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九百五十五期】政策創新:中共的大補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各位觀眾新年好!很高興又在新的一年裡與您見面了。12月23日中國國務院財政部和商務部聯合發啟動一項新的創新政策「家電下鄉」,先在山東、河南和四川三省試點,賣給農民的彩電和手機等家電產品限價,而且還可以獲得財政部13%的補貼。這一似乎惠及廣大農民的新招數,在互聯網上卻引來了民眾的一片議論之聲。

我們今天請本台特約評論員杰森先生就中共這一新的創新政策來分析和解讀一下,中共出台政策的目的和效果。

杰森您好!新年好!中共出台的這個「家電下鄉」政策,看起來好像是惠及廣大農民,是一件好事,那互聯網上應該是一片讚揚之聲,為什麼民眾會說這是一個致命的創新呢?

杰森︰這個政策是上面當官出的,互聯網議論的是老百姓,所以說事實上老百姓看到政策的本身至少有幾個致命的問題。就比如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什麼東西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貶得最快?就是家電,家電貶的最快,根據中共統計,通訊類就是手機類,今年跟去年比至少貶了18%。

主持人︰喔!遠遠高於13%的補貼。

杰森︰對,高於13%的補貼,當然我們同時看到,目前11月份和去年同月份比,農村消費者指數整體上升了7.2%。

主持人︰你說的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

杰森︰對。而食品類在農村就整個上升了18%,你可以看到,在物價都在往上走的情況下,家電反而下降18%,所以如果你用錢買家電,事實上是損錢最大的一部份。

如果真的有一部份農民把他一年辛辛苦苦掙來的錢,聽信政府的話而認為這是一個對自己的優惠,他去買了對自己目前生活不是最需要的一個家電類,比如手機,他一年可能就直接損失超過20%,對於農民來說這是個很大的損失。

主持人︰虧大了。

杰森︰消費者虧大了,這個政策引導他往虧大了的方向走。另一方面,政府財政都有一個方向,比如說我今年給農民補助多少錢,給城市貧困人口多少錢。如果它的下鄉政策哪怕是補貼13%,那麼它補貼的錢可能也劃規到它給農民整體補助內的那一份,而這個補助在很多人看來又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又不能解決他最基本的教育問題、醫療問題、養老問題。

它用這種花招式的,又花納稅人的財政收入,又立了一個給農民補助的項目,但是同時又沒有真正惠及貧困農民最需要的東西。所以說它這個項目是在浪費國家的錢,一方面引老百姓去花不該花的錢,另一方面又會浪費國家財政稅收,所以說你從哪方面看都不是一個好政策。

主持人︰但是財政部建設司經濟建設司副司長曾曉安說,出台這個政策是通過財政補貼政策的引導而促進家電下鄉,使得國家財政補貼的重點從以前的出口、投資擴展到消費領域,認為是刺激內需,是一種政策的重大變化,他是從這樣一個角度來講,那怎麼解讀他這個話?

杰森︰這個話的意思是,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所有經濟問題,不管是房價上漲還是通貨膨脹,很多人就歸類於內需不足的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正是因為中國的內需不足,所以說中國CPI的主動力60%來至於出口。

而正是因為太依賴出口,所以說中國的貨幣必須跟美元緊緊掛勾。因為掛勾的金融政策造成了中國國內熱錢巨大,而且這種升值壓力也造成國際的熱錢進入中國,衝擊中國的房市,造成房市飛漲;衝擊中國的物價,造成物價飛漲,造成整個中國目前方方面面的經濟問題,這個根本問題在哪?就是內需不足。

主持人︰那這個「家電下鄉」不正好是拉動內需了嗎?

杰森︰這是中共一廂情願的去拉動內需了,但整個來說的話,中共是有它的目的。中國現在40%內需主要是在基礎建設上,建橋、建路。而整個家電行業,它認為也可能要促進內需,所以它認為出台這個政策,很多農民因此可能會大量的購買電器,那在電器這方面也會轉為內需主要的成分,使得內需在這過程中增長。當然它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它目前很大的經濟問題。

主持人:實際上是解決了它的經濟問題和脫離困境,而不是真的為農村這些老百姓在考慮?

