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效應(0427)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1、退黨數字榜:昨日退黨(團)人數:19,555 ,總計退黨(團)人數:1,128,543 。

2、澳大利亞知名華裔作家黃玉液先生談共產惡黨

黃玉液先生是澳大利亞知名華裔作家,原籍福建同安,生長在越南。 全家曾兩次逃离共產黨的統治。第一次是五十年代父親從福建逃到南越,第二次是七十年代越共統一南越后,整個家族被迫逃亡北美、歐洲、澳洲等地;當時,黃玉液和太太攜五名子女逃离越南,在海上漂流十三天,再淪落荒島十七日,九死一生,最后被澳大利亞政府收留,對於共產黨的暴政,他感慨良多,請看以下的報導﹕

黃玉液:我讀完九評感触很多,其中所有的資料唯一的一點,(共產黨)在柬埔寨殺了不止二十万華僑,是殺了五十万,一共才六十万華僑。現在中共駐外人員都會說那是四人幫時代啊,他們推卸完這個責任。有歷史認識的人都知道,波爾布特這個人是魔王,他的老師就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蘇聯。當時我讀了大量的資料,那些逃難的華僑看到中國領館的人都流淚,覺得見了母親,見了親人有救了,而這些人都無動于衷。以中共和世界共產黨的立場,他們都把它划得很清楚了。我們這些海外華僑是海外孤儿,一點都不錯,尤其在共產黨的理論里,我們這些都是資產階級。

越共國慶是“國恥日”

黃玉液:海外的越南人我很敬佩,他們到今天還是不承認那支紅色的旗。他們承認的是原本在世界上已經沒有的舊的越南共和國的國旗。現在,你們注意一下每年的四月在Richmond 和Footscray (墨爾本的越南人居住區, 在美國,法國都是高挂著那支已經沒有(國家)的原來的越南共和國國旗,那支國旗代表自由民主啊。金星紅旗是越共的國旗,他們不要,海外的越南人不承認這國旗。我覺得如果我們海外的華人都像越南人這樣,中國是挺麻煩的。可惜我們海外的華人和越南這個民族有很大的區別。很多出來給收買了,給統戰了。越共也是搞統戰的。我覺得越南人的這個精神蠻可貴的。他們离家背井,永遠記得是九死一生在海上活下來的。他們對越共是咬牙切齒,到今天都不承認他們。所以他們每年的4月3日是紀念國恥日。他們并沒有紀念越南統一那天。4月30日是(南北)統一日,他們把它定為國恥日。

新唐人記者肖靜澳大利亞墨爾本報道

黃玉液表示,多達五十万柬埔寨華人葬送在共產政權下!其實當時中共只要

出面保障華僑的生命財產,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必定不敢屠殺五十万越南華人!然而在中共看來,這些華人都是資產階級,是罪有應得。目前,針對最近本台受到中共的打壓,台灣人權協會會長譴責跨國企業為虎作倀,并呼吁要發揮國際力量來抵制。

3、台灣人權協會會長談新唐人与歐衛事件

針對新唐人與歐衛事件,台灣人權協會會長吳人豪表示:

「有人願意去支援中共,他們認為反正最後倒楣的是中國人嘛,並不會是法國人嘛,法國仍然保持知的權利。所以這點就有需要國際的力量去boycott(抵制)這些跨國的資本企業,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寧可去為虎作倀,這是很糟糕的事情。」

吳人豪指出,有順民才會有暴君,如果對真相故意視而不見,則與暴君無異。

吳人豪:「我不認為這責任只有在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之可以能夠坐大,是因為有太多人抹殺自己的道德勇氣,不願出來講話,我想這點可能很重要。」

吳人豪認為,新唐人為關注中國人權所做的努力,並不孤單:

「對於中共怎麼樣在蹂躪中國人權的事情,全世界其實好多人都在關心,新唐人千萬不要灰心,不是只有華人在關心,有好多不同的國家都在關心。」

新唐人記者 王佩華 岳芸 台北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