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六百三十七期】美國國會聽證四大網路巨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节目,我是林云。2月15日美国国会就四大网络巨头公司配合中共,助其实施新闻封锁、限制言论自由的问题,举行了听证会。之后美国众议院又推出了“2006年全球网络自由法提案”,连日来海外的各大媒体对此作了广泛的报导。我们今天请李天笑博士就这个话题,跟大家做一深入的分析和探讨。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林云∶天笑博士,这一次全世界很多主要的媒体,都对这四个网络公司向中共屈服,限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问题,特别是美国的这次听证会,做了很大量的一些报导,大有铺天盖地之势。那为什么这一次的媒体会特别关注这件事情呢?

李天笑∶你知道美国这个媒体是被称为“第四权”,就是三权分立以外的“第四权”,对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方面,都具有很重要的影响力。所以这次新闻界它有个特点,它要抓“新闻眼”。

什么叫“新闻眼”呢?就是它具有非常令人震惊的这么一个事件。这次正好网络四巨头∶“古狗”、“雅虎”、“思科”、“微软”在这个信息时代能够左右整个美国,甚至全球信息趋势的这四个公司,他们的财力、影响力以及他们的普遍运用的程度,都使得他们成为能够掀起世界风暴的“新闻眼”。

那么这次又恰恰他们四个做出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比方说这四个公司,特别是“古狗”,都讲不跟邪恶为伍,要用他们的信息来推动自由民主的发展。

但是恰恰在中国这么一个专制国家,却屈从了中共政权,帮助中共政权来封锁新闻;同时来屏蔽了很多网站,使得中国人得到了完全是两个版本的信息;甚至“雅虎” 还把E-mail的IP信息告诉中共,使得秘密警察能够逮捕著名的记者师涛,判了他10年徒刑,另外一个记者李智被判了8年徒刑。

像这样一种事情在美国看来,特别在美国的议员和美国的公众面前,这个完全是不能够容忍的,也是感到非常惊奇的。

林云∶完全是助纣为虐的行为!

李天笑∶作为一个大公司,你可以挣钱;你也有你的道理,你可以对外投资。但是你要尊重美国的宪法,因为你是美国的公民,你是美国的公司,你要有一种道德的和社会的义务。就这方面来说,形成一种尖锐的不可理解的,对美国人来说这种冲突就叫“新闻眼”,因此媒体就要抓这个“新闻眼”。

林云∶所以,除了媒体多日来强烈谴责之外,在这次的听证会上,很多的议员对这四间公司也是轮番的轰炸这么一种局面。那么有人就认为,实际上美国的议员他是代表美国的民意。

所以这一次的听证会,反映出的信息是说美国的民众对于是不是跟中共这样的集权暴政合作,通过这件事情他要做出一个选择,是这样吗?

李天笑∶从一般的意义上可以这么理解。就是美国的议员因为是民众选出来的,所以他很多在国会上的所作所为,都是代表了选民的利益、选民的意志来投票或是来进行听证等等。

但是这里面,我们还有几点可以进行分析的,就是说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国的人民,还有你刚刚提到美国的这些议员,他们从来就没有说跟中共的极权暴政是站在一边;而恰恰相反的,美国的议院议员就是两院,跟美国行政部门是有一定区别的。

他是比较强烈、非常强烈的在谴责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暴力、暴政,还有比方说他曾经通过两个谴责中共政权镇压“法轮功”的决议案,那么这其中有一个议案是全票通过的,这在议院的历史上也是少见的。

另外,美国人民通过历来的民意测验,可以看到对中国人民或中国这个概念来讲,他是抱着一种友好的态度。但是有一点,就是中共政权的领导人,在美国人民心目中,实际上形像是比较低的。

只有大概33%左右的人,大概1/3的人认为中共政权领导人的形象是好的;实际上大多数人印象是不好的。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人民的心目当中,是把中国和中共分开的,那么这个概念就非常重要。

林云∶实际上在这次这四间网络公司,经由这件事以后,他们自己的感受也不是很好。像这个“雅虎”的总顾问叫卡拉汉,他就承认说“雅虎”先前与中共合作,已经导致严重和痛苦的结果。

而对“古狗”来讲,它就因为跟中共合作,使得它的股票从一个月前的最高点四百多,暴跌了27%,不见了400亿美元这样一个巨额数字。

但是在这次听证会上,这四间公司对他们的行为还是有辩解了。他说是他们不得不遵守中共的法律,单靠私营公司是没办法跟中共政权去相抗衡的。您认为他们的这种说法能站得住脚么?