杰森:它肯定有一個很大因素,是為解決它目前的經濟困境來考慮這個問題的。

主持人:中國老百姓現在面臨的新的「三座大山」——「教育」、「醫療」、「養老」的問題。對農民來講,這三座大山就更加沈重了。那現在出台這個家電下鄉政策,跟解決三座大山的問題好像很脫節,為什麼會出來這樣的政策?

杰森:那你得看中共官員了。我們知道中共官員是對誰負責?對上面負責的,不是對下負責的。老百姓認為他做的好、壞,出台政策的好壞,跟他的政績是沒有關係的,跟他政績唯一有關係的就是他能不能跟著黨的形勢走。

我們知道中共目前最紅火的一個詞兒叫做「創新」。比如在中共十七大的時候,胡錦濤一個報告裡頭就出現了35次「創新」,中共現在各個官員都講「政策創新」。

主持人:「創新」已經成為一個流行詞了。

杰森:就是我們要用什麼新政策創新來解決目前的問題。如果官員要顯示自己政績的時候,他要出台政策,那這個政策在中共官方報導中,在最後一段重點就會談到:這是中國出現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向性的政策創新。

這是官員想依此給自己謀政績的一個作用。但另外一方面,中國很多家電,大的家電企業是國企。這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是指定的,指定了十幾個企業為這個項目服務。

我只允許這幾個事業搞這種家電下鄉,我給你13%的補助。那麼為啥呢?事實上我們知道,家電行業它跌值很快,所有家電更新非常快。

主持人:電子技術的發展。

杰森:我們知道電視,原來電視彩色顯像管很好,那現在大家都換成LCD,以前的彩色顯像管可能這一、兩年人們連看都不願意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家電必須很迅速的把它拋出去,才能保證這個企業不會大量的虧損。那麼可能這也是一個政策,在保它的黨產,保它的國企不會虧損很大。

主持人:所以網上的百姓們就在議論說,是不是會把一些企業裡頭的積壓產品推到農村去?

杰森:當然政策上它說它不會做這樣的事,但是在執行過程中,具體怎麼做,因為畢竟農村現在來說信息可能閉塞一些,他沒有看到5年以後這個電視還能不能用?這個手機是不是還能用?未來手機已經進入第三代,這個手機還適不適用?

如果他在信息不夠的情況下,他圖一時的13%政府回扣的話,那麼他買了,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他是在清理一些黨產的庫存積壓。所以事實上出台對這個政策,它又能顯示政績,又能解決國企的積壓問題。所以它的考慮點很可能很大的因素是在這個角度上,來出台這個政策。

主持人:那麼我們知道中國現在老百姓的存款實際上一直是居高不下的,這也是很多經濟政策圍繞這個在轉的一個根源。但另外一個問題像您剛才講的,中國的經濟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內需不足,這兩方面好像本身就有一些矛盾,一方面老百姓手裡的錢為什麼不敢去花呢?

杰森:剛才妳談到的壓在中國人頭上有三座大山,就是教育、醫療和養老這三座大山,事實上對農民來說,他的山更多,教育、醫療、養老等,而農民的收入又非常的低。今年中共官方報導說,人均達到了一年4千的收入。

這個數字幾乎沒有人相信,連中共自己都不一定承認這個事情。很多人認為可能最多也就是2、3千這樣一個概念。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想像,他要用這個錢,他不敢生病,他的孩子要教育,方方面面確實是很大的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歸根結柢是一個什麼問題呢?我們可以看一看在過去的10年,農民的收入增長了多少?跟往年中共官方的數據相比很多有加水的成份。按照中共官方說過去10年農民的收入增長了70%,也就是1年增長了7%。

如果你拋去官方物價上漲的因素,拋去官方加水的因素,幾乎10年來農民實際生活的水平是沒有改善的。而過去的這10年我們知道中國的GDP在拼命的發展,換句話說,中國的經濟在拼命的往上走,那麼沒有戶籍佔中國人口60%的農民到哪兒去了呢?

