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五十六期】回顧教宗約翰保羅二世的一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四月二日,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梵谛�去世,世界各地的教徒们都为他进行祈祷,很多国家的领导人也纷纷表示悼唁,对他的一生进行了非常高的评价。今天我们就请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和我们大家一起回顾教皇的一生。

主持人:天笑你好(天笑:主持人好。)我们看到了这次教皇过世了之后,有很多的教徒,大约有十几万人来到圣彼德广场为他进行祈祷,有人就说:他和我们在一起,我们能够和他沟通。还有的人说:让我们点几支蜡烛,照亮他通往天堂的路,就像他过去27年为我们所做的一样。那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感触?

李天笑:首先就是他钢铁般的意志,在面临病魔折磨的时候所体现出来的这种意志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就是到最后病情非常严重的时候,他还要求停止对他任何的治疗,他就留在梵谛�,和这些祝福者留在一起,和人民在一起,这点是使大家感到非常的感动。另外,在他最后弥留人世的时候,就是大概临终九十几分钟的时候,他在助手的扶持下到视窗,向广场上的祝福者表示祝福。

当时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是最后费了很大的劲说出来“阿门”,然后就倒下去了。那么这个也使他的形象显得非常的高大。还有一点就是,在他去世之后,所有的人不是来痛哭,而是欢呼鼓掌。为什么呢?就是觉得这个教皇他已经到天国里去了。所以这个就造成了一个非常壮观的、和人民对他崇拜的这种场景。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教皇他从小也是在很艰苦的条件下长大的,而且在被选为教皇之前也经历了二任的独裁统治。能不能给我们观众们介绍一下教皇的生平。

李天笑:教皇的苦难实际上是分二部分的。一部分是他个人的苦难,就说他很早的时候,也就是在九岁的时候就丧母了,然后在十二岁的时候失去了很好的兄弟,然后到二十岁,刚成年的时候,就失去了他的父亲。

因此,他一个人支撑了他后来所有的生活。所以他是秘密的学习了这个神学,成为了一个教士,最后才成为教皇。这是第一方面。另外,就是他曾经二度在这个极权政治下生活过。第一次是在纳粹德国,当时波兰处于在纳粹的统治下,然后也到集中营去过。但是凭自己坚强的毅力学习神学,最后毕业了。

那么在共产主义的这个体制下,实际上他在1945年成为了修士以后,到64年成为波兰的一位主教,然后到78年被选举成为梵谛�的教宗,这段历史实际上都是在波兰的共产主义体制下度过的。所以说对这种体制的专制、对人民的残害以及严酷等等,是深有体会的,所以这二个经历对他后来的能够对世界和平做出很多的贡献,能够有这种宽容的心,特别是对独裁的政权表示了嫉恶如仇,对宗教迫害也表示出很大的谴责和愤慨,都是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当时约翰保罗二世教皇他被选为教皇的时候,他还是在波兰,而且波兰当时是共产主义的体制。那可能有的观众会问:为什么在这种体制下他会被选为教皇?

李天笑:当时波兰的特殊情况是,他这个国家里边三千七百万人当中,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天主教的教徒。因此这个国家实际上从表面上看来是由共产党在统治,但是,真正的人民的信仰,不在共产党这边,而是在宗教这边。(主持人:所以他们是有很强的宗教信仰基础的?)对,这种对神的信仰,在波兰这个国家里面,它是占有非常大的统治的地位的。

尽管波兰当局,包括苏联当时的科尔柏对他进行全程的监督控制。但是,他们当时认为这个可能在他没有成为主教之前这段历史当中认为这个人没有什么大作为,只不过写写诗,他是个诗人,也是个剧作家,同时跟工人当然关系很好,支持工人运动。

但是到他成为主教以后,他们逐渐发现这个人对共产制度可能会产生很大的挑战。但是,这已经晚了,为什么呢?因为教廷选主教的时候,他们并不会限制说哪个国家可以有,哪个国家不可以有,因此波兰实际上也是有可以推选自己的主教的。那么这次据说,透过报导看,有一位主教在教皇去世之后也可能参加教皇的选举,那么这位主教现在不清楚是哪个国家的,有报导说可能是来自中国大陆。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这个教皇他在78年被选为教皇之后,79年还回了一趟波兰,而且受到波兰人很高的礼遇。

李天笑:他在78年当选了教宗之后,79年回到波兰,这是对波兰共产主义制度以及整个东欧的共产主义制度的一次非常大的冲击。那么在这个之前,我们知道在波兰的话,有这个工人运动,从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都有工人运动,但是没有形成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到了80年,就是第二年他当教宗回去的时候,有三百多万人参加了对他的朝拜、他的集会,听了他的布道,当时教皇就讲,要把神的力量用来复苏人类。

