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效应(0414)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1、退党數字榜:昨日退党(團)人數:23,504 ,總計退党(團)人數:851,330 。

2、舊金山的張先生談退党、退團

住在舊金山的張先生是一位任職於IBM的工程師,在共產党的歷次政治運動中,他的

祖父和父親都曾經受過迫害,讀了九評共產党之后,心情非常激動,申請了退党,

張先生表示共產党不能代表中華民族,他呼吁大家將愛國心付諸於行動,一起退党、

退團,

我的爺爺被關押了6年,据我父親所說,他在牢里面受盡各种殘酷的折磨最后慘死在

牢里面。我的父親也因為家庭背景的原故,在50年代初期流放到了貴州省一個非常

寥無人煙邊遠的地方,他當時才13歲,他根本不可能和家里人接触,家里人被逼和

他划清界線。他一個人只有13歲,在那一住就是30多年。在中共

的統治之下,在歷次政治運動之中被搞得家破人亡的事在中國是數以千万記,而且

還數不胜數,而且還不用看過去怎么樣,六四怎么樣,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

還看到中國共產党還在用法西斯式的手段血腥地迫害象法輪功這樣一些民間的組織。

手段之殘忍簡直令人發指。我看到這些文章里面舉了很多的這樣事實,而且很多這

樣的事實呢都是眾人皆知,有目共睹的,只是需要有正義感的人把它這樣徹底地闡

述出來。 九評里面我印象最深的一點就是說,他提到當前在海外的特別是我們所

謂的知識分子中的很多人都是在為共產党說話,說沒有共產党就沒有新中國。實際

上呢,我覺得這都是長期以來受中共的洗腦毒害造成的,因為他們錯誤的認為好象

說中國共產党不好就是不愛國了,實際上我認為這點是不對的,因為中國共產党代

表不了中國13億人口和中國五千年燦爛的文化。我愛國,我愛我自己的祖國,但是

我痛恨中國共產党的所作所為。

3、周鋒鎖說六四与退党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六四學生領袖之一的周鋒鎖以親身經歷見證了六四。他

表示,當時原本對共產党怀抱改革希望的學生開始意識到,一個屠殺人民的政党不

可能有希望,因此不少人開始退党退團,沒想到還遭到共產党迫害,十六年后的今

天退党大潮風起云涌,周峰鎖認為,點點滴滴善力量的聚集,都將起到力撥千斤的

作用。

六四周鋒鎖說:

在1989年,和平請愿的北京市民和學生,被共產党用50多万軍隊圍攻、屠殺,我當

時親眼目睹有40多具尸體,醫院病房擺不下,就擺到車蓬里。

那時在北京的很多學校、机關有人退党。我的同學當時燒了所有的團員證。他們就

如此害怕。后來他們就反复追查,甚至要用投入監獄來威脅,這些要退党、退團的

人。

共產党不是自稱偉大、光榮、正确嗎?那么他們為什么那么害怕真象?他們為什

么害怕自己的成員退出來?

据我所知,我在清華的一個同學,現在在國內他僅僅因為出于義憤,宣布退党,就

被共產党一直迫害。而他本人不愿介入政治,跟异議分子沒有如何接触。他是清華

經管學院畢業。十几年來,那些天天給共產党效忠的人,一個一個都飛黃騰達,而

他還要為自己的生計而奔波。

原清華大學學生、親身經歷一九八九年六四血案的周鋒鎖參加3月19日在舊金山花園

角露天舉行的九評研討會上發言,談退党退團是中國進步的第一步。

周鋒鎖說,大多數中國老百姓不愿意談政治;但是中國共產党的出現,使每一個中

國人都必須面對這個邪惡的存在。那么每一個中國人必須回答這個問題:是維護共

產党還是反對共產党?是要站在邪惡的一邊;還是站在善良、正義的一邊?為什么

要有退党、退團,和評論共產党的活動?我認為就是要讓更多人听到和認識到這一

點。特別是那些因各种原因加入中共党、和共青團的人,因為他們當初發下那么大

的毒誓;而且,他們因為成為党員、團員,也曾經得到各种的好處,或者背叛自己

的同胞,做些不義的事情;那么退出共產党、退出共青團,和這個組織划清界限,

這是中國進步的第一步。

其實退党、退團對我來講,我看到是很熟悉的。

六四的确是一段在每一個中國人心中不可磨滅的記憶,更是每一位道德良知者心中

一段心痛的歷史,一位美國的記者表示,六四讓他感到很難過,而中國共產党到現

在在人權上仍然沒有進步,他希望中國能夠開放更多的新聞自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