李天笑∶我认为站不住脚。为什么?就是中国这个法律跟西方国家的法律是不一样的,它制定过程实际上不是通过民意的机构来制定出来的,所以它不能代表真正的民意。

换句话说,就是很多程度上都是共产党在领导。就是说它有一个政治局或者是“人大”强行通过,你不通过也得通过,这个本身有很多是恶法。所以就这一点,你说你 “雅虎”或者是“古狗”,你说你要服从当地的法律,那实际上你是服从当地的恶法。因为专制制度下这种法律它不代表人民,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像“雅虎”、或者是“古狗”这种公司,他们实际上它是采取自给自律,就是中共政权是通过暗示的方式,或是通过其他的心理的压力,就是说你们要采取这样的措施来限制那些比方说网站的搜索等等。但是主动的还是这些公司本身,他在没有明确的得到…

林云:就是并没有很强大的压力下。

 

李天笑:对,他自己就做了,实际上就是换取中共政权对他的好感,使得他在中国的企业的发展等等这方面可以得到好处。

林云:为了获取最大的利益。

李天笑:对,就是在这方面,在道德、社会责任、正义感和商业的利润之间,他作了一个妥协,我觉得是一种很肮脏的交易。因为任何一个有社会正义感的公司,他决不会在一种,当你帮助中共政权来镇压人民,使得人民得不到正确信息的情况下。那么这个实际上是不值得来做这个事情的。

第三个还有一点,就是说作为美国政府来说,他有他的责任。就是说美国政府他应该透过它的外交途径,怎么样来向中共政权进行交涉,你不应该这么做,应该让人民也有自己的知情权,或者说不应该把美国政府比方说《美国之音》,或者是《自由亚洲电台》等这些东西,通过强大的干扰不让中国人民听到,这是不应该的。

但是这些公司本身也有他的责任,你具有强大的财力,你的财富实际上在世界上都是排名很前面的,特别是像“微软”一样具有强大财力的公司。

那你可以利用你的影响来对中共政权说“不”。或者是你对它施加某一种影响,使得中共政权这些措施得到某一种抵制,这是他们的责任,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所以从这三点来看,我觉得他们讲的这些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林云:所以说像在《洛杉矶时报》有一篇评论,说对这些公司来讲,不是简单的选择离开或者是配合。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向美国政府,或者美国国会配合,然后去推广这种透明度,来阻断中共政权对这种新闻的检查,他完全是有力量去做到这一点的是吧?但是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做这样的选择。

李天笑:从他们自己本身来说,我觉得这是做得非常不够的。这一次在听证会上,有一些议员向他们提出来说:你们感到羞耻吗?他们就是环顾左右而言它,实际上是感到很尴尬,而且有几句话就直接打到他们的要害。比方说你这么做这么羞耻的事,你们的领导人是不是晚上睡得着觉?这些公司的代表完全没话可说。

但是这一次,这些公司派出这些代表来,本身也做过精心规划的,我觉得他们是商量过的。比方说对某些问题,我看过他们事先的发言稿,都是做好充分的准备的。有些问题,比如“雅虎”是专谈它在中国是怎样发展,或者是给中国带来多大的信息,中国人可以通过他们得到多大的好处等等。

林云:这些原因这些理由都没有办法去能够为它的这种向中共屈服做一些辩解。

李天笑:实际上它是用它在中国的商业信息量的增大来掩盖他所做的这些跟人类的、和国际的准则相违背的行为,来作一个掩盖。

林云:那这次听证会之后,美国的议员推出了一个“2006年全球网络法”这么一个提案,这么一个议案。这个议案就要求美国的这些互联网公司,或被认为是对网络进行封锁的这样的政权在合作时要有所限制。那么你认为这个法案有什么意义?

李天笑:这个法案我觉得是相当有意义的。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网络对中国人民的知情权有很大的作用。为什么呢?中国人基本上国内的报刊、国内的媒体没有办法来报导现在发生的事情。很多是从国外得到的消息。国外的消息里边很重要的就是网络。

中共政权所以花了大量的财力人力,三万多的网警,巨大的、多少亿的投资,建立的金盾工程,就是为了相封锁国外的信息。这方面来说,这个法案的成立使得美国的政府能够把这个财力整合到怎么突破中国的网络封锁,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林云:那么所以这一次听证会的同一天,美国的国务卿赖斯就宣布要成立一个特别的研究小组来研究这种网络,互联网跟外交关系之间的一种影响关系。那您认为美国政府做这些是不是足够了?

李天笑:我觉得还可以做两点,至少来说。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比方说这次的听证会上有《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被称为是“自由的英雄”,像这样的开发突破中共封锁的软件,是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的。我觉得美国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可以进行更多的资助,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还可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求中共进行双向的交流。就是说像现在中共的许多媒体,像CCTV打到美国来,也应该要求中共能够让比方说更多的中国的媒体,在美国的中国的媒体,或者是美国主流的电视台,或者是这些媒体到中国去,通过这种方式来制约中共政权对于民众的信息封锁。

林云:这种双向的交流才能够更公平是吧!

李天笑:是的,按照国际的原则应该是这样。比方说我觉得《新唐人电视台》,现在在中国受到很大力的打压,基本上民众很难收到讯息。比方说其他《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等一直受到中共方面严重的干扰。这方面美国政府应该向中共政权方面施加压力。因为双向的交流嘛,我美国允许你的进来,你也应该允许美国的也进去,同样的得到同样的权利。

林云:谢谢您,天笑博士。观众朋友,我们的话题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