那么这个就在整个波兰的天主教徒,很多都是波兰工人党,也就是共产党的党员干部当中产生了巨大的震荡和反响。那么他们就是完全被他所震服了,所以说使得当时的波兰当局和苏联当局感到非常的震惊。那么这个实际上直接的,对后来共产党在东欧统治的解体起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作用。那么史达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曾经说过:他说教皇能拥有多少的师,就是多少军队。实际上他就是小看了宗教,人民对神的信仰这种作用,实际上教皇在整个推动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解体的过程当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是所有共产党的政权所没有料到的,也是所有军队,多少师也无法比拟的。

主持人:在很多西方的领导人在评价教皇的时候,他们都说教皇在解体欧洲共产主义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决定性的作用,起了很大的作用。

李天笑:确实是这样的。因为在欧洲,二次大战之后,苏联这个阵营是非常的强大,但是从1951年匈牙利这个自由主义取得政权,斩断了这段控制时期,但是后来被苏联镇压下去。一直到1968年,这个斯洛伐克当时也有一段叫做“布拉克之村”,就是为这些史达林时期受到迫害的人平反,开放新闻自由等等等等,使得这个共产主义的阵营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这个冲击一直没有独立发展出对抗共产主义的力量。

那么直到教皇在1980年当选教皇之后去到波兰,然后先后又去了三次,才对当时的波兰政局才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震动。所以工人团队工会,就是在教皇79年去了波兰之后才成立的。那么这个团结工会的领袖就是后来当了第一届总统的瓦文萨,他曾经说过,如果说共产主义在欧洲的崩溃是教皇起到的作用的话,我可以估计他至少起到百分之五十的作用。他的原话大概是这样:共产主义在东欧的崩溃是必然的,但是如果没有教皇的推动作用,可能会慢的多。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教皇他在欧洲的影响力是很大的,那我们也知道在中国有很多天主教徒,那你觉得教皇对中国的天主教徒有什么影响呢?

李天笑:目前来说,中国的所谓“爱国教会”实际上是共产党控制的,不是真正和梵谛�有关系的这个教会。因此这些都是党团员,或者说有很多的党员干部在里面当一些主教或者组织起来的。真正的中国的教会,和梵谛�有联系的就被中共贴上标签,叫做“地下教会”,而这些教会的成员都受到中共的镇压。

那么最近从最新的消息看到,就是梵谛�公布,现在还有二位新的教士,一个是主教,一个是神父,被逮捕了。另外在中共的监狱里,至少还有数十名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受到中共方面的打压。那么中共方面当然也不只是打压天主教,包括基督教、佛教还有其他的信仰团体,包括法轮功等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中国政府残酷的镇压。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香港的大主教陈日军在悼念的时候他就说,教皇有一个很大的心愿之一,就是去中国。但是这个愿望也没有得到实现,这是为什么呢?

李天笑:基本上这有二个原因,一个是,到目前为止,梵谛�和台湾是有外交关系的,梵谛�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弹丸之地,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有它的外交、军队、财政等等,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不会在梵谛�没有和台湾断离关系之前就允许教皇去,那么这是一点。第二点就是,中国政府认为这些“爱国教会”在中国正常的祷告或者是布道等这些活动,认为是非法的,然后镇压。然后梵谛�对这些问题的谴责,对迫害宗教问题的谴责认为他们是干预中国内政。所以在这二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教皇如果争取也没多大意思。

主持人:那这对教皇也是一个遗憾,我想对中国很多的天主教徒也是一个遗憾,因为我看到教皇去世之后,几乎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的天主教徒,甚至非天主教徒都在为教皇祈祷,而且给予他极高的评价,表示他们的哀思。那您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对教皇这么崇拜呢?

李天笑:首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有一种超人的、超凡的宽容,巨大的包容心。譬如说在1986年的时候,教皇曾经召集了世界各国宗教的领袖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共同为世界和平祈祷。还有教皇也是第一个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教堂里布道的人,也是第一个进入清真教寺的人。

另外,教皇对任何的宗教迫害都表示了强烈的谴责,比方说在2002年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波兰籍的法轮功学员曾经见到了教皇,教皇就对这位法轮功学员说,他说:“为法轮大法祝福”,同时还接受了法轮功学员给他法轮大法“转法轮”这本书。那么这就说明教皇对这个各种教派,对世界的各种宗教信仰,他是抱着一种宏大的慈悲和宽容来对待的。

主持人:那很多人认为教皇他是道德的捍卫者,包括他坚持自己的理念,譬如说他反对堕胎、反对制作克隆人、反对安乐死等等,你怎么看呢?

李天笑:确实这样,就是教皇对他是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对宗教道德规范的信仰,譬如他自己从来是锱铢未取,然后对克隆人、还有堕胎等等一直是采取反对的态度,他认为神是不允许这些的。

主持人:那你觉得教皇他对世界的和平有什么样的贡献呢?

李天笑:他一直在为世界的和平做出各种各样努力,比方说巴黎的和平问题,还有世界上各地出现的纷争这些人权问题,他都表示了非常大的关心。

主持人:谢谢天笑。观众朋友们,谢谢您收看这次的热点互动节目,下次节目再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