整個我們看中共的財政收入,過去這10年,中共財政收入翻漲了六倍,從8千多億變成的現在今年達到的5萬多億,你就可以看到整個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受益者是中共政府。

正是因為中共政府過於貪婪,把整個聚集的中國財富攬到它那兒太多,使得整個佔人口60%、70%的中國農民,他們的生活水平幾乎沒有提高,沒有提高他們肯定也不可能對於最新的這種新技術,比如說手機、彩電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對於最時髦的技術,他沒有能力去購買,那等於對他來說是一種奢侈品。

他第一個重要就是面對7%的物價通貨膨脹率,面對他孩子未來馬上上大學的誰要給他交這幾萬塊錢的學費,因為現在教育經費根本已經加到老百姓身上了。

所有這些事情在他心目中,他根本沒有想到去買這個家電,這個就是為什麼中國人口佔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卻始終沒有內需,一直解決不了中國的內需問題,這就是個關鍵問題,最關鍵的就是中共對於這個社會吸取太多,敲詐太多造成了這個老百姓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所以中共沒有看到這一點,卻出來這樣一個所謂家電下鄉的政策,只為它從自己的政績角度考慮,從解決黨產、庫存角度考慮,卻沒有真正的考慮中國老百姓農民的現實,真讓人感覺這些官員好像生活在月球上一樣,根本就不知道中國老百姓真的現實生活情況。

主持人:所以說高高在上的官老爺根本就是跟老百姓脫節了。

杰森:對,所以說它的政策對於老百姓來說,完全解決不了問題,甚至是對他們是一種危害,是危害性的一種概念。

主持人:那就是說通過這種方式來拉動內需根本就是很難實現的,真的很難實現。那另外一方面來講,您剛才講到了,實際上中國GDP的高速增長已經使得政府的財產翻了五倍,那它有這麼多的錢,而老百姓方面生活又這麼艱難,它為什麼不可以出台一些能夠真正富民的政策來惠及老百姓?

杰森:這句話說起來容易,也是我們的心願,但是做起來的話,那就對中共的要求很高。第一個,中共得敢於吐出自己嘴裡頭含的肥肉,分一點給老百姓,這個它願不願意幹呢?

第二就是中共有沒有這樣一個官員的那種效率機制,中共官員他願不願意實實在在的深入到老百姓中解決老百姓的真正問題,中共官員只對上負責,但他不對老百姓負責,所以說他的政績是上面說了算的,所以說它沒有心思去跟你解決老百姓的問題。

第三中共能不能真正的是上行下效,出台一個所謂的惠民政策呢?底下的官員能不能執行,我們知道這個是基本上是很難的,比如我們知道96年中共出台一個政策,中國耕地面已經很少了,96年只剩十九億畝多了。

但是如果再這樣下去中國人養不活自己了,中國就出台一個政策說以後你佔一畝耕地,你就得我開發一個耕地,就是說「占補平衡」。

但是這個政策出來十年以後結果是怎麼樣呢?整體中國耕地在這十年嚴格執行這個政策的過程中又損失了一億多,目前耕地已經降到了將近只剩十八億,幾乎到了中國生存的邊緣線。

為什麼這次國際糧價上漲對中國影響這麼大,就是因為中國這兩年整個耕地佔用各方面糧食產量在逐年的壓縮的情況下造成的,沒有跟著經濟發展,糧食產量也跟著增加造成的這種直接被國際糧價左右的依賴性非常大的原因。

中共自己都說自己政令不出中南海,它根本就管不了,中共這個體制已經腐朽到這個狀態了,每個人都在貪,每個人都根本不執行上面的政策,上面政策底下也沒有權威性,所以它又貪婪本身又無能,管理也管理不好。

所以說整個來說,有個別幾個人想出台富民政策,想讓老百姓富起來,但這個僵化的體系都解決不了這實際問題,當然了,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目前這種僵化、腐朽的體制下,它非常難真正的解決中國富民的問題,那麼他就只能玩花俏了,搞這種政策創新,當然它把這種政策創新當成它的大補丸。那麼這個大補丸能不能真的補了它這種衰老的身體,我覺得很難很難。

主持人:我們時間又到了,非常感謝您的參與,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集的《熱點互動》,我們下一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