧的那班子有很严重的责任,因为开始是十一月份的时候。现在的卫生部部长根本没有上台。但是我想可能中国政府有点向日本学习,日本的部长经常会很公开的替政府负责任。实际上这个部长根本没有责任,大概根本不知道有这种情况。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作样子。但是,如果胡锦涛现在选了新的做法,就是说你们那些高级领导干部将来会有责任,将来会有惩罚,这也可以说是新的一种搞政治的方式,往比较好的方向去。所以也不能有完全否定的态度。

记者:这次非典型性肺炎也涉及到了国外,所以在舆论方面中国政府不能和以前一样处理,他只能提高透明度。那么您觉得将来,通过这件事以后,中国政府在舆论方面会不会提高透明度,还是会象以前一样继续掩耳盗铃呢?

候子明女士:我觉得中国政府早晚必须提高透明度,但是什么时候会真正的进行,这是一个问题。我估计不会那么快。这次他实在是没办法,因为有很多很多因素,比方说,现在当然还远一点,但是奥运会也是很重要。你想一想如果有那么多运动员到北京去,正好那个时候发生传染病,那就会非常糟糕。所以,现在中国政府当然非常理解这个非常敏感的情况,害怕这个结果会比现在提高一点透明度会更灾难。所以还是选择透明度。今天选透明度这条路不是说明天还会继续透明。我估计这是在紧张的情况下才选的这条路。但是开始为什么没有透明度?我觉得跟爱滋病的传染也是一样的现象。开始只有一些中国人生病了,他们对中国老百姓经常是持一点儿不在乎的态度,死了多少问题不大。但是这个病开始传染到国外,引起很多国外的人的注意,那么中国政府就没有办法。如果这个病没有传染到国外,我真的怀疑现在我们不会看这些很公开,很强的措施。

记者:您能不能详细说一下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掩盖,是不是经济方面的原因?

候子明女士:对,我觉得中国政府要掩盖的主要原因是怕那些投资者害怕到中国去。因为很快就有很多国际会议,比方说我们的总理快要到北京去。我听说我们法国代表团有了一种压力,他们得保证在记者的面前不戴任何口罩,不让全世界害怕。而且我听说江泽民不打算到北京去看我们的拉法兰总理。他说拉法兰总理应该自己到上海去。这也是一种表示拉法兰总理应该说我不怕到上海去。所以江泽民想用这种比较强硬的做法强迫他到上海去,那么法国代表团拒绝了,说我们去北京,但是去很短的时间,绝对不会去上海。

记者:您觉得在将来中国政府的可信度会不会在国际上减少很多?

候子明女士:现在这个传染对中国可信度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当然国际的信任应该有一些减若。国际舆论现在非常生气,觉得中国政府想掩盖这个传染是有非常重的责任。

新唐人驻法国记者严清西巴黎报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