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華人對大紀元《九評共產党》社論反響強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大紀元《九評共產党》社論發表后,在澳洲華人中引起強烈反響,下面請看本台記者發來的采訪。

受訪者1說:“我感到寫得非常好,把共產党里面勾心斗角,邪惡的本質寫得非常清楚,我希望把這批文章寫成為一本書,制作成一本書,讓每一個中國人都能夠看到,這樣,我想當所有的中國人都了解了共產党的邪惡以后呢,這個政權我想不能夠再維持下去了。”

受訪者2說: “我感到這個文章寫得非常深刻,而且非常精辟,給人入木三分(的感覺),讓人非常震撼。我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出來之后呢在新加坡生活了九年,然后才來到澳洲。我就覺得中國人生活在中國那种環境當中,确實是很,怎么說呢,很無奈吧,就是那种感覺,就是說在那种環境下,在共產党的那种統治下,就是說你不能像一個正常的人一樣那种生活,好像是有一种無形的枷鎖,生活得很憋屈吧,但是你出來以后你感到一种寬松啊,真正讓你,就是說真正讓你作為一個人吧,就是說你能夠在這個社會上生活,而不是有很多的精神負擔或者是很多東西束縛,讓你感覺到整天生活在一种恐懼當中。”

受訪者3說: “《九評》我看了以后覺得它說得很透徹,因為我在國內也是共產党員,我加入共產党以后,后來我出國后,就自動退党了。我覺得你說中國人誰是很干淨的,沒有受過迫害,好像是很平平靜靜的一生是不可能的,象我母親五几年就被打成右派,打成右派以后呢也沒讓她知道,就在她的檔案里給她裝了一條‘這個人是中右’,就是內部控制的右派,所以她一生當中啊,拼命的為党工作,就想加入共產党,共產党每次一到最后就說不行了,也不告訴她什么原因。她就一輩子都不理解,等她到了退休的那一年了,給她來了一紙通知書,說我們銀行啊,她在銀行工作,當年內部把你定成右派是錯的,那么我們現在給你平反了,我媽當時已經是六十歲了,整個青春都獻給共產党了,然后呢,最后來落得這樣一個下場。所以你說誰家沒有受過迫害?我父親家庭出身是地主,受到的沖擊就不用說了,都是‘狗崽子’。就是說在中國,共產党領導下的這么長一段時間里頭,你說有誰家是平平靜靜的,我真不敢說,反正我們家里頭是比較慘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